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古宇宙,寂夜星空之外,某個星系。

吳澤三人出現。

在他們面前,是一顆小型白色恆星,周圍只有可憐的一顆岩態行星圍繞其運轉。

「這個星系已經老了,快要步入死亡了。」

東皇太二身為金烏族,一眼就看出這個星系已經快走到末期,隨時都可能產生爆炸,然後恆星終結。

「那是寂夜星空,我們真的穿越了遙遠距離。」

墨言沒有注意恆星,反而先注意到他們身後的無盡黑暗,這裡沒有一點星光,黑暗得嚇人,猶如一頭蟄伏在黑暗猛獸,正在吞噬一切光芒。

「真虛轉換!」

總裁的溺寵:一夜暴富的神祕女人 吳澤動手讓兩人回歸真實,線條化的身體開始散逸光點,從頭部開始,最終瀰漫全身。

「還是真實的感覺好啊!」

回歸真實的東皇太二感嘆。

「不錯,這個狀態比較熟悉。」

墨言也贊同,黑色速寫筆在手上翻飛,勾出一道道流光溢彩。

糊塗俏家女 「好了,我們出發。」

吳澤一指寂夜星空,臉帶興奮。

「嗯,等等,不對,怎麼感覺有哪點不對勁。」

東皇太二感覺自己身體已經回歸真實,可總感覺什麼地方差了點什麼。 「有么?沒有啊!」

吳澤眨眨眼,然後一手抓住一個,「不要想那麼多,我們走咯。」

「喂,先等等。」

東皇太二還沒說完,吳澤就發動了空間穿梭,空間波動,剎那間穿梭上千光年,穿梭速度快到沒朋友,太二兩人只感覺眼前一花,周遭星空就已變幻,前方的黑暗像是被猛然放大。

「空間之道,果然夠快。」

墨言讚歎,身為一個作家兼學霸,他可不僅僅只會寫文,短短時間就差不多計算出來了三人穿梭的大概距離。

「我……」

太二不死心,還想說。

「不能再向前了,我發現前面寂夜星空外圍似乎有修士的和法陣的蹤跡。」

吳澤打斷東皇太二要說的話,奇異感應散發,無視前方還有幾千光年距離,直接探查。

「速度真夠快的,想必他們應該是一些大勢力派遣來的先遣修士。」

墨言分析,「能避開他們嗎?」

雖然墨言不覺得這些先遣修士能打得過己方,但不惹麻煩還是盡量避免。

「沒問題。」

吳澤給出OK的手勢,墨言與太二有些詫異,對視一眼。

無聲無息,三人外圍出現一個氣泡,一閃而逝,隱匿星空之中。

「這個是什麼?」

墨言好奇,他從來沒見過。

「時空微泡,我做的。」

吳澤驅使,時空微泡裹帶著三人瞬間消失在現實的仙古宇宙。

氣泡外,周圍的時空抽象扭曲,時若漩渦,時若雲彩,變化萬千,無常律動。

「這裡是,時空夾縫,空間迷海和現實空間的中間區域。」

墨言訝然,這個地方可不好進,力量重了就進入了空間迷海,輕了現實空間都打不破,並且這裡的時空混亂得無法敘述,所以,雖然這個地方有縮短現實空間的效用,但幾乎沒修士利用時空夾縫。

沒辦法,這裡需要道宮修士才能沒危險的進入,但道宮修士有時候瞬移都比這快,根本用不著,而之下的修士用得著,可卻進不了時空夾縫。

太二幽幽嘆口氣他,總感覺差點什麼,可愣是沒發現。

「咦,前面竟然還有法陣,這些大勢力可真夠拼的,寂夜星空範圍這麼大,不會他們連現實空間,時空夾縫,空間迷海都做出攔截圈了吧。」

吳澤好奇,然後對墨言和太二興沖沖的說,「要不我們直接碾壓過去吧!」

吳澤一天不搞事,渾身難受。

「不,悄悄的進就行了。」

太二不同意,他可只是個大乘修士,大乘啊。

「沒關係,只要你待在我的時空微泡,不會有任何事的。」

吳澤一揮手,自信得不得了。

「不不不不不不行!」

太二絕對不同意。

「要開始接觸了,吳澤,你確定我們不會被發現?」

墨言一直注意和對方法陣的距離,這時候開口了。

「放心放心,就算我們直接撞上對方的法陣也不會被發現,我的時空微泡外圍擁有同化法則的功用,如果說周圍的法則是大海,對方的法陣是大網,那我們就是一滴水,和大海不分彼此,和那些偷入寂夜星空的魚有本質的區別。」

最佳婚聘 吳澤解釋,一副淡定得不行的樣子。

果然,在穿越法陣的時候,時空微泡視法陣為無物,一路暴力的橫衝直撞,衝進寂夜星空。

回到現實空間,寂夜星空內部。

入目第一眼是黑暗,第二眼還是黑暗。

在這個奇異的地方,甚至法念都被壓制了百萬倍。

「這個地方對我們壓制太大。」

墨言很不習慣。

「還行啊,沒什麼感覺。」

吳澤表示什麼法則我都能收錄,掌控。

這時候太二已經沒有在糾結他到底差了點什麼了,身為三人組裡最弱爆的一個,身處於寂夜星空這個恐怖地方,就算只是外圍區域,也不能放鬆警惕。

「墨言,你說這個大夏首都河系在空間迷海?」

吳澤詢問。

「對,我得到的消息是這樣的,等它出世,就會出現在現實空間的寂夜星空,寂夜星空本身也不過千萬光年,被百萬多光年的首都河系突入,產生的普通空間震蕩可能都會刮過整個寂夜星空,讓它瓦解,對於我們來說,這只是第一波危險。」

