休息了一會兒,喬語背起背包,回頭看著幾人,道:「你們就在這裡等我吧,前面的地勢很險,我一個人去就可以了!」

語然員工面面相覷,他們不放心喬語,可是這體力實在是跟不上了,去了反而還要人家照顧,於是幾人點點頭,叮囑道:「那梁夫人,您小心一些!」

喬語嗯了聲,緊了緊背包,就繼續向上攀去!

越往上,地勢越陡,林越密,很不利於爬山,喬語小心的攀著,終於,她的雙腳站在了山頭上!

當她向下望去時,喬語的心裡微微驚訝了一下,本以為這個山後仍然是連綿的山,沒想到卻是一片平坦的小盆地,看到這個,喬語的心裡湧起了一絲希望,有平地,就有適合人生活的地方!

喬語振奮起精神,立即開始下山!

下山很快,沒多久,喬語就來到了山腳,她邊欣賞著著自然的景色,邊向前走著!

走了沒多久,她的眼前一亮,她看到了一排排整齊的葯田,很明顯,是人工栽種的!

喬語加快了腳步,等轉過一個山彎后,果然看到了一座小小的院子!

喬語的心裡倒是有了一些緊張!

她小心的靠近了院子,然後高聲道:「有人嗎?請問有沒有人?」

喊了幾聲,院子里只有輕輕的風吹過,再也沒有一絲聲音!

「看來人出去了!」喬語自言自語著,然後就解下背上的包,準備在門口等主人回來!

「你這個人怎麼待在這裡,打擾我老人家配藥!」突然,身後一個憤怒的聲音響了起來!

喬語一個激靈,立即起身,轉身看去,就見一個老頭,穿著樸素的衣服,手裡還拿著一柄稱葯的小稱!

喬語立即歉意道:「對不起,請問您是何老嗎?」

老頭打量了他一眼,哼了一聲,高傲道:「正是老夫!」

喬語瞬間有了一種穿越到古代的感覺,她摸了摸口袋裡的手機,定了定神,笑道:「我是喬語,來自帝都,來這裡是想請何老能去帝都,為我的一個朋友施行針灸之術!」

何老看了看她,沉吟道:「能為朋友千里來此,可見也是重情之人,你進來吧!」

說著,回身向著屋裡走去!

喬語趕緊拿起包,跟了上去!

進了房間里,喬語一陣無語,這房間放了大大小小的葯櫃,桌子上也放了葯,簡直就沒有下腳之處!

「小心些,我的這些葯很珍貴的,可不要給我弄壞了!」

喬語立即將提起的腳小心的放了下來,苦笑了一下,索性站著不動了!

何老放下手裡的東西,轉身隨意坐在了地上,直接道:「說吧,病人是怎麼個情況?」

喬語心喜,本以為還有一番唇舌,沒想到卻是這麼容易!

何老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戲謔的道:「醫者父母心,只要有病人,我們怎麼會拒絕,只是這樣的話,我就沒有時間精力研究醫術了,所以只好躲到這裡,只要是真正有心的人,都可以來找我!」

喬語肅然起敬,立即將溫迪的情況告訴了何老!

何老思考了一會,然後道:「丫頭,聽你的介紹,針灸確實是最適合她的方式,但這只是理論上的,具體的情況,我還需要去看看!」

喬語激動的道:「您真的願意和我去帝都?」

何老哼哼了一聲,不回答她這幼稚的問題,然後從口袋裡拿出一個通訊器,喊道:「小子,準備出發了!」

喬語奇怪的看著他的動作,聽何老的這個口氣,這裡還有人?

正在喬語奇怪的時候,突然,她聽到了一陣熟悉的聲音,她驚訝的長大了嘴!

「直升機?」

何老瞪了她一眼,笑道:「我就不信你沒見過?我這直升機是一個富商送給我的,就為了讓我能快速的去看診,畢竟,耽擱一秒,病人就多了一絲危險!」

喬語笑道:「這倒是大手筆啊,看來也有一個專門的飛行員了?」

說著,兩人來到院子外的空地上,喬語剛來的時候還挺奇怪的,這裡這麼好的地方,怎麼沒有種植藥材,原來是飛機的停機坪!

