他目光始終落在風玫身上,眉眼上揚的模樣依舊是不將一切置於眼中的輕狂,「現在,為師只要你的態度。」

風玫眉心微擰,目光直視著司君:「那你希望我同意嗎?」

他身上是有葉篁的氣息的,可是若是葉篁,即便是沒有記憶的時候,也絕不會允許任何人覬覦她,更不會允許她對旁人有一絲的想法。

這不是自戀,他們一起走過了這麼多世界,縱然他受寄體影響性格多變,唯一不變的是那份刻在靈魂深處的佔有慾。

正如她對他。

可是現在他身上的那份佔有慾好似消失了。小說娃小說網

他無疑是真的很寵她,是與冗歡記憶里一樣的寵,不是葉篁對她風玫。

風玫看著司君那雙桃花瀲灧的眸子,想要從裡面看出什麼來,可她什麼都沒有看到。

她聽到司君說:「我說過了,你的選擇為師都尊重。」

似乎注意到了風玫的情緒有些不對,司君想了一下,又補充道,「若喜歡,就認真喜歡,不必在乎什麼身份與別人的看法。若不喜歡,也別委屈了自己。」

他從出關后就一直聽到有人說冗歡喜歡上了魁佸,其他對於別人說什麼他是一概不信的,但是自己的小徒兒會將神果交給魁佸,該是喜歡的吧。

當然,最終如何,還是要看小歡兒自己的選擇,畢竟事關嫁娶,是她一輩子的幸福,即便他是師父,也不能幫她做決定。

這些想法司君沒說,但是風玫卻聽出來了。

作為一個師父,司君所做當真是真真切切為自己徒兒考慮的好師父。

但是風玫要的不是這些!

心中憑生一股惱意,她當著司君的面聯繫魁佸:「我立即就去幽冥。」

不是直接的意識交流,而是通過契約將對方的影像顯現在眼前。

風玫在冗歡的記憶中自然是知曉魁佸的模樣的,可是此時再親眼看到,不由心中一跳——魁佸身上也有葉篁的氣息。

甚至比司君身上的氣息還重。

這還只是影像而已。

她看看司君,又看看投影出來的魁佸,眉頭擰的死死的。

怎麼會這樣? 葉修現在雖然因為見到了這周毅飛而高興,但是他心裡的疑惑還在,還是沒有搞明白這熊人族究竟是怎麼個情況,為什麼王雨凰給他們熊人族的令牌會不管用了。

既然眼前這算得上是自己熟人的周毅飛也是上古神獸,青龍的皇族使者,那想來他是知道這其中情況的,於是葉修決定問一問他。

想到這裡,葉修讓身邊的人去處理好熊人族的地方,畢竟剛剛經歷過一場大戰,這裡還是需要好好打掃一下的,何況還有那麼多死去的熊人族的人們,還有受傷的熊人,都是需要趕緊解決的。

等到在自己身邊的人都走了之後,葉修這才向周毅飛問道:「毅飛,你知道這熊人族究竟是個什麼情況嗎?我記得清清楚楚的,當初雨凰來這裡的時候,是曾經給過熊人族一枚令牌的,有了那枚令牌,熊人族就不會受到其他獸族人的侵擾啊,否則就會受到朱雀一族的追殺啊,不死不休的,可是今天這究竟是怎麼個情況?」

聽到葉修的話,周毅飛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臉色也變得不好看了,顯然這其中是有什麼事兒的,這讓葉修不得不更加擔心王雨凰的近況。

畢竟葉修已經和王雨凰好久不見了,更沒有辦法聯繫,所以他肯定是要擔心自己的老婆大人,包括沈清雪白潔她們幾個人,還有自己的孩子也是一樣的擔心。

過了一會兒,不等葉修再次開口問向周毅飛什麼,周毅飛主動開口解釋道:「唉,這事兒說來話長啊葉修哥,你聽我詳細的跟你說,你先記得,一定要保持冷靜啊。」

聽到周毅飛這麼說,葉修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該怎麼做,表示自己會冷靜的,讓他不用擔心,直接說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兒就行。

隨後,確定了葉修不會有什麼問題后,周毅飛這才開口詳細的說出了這件事情的背後所發生的一切。

腹黑萌妻要逆天 「葉修哥,事情是這樣的,因為上古四大神獸一族裡出現了叛徒,所以就會有了今天發生的事兒。白虎和玄武兩大神獸皇族,現在已經準備吞併我們青龍皇族和朱雀皇族了,而這劍齒虎一族因為投靠了白虎神獸皇族,所以就不聽朱雀皇族的話了,他們給的令牌自然也就沒有用了,畢竟這劍齒虎一族認為自己有白虎玄武罩著,囂張一些也並不奇怪……」

