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趴在了欄杆,發出了一聲驚呼。

聽到暮楓的話,不知爲何,林寒的心裏極不舒服,擡眼淡淡的看了暮楓一眼。嚇得暮楓直接不敢動彈了,木楞楞的看着林寒。不明白自己是否說錯了什麼,得罪了林寒。

“你讓我怎麼冷靜!我找了他那麼久!告訴我!快告訴我他在哪兒!”白妖妖的情緒徹底的失控了,拽着納美不願放手。

納美被白妖妖的反應給弄得進退兩難,下意識的擡眼看了一下在包廂里正在觀察這一幕的林寒。眼底充滿了問號,好似在問林寒自己要怎麼回答。

林寒沉默不語,依舊看着,但是心越來越疼。

白妖妖見對方是不說話,心裏有些氣餒了。可是對了對方飄忽的眼神,她的身子有些僵硬了。順着對方的眼光望去,赫然發現是之前在包廂裏跟自己對視的男人。

這個男人長得跟林寒迥然不同,所以在乍看到對方的長相時,白妖妖失望極了。但是現在她的眼底閃過一抹欣喜,是因爲從對方身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這股氣息,給她一種無熟悉的感覺。

鬆開了納美,她直接飛向了對方。

“夠了妖妖!”還沒有成功的靠近對方,被人給攔下了。

妖妖定眼一看,才發現是自己的父王。

“父王!”妖妖嚇了一跳。

“你這樣滿世界的找一個男人,成何體統!跟我回家!”白意汝面色不佳的開口,拖着白妖妖要離開。

“不是!父王,你聽我解釋,我找到他了!我真的找到他了!”白妖妖說着,一臉急切的眼神看向林寒。

“找到又如何?他若是沒事,早迴天庭去找你了。怎麼會捨得看到你爲他這麼傷心難過。妖妖,放棄吧!或許他,從來沒有愛過你。”沒有哪個父親是不疼自己的女兒的,白意汝雖然很意林寒這個女婿,但是這個女婿的表現實在太讓他失望了。他這麼一個寶貝女兒,實在捨得不讓她受一點的委屈了。 親眼目睹了全過程的林寒不知爲何心裏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感覺,眼看着她要被她的父親抓走,林寒沒有忍住,直接飛身而下。 在他下去的瞬間,暮楓算是徹底相信了他的身份。正常人這個高度下去,妥妥的直接掉在地摔成殘廢好麼!

再看看林寒,宛若謫仙一般,一派瀟灑的飛下,,落在了那對父女面前。還伸手,扣住了對方的手臂。

“你是何人?”面對這個憑空冒出來的少年,白意汝眉頭深鎖。直到他感覺到了對方身熟悉的氣息,臉色丕變,鬆開了白妖妖之後,狠狠給了這個少年一記耳光。

“父王!”白妖妖驚呼出聲,幾乎是想都不想,衝前一把擋在了他們的間。

“你既活着!爲何要讓我女兒爲你操碎了心!爲何要讓那麼多的人爲了你雞犬不寧!”白意汝雙目暴突,憤怒異常,林寒無言以對,有種不知道該怎麼爲自己辯駁的感覺。

“我……”林寒纔想要說些什麼,卻發現了許多道熾熱的眼神投在了自己的身。他心生不妙,連忙轉身消失在了原地。

“小崽子!還想跑!”見他掉頭跑,白意汝被惹怒了,直接順着他消失的氣息追了過去。

白妖妖見情況不對,也趕忙追了過去。

三人一通消失在了拍賣會現場,還是弄出了很大的影響。

暮楓更是一臉蒙了的看着林寒這麼悄無聲息的消失……

他老大這麼跑了,那自己要怎麼辦?