墨言鄭重的闡述其中的危險,「之後可能會靈仙不如狗,真道滿地走,我們可得小心一點。」

「小心啥?只要他們敢來,一下拍死就好啦。」

吳澤不以為然,他的外相就是不死之身,就算再多修士圍殺他也不怕,畢竟你打不死我,我可以一下拍死你,這真令人絕望。

「我說真的,你別開玩笑了。」

墨言根本不相信,能輕易覆滅真道和靈仙修士的只有仙尊了,就吳澤這樣的,像仙尊修士嗎?顯然不像,仙尊修士哪個不是威壓星河,氣息淵恐的存在。

「那你的意思是我們要在這黑暗裡待上個五十年?」

吳澤岔開話題,既然不相信,他也懶得解釋。

「沒辦法,誰讓我們來得早了,五十年而已,我們隨便閉一個關,應該就差不多了。」

墨言說。

「好難得等啊!」

吳澤感覺無趣,想了想,「要不然這樣,不是說大夏首都河系在空間迷海么,你們先在這兒等著,我先去探探路。」

「這,可空間迷海比現實空間都大,太浩瀚,很容易迷失在裡面的,而且最重要的是在裡面瞬移也困難無比,到處都有隱形的天然空間陷阱,你確定要進入,在這裡等一下不是更安全嗎?」

墨言勸解,「更何況就算你找到大夏首都河系又能怎麼樣,你只是一個人,萬一首都河系裡還有大夏仙朝的強橫修士或者傀儡存在,你一個人能應付嗎?」

「沒關係,我自有分寸。」

吳澤拍著胸膛,他並不認為仙古宇宙還有誰能打得過自己。

「這,好吧!不過你得注意點安全。」

三界外賣APP 墨言見此也不好多說,念頭一轉,「那你怎麼聯繫我們?」

「只要你們叫出我的名字,我就能感應到,甚至瞬間抵達你們身邊。」

吳澤當然不會沒準備,現在墨言和太二都是他的基點之一。 「你不會在我們身上做了些什麼吧!」

太二悚然,以他對吳澤的了解,這個可能性相當之大。

「放心,絕對沒有。」

吳澤嚴肅的保證。

東皇太二露出懷疑的目光,顯然不相信。

「咳,那麼,我就先走了。」

吳澤揮手拜拜,然後破開現實空間,「唰」的一下衝進空間迷海。

「他離開了。」

墨言神色鄭重起來,很謹慎,沒有直呼吳澤姓名,「他到底什麼人,手段這般不可思議,就算一些大勢力的修士也做不到他這樣利用天域道網。」

「我也不知道。」

東皇太二很無奈,「他剛剛出現就毀了我的一號住所,實力讓人看不透,趕又趕不走,自從接觸了他,感覺很容易倒霉,我也很絕望啊。」

「一個神秘的人族。」

墨言眼中閃過一抹精芒,給吳澤下了定義,手中舞動著速寫筆,跟著掏出黑色小本本,筆飛字舞,口中喃喃,「不錯不錯,又是一個好素材。」

「能不能正經點。」

太二臉一黑,剛才看墨言的樣子貌似還正常了點,可現在發現,還是自己想多了,他依舊那麼神經。

寫文的,普遍都會有精神病,只是分輕重而已。

東皇太二再一次認同了這句話。

「當然當然。」

墨言收好小黑本,速寫筆繼續在指尖跳動,他看向太二,「除此之外呢?還有沒有其他關於他的情報?」

「不是很清楚,只是他的實力怪異,似乎很強,曾經一擊覆滅上千萬大乘傀儡。」

「哦,這倒是意外。」

如果千萬大乘修士圍攻自己一個,墨言也沒信心能活下來,他頓時清晰的認識到了吳澤的可怕。

「看來他應該是真道修士,畢竟仙尊不是那麼容易出現的,而且每個仙尊出現時,都有足以震動宇宙的事件發生。」

墨言分析著,都忍不住有些驚駭,「看他的年齡應該不大,竟然都成為了真道修士,這已經不能說是可怕了,應該堪稱恐怖。」

「我們又能怎麼辦,打又打不過,趕又趕不走。」

太二被嚴重的打擊到了。

「沒辦法,只有走一步算一步。」

墨言說,「自從我們穿越到仙古宇宙,我的起點和你差不多,可現在我都已經是靈仙修士了,你還是大乘,你是不是應該反思一下。」

「反思什麼?」

太二搖頭,「你是知道我的想法的,之前經歷了那麼多事,現在我只想安安靜靜的渡過一生,其實說實話,這裡的熱鬧我本就是不想過來湊一份的。」

「我知道,在我們穿越而來之前發生的事情,那不止你一個人經歷過,也正是因為如此,我們才要活得更精彩。」

墨言語氣堅定,說完就摸了摸自己的頭,順便有點癢,還摳了幾下。

「人各有志,再說吧。」

東皇太二明顯不想過多深入話題。

「哎,也不知道仙古宇宙還有沒有我們的同胞穿越而來。」

墨言忽然感覺惆悵。

「應該有的吧!雖然我們兩個相遇是一個意外,在浩瀚的仙古宇宙里,幾乎不可能相遇的我們相遇了,其他的老鄉應該是有的,只是我們沒有找到他們,也不知道他們混的怎麼樣。」

太二接話,發表猜測。

「罷了,我們走,找一個空間穩固點的地方,構建防禦法陣,閉關等待。」

墨言說。

「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