當葉修聽完周毅飛的話后,他算是明白今天發生的這一切究竟是為什麼了。

追根究底,這事兒就是因為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這兩個不爭氣的領導者,竟然沒事兒想著吞併其他神獸皇族,然後自己掌管整個獸族。

說起來,這四大神獸皇族畢竟都是一樣的來自地球,本來就應該好好相處的,他們每一個神獸皇族的權利都不小,根本沒有必要想著吞併,畢竟他們不是資源不夠用,需要爭奪。

在葉修看來,這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都是蠢到讓人無淚的境界,因為他們這種做法在葉修看來實在是太幼稚了。因為四大神獸皇族裡有種種的制約,這兩大神獸皇族這麼做根本就沒什麼好處。

現在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已經背叛了整個神獸皇族,那麼青龍神獸皇族和朱雀神獸皇族肯定也是麻煩不小的,也不知道自己的岳父大人還有王雨凰他們怎麼樣了,是否遇到了更大的危機。

都這個時候了,朱雀神獸皇族出了這麼多的事兒,葉修用膝蓋想一想也知道自己的岳父大人和老婆大人是不會好過的,但只希望他們能夠不要遇到其他的什麼事兒,不然的話就是真的麻煩了。

想到朱雀神獸皇族如今的情況,葉修越來越擔心王雨凰的近況究竟如何了,於是再次開口問道:「毅飛,你知道雨凰現在的情況怎麼樣嗎?」

這周毅飛自然也是知道葉修此時一定很擔心王雨凰的情況,所以這次在聽到葉修的問題后,回答的十分痛快,連忙說道:「放心吧葉修哥,雨凰姐姐和伯父他們都很好,畢竟四大神獸皇族的整體戰力水平並沒有差太多,就算我們青龍神獸皇族和朱雀神獸皇族聯手也沒有其他兩大神獸皇族強大,那也不是他們輕易就能解決的。」

聽周毅飛這麼說,葉修原本懸著的心已經鬆了好多,慢慢平復下來。雖然如此,但現在當務之急,還是跟著周毅飛趕緊找到王雨凰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

如今葉修的身邊有墨麒麟,他可是上古神獸中的絕對王者,並且還是來自大世界的,所以論等級,論威嚴什麼的肯定要比白虎玄武他們更厲害,說不定這傢伙關鍵時刻就能派上用場了。

好像是知道了葉修的想法一樣,原本還在神器里沉睡的墨麒麟忽然贏了過來,隨即一道慵懶的聲音在葉修的耳邊響起,但是那周毅飛似乎並沒有聽到墨麒麟的聲音,顯然是墨麒麟不想讓這小子知道的。

只聽墨麒麟說道:「我說葉修小子啊,你這個時候知道了我的厲害了啊,先前不還是說我就是豬投胎投成的神獸嗎?現在怎麼覺得我能派上用場了?」

我在明朝當道士 聽到墨麒麟的話,葉修的嘴角不禁動了動,但看了看旁邊的周毅飛,他很快就恢復了正常,看起來很平常的樣子,但心裡已經炸開了。

「哈哈哈,哪有啦,我一直覺得你很厲害啊,畢竟很多次可都是因為有你在啊,我才保住了自己的這條小命啊,所以說啊,我怎麼會覺得你沒用呢,你肯定是一直都很有用啊。」

說完,葉修的內心繼續乾笑著,隨即繼續在心裡暗暗的對墨麒麟說道:「嘿嘿,我知道你是一般時候不會輕易出場的,但一出場,那肯定是關鍵時刻啊。」在這種關鍵時刻,葉修是絕對不會去得罪墨麒麟的,所以說些違心的話也是很正常的事兒。

看著墨麒麟滿臉的笑意,可是卻帶有不屑,這讓葉修的心有些慌慌的啊。

墨麒麟自然知道葉修此時的狀態,所以在保持目前這種情況一分鐘不到的時間之後,他這才繼續說話,一副很驕傲的樣子說道:「嘁,就你身邊這小子說的什麼神獸皇族,我巔峰時期一爪子滅掉一個都是沒問題的,只不過現在嘛,嘿嘿,這個是有一些難度了,不過要想對付他們倒也沒什麼大問題了。」

這傢伙的話一說完,葉修就知道他果然是真的派上用場了,整個人也不由得高興了很多,所以這臉色也比先前好多了。

葉修和周毅飛邊走邊聊,當然他和墨麒麟也在說話,只不過是暗暗進行的,周毅飛這小子並不知道墨麒麟的存在,即便他是什麼身份尊貴的青龍一族的皇族使者,上古四大神獸的存在如何。