飛機緩緩降落,然後飛行員向何老示意了一下,何老直接提起自己房間里的藥箱,疾步走向了飛機!

喬語只好趕緊跟了上去!

等上了飛機,喬語一拍額頭,這才想起來,被自己扔在了半山的語然工作人員!

趕緊通知了他們,讓他們回語然的基地,然後,又通知了葉肅勛何老要來的事!

忙完這一切,就見何老看著她,好笑道:「你倒是忙的很,通知這通知那,你還沒給我說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喬語呵呵笑了一下,想了想,道:「我就是個女人!」

何老哈哈哈大笑起來,連連道:「有趣,你這女人有趣!」

兩人說笑著,飛機向著帝都疾速的飛去!

帝都醫院,葉肅勛和約翰,梁景銳幾人等在樓頂的停機坪,葉肅勛不時的看看手錶,焦急道:「怎麼還沒來?」

「你不要急,從y省到這裡,大概需要兩個小時,現在還得十幾分鐘!」約翰安慰道。

幾人不再說話,都看著Y省方向的天空!

沒一會兒,幾人欣喜的看著天空中越來越大的一個黑點,葉肅勛激動道:「終於到了!」

而讓王五沒想到的是,他本以為,會趁這次在山裡的機會,讓梁賢的人將喬語抓來,可是,喬語竟然坐著何老的飛機迅速的趕了回來,讓梁賢的人撲了個空!

電腦里,梁賢非常生氣!

「這就是你出的好主意?」

王五急道:「我也不知道她會回來的這麼快?」

「哼,沒用的東西,現在好了,你要殺的兩個研發人員全都被救了回來,打擊梁氏的計劃也徹底失敗了,我給了你那麼多的資源,你就是給我這樣做事的?」

王五吶吶道:「還有辦法,一定還有辦法的!」就在王五急的團團轉的時候,還真讓他給想到了!

「對了,我們可以將現在梁氏的這個研發工作的負責人拉攏,拉攏不成就除了他!」王五狠狠道。

梁賢冷哼了一聲,道:「雖然不是什麼高明的辦法,但如果成功了,也算是給梁氏的又一次打擊,好,我再給你派些人,這次,你一定要做好,否則~」

王五立即點頭,道:「好,我一定會做到!」

醫院裡,眾人圍在溫迪的病床前,沒一會兒,就見醫生帶著一大幫的大夫走了過來,喬語一看,疑惑道:「醫生,你這是?」

醫生不好意思的笑笑,小聲道:「何老來了,大家都不願意放過這個學習的好幾會!」

喬語聞言,也對,就向後退了退,何老聽到了,哼了一聲,沒好氣道:「你們一幫西醫跑來湊什麼熱鬧?是看得懂把脈,還是開得了藥方?」

醫生呵呵笑了一聲,不好意思說話了!

「去,把你們醫院的中醫大夫都叫來,你們可以回去了!」何老吩咐道。

醫生只好帶著人離開,然後通知了中醫科主任,主任一聽,欣喜若狂,來不及責怪醫生遲來的消息,趕緊帶著人來到了溫迪的病房!

何老仔細的看著溫迪的腦部片子,喬語悄悄問中醫科主任:「何老還會看片子?」

「何老其實學的是西醫,但是他對傳統醫術很痴迷,所以,可以說是精通兩個系統的醫學,很厲害的!」

喬語哦了一聲,覺得何老簡直就是最適合給溫迪治療的人!

看完片子,何老沉吟道:「這個姑娘確實是腦部淤血,現在用針灸也可以,但是,就像這些醫生說的,大腦位置很敏感,所以,我也不敢保證這個治療的過程是安全的,結果是有效的!」

喬語看了看葉肅勛,葉肅勛咬咬牙,恭敬道:「何老,只要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會放棄的,您是她最後的希望了,我們願意試一試!」

何老知道說話的男人是這個姑娘的丈夫,剛才大家都已經匆匆的見過面了!

