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萬卡說道:「他們自稱是印尼軍方的,我看了軍艦上的徽標和艦上懸挂的國旗,也沒有錯。但是,這年頭,海上極不平靜,很多海盜經常搶了船隻,冒名頂替,再去別的地方搶劫!」

郝仁問道:「你是不是覺得他們有些可疑?」

伊萬卡點頭說道:「我剛才到他們的船上看了一下,就證實我的想法!」

郝仁笑道:「是嗎,你說說看,我也聽聽你的經驗!」

伊萬卡說道:「那些人雖然穿著印尼海軍的軍裝,但是我怎麼看都覺得他們不象是軍人。一個個衣衫不整,根本沒有軍紀。而且,他們的甲板上也很凌亂,炮台上到處都是油漬,越看越象一群海盜!」

郝仁說道:「既然你都看出破綻了,那還找我幹什麼,直接趕他們走不就行了嗎?」

伊萬卡雙手一攤:「他們的船是擱淺,除非海水漲潮,否則我們根本推不動!」

「那就讓他們在船上窩著,不讓他們下來!」郝仁說道。

「這也不行,他們說,昨天的那場暴風雨,把他們的發電系統給摧毀了。現在他們想喝口熱水都成問題,於是向我們求援!」

「他們想要什麼?」

「他們需要淡水、食物和油料補給。這些東西,我們都很充足,但是如果我們這次給了,他們以為我們好欺負,下次一定還會再來!」

「要不給呢?」

「不給,他們就要就強行登陸!」

所謂的「強行登陸」,其實就跟上岸搶劫一個意思了。郝仁雖然沒有這方面的經驗,也能猜強行登陸的後果,他頓時就怒了:「膽子不小!我們沒有火炮嗎,給他轟了!」

伊萬卡搖了搖頭:「火炮,我們這裡可不缺!既能打遠,也能打近。但是他們也有火炮,萬一開戰,將會給我們島上帶來不可估量的損失!」

郝仁問道:「那為什麼不在他們還未靠近的時候就開炮?」

伊萬卡說道:「昨天的那場風暴太大,影響了我們雷達的搜索。要不然,我們肯定能在他們靠近之前,就把他們給擊沉了!」

自從扎雷王子把海瑟薇島從吉里巴斯政府手中買下來,這裡就算是沙特的一塊飛地。它的主權就屬於沙特,伊萬卡又是沙特軍人,有責任和義務保護它。

根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一國領海的管轄權延伸至其大陸架,沒有大陸架的,起碼也要圈個十二海里的海域做為領海。

海瑟薇島屬於珊瑚島,沒有大陸架,所以,他的周圍就有十二海里的領海。這艘所謂的印尼軍艦沒有經過允許,就擅自進入本海域,即視同入侵。

若不是昨天晚上的風暴影響了雷達的性能,伊萬卡手下的女兵可能早就用火炮對它進行攻擊了。

郝仁一路聽著伊萬卡的介紹,很快就來到了島西邊的海灘上。

一艘排水量大約在一千噸左右的軍用艦艇象條魚一樣趴在白色的沙灘上。艦艇的一邊已經放下了一個軟梯,但是因為伊萬卡派出的女兵正荷槍實彈、嚴陣以待,船上的水兵也不敢下船,雙方正在對峙。