只聽周毅飛說道:「葉修哥,你放心吧,雨凰姐姐他們現在其實很好的,你不用擔心,咱們一定會很快就趕到那裡的。」

葉修知道,周毅飛之所以這麼說一定是因為自己這一路上話都不多,臉也是繃緊的,畢竟是自己的老婆大人的娘家出了問題,讓他一點不擔心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嗯,我知道,你放心吧毅飛,我知道該怎麼做,這個時候我最需要的就是冷靜,然後快點到哪裡。」葉修平靜的回應道,但二人說話間各自的腳步不由得加快了很多。

半個時辰過後,葉修和周毅飛已經來到了一個金碧輝煌的宮殿外面,這裡看起來和當初的朱雀皇族的所在地的設置和布局很相似,但也有不同。

雖然如此,但葉修還是能夠看得出來,這裡就是朱雀皇族的新地址。

這裡的環境看起來雖然很不錯,但是和當初的朱雀皇族的所在地相比,還是差了不少的,顯然這其中是發生了什麼事兒,讓他們竟然能夠離開條件不錯的老家,來到這裡。

不用多想,葉修也清楚這件事兒和那個白虎還有玄武皇族脫不了關係。

想到這裡,葉修不禁更加生氣了,竟然有人那麼不知道深淺,竟然把自己的老婆大人還有岳父岳母都逼得離家出走了。

既然這幫傢伙們是這麼的過分,那就別怪他葉修不客氣了。就算對方是什麼白虎玄武的老祖,葉修也是會好好的修理他們的。

就在葉修和周毅飛說話之間,已經出來人了,正好將目光投向了葉修和周毅飛二人所在的方向。

那人先是露出警惕的樣子,隨後當看清了葉修和周毅飛他倆后,竟然露出了喜悅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那是葉修?葉修回來了,葉修回來了,朱雀皇族有救了。」

這聲音一響起來,周圍瞬間變得熱鬧起來,很多人都出來了,顯然那人是認識葉修的。

而葉修,他也認識那個先看到自己的朱雀皇族的人,是皇族裡的一個重要人物,葉修對他的印象也不錯,認識他。

見到了熟人,葉修也不在耽擱了,立馬向那個人的方向趕去,而對方也向葉修和周毅飛這裡趕來。

下一刻,葉修就見到了想見的人。 只見此時的一個身材窈窕,容顏絕色,身著金紅色衣服的女子出現在葉修的面前,此人正是葉修的五個老婆之一的王雨凰。

雖然現在的王雨凰看起來已經有些憔悴了,但是這絲毫不影響她的美貌,反而讓人看了更覺得心疼。

只不過,現在葉修最在意的不是王雨凰的外表怎麼樣了,而是她現在本身過得如何,身心健康問題。

就業葉修看王雨凰的時候,後者也看向了葉修。

王雨凰先是一愣,靜靜的站在那裡,隨即她的情緒就變得有些激動了,但還是被她忍住了,立馬向葉修那裡跑去,而葉修也在沒多久就來到了王雨凰的面前,將她一下子就抱了起來。

好在這裡都是人,不然葉修恐怕就要直接親了上去,甚至是撲倒。

只聽葉修忽然問道:「雨凰,我不在的日子,你怎麼樣?」

聽到葉修的問題,王雨凰回應道:「其實一切都還好,就是我一直很想你念你。」說到後面,王雨凰還露出了一副害羞的樣子,活生生的小女兒姿態。

「哈哈哈,咱倆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什麼,只要你好,那就最好了。」葉修大笑幾聲后,對王雨凰溫柔的說道。

緊接著,二人也不多說什麼,畢竟現在還有重要的事兒等著葉修去做,於是他就向王雨凰詢問了這裡的具體情況,同時帶著周毅飛一起來到了如今的朱雀皇族的宮殿裡面。

來到宮殿里,葉修見到了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二老如今的身體那是不用說了,只不過看起來一樣是有些憔悴,顯然就是因為白虎皇族和玄武皇族的背叛引起的。

看到葉修回來了,二老立馬有了精神,顯然是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婿回來了,高興了,就連精神和臉色看起來也好多了,畢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嘛。

可是葉修能夠感覺到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以及自己的雨凰老婆大人都有心事兒,於是在高興之後問道:「岳父大人岳母大人,你們是不是遇到了其他的事情?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的事兒,先前遇到毅飛時他已經跟我說過了,這兩大皇族我絕對不會放過他們,除了這件事兒,是不是還有其他麻煩了?」

