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被項北飛平靜的氣勢給震住了!

——

不遠處的葉長風看着項北飛,心中微微怔了下,隨即暗自苦笑:「這孩子,跟着駱老混久了,把他的脾氣也學來了啊。」

高級的覺醒者,心中都有一股傲氣,SR級的龍國承尤其如此。

就像當初戰場上那個抗命不遵導致邊線防禦被擊潰的那個SSR,駱老大怒之下,就直接斬殺了對方!項北飛也在用同樣的方式警告龍國承。

葉長風心中感嘆,但卻沒有出聲,因為這是項北飛的隊伍,需要項北飛自己去處理團隊里的矛盾。

身為指揮的隊長,所要的,不僅僅是熟悉隊友的能力,還需要震懾住隊里不安分的隊員,解決彼此間的矛盾。

項北飛一直都不太喜歡去做團隊指揮這種事,就是因為他很清楚,有些人是不會乖乖地聽調,總是會出亂子。但既然他做了,那麼隊伍就得按照他的方式來。

葉長風不會去干涉。。 懷着複雜的心情,他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回去的,耳邊還縈繞着羅克森喋喋不休的對他的調笑。

這位團長在戰時是最勇猛的戰士,可以將後背交給他的無畏勇士。

可在平常時間,其實是個逗比,總是有些不著調。

如今雪夜既然派了戈龍元帥,這個他的兵法老師和羅克森這個頂頭上司來,那作為天斗皇帝基本上已經下了決定,不會再更改了。

對於他而言這是一個讓他難以取捨的問題。理性的講,若是在此刻和雪珂成親,那整個天斗皇室可以說就落入了他和雪清河的掌控之中。

但從感性上來說,他若是這麼做了,真的有些對不起雪珂,若是未來讓她知道是他和千仞雪合謀殺了她的父兄。

不!到時候千仞雪恢複本來面目,她一定會知道。她和最大的仇人結婚,對她來說太過殘忍了。

那時他該如何去面對雪珂。訂婚,婚禮,在這個世界有着神聖的寓意,代表着兩個人彼此守護,自此不再想離。

無論如何他都不該用一個女孩子一生的幸福來做他完成任務的籌碼。

好在這一切還未有明言,只希望可以拖到他們發動宮變的時候,若是拖不了,那就只能硬來了。

時光匆匆百代而過,兩年時間轉瞬而逝。

自戈龍與羅克森與他說過雪珂的事之後,雪夜大帝,也曾將他叫去,說過詳細的安排。

按雪夜的打算是要在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之後,當着眾多魂師勢力的面,宣佈他與雪珂的婚事,同時會提升他的爵位,正式確立他預備團長的身份。