那些水兵看到岸上的女兵身材惹火、相貌姣好,早就雙眼通紅、垂涎欲滴,而艦艇上的炮塔里似乎有人在做準備了。

這一切都沒有瞞過郝仁的眼睛。

郝仁和伊萬卡來到那艘軍艦前,雙方正在爭執。一個女兵看到伊萬卡和郝仁,連忙說道:「先生、隊長,你們可來了!」

郝仁對那個女兵說道:「你們做好警戒,一切有我呢!」

這時,那艘軍艦的一個人也看到了郝仁,他陰陽怪氣地說道:「先生,我是印尼海軍『蘇加洛』的艦長,我的士兵想到你的島喝口水,怎麼就這麼難!」

郝仁向那人看去。只見那人穿一件筆挺的艦長制服,皮膚黝黑,目光如狼。

郝仁笑道:「我的島上沒有為你們準備水。不過,你們想喝水,那不是很簡單嗎?」 煉製萬靈朝聖丹的材料,天聖學院的庫房,都可以用功勞點兌換到。

除了需要大量的魔氣外,其他的材料,都不算稀奇,秦逸的功勞點,數量又極為龐大,所以一點都不需要為材料擔心。

秦逸去了一趟庫房,花去了整整四千多萬功勞點,換取了無數的材料,全部裝進千幻世界珠,帶了回來。


除了材料,秦逸還換取了音速符、割裂符等等符籙。

隕日拳套被皇無極奪走,秦逸現在的武器,只剩下焚野戰刃。

這件武器,本身就是天器上品,用四象煉魔燈熔鑄,沒法再提升等級,但是威力,卻是可以再度提高。

秦逸又在焚野戰刃上,鑄入了音速符,割裂符等等符籙,不斷增加這件武器的威力。

十多天的時間過去了。

秦逸一直都在宮殿里,一面用九竅玲瓏爐,在煉製萬靈朝聖丹,一面熔鑄武器,提升自身實力。

第十二天的時候,秦逸正在專心煉製丹藥,這時候他已經煉製出來了一萬多枚萬靈朝聖丹。

這些丹藥,他用來服用的話,都能得到極大的好處。


突然間,秦逸心念一動,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宮殿外面。

遠處的小輪迴峰上,濃雲密布,道道閃電,滾滾而下。

「洛珞要渡劫了!」其他人還在茫然無措,秦逸已經知道發生了什麼。

無數閃電,暴風驟雨,轟然傾瀉,整座小輪迴峰,都被籠罩在密雲閃電里。

整座山峰,遠遠望去,都在搖晃,彷彿隨時都會崩塌。

這個過程,整整持續了一天一夜。

普通的山峰,被這麼強大的雷雲風暴籠罩,恐怕要不了一個時辰,就會炸成齏粉。

但是小輪迴峰,卻是堅如磐石,巋然不動。

秦逸知道,有慕容習等一眾高手保護,洛珞不會有什麼危險。

現在,就是時間問題了。

第二天清晨,天空剛浮現一抹魚肚白的時候,一道絢爛光芒,從內而外,破開雷電,轟的一聲,將密布的電流,撕成了碎片!

一把大傘,在半空撐開,朝著天空,頂了過去。

轟!

天上雲海翻攪,波瀾壯闊。

密布在小輪迴峰上空的漆黑濃雲,一下子全都消散。

整個世界的空氣,都彷彿豁然開朗。

「成功了!」秦逸明白,洛珞渡劫成功,順利晉陞到炎魂大境界了!

要不了多久,一道光芒,從小輪迴峰的方向,朝著巨鹿峰,筆直射來。

洛珞踩在青鴻踏雲傘上,白裙飄飄,彷彿仙子一般。

突破到炎魂大境界,她周身氣質,也發生了一些改變,肌膚白嫩,滑如蛋清,眼中神光湛然,舉手投足,都暗含天道法則,給人一種不容褻瀆的感覺。

「洛珞師姐。」看到洛珞前來,秦逸笑著上前迎接,「恭喜你了。」

「是我應該謝謝你的。」洛珞莞爾一笑,讓百花失色,「如果不是你送我的混元萬壽丹,恐怕我還要一年時間,才能突破。我現在來,是有事要問你的。」

「嗯?」秦逸看著洛珞。

「你最近有時間嗎?我想請你和我一起出去歷練一番。」洛珞道:「再過五個月時間,會有一項學院的獎賞任務,參加的人,都是在地動榜排位賽上,表現優異的弟子。」

洛珞解釋道:「不過到時候,除了我們天聖學院的弟子,還會有一些其他宗門的弟子參加。各個宗門之間,難免會有競爭。往年都是我們天聖學院和太乙道,爭奪第一。今年的情況,有些複雜,所以我想在這五個月時間裡,再提升一些,到時候可以取得好一點的成績。」

對於這個獎賞任務,秦逸之前聽慕容習說起過。

對斬殺惡魔修羅,秦逸沒什麼興趣,這些惡魔修羅,秦逸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但是秦逸絕不希望,到時候第一的榮譽,落到其他學院去。

並且秦逸也知道,獎賞任務第一名的好處,絕對不會低於地動榜排位賽的獎勵,到時候高手如雲,自己實力強一份,獲得好成績的希望,也就多一份。

再加上秦逸本來也就準備去一趟四獸大陸,尋找蠻荒凍土,現在有洛珞隨行,等於又多出一份保證,所以秦逸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下來。