二老聽到葉修這麼問,先是相互對視一眼,隨後各自嘆氣,誰也不說話。

過了幾分鐘的時間,只聽葉修的岳父大人無奈的開口說道:「唉,先前我朱雀神獸皇族的破軍將軍,在兩天前的白虎神獸皇族和玄武神獸皇族來侵犯時,為了保護我,結果受了重傷,此時就剩下一口氣了,縱然是神葯也救不了他了,除非是本界的閻王肯將他的魂魄還回來,但這很難。」

說起這個破軍將軍,葉修還是有些印象的,知道這人對朱雀皇族那是忠心耿耿,真的是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境界。

如今既然是朱雀神獸皇族的中堅力量出了問題,那身為朱雀神獸皇族的女婿,葉修自然會出手,去找那個什麼閻王了。

於是,葉修也向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還有王雨凰表示,自己無論如何也會去救破軍將軍,去本界找那個什麼閻王。

而在葉修看來,這裡的閻王和地球上的閻王應該是沒多大區別的,他幾經生死,和閻王自然是打過多次交道,就連閻王都說葉修的命,實在是硬的很。

在得到岳父岳母大人還有王雨凰的同意后,葉修隨即就了解了本界地府所在的位置,因為那裡正是閻王居住的地方,所以葉修要去那裡找閻王,然後要回破軍將軍的魂魄,救回破軍將軍。

來到這裡的地府後,葉修先是看到一個陰神模樣的存在,如果沒猜錯,這就是這裡的陰神。

只聽那個陰神先是開口了,「嗯? 親愛的來打個賭吧 一個凡人竟然能來到我地府這裡,不過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普通的凡人。」

聽到他的話,葉修來到陰神面前,向他說明了自己來這裡的目的。

當聽說了破軍將軍的事兒后,陰神表示現在閻王並不在地府,至於要想讓破軍將軍的魂魄回身,那必須要有閻王親自在下的命令,要麼就是拿到閻王赦令。

這閻王赦令是個寶貝,並且一般的人或者神或者鬼都是得不到的,所以要想找到這東西很難。

話雖如此,但是陰神表示自己的手裡倒是有一枚閻王赦令,只不過這東西寶貝的很,對於他來說也很重要,說不定什麼關鍵時候就能夠救他一命。

葉修知道這傢伙這麼說那就是他肯將這閻王赦令給自己去救破軍將軍,但肯定是有什麼條件的,需要自己付出一定的代價。

但是只要條件不過分,代價不過分,那葉修自然是沒問題。關於他自身的利益都好說,只要不涉及其他人就行。

果然不出葉修所料,下一刻這陰神就說出了自己的條件,很簡單,就是讓葉修幫忙把閻王找回來。

按照陰神的說法,這裡的閻王自從三年前去了地球拜訪什麼老朋友之後,就再也沒有回來過,而他們四處都找不到。

因為地府不能一日無主,所以找回閻王那是大事兒。如今遇到葉修這麼一個地球上,那找他幫忙找回閻王最合適不過了。

目前據說這地府是由一個什麼閻將之手在管理,可他是和白虎神獸皇族與玄武神獸皇族一樣的存在,都是心存背叛之心的,所以地府交給他管理並不是上上策。

知道這裡,葉修覺得這個條件完全可以答應,並不違背原則,並且也不是什麼過份讓人不能接受的事兒。

相反的,葉修覺得找回閻王的確是大事兒,因為這關係到秩序問題,無論是地府還是人間,包括神族。

雖然葉修不是這裡的人,可以隨時離開,但是在這裡他有親人和朋友,自然是不能不管這裡的事兒,所以就很痛快的答應了。

而陰神也很痛快,當即表示可以把自己的閻王赦令給葉修,讓他帶回破軍將軍的魂魄。

只見陰神手一攤開,一塊黑氣繚繞的令牌出現在手裡,上面刻著複雜的條紋,正中間寫著一個「閻」字,正是閻王敕令。

「喏,拿著吧。」陰神平靜的說道,好像此時他送給葉修的只是一塊很普通的東西一樣,但他的心裡卻是很不舍。

看到陰神毫不猶豫的將這麼重要的東西給自己,葉修心裡也有些過意不去,但還是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單純的謝謝了這個初次見面的陰神。

