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被宙斯盯上的大型犬,統統都閉嘴,有的甚至已開始趴著,甚至是獒犬也都迴避宙斯可怕的目光。

「汪汪!」就在所有狗都退避的時候,石靈兒身旁的黑花卻憤怒的沖著宙斯方向叫了起來。 黑花狂吠,宙斯猛的看到黑花也同時狂吠,只是宙斯的目光相當的兇殘,雙眸赤紅,馬上就要進入攻擊你狀態。

「宙斯,放鬆!」四周那些美女頓時嚇的都要哆嗦,要知道宙斯猶如小山一樣,突然的爆發,都能夠撕裂狗熊。

「黑花,是他?」楊柏淡淡的說著,而石靈兒卻趕緊抓住黑花的脖鏈。這時候海明威也看到楊柏這些人。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依舊是石警官,咦,還有這兩位美女。」海明威綠色的眼睛,神采奕奕,海明威好像很熟悉華國,語言完全有北方的口音。

尤其海明威直接就忽視楊柏這個小白臉,居然牽著宙斯朝著石靈兒等人走去。

海明威的旁邊,就是川洋俱樂部的負責人王士德,而身後也跟著上屆佼佼者,只是這些人多都是海明威的朋友。

「石靈兒,這裡是神犬俱樂部,你如果是憑著警察身份來,你應該出示手續。」王士德淡淡的走了過來,沖著四周的侍應輕輕招手,還是趕緊把石靈兒請出去。

「我是來看看,畢竟馬上要參賽了,是不是黑花?」石靈兒卻冷冷的看著王士德,在其他人面前,石靈兒永遠是女修羅。

「原來是這樣,那就好。」王士德一愣,不過也知道石靈兒可是石家人,如今D市都要聽石家的,雖然王士德是川洋國際的人,但王士德也不想主動找麻煩。

「參賽,這條瘋狗好了?」海明威暗中瞳孔一縮,上一次出腳可是轟碎黑花的內臟,黑花這條狗怎麼就好了呢。

而此時的黑花已經憤怒的看著海明威,雖然露出一股懼意,可是卻死死的盯著海明威。而那條宙斯,卻重新站在海明威的身邊,猶如雕塑一樣不動。

不愧是比特犬,那絕對的服從命令。而此時的海明威卻伸出手來,相當紳士的朝著周芷燕走去。

「我親愛的女士,你是我見過最漂亮的華國女人,當然石小姐,還有這位小姐,也都相當的漂亮,能夠認識你,這簡直就是天神的賜福。」

海明威是M國人,卻猶如F國一樣肉麻無比。未等周芷燕要說什麼,同樣一隻手,擋在海明威的身前。

「說話就說話,你們老外就這點不好,永遠不知道什麼身份。你不知道,你身上很臭嗎?是你的狗,還是你原有的味道。」

楊柏絕對是故意的,鬼老外上來就奔周芷燕來,那楊柏當空氣呢?