“小子!哪兒跑!”白意汝追的很緊,沒過多久的時間,在入場的出口處將林寒給擋住了。

“那個氣息!又來了!快走!”林寒不知道對方爲何而來,但是知道,自己打不過他。眼前的這個白意汝也打不過他。既然打不過,趕緊跑,哪裏有留着被人砍死的說法。

“誰?”白意汝皺眉,到底是什麼人,竟然讓林寒嚇成了這樣。

話音剛落,忽然,天際閃過一道白光。

“轟隆隆”的巨大聲音在他們的頭頂響起,猶如是天降驚雷一般。

一道白芒閃過,在他們身側的地面已經被劈開了兩半,露出了深達幾米的裂縫。

白意汝和林寒都大爲吃驚,連忙往後倒退了幾步。

然後,那個攻擊接踵而至,白意汝跟林寒皆狼狽的不斷的後退。

直到一個虛影幻化成實影出現在了兩人面前,兩人都大吃一驚,因爲發現對方的手裏還抓着一個人。

“繼續躲啊!”那人面色猙獰的看着林寒和白意汝,白意汝面色難看,雙手緊握成拳,一臉憤懣的看着對方。

“閣下是誰?放了我女兒!”白意汝的聲音還摻雜着一絲恐懼,因爲真的害怕,對方會對白妖妖不利。

“小小螻蟻,不配跟我說話。”對方掃了白意汝一眼,將目光放到了林寒的身,“饒是如此了,你還不願現出你的真身跟我鬥一鬥嗎?”見林寒絲毫沒有變化的打算,對方面露陰狠之色,手的力道倏然加重,直接掐的白妖妖連氣都喘不來。

“你我之間的事情,與這個姑娘無關!放了她!”無恥!竟然拿女人做要挾!

林寒亦是一臉氣憤的看着對方,眼睜睜的看着白妖妖在自己的面前受罪卻無能爲力的感覺,簡直讓他有種無失望的感覺。

“那你現出你原來的樣子!”對方咄咄相逼,林寒一臉莫名其妙。什麼鬼?原來的樣子?他原來的樣子……

在思考了片刻之後,他遲疑了一下,變回了自己的原來的模樣。

看着眼前這張熟悉的俊臉,白妖妖喜極而泣。

“我知道……是你……”白妖妖淚眼婆娑的看着林寒,緩緩的吐出了這麼幾個字來。

“你在玩我嗎!”白意汝也一臉的欣慰,他們父女沒有認錯人。

不過有人不高興了,他暴吼一聲,只聽見骨頭咯咯的摩擦聲響起,白妖妖已經漲的滿臉通紅,整個人都在不斷的掙扎反抗了。

“我沒有玩你!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林寒試圖前阻止,但是被對方的衣袖輕輕的一揮,身子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

看到林寒竟然弱成這樣,對方的沒心深鎖,更加的難看了。

在林寒的身掃視了一圈,最終的目光落在了包裹住林寒腦子的那層發着血色光芒的薄膜。

將食指和指合併化爲了一把指劍指向了林寒。

嗖的一聲,一柄無形的劍衝向了林寒的腦門。

林寒根本做不出任何的反抗,那劍沒入了林寒的腦子裏。

林寒直接疼暈了過去,看到這一幕,讓白妖妖跟白意汝都看呆了。

“林寒!”白意汝左右爲難,前有女兒被人挾持,後有自家女婿被人給……是死了嗎?

他明顯看到那麼一把無形的指劍沒入了他的腦子,他真的沒事嗎?

白妖妖無聲的抽泣,只感覺自己的空氣越發的微薄起來。

在她以爲自家快要死掉的時候,她的身子猶如一個廢物一般,被人一把甩在了地。

那個人走向了林寒,一把扣住了林寒的腦袋,將林寒從地拉了起來。

林寒依舊雙目緊閉,宛如死了一般。

“竟是用自己的性命作爲封印的條件嗎?難怪這麼冥頑不靈!”那怪人冷笑一聲,再次釋放出指劍,沒入林寒的額頭。

林寒的臉色無的蒼白,在一陣痛徹心扉的撕裂感席捲全身的剎那。

那顆糾纏在他腦海深處的丹藥瞬間爆開,林寒的身體猛地抽搐了一下,倒地無法動彈了。

身子軟軟的被對方拿捏在手心,做不出一點點的反抗。

“不要!放開他!你放開他!”看到這個場景,白妖妖瘋了一般,衝向了對方。試圖從對方的手裏將林寒救下來。

結果自然可想而知,還沒有碰到對方。被一股強大的力量給擊退了。

前夫,有何貴幹 身子直接飛了出去,重重的砸在了地,喉嚨一甜,一大口的鮮血從嘴裏噴了出來。

“妖妖!”白意汝膽戰心驚的迎了去,一把將女兒給扶了起來。

【雞蛋今天坐車了,一天在火車,要明天凌晨四點才能到義烏……感覺會累趴了】 白意汝纔將白妖妖從地扶起,一團猶如爛泥一般的身子被摔在了他們父女面前。 低頭一看,是已經全身綿軟成一團的林寒。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林寒弱的毫無抵抗之力。

睜開被鮮血浸泡的雙眼,恍惚間,他看到了白妖妖那張心急如焚的臉。

“妖……”話還未說完,一股滅頂的感覺從自己的身後傳來。

只看見白妖妖的雙眼忽然瞪大,幾乎是不做他想,一把將他推開了。

身子騰空而起的瞬間,他看到一隻利爪穿透了白妖妖的胸口,一朵血花四濺開來。白妖妖的身子在半空掙扎了幾下,慢慢的沉寂下來。

“妖妖!”

