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蹲下來開始查找女生們的裝備,一邊搜索一邊冷哼,“朕的王朝現在還很窮,本着節約的原則,姑且就看看你們有什麼好東西吧。”

“頭,有個穿奇怪衣服的沙比。”一個護衛在草叢裏說道。

“你妹的,要是沙比的話,他會這麼厲害嗎?我來看看。”

說着,沒一會兒,爲首護衛便跟了上來,趙樑的感知也很不弱,他突然回頭看去,眼睛眯起,問道:“你們是誰?”

“我們是誰你不用知道,跟我們走一趟吧。”

“嗤,讓我和你走就走?你和誰說話呢?”趙樑冷笑一聲,一股威壓傳了出來。

爲首護衛面色一變,說道:“你是異能者?”

“什麼異能不異能,聽不懂。”趙樑說道。

“看來你連基因藥物都不知道,果然是個瘋子。”

幾個護衛對視了一眼,說實話,他們當中也有人注射了基因藥物,所以對於趙樑的變化也不是太驚訝。

“這個人瘋瘋癲癲的,把他抓回去,就說是殺害伯爵的人。”

“嗯,就這麼定了。”

說完一行人衝了上去,尤其是爲首的一人,他手中散發出雷電,喝道:“雷電攻擊。”

趙樑爆喝:“給我鎮壓!”

兩條巨龍飛了出來,瞬間將周圍的人都鎮壓成一團血霧,那個雷電異能者只是堅持了一小會,但是再也近不了趙樑的身體,隨後趙樑緩步走了過去,大刀舉起,瞬間將他斬殺!

之後,趙樑蹲下來開始蒐羅裝備,在雷電異能者身上,他意外掏出一支試劑,上面寫着:基因。

“看來,這就是所說的基因藥物了,我服用了之後,是不是也會擁有剛剛他的雷電異能能力?”

趙樑此刻也心動不已,思考再三,直接吞了下去……

這一晚上,由於安雪的手下都擁有特殊的眼鏡儀器,因此在黑夜中暢通無阻,殺了不少人,不過也被不少擁有強橫體質的學生反殺,而這些人身上偶爾藏着的基因藥物,也被學生們得到。

如今大多數的學生都明白這種基因藥物能夠讓他們擁有特異功能,因此視爲珍寶,不少人爲了快速得到強大能力,更是直接吞了下去。

第二天一大早,張小凡醒來的時候發現白素躺在自己的身邊,她的身體緊緊地依靠自己自己,碩大的雙峯死死的被擠着,張小凡心中一蕩,不得不說這種感覺很是奇妙,尤其是大早上突然來這麼一下。

不過張小凡覺得還是正事要緊,他悄悄抽出手臂,隨即拿了一塊恐龍肉吃了一口。

還躺着的白素嘴角勾勒出一絲笑容,這傢伙明明心跳加快了那麼多,但是卻嚇得動都不敢動一下,我有那麼恐怖的。

下意識的,白素摸了一下自己胸口,貌似還真的很大。

隨後白素也坐了起來,兩人草草吃了飯之後,開始上路。

行走的過程中雖然很累,但是白素沒有一點辛苦的說法,這時候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爲什麼會有這種感覺。

一開始的時候,她是打着尋找張小凡解藥的態度去幫助張小凡的,但是現在,她感覺張小凡是一個信賴的人。

沒多久,兩人發現前面一股濃郁的血腥味傳來,血腥味讓身後的迅疾龍都有些暴躁不安,張小凡讓白素等着,隨即衝了過去。

地上有十來具屍體,有普通的青年,也有護衛一樣的人,這些人都是被開膛破肚而死,死狀極慘。

令張小凡驚訝的是,這些人身上都沒有穿着衣物,彷彿都是在纏綿的前一刻死亡。

“到底怎麼回事?”

張小凡有些頭皮發麻,感覺若是再往前的話,會有什麼危險。

正欲退後,離他最近的屍體突然炸裂,濃郁的血霧噴涌而出,被他不可避免的吸入。

“呵呵,中計了。”一個戴着眼鏡的男生從草叢中走出,陰笑道:“中了我們醫科藥大學研製的毒,你死定了。”

“什麼毒?難道和地上的屍體有關?”張小凡感覺到一股無力感,於此同時,一股異樣的感覺升起。

“哈哈,這可是好東西,我班級裏不少女生聞了這,都願意和我交往了呢。”

張小凡哪怕再笨,也聽出了這個毒藥的性質是什麼了,他罵道:“夠毒辣的,連這種藥都能研製。”

“哈哈,我可是醫科藥大學的學生,什麼毒制不了?實話和你說吧,我的毒藥還只是最低級的,若是我師兄他們煉製,分分鐘就能要你命了。”