「你說什麼?你敢這麼對海明威先生說話?」都不用海明威說話,身後一名雄壯男子,明顯是海明威的粉絲,當場就不樂意了。

「你也臭,看來是你這條狗不好,長得真難看。」楊柏的嘴才損呢,而此時的周芷燕和林嬌卻捂著嘴笑,這兩人顯然都不喜歡比特犬,長得太兇悍了。

「閉嘴,你居然敢侮辱宙斯,你算什麼?」一些粉絲頓時不樂意了,這些人可都是最愛宙斯的,尤其一些人在宙斯身上壓了不少籌碼。

「黑花!你可以發瘋了!」楊柏突然拍了一下石靈兒肩膀,石靈兒就是一愣,手中的繩子輕輕一松。

「汪汪汪!」黑花猶如黑色閃電一樣,突然朝著這些人衝去。嚇得這些人猶如蝗蟲一樣,朝著兩邊就跑。

黑花突然出擊,猶如雕塑的宙斯猛的嘶吼起來,猶如狂風,頓時四周的人更加驚恐起來,宙斯居然朝著黑花撲了過去。

「黑花小心!」石靈兒頓時著急起來,而就在此時,卻看到楊柏淡淡說道:「沒事,也該讓黑花報報仇。」

「你說什麼?那是宙斯!」石靈兒頓時著急起來,而其他人卻發出尖叫聲,有的興奮,有的助威,也有驚慌。

「宙斯,咬死他!」海明威卻突然獰笑起來,不過馬上沖著周芷燕等人卻迷人而笑,猶如川劇變臉一樣。

海明威可是宙斯的主人,突然發出這樣的命令,宙斯這個狂暴起來。要比身材,宙斯猶如獅子一樣,而黑花只是黑背,從氣勢和身材,都不如這個宙斯。

可就在宙斯發威的時候,宙斯突然不動了,又一次猶如雕像一樣,只是宙斯暴虐的雙眸,卻露出驚慌。

「嗷嗚!」所有人都看著呢,黑花一口就咬在宙斯的尾巴之上,頓時不動的宙斯發出哀嚎聲。

「什麼?快放開!」海明威突然衝出,一腳就踢了出去。那是一道殘影,就在宙斯哀嚎的時候,海明威馬上就要轟殺黑花。

楊柏瞳孔一縮,從看到海明威的時候,楊柏就感覺不對。 蛇蠍毒妃:王爺,放鬆點! 海明威身上有一股能量場,可是卻能夠屏蔽楊柏的異能和金瞳探查,這就說明海明威身上有特殊的設備,能夠屏蔽特定的異能者。海明威絕對也是異能者。

可惜楊柏還是修真者,為了確定海明威到底隱藏了什麼,楊柏才刺激海明威出手,在出手的剎那間,楊柏也同時出手。

「轟!」海明威沒有踢在黑花的時候,楊柏卻擋下海明威的攻擊。靈氣沖入海明威的體內,頓時發現海明威居然擁有華國的先天之氣,而眉心當中也是異能晶體。

「武者,還是異能者。」楊柏接住海明威的攻擊,海明威也是一愣,未想到這個小白臉還會武功。

此時的黑花看到海明威,更加瘋狂,只是卻已經被石靈兒死死抓住,命令黑花別激動。

「這條瘋狗居然咬了宙斯,它該死。」海明威冷冷的看著楊柏,而此時的楊柏卻淡淡笑著,壓低聲音說著。

「我怎麼覺得,黑花認識你。」楊柏一句話,海明威瞳孔急速的收縮,頓時放聲狂笑起來。

「這條瘋狗,算什麼,我的宙斯。」說道這裡,海明威相當疑惑,宙斯為何突然不動了,而此時的宙斯看著受傷的尾巴,居然畏懼的看著楊柏。

「混蛋,是你!」海明威也不是傻子,從宙斯那裡明白什麼,頓時猙獰說道:「原來是你動了手腳!」

「誰看到了?有證據嗎?我這可有警察,你要污衊我,小心我告你誹謗。」楊柏相當氣人。

「你是誰?」海明威從來沒有遇到這樣難纏的人物,尤其海明威也在戒備,只是暗中卻散發一股特殊的能量,冷酷的看著楊柏。

「好了,海明威先生息怒,還有石小姐,你的這個黑背,屢次瘋狂咬人,這裡不歡迎你們,請你們出去,而且,我將要取消你們這次比賽的資格。」

王士德還是走了過來,剛才那一幕,王士德也震驚黑花居然能夠咬住宙斯。

「王董事,我們黑花不是瘋狗,這裡肯定有原因。就憑你一句話,你憑什麼要取消我們資格。」石靈兒憤怒的看著王士德。

「我是犬神大賽的主席,我當然有這個權利。我們賽事很正規的,我希望每一條狗都能夠聽從主人的命令,完全大賽,得到世界各地愛狗人士的喜歡。」

王士德這麼說著,可是卻相當的厭惡看著黑花,相當不喜歡黑花。而此時的海明威也反應過來,不屑說著。

「王董事,這個男人是誰,他有資格進入俱樂部嗎?我只記得參賽人員才能夠進俱樂部。」海明威想要趕走楊柏,而四周宙斯的粉絲聽到海明威這麼說,也頓時反應過來。

「你誰,你憑什麼進來,滾出去。」

「小白臉,看著就噁心。」

一些美女居然這麼說著,也不知道是討厭楊柏,還是嫉妒楊柏身邊有三位美女。

「你是誰?你有資格嗎?」王士德也是一愣,剛才楊柏跟海明威動手,王士德當然要向著海明威,海明威可是川洋國際的貴客。

最後一朵校花留給我 「我是來報名的,不可以嗎?」楊柏淡淡的說著,而此時的王士德卻搖了搖頭,冷冷說道:「不好意思,報名已經截止了,就算你有大型犬,你也沒資格參賽,保安,請這位先生出去。」