“……”一道撕心裂肺的呼喊聲進入林寒的耳。

林寒的表情一下子凝滯在臉,雙眼寫滿了難以置信盯着白妖妖那張悽美絕望的面容。

“林……林寒……”她試圖伸出手,想要抓住些什麼。

可伴隨着噗嗤一聲的脆響聲響起,內丹被捏爆的聲音傳入了林寒跟白意汝的耳。

白意汝瘋了一般,擡頭咆哮一聲,一頭黑髮瞬間變成了白髮。雙目赤紅的衝向了對方,在快要觸碰到對方的一剎那,被人一腳踢飛,身子騰空而起。對方連忙追,用另一隻多餘的手毫不遲疑的穿透了白意汝的身體。

帶血的手掌穿透了父女兩人的身體,手裏各捏着一枚已經被捏爆的內丹。

連神級別的白意汝都被直接秒殺了……

一種快要窒息的疼痛感在心頭蔓延開來,林寒的表情終於有些鬆動了。

過了許久,兩行血淚從眼眶傾瀉而下。

“爲……爲什麼……”他們無冤無仇,爲什麼要殺了他愛的女人?

林寒掙扎着從地爬起來,結果對方將白氏父女往旁邊一丟,朝着林寒猛的飛躍過來。一腳踩在了林寒的胸口之。

“我這樣逼你,你還是不願現身?還是你本是一個膽小鬼!”對方咄咄逼人,林寒瞪着赤紅的雙目迎視對方,眼底的怒氣節節攀升。

“你殺人,只是爲了逼我現身?你讓我……現什麼身!”憤怒的力量席捲林寒的身體,他的身體猛地一下爆開。身體瞬間被火焰包圍。強大的爆炸衝擊力將觸不及防的對方給衝開了。

發現林寒的異變,對方的面色又開始多了一分興趣。

“沒想到你還有這樣的體質?”對方眼底精光一閃,貪心不言而喻。

“我殺了你!”林寒嘶吼一聲,瘋了一般衝了撲了過去。

他打算跟對方玉石俱焚,但是力量懸殊之大,在他還沒有碰到對方的剎那,身子直接被對方輕輕一指給擊退。再一次身子騰空,隨後重重的砸在地,在地砸出了一個大坑來。

好似身子被重型卡車碾壓過了一樣,他感覺自己的四肢和五臟六腑都有種被人碾碎的感覺。

不服輸的想要站起來,對方的速度卻更加快,跳了來,一腳踩在了林寒的胸口。

力道之大,直接將他的胸口給踩的凹了進去。

順勢吐了一口金血出來,林寒氣息奄奄的看着對方,眼底還是寫滿了不甘。

“你讓我看到了螻蟻也是不能輕視的。單這一點,已經很叫我滿意了。不過,爲了以絕後患。你還是死了吧!”對方露出一記殘忍的笑容,伸出手,扣住了林寒的脖子。

伴隨着咯吱一聲骨頭斷裂的聲音響起,林寒的身子猛地一抽,整個人都直接抽死了過去。

看着地了無生氣的三人,那人選擇將林寒的屍體收入自己的隨身空間帶走,另外兩個,則是擡手直接湮滅成灰燼。

——分界線——

他做了一個非常非常嚴酷的夢,夢裏,白妖妖死了……

因自己死了……

還未醒來,卻被臉頰的淚意給驚到了。睜開雙眼,他才發現自己竟然身處在一片火海。

怪的是,自己除了只是感覺到有一點點炎熱之外,並沒有多餘的感覺。

“怎麼會無用?”耳邊響起一道陌生的聲音,林寒望向聲源,試圖看清對方是誰。可結果是他看不清對方的模樣,因爲他身處在一個密閉的空間裏。

而且這空間還散發着讓林寒無熟悉的氣息,這是,煉丹爐的氣息。

難道,是有人想要將不滅凰體的內丹從自己的身體裏煉製出來?