眼鏡男得意的指了指地上屍體說道:“我的毒藥叫愛的奉獻,一旦中毒,必須要在一個小時內找異性……嗯,你懂得哦,否則的話,會淪爲不死不休的殺人怪物,這些人就是中了我的毒藥,在這種危險的地方直接做了起來,於是我的任務就輕鬆了,只是收割人頭而已。”

“厲害,果然厲害。”

“一般般了,好了,預計你差不多也要爆發了,以你現在中毒的樣子,根本不會是我的對手,恐怕你現在的思想中,只想着那個牀事吧,哈哈哈……很可惜,這裏沒有妞,不過有妞我也不準備浪費時間了,因此,你去死吧!” 眼鏡男很愛說話,尤其是喜歡賣弄他的學問,說完之後,他提着一隻針筒走了過來。

“放心,不會疼的,一針下去,沒有任何副作用,而你,將會永遠的沉睡。”

張小凡突然笑了,他雖然沒有反抗能力了,但是不代表他說不了話。

“學醫的,臨死的時候送你一句話,下次對付人,記得看看還有沒有人。”

“什麼意思?”眼鏡男眉頭一皺,突然感覺有股風吹來,他連忙後退,只見一頭恐龍正對着他呼吸。

“你妹!”眼鏡男針筒直接射了出去,不過恐龍的速度更快,尾巴一個橫掃,眼鏡男直接掃飛了出去,正當他準備逃離這裏的時候,“砰砰……”

兩聲槍響,白素從草叢中鑽出,這兩聲槍響明顯裝了消音的,所以聲音不大,四周根本沒人發現。

眼鏡男看着胸口的兩個血洞,不可思議看着張小凡,“你……你居然能夠控制……”

“對,我能控制恐龍。”張小凡心念一動,迅疾龍上前直接將他的頭顱咬下。

白素走了出來,她神色憂慮的看着張小凡,咬牙道:“我都聽到了,現在你準備怎麼辦?”

此刻張小凡沒有一點的反抗能力,他能感覺出,自己的身體內部,彷彿有一股熱量灼燒,這股熱量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他的呼吸聲逐漸侷促,通紅的眼睛突然看向白素。

這一刻,白素連忙後退一步,有些驚異的看着張小凡,咬牙說道:“你……沒事吧?”

“我不行了!”

張小凡趴在了地上,嘶吼道:“我有點控制不住自己了。”

此刻張小凡彷彿內心深處彷彿有萬千只螞蟻肆意的撓着自己,一股原始的感覺彷彿就要破體而出,他在忍,但是藥力太猛了。

“小凡哥哥,現在怎麼辦啊,這藥太厲害了,比我的聽話藥還要厲害,你不能逼出去嗎?”秦小雨感知到了張小凡的狀況,急的也是抓耳撓腮。

看着張小凡痛苦的模樣,白素深吸一口氣,跨過地上的屍體,從後背抱住了張小凡,這大膽的動作讓張小凡爲之一愣,他能夠感覺到白素胸口的柔軟處貼他的後背,讓那股感覺更加強烈。

“爲什麼?”張小凡低語說道。

“我們這個世界崇尚強者,你很厲害,僅此而已!”白素說話的時候,張小凡能夠感受到白素的口氣吹着自己的耳旁,張小凡再也受不了了,他回頭直接抱住了白素。

“我是第一次,你能溫柔點嗎?”白素小手緊緊抓着張小凡的雙臂說道。

“這裏安全嗎?”

“有你的迅疾龍守護,沒人敢接近這裏吧。”

“嗯,我……來了。”

張小凡突然露出了壞笑,狠狠捏了一把白素,白素輕柔了一聲,伴隨着白素的一聲驚呼,兩人纏綿在了一起……

隨着白素的一聲長鳴和張小凡的嘶吼聲傳來,兩人都無力的躺在地上。

張小凡看着地上的落紅,神色驚訝的說道:“你真的是第一次……”

“當然了,你不會看到我和伯爵在一間屋子,就以爲我和他在一起了吧?事實上,他剛剛進去已經被我放倒了。”

白素從餘韻中回過神來,她劇烈的喘息着,頭枕在張小凡胸口上,調笑的說道:“你真厲害呢,我這樣是不是和外星人在一起了?”

“呵,應該是我榮幸和你這位美麗的小姐在一起,不過我想說的是,你的身材真好。”張小凡忍不住揉捏了一下白素的腰肢,白素扭動了一下腰肢,臉上有些竊喜,不過嘴上說:“一開始我還以爲你是好男人,沒想到你也這麼壞。”

“沒辦法,誰讓你這麼的迷人呢?”張小凡把白素抱了過來,問道:“你難道不生氣嗎?我一開始給你下毒?”

