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抗下朱雀金焰,主要還是依賴體外的聖光,如果用肉身去抗,就算不成灰,現在肯定也已經八成熟了。

受創之後,朱雀撲騰了幾下,便又從地上爬起,雙翅一展,十幾根帶着烈焰的羽毛頓時脫落,朝着歐文主教襲來。

“在神的力量面前,你不過是一隻蟲子而已……”

歐文主教低哼一聲,右手持劍,左手拿起一枚純銀十字架,在胸前快速劃出一個十字。

“嗡……”

隨着一陣低鳴,濃郁到宛如實質的聖光從十字架上升騰而起,瞬間將飛射而來的羽毛震開。

歐文主教金髮飛揚,得意一笑,雙腳一蹬,再次一劍劈了過去,準備乘勝追擊,一舉擊殺朱雀。

卻不料朱雀突然嘴巴一張,猛然吐出一顆火紅色的珠子,珠子上面妖氣滾動,形成結界,好像傘蓋一樣罩住全身。

“呯!”

巨劍砍在結界上,歐文主教頓時感覺手腕一麻,急忙後退,但是一股遠超之前的金焰已經從結界上涌出,灼熱之氣撲面而來。

歐文主教心中一驚,不敢多想,連忙一個矮身,在地上滾了幾圈,險險避開。

但是那身筆挺的西裝卻被燒出了不少破洞,一頭金髮也焦黑一片,再無之前的神采,看上去十分狼狽。

“這……”

一幫神職人員瞬間目瞪口呆。

眼看着那怪物就要死了,怎麼吐出一顆珠子,又變得這麼厲害了?

神獸內丹!

躲在遠處的張誠身子一抖,眼中精光連閃。

內丹是妖族的根本,也是最後的拼命手段,雖然朱雀現在已經屍化,但是應該還有不少妖力儲存在妖丹之中,現在放出,肯定是要拼命了。

“轟!”

張誠剛想到這兒,一聲巨響就猛然在石洞中炸開,滔天金焰從紅色的妖丹上噴發而出,組成一片火焰巨浪,朝着教廷人員狂涌而去。

眼下身處石洞,根本沒地方躲避,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火海,所有人都面色大變。

“不要退!大家一起抵抗!”

歐文主教大叫一聲,明白這種環境下,跑是肯定跑不了的,只有合力出手,才能擋下這恐怖的攻擊。 “聖光在上!”

“耶穌保佑……”

一幫主教雖然面色蒼白,鬚髮皆焦,但還是強撐着站在原地,各施手段,抵抗滔天金焰。

二十餘名主教同時出手,再加上炙熱到極點的金焰,整個石洞瞬間被金光四射,火焰翻騰。

一塊塊巨屍,被龐大的聖力撞碎,不斷掉落下來,但剛一接觸金焰,瞬間就融化成炙熱的岩漿,“啪嗒啪嗒!”的落在地上。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整個石洞就變得宛如火山口一般,上方和左右的巖壁都已經液化,好像融化的蠟油一樣不斷流淌,而地面上也滿是帶着金焰的岩漿,將所有聖職人員包圍在中間。

雖然有聖光抵擋,岩漿流不進來,但是隨着岩漿越積越多,聖職人員所在的地方也變成了一座孤島。

外面炙熱到極點的空氣,就算隔着聖光也能清晰的感覺到,一幫主教毫不懷疑,要是現在出去吸上一口氣,自己的肺部肯定瞬間就烤熟。

“不行了,再拖下去,這座石洞就要塌了!”

塞繆爾主教擡頭看着洞頂,發現原本平滑的巖壁,此時居然像鐘乳石洞一樣,垂下密密麻麻的暗紅色石筍,看上去再過一會,上面的岩石就會徹底軟化坍塌,到時候就算能擋住金焰,也會變成岩層裏的化石。

“全力出手,儘快擊殺這怪物,否則我們都會被困死在這裏!”

