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組織了一下語言,學着灰原的樣子去安慰元太和步美,帶着他們回到了城堡內。

阿笠博士鬆了口氣,走到灰原身後,「總之就像你所說的,新一應該沒什麼問題,所謂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對吧?」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灰原嘆了口氣,冰藍色的雙瞳炯炯的盯着博士,「你自己想想,工藤是幼稚到無故失蹤幾個小時,好讓我們擔心的人么?」

「難道說…」阿笠博士的兩眼瞪大,鬍子一顫一顫的。

「他要麼是被城堡的某個人囚禁了,要麼就是…已經被殺了。」

灰原的嘴角微垂,心情十分糟糕。

如她所料,那個大偵探的本事就和他的責任心一樣幾乎為零。

不過之前對他抱有少許期待的她也多少有些問題就是了,一個渣男,怎麼可能有着媲美格拉巴的可靠性?

如果格拉巴在這裏,那一切都不會這麼麻煩了。

「總之,我們需要先和警方取得聯絡,叫他們來這裏進行徹底的調查。」

灰原眯起眼睛,「而且,不是在森林裏搜查,而是在這個城堡。」

她已經有頭緒了,當初柯南一定是意外進入了那扇密門。

她原本也想通過撥動鐘錶的指針打開密門,但卻被住在這裏的間宮貴人阻止了。

一切究竟是不是他所為還不清楚,但柯南的失蹤,絕對和這個城堡里的人脫不了干係。

看了眼阿笠博士滿頭大汗,因為擔心工藤新一而慌得不行的樣子,灰原抱着雙臂。

「你要爭氣點啊博士,在江戶川失蹤后,我們唯一能依靠的,就只有你這個大人了。」

「噢噢,好。」阿笠博士摸了摸自己沒有頭髮的頭頂。

這劇本,怎麼和推理懸疑一樣?真讓人頭大。

他往城堡拐角前進,尋找著電話。

登登!

一聲聽不見的bgm響起,柱子後面,一個小黑瞪大滾圓的眼珠子,目視着阿笠博士走向了城堡深處。

……

「博士,既然要找警察,不如找我們熟悉的目暮警…」

灰原邊走邊說,突然,她的聲音止住。

拐角后,是死路,可走入這個拐角的阿笠博士,卻已經不見蹤影。

又是密門?有人聽到了我和博士的談話?

灰原拿起座機上的話筒,快速撥動了號碼盤。

「喂?警察局嗎?是工藤新一要我打電話的,請幫我接通警視廳搜查一課…」

在灰原語速快而清晰的向接線員說出要求時,一個黑影覆蓋了她。

灰原瞳孔一縮,立刻轉過了頭。

間宮滿,城堡的主人,導致工藤失蹤的最大嫌疑人。

相比起之前見面那強裝的和善,他此時雙眼佈滿了血絲,手上還提着一根棍子。

注意到出聲的人是和那個科學家一起的小女孩后,他鬆了口氣,砰砰狂跳的心臟開始舒緩。

「在和你的朋友打電話嗎?小妹妹?」他也知道自己手持棍棒的樣子可能不太友善,便連忙露出親切的笑容。

但在這樣的場景下,卻更顯詭異。

灰原眯起雙眼,這時腳步聲傳來,聲音很輕,但卻紛亂,是少年偵探團。

她將話筒扣死,「嗯,剛好已經打完了。」

如果要和可能的兇手搏命,徹底撕破臉,現在並不是一個好時機。

「啊!灰原,你在這裏…」步美擔憂的雙眼一下亮起了微光,就準備跑向灰原。

啪,光彥拉了她一下,掃了眼間宮滿手上的棍棒。

很好,他們來的時機很巧,如果再慢一些…

注意到幾個孩子在看自己手上的棍子后,眼中還有血絲殘留的間宮滿和善的笑道:

「我懷疑城堡里進入了一個小偷,正在找他,呵呵。」

「聽起來好危險哦。」元太直接上前拉住灰原,龐大的軀體擋在間宮滿和灰原中間,「我們還是回卧室休息比較好吧?」

「挺好。」間宮滿側身退開幾步,讓出了位置,目視着幾個孩子跑遠。

他的雙眼眯了起來,握著棍子的指節發白,上下打量著四周。

哪裏?在哪裏!