將閻王敕令接過來后,他才發現手中這看起來連巴掌大都沒有的令牌是這麼的沉重,這也是救回破軍將軍的關鍵之物。

現在正是關鍵的時候,葉修從陰神那裡的一個閻將之首也在找機會對付他。原本有閻王敕令的存在,閻將之首還有所顧忌,現在他想對付陰神則更容易了。

葉修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說了一句,「謝謝。」

在此時,任何言語都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吳天心裡明白,陰神更希望的是自己能夠完成剛剛答應他的條件,不辜負他的這枚閻王赦令,早日讓閻王回歸。

猛然轉身,葉修立馬展開身法,極速的向地府外面奔去,爭取早點回到住處,讓破軍將軍可以早日醒過來。

而在葉修走後,陰神則是一臉落寞,隨後變成了苦笑,喃喃道:「葉修你可要加油啊,我不知道能不能堅持到閻王回歸的那一天了。」

「呵,雖然不知道自己這麼做對不對,竟然會把找回閻王的希望交給一個剛見面,還不認識的人,但我願意相信你葉修不會讓我失望,如今一切都不是我所能掌控的了,閻王回歸的希望就靠你了。」說完,陰神無力的合上了眼皮。

看到葉修回來了,王雨凰也恢復了正常,此時正一臉希冀的看著他,包括葉修的岳父岳母大人。。

「我向陰神借到了閻王敕令,小軍有救了。」只聽葉修說道。

說完,他就走到破軍將軍的身邊,將閻王敕令一拋,隨即念動口訣,只見令牌緩緩來到破軍將軍的頭頂上方,漸漸的從小軍的天靈蓋進入他的身體里。

做完這些后,只聽葉修看著王雨凰還有自己的岳父岳母大人說道:「好了,現在讓破軍將軍休息一會兒就會沒事了,保管他再醒來會更健康。」

「謝謝你,葉修,我的好女婿。」只聽葉修的岳父說道。

「岳父大人,這是我應該做的,您別說謝謝。」葉修回應道,語氣恭敬。

……

與此同時,地府的一個大殿里,正上方的寶座坐著一個閉目沉思的人,然而下一秒他的嘴角就露出了笑容,隨後就睜開了眼睛。

這個人,正是陰神說到的閻將之首,如今掌管地府的鬼神,而這殿正是閻將之首的大殿。

閻將之首的大殿里,寶座上的將首一臉陰森的笑容,十分詭異,整個空間也充斥著陰謀的味道。

只聽閻將之首冷笑著說道:「哼,沒了閻王敕令,我看你怎麼辦。少了一個陰神,我要奪位就更容易了,而你將希望交給一個地球的陌生人,那讓閻王回歸就更加困難了。」 魁佸所在的地方背景是幽冥,他劍眉星目,氣勢張揚,一襲華貴降紫色錦袍,背後大片鋪展開來的火紅色幽冥花,極盡荼蘼。

司君的狂是慵懶疏狂,看淡萬物的漫不經心。而魁佸的狂是睥睨天下的傲氣凜然。

貼身戰兵 截然不同的兩個人,身上為何會有同一個人的氣息?

風玫正不解,那邊魁佸卻是被風玫的話砸的萬分驚喜。

歡歡要來找他了,是不是已經同意嫁給他了?

這般想著,他眉眼間狂傲的神情只剩下無盡的寵溺與溫柔:「嗯,我等你。」

他的注意力完全在風玫的身上,根本沒注意到旁邊的司君。

之前風玫與魁佸在通過意識通話的時候,魁佸也是極盡溫柔寵溺的語氣,但是那個時候她已經認定了司君就是葉篁,並且先入為主地認為魁佸是與天帝合作,只是想要將她騙過去所以故作溫柔而已。

可是現在那熟悉的目光讓她意識到自己錯了。

那是每個世界中葉篁看著她的目光,似乎全世界中他只看得到她的存在。

那是以她為世界中心的目光,獨屬於他的。

可……

她扭頭看著司君,還是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司君身上葉篁的氣息,縱然算得上淡,卻也是實實在在地存在著。

在魁佸的影像突然出現時,司君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了。懶人聽書

他一直說讓自己的小徒兒自己選擇是否嫁。

可是現在眼前的一切告訴他,小徒兒已經明確地做出了選擇。

就算還沒有婚禮,兩人也已經是經過天道見證的伴侶了。

這個時候,他該給自己的小徒兒祝福才是。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罕見地有了憤怒的情緒。

連他自己都意外,他都忘記自己有多久沒有憤怒這種情緒了。

就連上次出關,看到自己的小徒兒差點隕落時,他都沒有覺得憤怒。

可是現在……

他暗自擰眉,在風玫的視線看過來時,又不動聲色地掩去所有的情緒,只淡聲道:「你不該向為師解釋一下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