隨着歐文主教一聲大喊,銀色的十字架、金色的聖釘、各種畫着奇怪符號的羊皮紛紛飛出,每一件東西一出手,就發出強大的法力波動,如同暴雨般飛向朱雀。

朱雀雖然喪失了靈智,但趨吉避凶的本能還在,見到洶涌而來的攻擊,身子一縮,居然鑽進了流淌的岩漿之中。

失去目標,半空中的聖物頓時像沒頭蒼蠅一樣亂轉,再也落不下去。

“噗……”

就在一幫主教焦急不已的時候,身後突然傳出一聲輕響,涌動的岩漿突然分開,一隻鋒利的鳥爪從裏面探出,硬生生的將結界撕開一個口子,把一個聖廷騎士扯了出去,連尖叫都沒發出,就消失在了烈焰之中。

此時外面的岩漿層已經積到腰部位置,全靠聖光阻擋纔沒有流淌進來。

但是在場畢竟有數百人,撐起這麼大一個結界,不可能面面俱到,而一幫主教當然將防護的重點放在自己這邊,聖廷騎士周圍的結界就難免薄弱了一些。

此時結界被撕破,暗紅色的岩漿立刻想坡堤的洪水一樣涌了進來,七名聖廷騎士躲避不及,被岩漿黏上,金焰立刻如同跗骨之蛆一樣傳遍全身,眨眼就變成了七根人形火炬。

烈焰焚身的痛苦,哪裏忍受得住,這七個聖廷騎士立刻劇烈掙扎,不斷慘叫。

但是現在所有人都躲在結界裏面,只有這麼大塊地方,這七個人一動,立刻引燃了周圍更多的人,一時間慘叫、濃煙、烈焰充斥結界之中。

“啊!”

西蒙主教躲閃不及,突然被兩個人形火炬給死死抱住,頓時嚇得大聲尖叫起來。

雖然都是主教,但西蒙主教只是文職,供職於樞機院,實力自然不比歐文主教。

此時金焰纏身,他的護身聖光很快就被燒穿,倒在地上不斷哀嚎掙扎,很快就沒了聲息,跟抱住自己的聖廷騎士一起變成了黑灰。

“西蒙主教……死了?”

“這……這……”

紅衣主教,乃是教廷的絕對高層,地位只在教皇之下,身份何其尊貴!

這種人物,居然就這麼死了?

之前雖然死了不少聖廷騎士,但是對於這幫主教來說並不算什麼,可此時見到西蒙主教被燒成灰,他們才真實的感受到恐懼!

這種臨近死亡的感覺,他們以前從未感受過的!

所有主教都忍不住心裏發寒,殺神無極實在是太兇了,即使隕落數千年,他的仙藏之地依然是個死亡禁區,稍不注意,連主教都會沒命!

“都別發呆了!趕緊修復結界!”

歐文主教大吼一聲,雙眼赤紅,手中的巨劍不斷揮舞,將着火的騎士直接砍翻在地,避免了更大的傷亡。

其他主教也猛然醒悟過來,連忙提升聖力,將結界的破口堵住,再次將岩漿擋在了外面。

但就只是這麼一會兒,數百聖廷騎士就死了一半,密密麻麻的黑灰堆積在地上,看上去觸目驚心。

此時朱雀在岩漿中游走,根本無法攻擊,佔據了絕對上風,只要一直拖下去,教廷這幫人只怕是凶多吉少。

不過他們看不見,不代表張誠看不見,憑藉氣息的流動,張誠的腦海裏很快就推測出朱雀的位置,正隱藏在岩漿一角,伺機而動。

“算了,還要留着你們去對付徐福,就幫你們一把吧。”

張誠暗暗搖頭,手腕一翻,一縷龍力從掌間飛出,悄無聲息的融入地下。

朱雀與黑龍同是神獸,此時用出,氣息基本一樣,一來不會引起朱雀的警覺,二來也能避免讓徐福發現。

龍力融入地下,朝前竄去,很快就鑽進岩漿之中,游到了朱雀身旁。

果然如張誠所料,失去靈智之後,朱雀對外界的反應已經降到了最低,根本沒有一點反應,兩隻灰白的眼睛依舊死死盯着神職人員的方向。

張誠嘿嘿一笑,心意一動,龍力猛然爆發,卻不是襲擊朱雀,而是裹住它嘴裏的妖丹,掉頭就跑。

妖丹被奪,朱雀頓時兇性大發,在岩漿中不斷撲騰,想要將下黑手的手撕成碎片。

但是它現在已死,連魂魄都被滅了,跟妖丹之間已經失去了連繫。

此時的神獸內丹,相當於無主之物,被龍力裹走,朱雀根本就沒法確定方向。

屍丹被奪,朱雀僅存的妖力也瞬間消散,周圍的溫度開始急速下降,涌動的岩漿迅速凝固,朱雀只能鑽出岩漿,重新出現在衆人面前。

“嗯?”

身處結界中的主教也感受到周圍溫度的變化,瞬間面色狂喜。

“這怪物不行了,大家一起上!”