“你的毒就是假的,以爲我不知道嗎?”白素俏皮的突然吻了上去,含混不清的說道:“本小姐縱橫江湖這麼多年了,你的演技又這麼差,我可早就發現了哦。”

張小凡還真沒想到,白素早已知道根本沒什麼毒,也就是說,之前發生了那麼多事,要是白素想要對付他的話,恐怕早就動手了。

見白素這麼主動,張小凡也激烈的吻了上去。

良久,白素突然想到一個惡趣味的主意,猛然坐了起來,擁抱住張小凡,喃喃着說:“小凡,如果我說,不讓你離開這裏,好嗎?”

張小凡心中一動,他突然想到一個很現實的問題,他來這裏只有短暫的三天時間,原本是準備到達目的地,然後離開,但是,他現在有了牽掛。

他不是聖人,更不是無情無慾之人,和白素短暫的生活中,他也喜歡上了這個女孩,更不用說白素爲了救他,犧牲了那麼多。

看到張小凡這個樣子,聰明的白素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只可惜我捨不得我老爸,要不然我一定會想辦法去你那裏。”

張小凡的心中似乎被針紮了一般難受,突然他覺得自己挺不負責任的,這時候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因爲無論說什麼,都掩飾不了自己最終會走的事實。

“呵呵,開玩笑了,我知道你會走,不過我希望你有空的話回來看看我,好嗎?”白素說完,臉上露出陽光般的笑容,隨即摸着肚子說:“我都餓了,要不吃點東西吧?”

“嗯。”

張小凡吐出一口濁氣,他現在無法正視白素的目光,接下來吃了點東西,張天突然回頭說道:“要不你走吧,我派我那四頭迅疾龍護送你出去?”

“你放心,不看到你離開我是不會走的。”

白素直接走了出去,張小凡沒注意到的是,白素的眼中流下了一滴淚光,爲什麼會這樣,爲什麼會喜歡上一個即將要離開這裏的男人?

接下來行動的過程中,張小凡由衷的感覺到,自己的速度變得快了很多,這時候回憶和白素在一起的時候,白素體內的特殊能量似乎和自己的能量融合在了一起。

就連白素也感覺到自己現在力氣大了很多,她驚訝的說道:“你有沒有感覺到身體變化?” “嗯,的確有了很大的變化。”張小凡由衷的點頭。

事實上,由於白素特異功能的緣故,她和張小凡結合之後,基因通過精神力的轉換,被自動融合在了一起,如今張小凡也擁有了一絲白素的特異功能,那就是速度。

路途中,張小凡拿出了自己的七星寶刀,一邊走一邊凝神運用自己速度的優勢,快速劃了出去。

“無影刀!”

嗖嗖嗖……

一大片的刀芒激射而出,前方樹木花草全部爆了開來,迅猛無比的速度讓張小凡整個人都隨着刀光動了起來,而且張小凡能夠感覺到,如今的七星寶刀對他來說輕靈了許多。

“波……”

突然,體內發出一道聲響,洶涌的精神力爆了開來,張小凡感覺到渾身擁有使不完的力氣,他驚喜的喊道:“不錯,又晉級了,如今,五級道士了!”

白素雖然不知道張小凡說的是什麼,但是從他的身上,她能夠感受到一股很厲害的力量,作爲自己心愛的男人,白素當然知道張小凡身上發生了什麼,不過她很是乖巧的沒有多說話。

緊接着,兩人又行走了一段距離,這一路上,兩人碰到了好幾具屍體,就連恐龍屍體也發現了好幾具,不過恐龍屍體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大腿上的肌腱肉都被割去,很顯然,大家基本上都已經知道了恐龍肉對他們的好處。

由於所過之處基本上都被人開了路,因此兩人一路上暢通無阻,終於,當兩人來到一大片空地上的時候,發現了一大批血跡,緊接着無數喊殺聲傳來。

“二四帝國無敵,殺死電影學院狗雜種!”

王虎一聲大喝,率領着數個男生殺向十幾個打扮潮流的男生。

在王虎這邊,林柔和蘇倩倩赫然在列,不過她們的狀況顯然不是太好,臉色煞白,小嘴微張,似乎是在劇烈的喘息着。

張小凡身體一緊,他就要撲出去,不過白素連忙將他拉住,喃喃說:“她們……都是朋友?”

“不錯,還是我心愛的女人。”張小凡看着白素,“你也是。”

白素含笑着說:“既然如此,更不要如此莽撞的出去,這些電影學院的人顯然佔據優勢,我們何不偷襲?”

“好主意。”

張小凡點點頭,讓白素待在這裏,他親自繞到一羣電影學院的人後面。

“哈哈,什麼狗屁二四帝國,我還打倒帝國主義勒,我們電影學院的人才是最強的。”

一個打扮成蝙蝠俠模樣的青年一甩身上的黑袍,冷冷說道:“殺!”