為什麼他總能聽到聲音,但看不到那個出聲的人呢?

難道真的有鬼?

嘶,嘶,牆裏出現了衣服摩擦地面的聲音,就像是什麼東西被拖走。

間宮滿瞪大眼睛,順着牆開始移動,走向了另一個方向。

過了大概五分鐘,隨着啪嗒一聲,阿笠博士被拖走的密門對面,另一個密門翻轉。

富江走出來按了按矮禮帽,表情陰沉。

「為什麼城堡里一個活人都看不到?該死,這裏太大了。」

他向前倚在牆上,看着昏暗的燈光嘆了口氣。

早知道,就先挾持那個間宮滿了,他那時還真沒想到,那居然是他在城堡中遇到的唯一一個活人。

那之後,他在這裏繞了很多圈,不小心進了很多暗門,可再也無法找到半個人影。

將阿笠博士處理好的小黑在陰暗中露出笑顏,轉動牆壁上的燭台,準備打開密門。

但密門動都沒動。

怎麼回事?

小黑兩眼瞪大,它被發現了?它被關在這裏了?有人暗算它?

該死!

它再次旋動燭台,並開始不斷撞門。

砰,砰,富江感受到了後背的震動。

好極了,終於找到人了。

他立刻轉身,隱藏着怪力的手臂將牆壁推動。

啪,牆壁翻轉,正撞過去的小黑來不及收力,直接跌倒在外。

翻轉門扣死,富江進入了密門中,一片漆黑。

人呢?

剛才還在撞牆的那麼大一個人呢?

「可惡,可惡,在哪裏?到底在哪裏?」

前方有微弱的聲音傳來,是間宮滿!

富江嘴角扯開,終於被他找到了。

他向聲源的方向走去,是死路,但一定有密門,這難不倒他。

他摩挲起牆壁,尋找著密門或機關的位置。

這時,小黑看着被暴力推動的翻轉門,明白了一切。

它跌出來的時候,外面的人進去了!

居然有這麼巧合的事?可惡啊!

它連忙開啟密門,隨着咔噠聲,牆壁翻轉,它提着棍棒沖了進去。

正在搜索四周的間宮滿耳朵一動,拐角後面有響動,不是那些孩子,這次絕對不會有錯!

他連忙提着棍子沖了過去。

翻轉門打開,富江走了出來。

人呢?

這是在和他玩捉迷藏?他暴露了?

「間宮滿。」富江白森森的牙齒中吐出低音。

因為是合法入室,所以他一開始沒有躲避間宮滿,肯定是因為這個原因,間宮滿發現了他。

並且,惡趣味的想要愚弄他,導致他到現在幾乎逛完了整個城堡,卻看不到半個人。

不然一切不可能這麼巧合,很好,很有趣,既然他們想要找死,那就去死好了。

他按著矮禮帽,離開了大廳。

此時,跟隨響動跑到拐角后的間宮滿愣住了。

人呢!?

他明明聽到聲音了!

這時,一聲充滿了惡意與陰冷的聲音傳了過來。

「間宮滿。」

他渾身一個哆嗦,但隨後咬緊牙齒,「我倒要看看是誰在裝神弄鬼!」

他提着棍子跑到了大廳,可這裏空無一人。

間宮滿眼中的血絲更多了。

真有鬼?不可能!一定是那個死老太婆和臭小崽子在耍他,想要逼着他離開城堡,失去寶藏!

很好,很好,既然你們想死,那就去死好了!

看着空無一人的暗道,小黑的眼神變得猙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