好不容易見到朱雀現身,一幫主教哪裏肯放過機會,立刻出手,猛攻而去。

而躲在遠處的張誠,此時也收回了龍力,看着手裏赤紅色的珠子,一張嘴都咧到了耳朵根。

“賺了賺了!本來只想弄徐福,沒想到居然還白撿了一顆神獸內丹,這特麼真是賺大發了!” 教廷在前面打生打死,自己躲在一邊看熱鬧不說,居然還白撿了一顆神獸內丹,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頓時讓張誠笑得合不攏嘴。

朱雀已經屍化,說白了只是一坨沒有靈智的肉而已,神獸內丹放在一隻殭屍身上,這完全就是浪費。

雖然這東西對張誠也沒什麼用,但對小黑和阿肥相柳來說,可就是夢寐以求的寶貝了!

小黑現在只剩下龍魂,如果得到神獸內丹,就有了根基,以後說不定還能重組身體!

而阿肥和相柳一個是上古四凶,一個是上古神魔,如果吸收了朱雀的內丹,絕對會獲得質的提升,真正踏入神獸的行列!

不過張誠這邊高興,教廷那邊卻是一片水深火熱。

失去了內丹,朱雀自然暴怒,左右找不到下黑手的人,瞬間就把目標重新鎖定在了教廷人員身上。

只聽朱雀一聲厲嘯,一衝而過,兇厲之氣噴薄而出,居然不顧聖光的攻擊,徑直衝進了人堆裏,襲向站得最近的一個主教。

“噗!”

關鍵時刻,這名主教慌忙躲避,但還是晚了一步,左臂被利爪劃過,像割黃油一樣生生的割裂了下來,鮮血如泉涌動。

第二位主教差點殞落!

“轟轟轟!”

更恐怖的大戰開啓了,一幫主教跟朱雀激烈交鋒,石洞中頓時血肉與碎骨飛濺。

猩紅的人血和散發着五彩神光的妖血交織在一起,好像無數綻放的煙花,透露出一種血腥妖異的美。

朱雀雖然兇悍異常,但失去妖丹之後,最得意的金色火焰已經無法施展,僅憑妖屍之身,根本無法跟這麼多主教正面對抗。

戰鬥進行了十幾秒之後,朱雀的動作就越來越慢,很快就被滔天的聖光死死壓制。

歐文主教抓住機會,手中的巨劍一揮,用盡全力斬在朱雀的脖頸上,直接將頭顱給砍了下來。

不過朱雀已經屍化,失去頭顱之後,屍身依然沒有倒地,而是拼命的撲打翅膀,在石洞裏亂飛亂撞。

“嘭嘭嘭!”

整個石洞被撞得不斷顫動,無數石塊和凝固之後的石筍斷裂掉落下來,將一些躲避不及的教廷人員砸得頭破血流,一陣鬼哭狼嚎。

“轟!”

隨着一聲巨響,朱雀猛然撞上洞頂,整個石洞頓時劇烈搖晃,山石之間發出密集的“咔咔……”聲。

“不好!洞穴要塌了!”見到這一幕,塞繆爾主教頓時臉色大變,還沒來得及逃,就又聽見一聲轟然巨響。整個洞穴瞬間飛沙走石。

過了好一會兒,煙塵才緩緩散去,衆人滿臉驚悚的四處一看,才發現前方的洞穴已經整個坍塌,而朱雀的屍身,也被無數巨石壓在了下面,再也看不見了。

一幫主教都是表情僵硬,過了好久才長鬆一口氣,眼中滿是後怕。

之前他們做夢都沒想到,無極仙藏居然還有如此可怕的怪物,雖然不知道爲什麼,但還好這怪物發出的金色火焰突然熄滅,要不然他們肯定會死傷慘重。

即使如此,等歐文主教聚攏倖存的騎士,清點了一下損失之後,一張臉也黑到了極點。

這次過來,他帶了數百聖廷騎士,幾乎將整個宗教裁判所的力量抽空。

原本只是爲了以防萬一,但沒想到只是對付一隻怪物,這些聖廷騎士就已經死了一半。

這種巨大的損失,歐文主教根本無法承受,看着地上的殘肢和黑灰,感覺心都在不斷滴血。

付出如此巨大的代價,如果不拿到三王聖骸,回去之後他根本沒法交代。

“走!”歐文主教咬了咬牙,帶頭朝洞外走去。

其他主教面面相覷,一部分人已經萌生退意,但是猶豫再三之後,還是跟在了後面。

塞繆爾主教一邊走,一邊陰沉的說道:“戰鬥剛一開始,巴霸就跑得沒影了,明顯是知道什麼,卻不告訴我們,實在是可惡!”

歐文主教冷哼一聲,滿含殺機的說道:“這筆賬,我一定會跟神道教算清楚,眼下拿回三王聖骸纔是最要緊的!”