王士德相當不客氣,而此時的海明威聽到楊柏要參賽,卻突然大笑起來,指了指楊柏,沖著王士德說道。

「王董事,給這個小白臉一個機會,我倒要看看,他有什麼,我的宙斯,要在大賽當中,親自擊敗。我想在比賽的時候,這個人就不會動手腳了吧。」

「動手腳?那是不可能的,每一條參賽狗,都會戴著監控電子圈。哼!」王士德也是一愣,不過聽到海明威的命令,王士德一揮手,身邊一個秘書走了過來,手中拿著平板。

「說吧,告訴我你參賽狗的品種,年齡各種資料,我讓你參賽。」王士德完全是聽從海明威。

「品種?沒有品種,我家的看門狗,幾年了,養了四年了吧。」楊柏就是一愣,而楊柏的聲音,卻猛的引起四周完全的鬨笑。

「看門狗,沒有品種,難道是農村的土狗嗎?」這些賓客可都是名犬的主人,就算最便宜的名犬,也都價值上萬,平時都精心呵護。

「沒錯,我家就是農村的。」楊柏很淡定,石靈兒和周芷燕也相當的淡定,這些人嘲笑楊柏,那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楊柏的身份。

「還真是農村土狗?你叫什麼名字,土狗有什麼資格參賽。」這名秘書冷笑的看著楊柏。

「我叫什麼,我叫楊柏,記住了。」當楊柏說出名字的時候,整個俱樂部的人一些人頓時愣住了,一片死寂看著楊柏。 不知道為何楊寧要這樣問,韓少秋思索了一下,重重地點了點頭:「是啊,他啊不喜歡楊月這種女生,要真是比起來,在他心中,你比楊月長的要好看。」

是這樣嗎?

楊寧有些不可置信的揚起了眉頭,這個男人的審美角度還真是令人費解,不過正因為如此,她對鄭鳴不好的感覺終於稍微消散了些。

三人沒在導播車中清靜多久,再次被淘汰的楊月便硬拉著陳冬氣沖沖的沖了過來。

導演冷眼看著楊月臉上的紅暈,心中有些鄙夷,要是鄭濤和他說話,他可能還理一理,眼前這個小丫頭要是想找自己談什麼,那都是不可能。

我的身體無極限 「你又怎麼了,怎麼就是你的事情最多?」

此刻,鄭濤恰好去洗手間了,楊月實在壓不下心口的那股氣,指著陳冬的鼻子罵了起來。

「導演,這男的根本就不是隊友,他一直都不管我,害的我被淘汰了!我不管我還要重拍一遍!」

聽見這話,在場的人都驚呆了,楊寧更是像看傻子一樣看著她,她可能還不知道,能重拍一次就是導演給了她足夠的面子了。

今天就算是換成湯倩來,她也沒有那個權利要求導演為了她重拍,楊月還真是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楊月,我覺得,你可能不太適合拍綜藝。」

導演強壓著怒火,眼中的冷光似冰刃一般,可楊月卻能非常自然的無視他的眼神。

剛才鄭濤可是把這個導演踩在腳下狂懟了一頓,他並沒有什麼厲害的,楊月說起話來自然也沒有幾分尊重。

「怎麼了,你反正都已經重拍一次了,再重拍又怎麼樣了!」

瞧著楊月理直氣壯,無法無天的樣子,導演氣的已經開始深呼吸了,滿臉的皺紋被楊月的話氣的挑動著。

世界上怎麼就會有情商這麼低的人,楊月的腦子是長到臉上了嗎。

「楊月,你怎麼又出來了?」

此刻鄭濤從洗手間走出來了,看見導播車內的五人,眼睛不由得眯了眯。

看來剛才似乎又發生了什麼事情,這個楊月真是從來不讓他省心。

「鄭濤!他們欺負我!我錄了還沒有半個小時,他們那些人就想方設法的把我淘汰了!」一看見鄭濤,楊月一下子似乎就找到了底氣,連忙鬆開桎梏住陳冬的手,神情委屈地從車裡匆匆走了出來。

聽見楊月所說的話,鄭濤一點也不驚訝,他看了看車內神情各異的幾人,冷笑了一聲:「你們別自作聰明了,不過是一個綜藝而已,瞧你們還拉幫結派的,既然這個節目不歡迎我們,那我們走便是了。」