林寒大驚,一骨碌從地爬了起來。

不過對方顯然沒有想到,不滅凰體天生對火焰親切,在身處火的環境下,不僅不會感到任何不適,還會感到無的舒服。

“那換成你所擁有的冥火!”一道略顯熟悉的不耐煩聲音傳來,林寒聽到那個聲音後的反應是憤怒額將手緊握成一團。

是那個人!

“但是……”另一個聲音遲疑不已,顯然不願意拿出這麼珍貴的火焰來。

“你若不做,現在死!”對方開口威脅,迫於威脅,另一個陌生聲音的主人只能妥協。

然後,一道明藍色的火焰從外面鑽了進來。

林寒下意識的去避開這團火焰,是因爲這團火焰是自己從未見過的不說,而且還是這麼詭異的顏色和名字。林寒自然需要提防着點。

林寒還感覺到,這股火焰蘊含着無巨大的能量,這股能量搞不好會將自己吞噬的連渣都不剩。

林寒有心去躲,但是這火焰好似有自己的靈識一般,一直追着林寒跑。

很快將林寒給追了,畢竟是在煉丹爐,地方太小,林寒逃無可逃。

衣服也很快着了起來,這團火焰好似一個貪婪的人一般,開始肆意的將林寒身的衣服給吞噬了。

疼……

鑽心的疼!

林寒疼的差點沒有暈厥過去,沒想到這火焰竟然如此厲害。

“皇使大人!有效果!”那陌生的聲音欣喜的開口。

林寒絕望看着這一片藍色的火海,“難道我……要死在這裏了嗎?”

藍色的火焰有意識一般鑽入林寒的身體之,讓林寒苦不堪言。

被疼痛反覆煎熬下,林寒徹底的陷入了絕境之。

【昨天更新後臺出現了bug,一二更重疊了,雞蛋在得知之後連忙改過來了。對不起了大家。額,雞蛋坐了二十多個小時的火車,基本是個廢物了,早一到家碼字了。先更一章給大家解解饞,讓雞蛋睡一會兒,晚之前還有七更送。謝謝大家理解,先讓雞蛋睡一會兒吧……我晚在火車沒睡着過……】 我不能死!

不能死啊!

“啊!”伴隨着一聲極度壓抑的嘶吼聲響起,跡的一幕出現了。

一團火紅色的火焰從林寒的體內竄出,開始跟眼前那個所謂的鬼火展開了生死對決。兩團火焰各自幻化出了火靈,纏鬥在了一塊。

漸漸的,火紅色的身影占了風,而藍色的聲音逐漸潰敗,便漸漸的吸收進了火紅色的身影之。

當兩股火焰徹底的融合成一團時,化爲了一團紫色的火焰,猛地鑽入了林寒的身體之。

這股蠻橫的力量一經進入,林寒抑制不住的吐了一口血出來。

立馬盤腿坐下,他試圖去消化這股強大的力量。

而自身的修爲也在火速增長,從開始的仙二階修爲開始慢慢晉升。

三階!

四階!

五階……仙巔峯!

下神修爲!

在自己徹底將這團紫色的火焰化爲己用後,不知不覺,他的修爲竟然已經突破到了下神境界!精神力更是突破了一個層次不止!

這樣的變化讓林寒欣喜若狂,不僅如此,還有在不斷突破的趨勢。

突破一直持續到了他的修爲達到下神巔峯時期才停止下來。

不過是自身的火焰將那團藍色的冥火給吸收了!竟然會有着這樣的功效!

林寒大喜過望,連忙起身,正愁着沒有藥材去煉製即將到來的雙倍雷劫。

因爲身在煉丹爐,所以晉升時沒有遭遇天劫。可是一旦離開這個煉丹爐,很有可能天劫會落下。所以他必須要準備好神階品的破雷丹,否則的話,很可能會有死一次。

雖然他不畏懼再死一次,但是現在他完全弄不明白自己身在何處,自己的晉升會給自己惹來多大的麻煩。

不過丹爐外面的人顯然不給任何林寒反應過來機會,因爲發現丹爐明藍色的火焰消失,在另一個人的催促下,對方將全部的冥火都灌入了丹爐之,結果無一例外,都被林寒身這團紫色的火焰給吞噬殆盡了。這讓擁有冥火之人忍不住了,直接打開了丹爐。在丹爐打開的一剎那,林寒化爲一點星芒,從裏面飛了出來。

感應到有氣息要逃走,那兩道身影幾乎毫不猶豫的追了出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