塞繆爾主教點點頭,突然嘴角一抽,急聲說道:“糟了!那個巴霸,會不會趁着我們對付怪物的機會,已經跑到山巔去拿聖骸了?”

一聽這話,歐文主教也是面色一變,“很有可能!這可惡的東方猴子,我們絕不能讓他得逞!”

說完,歐文主教一聲令下,衆人立刻加快腳步,離開石洞,朝着山巔方向疾奔而去。

現在他們心繫先天聖體,根本沒有留意到,他們剛離開石洞,一道黑影就從旁邊冒了出來,鬼頭鬼腦的跟在了他們後面。

血峯之巔周圍,依然是罡風環繞,即使還隔着老遠,都能感受到漫天的殺氣。

歐文主教沒時間多想,立刻讓一幫主教同時出手,硬是用修爲在罡風中打開了一條通道,招呼所有人魚貫而入。

一進入山巔範圍,所有人就被滿地骸骨驚呆了,但是很快,他們的目光就集中到了中心位置的巨大石棺上。

“呼……”歐文主教四處掃了一眼,沒發現什麼異常,這才長長鬆了口氣,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看來巴霸是被嚇跑了,根本不敢來這兒,這樣也好,三王聖骸是我們的了!”

說完,他直接擡腳,踩着地上的骸骨,大踏步的走到石棺跟前,伸手就準備開棺。

“等等!”塞繆爾主教一見,連忙阻止道:“棺材裏不知道有什麼,直接開棺,說不定有危險。”

歐文主教眉頭一皺,隨即笑了起來,“你們太謹慎了,之前巴霸不是拿出過一塊三王聖骸的碎片嗎?既然他能得到,那肯定沒什麼危險。”

旁邊一個主教也點點頭,說道:“歐文主教說的沒錯,而且巴霸說過,這山峯上有一隻守護寶藏的怪物,想來應該就是那隻恐怖的怪鳥了,既然現在怪鳥已死,那肯定就沒有危險了。”

塞繆爾主教想了想,還是有些猶豫的說道:“話是這麼說,但我總覺得這個巴霸有點問題,還是小心點好。” “呵呵……”歐文主教笑了起來,“我看你是被無極這兩個字給嚇怕了,就算他以前厲害,但是現在都隕落數千年了,連屍體都變成了碎片,還能突然跳出來不成……”

“咚!”

絕色狂妃:冥王的天才寵妃 歐文主教的話還沒說完,就被一聲驚天巨響突然打斷。

只見一直沉寂的石棺,忽然猛地震動了一下,厚重的棺蓋都歪斜開了一絲,露出一條縫隙,一股凜冽到極點的殺氣瞬間噴薄而出。

“法克!”

總裁霸寵嬌妻 “偶買噶!”

一幫主教全身一顫,差點嚇尿,歐文主教也是雙腿一軟,慌忙往後連退幾步。

“歐文主教……你……你不是說沒危險嗎?”

塞繆爾主教嘴脣都嚇白了,顫顫的看向歐文主教。

歐文主教現在哪還有心思回答他,一雙眼睛死死盯着石棺,一顆心懸到了嗓子眼。

按巴霸所說,這石棺裏裝的就是三王聖骸了,也就是殺神無極留下的軀體。

現在石棺裏突然傳出動靜,難道……無極還活着?

想到這種可能性,歐文主教瞬間像是被一盆雪水當頭澆下,從頭涼到了腳。

當年無極一劍就屠滅了數萬十字軍,這種實力,別說是他了,就算是在場人加起來,也絕對只有等死的份!

“這……這不可能啊……如果無極沒死,那個巴霸是怎麼得到聖骸碎片的?他把我們引過來,又究竟是爲了什麼?”

歐文主教後背發寒,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究竟是怎麼回事。

眼前的景象實在是太過駭人,歐文主教也來不及多想,連忙招呼周圍的主教佈陣,以防不測。

一幫主教此時也驚懼到了極點,不敢有絲毫怠慢,立刻分散開來。

只見這些人用聖水和生物,在地上飛快的畫出十二個巨大的圖案,然後分別站在後面,凝神以待。

惡少纏愛之公主不嫁 無論西方東方,對陣法都有自己的研究。

在東方來說,陣法大多是藉助山川河流之力,用自然之力來對敵,不僅威力龐大,而且能長久生效。

而西方教廷的陣法,則是藉助十二星座,用星辰之力對敵。雖然時效不長,無法長久保持,但是短時間內的爆發力,卻是優於東方陣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