兩幫人瞬間戰在了一起,只不過王虎他們的人數明顯要少了很多,就這樣直接打起來,很明顯都佔了下風,穿蝙蝠俠的男生更得意了,他左擁右抱着兩個穿着超短裙的女生,笑着道:“此間事了,回去之後我們就拍一部抗戰片,打死這些帝國主義狗日的。”

“導演你真厲害啊。”

“是啊,導演,我到時候要演女一號。”

“哈哈,那是自然的。”男生得意的看向邊上一個男生,皺眉說道:“我們趙天編劇啊,你皺着眉頭幹嘛呢?”

趙天手上變換着,說道:“按照我推演的節目,我們待會好像有危險。”

“這不危險解除了嗎?你就安安心心編劇,不用操心啦。”

正說着,男生突然感覺脖子一涼,他本能的縮了縮頭,一道刀芒閃過,兩個女生的大好頭顱直接飛了出去。

“我曹,偷襲!”導演和編劇反應都是賊快,連滾帶爬跑到一邊,只見一個扛着一把銀光閃閃大刀的男生緩緩走了過來,森冷說道:“敢殺我的人,活膩了!”

“瑪德,你居然殺了我最喜歡的兩個女一號,王八蛋,我殺了你。”

導演面色突然扭曲了起來,很快,他雙目都要暴突了出來,他的眼見瞪的極大,森冷的說道:“蝙蝠俠,變身!”

那個編劇與此同時拿出一副棋盤,棋盤上的棋子是一個個小人,他快速推動小人,嘴中呢喃着:“按照劇情發展,主角是……我!”

說完,他渾身力量快速增長,他又拿出一個普通的小人,放在棋盤上說:“反派是這個人,主角是要殺死反派的,劇情……開始吧!”

兩人就好像神經病一般的說着話,但是在場的人都不敢小看他們,下一刻,那個導演長出了一雙蝙蝠的翅膀,臉也變成了蝙蝠臉,飛到空中叫囂說道:“嚐嚐我的音波攻擊!”

шшш★TTKдN★¢ o

“嘎……”

空氣中發出一道道音爆,這刺耳的讓張小凡連忙捂住耳朵,連張小凡都這樣了,更不用王虎他們了,紛紛捂着耳朵趴在地上痛苦慘叫。

這一下子,被對方的人撿了漏,他們沒有一點不適,衝上來就是拿着刀劍砍了過來。

“去死吧!王八蛋。”

“哈哈,你剛剛不是很狂麼?放心吧,待會你們二四帝國的美女就屬於我們的啦。”

與此同時,身爲編劇的趙天也站了起來,他渾身上下涌起無窮無盡的力量,森冷的說道:“現在我就是主角,我是最強,所有反派都會被我除掉。”

他目光看向張小凡,因爲他知道,張小凡的實力看起來最強。

張小凡此刻心中着急,這電影學院的人果然都不是好對付的傢伙,一個個都古靈精怪的不得了,就連攻擊手段,都前所未見。

看着自己這邊被接二連三砍翻了好幾個人,就連王虎都身受多刀,張小凡心急不已。

不行,等先解決這頭死蝙蝠。

WWW▪ тt kān▪ ¢ O

張小凡目光閃爍,向後命令,迅疾龍,上!

“吼……”

躲在遠處的迅疾龍絲毫沒有受到音波影響,衝過來的瞬間,迅疾龍一躍而起,血盆大口直接咬向空中所謂的導演,由於蝙蝠飛行的高度都不高,這個導演又爲了音波攻擊的最大化,所以高度更是降低了不少,因此直接被跳的很高的迅疾龍給撲倒下去。

“吼……”

恐龍發出一道怒吼,直接咬了上去,這個所謂的導演慘叫一聲,半截身體便被恐龍撕扯了下來直接吞下。 “吼!”

隨着導演一死,迅疾龍如入無人之境,快速衝到正砍殺王虎他們的電影學院那些人的面前,這些人當即面色大變,回頭就和迅疾龍對戰了起來。

“不好,導演已死。”

“馬必,這傢伙怎麼回事,怎麼可能操控恐龍。”

“不不,不要咬我……啊……”

不過這時候,一個人影沖天而起,他拳頭之上放出光芒,惡狠狠的朝迅疾龍砸了過去。

“砰!”

他的威力實在是太大了,瞬間的功夫,便將恐龍頭顱直接洞穿,緊接着漫天的血雨噴灑而下,此人正是之前被導演稱呼爲編劇的趙天。

他緩緩落了下來,森冷說道:“電影第一幕,超人獵殺恐龍結束,第二幕,格殺所有反派,開始!”

與此同時,電影學院爲數不多的倖存者都聚攏在他的身後,這些人看到趙天這麼強,一個個都驚喜不已。

“太好了,沒想到編劇大人的實力又進了一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