消息不好不壞,正好讓他有時間準備。

這天陽光明媚,帶着微風,門口的喜鵲喳喳不停,有幾人來到了他的子爵府,被僕人引著來到了客廳中。

「李耀好久不見!」熟悉的聲音響起,抬起頭看着站在他面前,成熟了很多的皇斗幾人。

「各位好久不見了。」這是發自內心深處最誠摯的笑意,他們八人已經多年未見了。

兩年前皇斗戰隊歸來時就被安排進了擬態環境中閉關,本來應當還有他,可如今他已經算是畢業,可以不用再參與到皇斗戰隊的訓練中,只需要在大賽開始時報名就可以了。

幾人落座還未言語。

獨孤雁和葉泠泠出落的更加美麗,特別是葉泠泠有種傾國傾城的感覺,因為她現在並沒有戴面紗。

驟然見到真容,這種驚艷的美,讓人陶醉。葉泠泠對着她輕笑點頭問好,如清泉湧出,滋潤了心中無數的疲憊。

玉天恆比起五年前成熟了起來,如今將近二十歲,已經是成年魂師了,高大英俊,藍電家族的基因還是很好的,基本沒有太丑的。

石墨,御風,石磨和奧斯羅都有了不同的變化。皇斗戰隊,自從經歷了老師秦明的事,這五年中一直在不斷地發奮努力,早已超過了原本時空中的他們。

「沒想到幾年不見,你如今有了這麼大的變化。如今天斗城中都在流傳着你的故事,比我們幾個可要強多了。」玉天恆見到曾經的好友也是心中歡喜。

獨孤雁在藍電霸王龍宗陪着玉天恆過了三年,玉元震沒有反對,那基本上他們的事算是定了。

所以如今有了一種成熟女性的柔美,不再是當年盛氣凌人的獨孤雁了。

此刻捂著嘴和葉泠泠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說什麼,撇了他一眼,繼續了一會才分開。「聽說你要和雪珂公主成親了。」

嗷吼!這事傳的這麼廣嗎!

「還沒定呢!只是皇帝陛下有些考慮罷了,外面的人不明真相,以訛傳訛的。」

還好還好!雪夜還沒有正式確定。不然到時候出了事,都不好向他們解釋。

「你現在多少級了?」玉天恆來此就是要知道李耀的詳細實力,準備半年後的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

哎!又到了演戲的時候了。「我現在44級」向他們隱瞞了十四級魂力。

「我們才五年不見,你魂力提升了這麼多?也就比天恆低一級。」獨孤雁有些好奇了,玉天恆的武魂可是藍電霸王龍,李耀的武魂可沒有什麼特別的,他為何修鍊的這麼快。

若是讓她知道李耀如今距離60級魂帝也只有兩級之差,不知會有什麼感想。

對於皇斗戰隊而言他們之中隊友越強,最後獲勝的可能就越大。

按照大賽規定,只要是25歲以下的魂師都可以代表學院參加。皇斗戰隊是天斗帝國的種子隊伍,可以直接前往武魂城進入決賽。

「如此就好,我們的勝算又大了不少。前幾日教委給我們說了些大賽的詳情。有傳言說武魂殿此次的隊伍中有三人突破了五十級,被稱為武魂殿的黃金一代。」

哦!武魂殿黃金一代!也真敢說。那他算什麼,武魂殿鉑金一代?

「這麼說來武魂殿是抱着必勝的決心了?」這一次胡列娜幾人的優勢更大,畢竟仙草都被他給搬空了,史萊克再強,也就是四十級左右徘徊。

聽到玉天恆所說,皇斗幾人也是皺着眉頭,他們也是聽教委提起過。

「何止是有必勝的決心!聽說這次大賽冠軍隊伍會獲得三塊魂骨,這不就是武魂殿給那三個魂王準備的嗎?」

三塊魂骨比比東我……你……的。他早就去信武魂殿,言明不要將魂骨拿出來,直接賜予胡列娜三人也好啊。

萬一出了意外,為別人做了嫁衣,不心痛嗎?

這敗家娘們!要錢的時候,要秘方的時候,就是聖子殿下。讓辦事的時候,就是狗崽子!「這個仇老子記下了!」

到時候扒光了錘!

見李耀凝重的神色,玉天恆會錯了意寬慰道「如今事情如何還沒有定論,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只要我們皇斗戰隊努力過了,便不留遺憾。」

「隊長說的對,不論武魂殿戰隊有多強,我們也要和他們比一比。」其他幾人附和著。

「我可能還要參加護衛天斗預選賽會場的任務,等預選賽完結,我會趕去武魂城與你們匯合,一起參加決賽。」

「倒是忘了,你還是個大忙人。」獨孤雁有些不開心,本就沒有了優勢,李耀還沒有時間和他們磨合。

玉天恆瞪了她一眼。「那我們在武魂城等你!」

「好!」

半年之後,全大陸高級魂師大賽會正式開始,如今由於武魂殿的推動,儼然已經成為了這幾年來最熱門的話題。

他本意是要留他們多住幾天,可幾人還要回擬態環境閉關,直至大賽開始。祭拜過秦明之後幾人離開了。

獨自立在門口。

「天斗!準備好迎接新生了嗎!」 祝融看到這一幕,偷偷打開了自己的系統查看了一下戰鬥值。

戰鬥值上面清晰地顯示著39.9!