鄭濤這話看似不滿,深藏著敵意,實則不過是給自己和楊月一個台階下。

既然已經要求過一次重新拍攝,無論無何都不可能還有第二次的機會,然而看眾人的臉色,他閉著眼睛都知道剛才發生了什麼。

要想體面的離開,裝腔作勢那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僅憑著楊月的豬腦子,她那裡能去想清楚哪些彎彎繞繞的事情,她僅僅以為鄭濤濕正在幫自己出氣呢。

「聽見沒,我們不稀罕,還不快來求我們留下!」

狂妄自大話語讓鄭濤瞳孔一縮,要說豬隊友是什麼樣子的,他現在可完完整整地見識了一次。

「你能不能閉嘴!」

坐在導播車裡,楊寧瞧著鄭濤都快要哭了的神情覺得有些好笑。

不管是再厲害的人,果然也扛不住雙商皆低的楊月。

「行了,少丟人現眼了,趕緊跟我滾回公司!」

醫國高手 鄭濤原本還想給她掙幾分面子,可楊月這樣蠢笨,別人不嘲笑她就已經是很不錯了,別說還想帶幾分面子離開這裡。

「可是我……」目光掃過導播車中神情各異的臉,楊月顯然還有些不甘心,她心中的嫉妒和憤怒燒灼著自己的五臟六腑,如鉛重的腳步根本無法挪動一步。

「鄭濤,我們就這樣放過低看我們的人?」

她還在挑撥離間著,楊寧譏嘲地嘖嘖兩聲,陌生的神情帶著憐憫的味道。

「楊月,奉勸你一句,再不離開的話,誰也不能保證這裡的人接下來會做出什麼。」

被楊寧輕蔑的眼神所激到,楊月心中憤懣難耐,她早已不滿足於動嘴,正想著衝上去動手,一旁的鄭濤卻警告似地瞧了她一眼。

「夠了!你不把我的話當話聽是不是!我要你回去!」

一向以沉穩示人的鄭濤終於被楊月逼到了暴走的邊緣,他眼神陰寒地盯著眼前的人,神情中不帶有一點點的猶疑。

「我……」

楊月終於好像意識到了些什麼,悻悻然退到了鄭濤的身後,張張嘴想要說些什麼,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看來眼下的情況,就算是鄭濤的話,也絲毫改變些什麼。

「閉嘴,跟我走。」

鄭濤沉著一張臉,早就不想再去聽楊月那些沒有營養的發言,楊寧和其餘兩人目送著他們離開,心情各異。

「楊月這女人,在圈子裡估計要成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導演搖了搖頭,目光繼續投到了屏幕上,在場的其餘兩人也有著同樣的想法,然而這些事,終究不是他們這些演員所去擔心的。

第二期的節目錄製完以後,楊寧和小東兩人便離開了拍攝地,路上,兩人漫不經心隨便聊著之前去拉斯維加斯的種種風物,一時間又想起了期間楊清風所發生的事情。

那時,她從國內回到拉斯維加斯拍戲的時候,便聯繫過奇偉要調查這件事,如今不知道這件事調查的怎麼樣了。

思及此,楊寧拿出手機打算給奇偉打個電話。

「打電話啊?」小東看著她掏出手機,忍不住好奇的問了一句,眼中帶著調笑:「是打給安總嗎?」

楊寧撥出號碼,有些好笑的搖了搖頭:「怎麼可能,你別想太多了,打電話給奇偉,問問楊清風的事情。」

「噢——」小東佯裝驚訝,拖長了尾音,雙眸中各種調侃讓楊寧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別開目光,楊寧不在去看小東的臉,她聽著電話那頭嘟嘟的等待聲,手指卷著自己的頭髮。