聽了人家丈夫同意,何老點點頭道:「那我明天就開始針灸,今天我還需要準備一些東西,明天的卯時、酉時我會來為她針一次,你們做好準備工作!」

喬語不敢問這個卯時何酉時是具體的幾點,她看了看病房裡的中醫們,那些醫生倒是很恭敬,立即彎腰道:「是的,何老!」

何老滿意的點點頭,然後起身,對喬語道:「丫頭,我先回去了,明天我再過來!」

喬語立即起身,笑著將何老送出了門!

何老帶著自己的私人飛行員慢慢出了醫院! 第2天,何老按時到來,喬語也知道了大概時間,早早的等在了醫院!

葉肅勛也來了!

而溫蒂的病房,何老一進來,就滿意的點點頭,看來醫院的所有中醫都來了,這也是他選擇這兩個時辰的原因,既有利於病人,也正好在他們上班之前和下班之後!

何老一到,不再廢話,直接拿出自己工具,然後就全神貫注的開始施針了!

眾人只見眼前一陣眼花繚亂,才片刻時間,溫蒂的頭上就插滿了長長的針,那些針在燈光下閃著冰冷的光芒,看得人心裡發毛的。

可是,看起來輕鬆的施針,這才十幾分鐘,何老的額頭就沁滿了汗珠!

時間彷彿過的很慢,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見何老長長的舒了口氣,然後緩緩的站了起來,起來的時候,身子搖晃了起來,喬語立即扶住了他!

「何老,您小心!」

「呵呵,真是老了,只不過這麼一會兒,就體力不支了!」何老擺擺手,推開了喬語的攙扶!坐在一旁休息了起來!

喬語見了,詢問道:「何老,要不您老人家去我家裡吧?我給您熬些湯,您好歹也補一補體力!」

何老聽了,笑道:「也罷,那就去你丫頭家吧,我這上了年紀的人,就不愛住賓館!」

喬語高興道:「那可好,您先休息一下,我去安排一些事!」

何老擺手讓她趕緊去!

喬語轉身,對滿病房的醫生客氣道:「給位大夫,下午再來吧,何老累了!」

眾人看著何老疲憊的神色,也不好意思再去打擾,只好紛紛離開了,走在最後的主任輕聲道:「謝謝您,何老!」

醫生走完了,喬語對給溫蒂掖被子的葉肅勛道:「肅勛,那我先去將何老送家裡去,你好好的照顧溫蒂!」

葉肅勛笑道:「放心吧,替我好好謝謝何老!」

喬語嗯了一聲,就轉身對何老道:「走吧,何老!」

何老高興的和喬語一起離開了醫院!

出了醫院,在車上,何老好像恢復了氣力,他正饒有興緻的看著身邊的喬語,呵呵笑道:「丫頭,我看你似乎受過很重的傷,身體損耗極大,如果你相信我的話,我給你把把脈?」

喬語驚訝道:「求之不得!」說著就伸出了手!

何老三指輕輕的搭在喬語腕上,靜靜的把起了脈!

可是,漸漸的何老的眉頭皺了起來,然後他仔細看了看喬語的面色,凝重道:「丫頭,你是不是經常覺得身體酸困,有時候力不從心,夜裡盜汗?」

喬語點點頭:「嗯,我只是太累了,等這些事結束了,我想好好的休息一下!」

「你恐怕不是累了,我懷疑你的腎臟~」何老沉吟道。

喬語吃了一驚,緊張道:「我怎麼了,何老?」

何老回頭看她緊張的樣子,突然呵呵笑了一下,道:「不要緊張,都是你這個你這個年齡常見的問題,我開個方子,你堅持喝一個月就好了!」

喬語聞言,立即鬆了口氣,嗔怪道:「何老,您說的話真嚇人,我看這沒病的人都被你嚇出病了!」

何老仰頭哈哈笑了起來,道:「你這個丫頭!」

笑聲中,何老藏起了眼中深深的擔憂!

說著,就到了梁家,喬語此時看到家門,也有點想孩子們了,最近一直在醫院看著溫蒂,都不知道孩子們怎麼樣了?

「媽媽~」

正想著,突然從門裡跑出了兩個孩子,然後一左一右的抱住了喬語的大腿!

「媽媽,我們好想你啊!」軟聲軟語的童音,讓喬語的心瞬間軟的一塌糊塗!

「媽媽也想你們啊!」說著,蹲下身子,抱住了兩個孩子!