距離開啟新的技能只剩下0.1了!

當然他也注意到累積的粉絲值已經突破11億,距離開啟第1次7連抽只有一步之遙,最多到晚上,他就能夠開啟自己的抽獎!

祝融退出了系統,將目光放到了斧頭男的身上。

要論經歷,這斧頭男t151還慘!

年輕時也是一代虎王,到了晚年各種被打。

不過他不由地升起了同情之心。

但是很快他就將自己這個念頭給掐滅了。

作為老虎,同情之心只會害了自己。

若是讓這隻老年虎王恢復狀態,那他會在哪裡建立自己的領地呢?

祝融雙眼緊緊地眯了起來,一股殺意悄然而出。

斧頭男立刻感受到來自祝融的殺意。

他開始瘋狂地掙扎。

即便喉嚨被虎媽給鎖住,他依舊爆發出了極大的動靜。

「吼!!!」

一聲瘋狂的怒吼,斧頭男鬆開了虎妹的胳膊,然後兩隻爪子集中按在了虎媽的頭上。

「想要這麼輕鬆地推開虎媽是不是想得太簡單了?」

祝融有些不屑地想著。

:這斧頭男的耐力還真不是一般老虎能夠比擬的!都這樣了還有能力反擊!

:畢竟年輕的時候也曾風光過!

:老虎都逃不了這種命運嗎?

:別多想!我們人類最多不也就活個一百多歲?這隻老虎已經14歲了,相當於人類的70歲了!能死在虎媽手裡並不丟臉!

:對!每一隻老虎都是孤獨的戰士,一生都在為了領地和食物而孤軍奮戰!對於一名戰士而言,戰死沙場並不丟臉!老死本身就是一種奢侈!

……

咯嘣一聲!

虎媽和斧頭男迅速地分開。

一時間,斧頭男的脖子不停地往外流血,而虎媽的嘴裡也開始往外滲血。

「這麼強?」

祝融瞬間就震驚了。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斧頭男能夠從鎖喉的狀態下強行掙脫開來!

但是下一刻他就發現了端倪。

因為虎媽露出了極為痛苦的表情,並且嘴巴一直張開久久不肯閉合。

祝融一眼就看出虎媽的一顆犬齒不見了!

「這怎麼可能?」

「虎媽還不到9歲,怎麼可能牙齒這麼脆弱?」

他有些不敢置信,但是又不得不信!

因為事實已經擺在眼前。

虎媽發出痛苦的吼叫聲,而另一邊的斧頭男也在原地不停地哀嚎。

一時間老虎的叫聲響徹整片森林。

: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虎媽的牙齒會斷?虎媽不是才9歲嗎?

:不知道啊!還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哪有老虎咬老虎還崩牙的?

:對呀!我記得老虎的表皮並不厚呀!

:老虎的表皮厚度不會超過一厘米!這種程度不至於讓老虎崩牙才對!

:成年老虎的牙齒連犀牛皮都有些扛不住!要知道,犀牛皮足有2.5厘米厚!

:就是!若是咬犀牛崩了牙齒還說得過去,可是為什麼會咬老虎還崩牙?這不科學呀!問問教授!

:對!會不會是虎媽的身體出現了什麼特殊情況?

……

看著眾人聊得熱火朝天,劉曉菲也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這件事,她很清楚!

前幾天,她還專門找過倫滕波爾老虎救助中心的工作人員仔細地討論過虎媽的狀態。

當時工作人員只給了她一個結論,那就是虎媽現在的身體根本熬不過這一個旱季!

現在3月已過半,正常情況下旱季最多也就到5月末!

虎媽的身體狀態已經越來越差了。

就算沒有這一次事件,她的牙齒也會在不久之後自然脫落。

王文濤對這件事也有所了解,於是在看到彈幕之後第一時間將目光放在了劉曉菲身上。

:這是教授還是教獸?我們虛心地求問,這教授卻在跟曉菲姐擠眉弄眼!一把年紀了,一點羞恥之心都沒有嗎?

:說得有些難聽!不過我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