「喂,誰啊?」 塘子村后村,沿著山路前行,此時一輛豐田越野,猶如瘋牛一樣,沖了過來。

「咳咳咳,我就說靈兒開車有點虎。」漫天的灰塵當中,楊柏散發層層寶光,那完全是避塵珠的功效。

旁邊周芷燕朝著楊柏的位置挪了挪,光天化日之下,就差躲進楊柏懷裡。楊柏暗中得意一笑,手在寶光當中有點不老實了。

「汪汪汪!」鬱悶的狗叫從旁邊傳來,大黃抖動的毛髮,相當不滿周圍這麼多灰塵。

「你幹嘛,別讓靈兒看到。」周芷燕臉色一紅,這幾天晚上楊柏老偷摸跑去學校宿舍,周芷燕又害怕又期待。

「死狗,別叫了,今天可是好好訓練你,給了抱了比賽,別到時候丟人。」楊柏終於放下手,瞪了大黃一眼。

大黃也同樣翻了翻白眼,本來極度懶散的趴在地上。要知道大黃如今可是絕對的狗王,村中遍地都是大黃的種。

可就在豐田越野車停下的時候,大黃猛的愣住了,身體衝天而起,然後擺出一個相當詭異的姿勢,就連毛髮猶如黃金一樣綻放光芒。

「什麼情況?」楊柏就是一愣,而此時的周芷燕卻鬱悶哼道:「大黃,你怎麼能夠這樣,這都跟誰學的?」

周芷燕這麼說著,可是眼角餘光卻飛了楊柏一眼。大黃這個動作,明顯就是求偶的狀態,那尾巴搖的,跟電風扇一樣。

「跟我有什麼關係?我是被動的。」楊柏嘀咕一嘴,周芷燕的眼睛飛的更白了,嘴唇都在咬著。

「你們兩個能不能搬東西,你真當我是來玩的。」石靈兒穿著緊身牛仔褲,鬆散的白短袖,從袖口能隱約看到,那黑色的內內,雖然不大,卻清秀而別有一番風味。

石靈兒大腿真的長,後備箱已經打開,石靈兒只是輕輕一抬頭,大長腿放在車門,相當利落的關閉車門。

楊柏眼睛都看直了,石靈兒絕對是故意的,暗中偷瞄楊柏,雙眸散發嫵媚之色。

「看什麼看?你說大黃學誰?」周芷燕都嬌笑起來,楊柏的腳下大黃也眼睛發直,那是看著從車裡走下的黑花。

黑花徹底恢復,尤其石靈兒已經精心打理,整個毛髮也猶如黑緞子一樣。尤其黑花可是純種黑背,身體修長,四肢都是相當完美。

「汪汪汪!」大黃已經急不可耐了,這麼好的大美狗,可比村中的要好的多。反正也不用楊柏發話,大黃已經興奮的朝著黑花而去。

黑花就是一愣,當然看到前方的大黃狗,可是越純的狗,骨子當中有來自血脈的驕傲。黑花有點不客氣的瞪眼,相當不屑大黃。

「估計夠嗆!」楊柏都不攔著,趕緊跑到石靈兒旁邊,開始搬著訓練的道具,已經在前方的空地鋪設起來。

「讓你們的狗,離著黑花遠點,被咬了我不管。」石靈兒也驕傲的看著黑花,如今已經不喜歡大黃了。

「石靈兒,你還是小心你家黑花吧,楊柏的種不好。」周芷燕說完又一次笑了起來,旁邊的楊柏都要鬱悶無比。

「誰種不好,大黃也不是我的種,芷燕,你給我等著。」楊柏暗中憋氣,而周芷燕說完大笑之後,也滿臉通紅。

「汪汪!」黑花看到大黃來到,頓時激靈而起,一股殺氣轟然而出。黑花可是警犬,訓練有素。

可就在黑花而起的時候,大黃猛的猶如旋風一樣,居然來到黑花的後邊。大黃的速度更快,同時一股古怪的味道開始蔓延。

黑花徹底傻眼,眼前的大黃狗居然開始撒尿,發春一樣的撒尿,這麼主動勾引黑花。

「大黃,好樣的。」楊柏哈哈狂笑起來,全然沒有看到石靈兒都要一腳踢了過去,這個大黃簡直太不要臉了,這就是耍狗氓。

「黑花,教訓他!」不用石靈兒命令,黑花已經憤怒的沖了過去。這下周芷燕著急了,大黃可就是土狗,別看到現在長得像秋田犬,可是骨子裡大黃什麼也不會。

可就在黑花衝出,大黃居然詭異的一笑,那笑容也跟楊柏一樣。大黃已經雙腿一蹬,騰空而起。

黑花的速度太快,未想到大黃能夠猶如兔子一樣騰空。等黑花過去的時候,大黃猛的下落。大黃直接就騎在黑花的身上。

「哈哈,漂亮!」楊柏那是相當滿意,楊柏平時如果不動用能力,想追上大黃都費勁。大黃天天吃著靈液,好像已經晉化靈性無比。

不過就算大黃很厲害,可依舊是土狗的習性,遇到好看的母狗,還是直接就上。

「讓它下來,哼!」石靈兒也著急起來,結果黑花更是憤怒起來,張嘴就咬。可是就在張嘴的剎那間,大黃又一次騰空而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