「呵呵,好清秀的小孩,這是你的孩子嗎?」旁邊的何老突然道。

喬語不好意思的起身,都忘記了身邊還有人,她點點頭,介紹道:「這是我的兩個孩子,男孩叫左左,女孩叫右右,左左右右,快叫何爺爺!」

「何爺爺好!」兩個孩子齊聲道。

「哎,好,好,來,這是何爺爺送給你們的見面禮!」

何老說著,就從手腕上取下一個手串,然後道:「將這個手串分開,給兩個孩子戴上,可以預防一般的小毛病!」

喬語立即推辭道:「何老,這太貴重了,您還是收回去吧!」

何老聞言,生氣的兩眼一瞪,生氣道:「這是我送給孩子們的見面禮,怎麼能收回去?再說長輩賜,不能辭,快給孩子們戴上!」

喬語只好接了過來,然後趕緊道:「謝謝何老!」

「謝謝何爺爺!」兩個孩子立即乖巧道。

孩子的聲音讓何老開心的眼睛都眯成了一條縫!

嬌玉 眾人說笑著向著大廳走去!

突然,一個稚嫩的聲音問道:「何爺爺,那個是什麼?」

眾人奇怪的一看,就見右右眼睛直直的盯在何老的醫藥箱上,大眼睛里閃爍著好奇!

何老眼睛一轉,將醫藥箱拿了過來,問道:「小傢伙,你想知道這個是什麼嗎?」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嗯!」右右重重的點了點頭!

「那可不能告訴你,這是我的秘密,不過如果你拜我為師的話,我就告訴你,而且,我還會送你一個一樣的,怎麼樣?」何老誘惑道。

喬語一聽,立即道:「何老,這,右右還小,我怕她沒有定性!」

喬語知道,想拜何老為師的人恐怕都能饒帝都三圈了,可這些人何老都拒絕了,沒有一個看上的,可是,現在怎麼就看上右右了?這右右拜了何老,不知道會引起多少人注意,進而還有一些屬於成人的惡意,喬語不願意讓右右過早的承擔這些!

何老不理喬語的話,只盯著眼前的小女孩!

右右歪頭想了想,認真問道:「拜您為師,會有好吃的嗎?」

喬語拍了拍自己的額頭,這個孩子!

「哈哈哈,有,當然有好吃的,而且吃了對身體好,不生病!」

「好,我拜!」右右被何老幾句話就給誘拐了做徒弟!

「何老?」喬語為難道。

何老神色嚴肅的轉頭看了看她,問道:「那你這個做媽媽的是什麼意見?」

喬語沉吟了一下,認真道:「何老,您能看上右右,我這個當媽媽的非常高興,可是,右右還小,學醫術會不會太早!」

「不早,這認藥材要幾年,背藥方要幾年,等這幾年過去了,就能正式學醫了,丫頭,我知道你擔心什麼,放心吧,只要有我在,就沒人能動得了她,難道你還擔心我護不住小丫頭?」何老道。

一行人就這麼站在院子里談了起來,喬語看著何老的眼神,還有右右一直盯著藥箱的好奇的目光,喬語笑了笑,道:「這是右右的造化,謝謝您,何老!」

何老高興的笑了起來,然後牽起右右的手,笑道:「走吧,小丫頭,我們去行拜師禮!」

一行人終於進了大廳,各自坐好,梁母今天有老朋友找,出去了,林媽給客人上了茶水,就退了下去!

何老一坐下,就將手裡的藥箱放在了茶几上,此時,左左也被吸引了過來,他和妹妹站在一起,好奇的看著眼前的大箱子!

何老打開藥箱,首先從一個小盒子里取出一塊東西,那是一個玉墜,何老轉身,將玉墜掛在了右右的脖子上!

喬語見了,立即對女兒道:「右右,快跪下磕頭!」

偷心俏佳人 右右小小的身子立即跪了下來,然後磕了一個頭,恭敬道:「見過師傅!」

何老高興的將右右拉起來,然後指著藥箱,對著兩個孩子道:「來,我給你們介紹一下這個百寶箱!」

醫院裡,溫迪病房,約翰對葉肅勛道:「看來這個何老醫術很高,溫迪一定會醒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