「師姐你稍等我片刻,我收拾一下,就和你出發。」

見秦逸答應下來,洛珞的眼中,頓時露出歡喜的神色。

回到宮殿中,秦逸右眼光芒閃現,形成光柱。

光柱照射到的地方,所有物件,都被收入千幻世界珠內。

九竅玲瓏爐,堆滿宮殿好幾層的材料,已經煉製出來的萬靈朝聖丹,還有一些常用的符籙,秦逸都收進了千幻世界珠。

「師姐,你有已經計劃好的地方嗎?」秦逸將東西都收拾完,出來和洛珞匯合時問道。

「我想先去一趟無垠之海。」洛珞笑道:「無垠之海的面積,比御風大陸還要大,是四大海洋之一。海洋的深處,有一個巨大的海上貿易所,叫萬寶貿易會。那裡經常可以買到好東西,我們可以去看看。運氣好的話,丹藥法寶,都沒有問題。而且沿途路上,會有許多海島,這些海島上,都生活著怪獸。」

「這些怪獸都生活在人跡罕至的海島上,力大無窮,有的怪獸,堪比炎魂大境界的修道者。它們經常襲擊過往船隻,甚至會在航道上,攻擊商船,造成海難。大陸上不少國家,都有擊殺怪獸的懸賞任務,我們正好可以殺掉一些怪獸,領取獎賞。」

「等從萬寶貿易會出來后,我還想去一趟四獸大陸。」洛珞看了眼秦逸,笑道:「聽說四獸大陸,擁有的資源,遠遠超過御風大陸,我想碰碰仙緣,看看能不能有奇遇,提升自己的實力。」


「可是師姐你知道御風大陸通向四獸大陸的路嗎?」秦逸聽說洛珞也要去四獸大陸,正中下懷。

「嗯。」洛珞點點頭,「我在很早之前,就有計劃,所以已經向凌怡師姐,借來了她的地圖。有了這幅地圖,就不會有任何問題了。」 那艦長其實並不是想喝水,他的目的是先上島。至於上島之後能幹什麼,那就要看他手下的水兵是不是能夠制服這幫女兵了。

「哪裡有水?」艦長興趣不大,不過,還是問了一句。

郝仁笑著指了指軍艦的周圍:「這裡到處都是水,你們想喝,會有人阻攔嗎?」他指的是海水,分明在嘲諷艦長。

艦長眼一瞪:「小子,你說這句話的時候,想過後果了嗎?」

郝仁冷笑一聲:「你所說的後果是什麼?」

艦長向著自己的身後一指:「看到沒有,我的兄弟們已經做好準備,只要我一聲令下,他們就會搶灘登陸。還有,我的火炮會將你的小島夷為平地。這就是我說的後果!」

郝仁大笑:「那好,我就等著你下命令,看你的火炮能有多大的威力!」

聽郝仁這麼一說,艦長固然很奇怪,他不知道,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哪來的底氣。

而伊萬卡也嚇得花容失色:「先生,來時的路上,我是怎麼跟你說的?他們的艦艇不值錢,我們的島可是王子殿下花了大價錢建成的,你應該先穩住他們。這個時候,絕不能鬧僵了!」

郝仁擺了擺手:「你不要管,我倒要看看他們有多大的膽子,敢沖我的島上開炮!」

艦長沒想到郝仁是個二愣子,他冷笑道:「既然你如此不知好歹,那我就不客氣了!」


說著,他向身後一揮手:「弟兄們,把你們槍都端起來,我這邊只要炮聲一響,你們就給我往島上沖。無論你們搶到什麼,我都不和你們爭。今天晚上,我們要在島上狂歡!」

艦長這話一出口,他身後的那些水兵頓時舉槍歡呼。

然後,艦長開始高呼:「炮台預備,三、二、一……」

艦長一開始數數,伊萬卡就再也忍不住了,她大叫一聲:「姐妹們,跟我往船上沖,一定要拿下炮台,不能讓炮火傷了公主!」

伊萬卡一聲令下,那幾個負責警戒的女兵就要往船上沖。卻被郝仁一把扯了回來。

幾個女人正要掙扎,艦長已經喊出「開炮」了。

就在這個時候,奇迹出現了。艦長的命令雖下,他背後的加農炮卻並無動靜。而甲板上,原本正躍躍欲試著往淺水區跳的水兵們也都轟然倒下。

因為炮塔沒動靜,艦長大為光火。他轉過頭來,正要發飆,卻看到自己的手下都倒下了,頓時嚇了一跳。

「喂,你們都怎麼了?」艦長問離他最近的一個水兵。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