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了,他要給第一名當陪練。

蘇武跟了過去。

李強滿臉嫉妒。

“強哥,這小子怎麼會這麼猛?”

“是啊,他吃的藥也未免太管用了吧?”

蜀都八中的學生到現在都還覺得有些難以置信。

我們居然輸給了一個吃禁藥的人?

李強冷笑,“測試數據再好又什麼用?他會戰鬥嗎?真的戰鬥起來,十個他也未必是我們的對手,你們何必擔心?”

蜀都八中的學生們一點,理所當然的點了點頭。

他們私下可是沒少請私人教練,積累了很多戰鬥經驗。

……

訓練場內廳。

張自強轉身看着蘇武,“你學過武術嗎?”

蘇武想了下,點頭,“略懂”。

“盡全力攻過來。”

張自強說道。

蘇武只學過“健美操”和真武八相的修羅相。

修羅相拳法,主殺伐攻擊,只攻不守,講究的是快、準、狠。

這一拳法,對於力量的運用很講究。

蘇武運力至左腳腳尖,猛地蹬地,又運力至右腳猛地蹬地,踏着玄奧的步伐,走的直線,但乍一看又似曲線一般,令人眼花繚亂。

剎那之間,他衝到了張自強眼前。

張自強完全沒有料到一個不是武者的普通人能夠爆發出如此驚人的速度。

剛纔,蘇武的百米衝刺明明只是8.7秒而已。

對於他這個真正的一境武者而言,8.7秒的速度慢得可憐。

所以他大大低估了蘇武。


蘇武的拳打到他了的左臉臉頰。

跟着,他向右邊側飛出去,摔倒在地。

他的臉……腫了。

蘇武愣住了。

江南武道社的老師這麼弱嗎?

居然擋不住我這一拳?

他可是聽說,江南武道社的老師,全部都是武者,真正的力量武者。

普通人和武者之間的差距大的難以想象,幾乎是不客運的鴻溝。

可是……

這張自強……真的有點弱。

“老師,你……你還要吧?”

蘇武問道。

“小子,你找死。”

張自強爬了起來。

…… “你被那小子揍了?”

江南武道社衆老師盯着張自強臉頰上的那片紅腫,忍不住捧腹大笑。

張自強嘴角抽搐。

難以啓齒。

真是難以啓齒。

堂堂武者,居然被一個普通人揍了。

說出去,他的臉都要丟光了。

“嘿,老張,沒想到你平時看起來不喜歡拍馬屁,這次居然會用這種笨辦法拍社長的馬屁。”

一個女老師打趣道。

張自強冷哼,“放屁!老子是不小心被他打了一拳。”

衆老師鄙視。

一個武者就算不準備,也不至於被普通人偷襲成這樣。

除非,那人帶着熱武器。

普通人拿着熱武器埋伏好,確實有可能傷到武者。

一個訓練有素的射擊手,在武者毫無防備的情況下,確實有過重創武者的記錄。

一境的武者,百米衝刺只需6秒,拳力高達一噸以上,武者能量值超過一千。

想要重創武者,就算有槍,也需要非常接近武者才能傷到武者。

當然,若是換做一個武者手持熱武器的武者,那就另當別論了。

蘇武比普通人強很多,但在這些武者眼裏,依然只是普通人。

普通人和武者,是兩種不同的人。

“那小子不簡單。”

張自強回憶着剛纔爬起來之後繼續指導蘇武練武的場景說道。

衆老師再次大笑。

“愛信不信。”

張自強有些惱怒,甩手離開了。

他剛出門就見到了一個人。

“社長。”

張自強微怔。

“跟我說說你跟那年輕人之間發生的事。”

唐大力笑道。

張自強把剛纔發生的事告訴了唐大力。

“你認爲後面有個老師?”

唐大力問道。

張自強點頭,“絕對有,他不可能無師自通,我跟他對練的時候,他用的那些武術……很不簡單。”

他爬起來之後,壓制自己的力量,跟蘇武對練了兩個小時,直到把蘇武揍的鼻青臉腫才讓蘇武離開,所以他對蘇武的武術最有發言權。

“社長,他的測試數據,在我們這屆學員中,至少可以排進前十。”

張自強說道,“傳言說他吃了禁藥,依我看那絕對是無稽之談。”

頓了頓,他笑道:“社長,這小子背後到底是誰?”


唐大力笑道,“想知道?”

張自強點頭。

“皮子癢了?”

唐大力依然在笑。

張自強急忙搖頭,“不想了,不想了,嘿,我突然想起來我還有事。”

急忙溜走了。

唐大力笑容收斂,喃喃道:“李魚老哥說他背後極有可能有個精通詩詞和書法的精神武者,莫非他的武術是這人教的?”

這非常不可思議。

精神武者一般是不可能分心修煉武術的。

這世上不是沒有力量和精神同時修行的人,但是太少。

“橫豎也是閒着,那就去瞧瞧吧。”

……

“該死的張自強,下手真狠,不就是捱了我一拳嗎?”

蘇武坐在牀上擦藥。

他真的已經被打得鼻青臉腫。

張自強真的太狠了。

“武者……真的很強。”

蘇武苦笑。

開始的時候,他一拳打倒張自強,他還以爲武者並不像傳說中那般強大。

但是後來,張自強認真起來了,他就只有捱打的份。

他到現在也不會忘記張自強最後說的那句話。

“我壓制了力量和速度,我的百米衝刺速度是6秒。”


一想起張自強居然是壓制着自己在跟自己玩,蘇武就一陣挫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