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自己的仇敵面前炫耀自己的力量,讓毀滅心中覺得特別的暢快,他整張臉都綻放着紅光,尤其是臉上那一道疤痕,猙獰扭曲,讓此刻的他看起來,顯得更加強恐怖。

“風嗎?”

葉辰淡淡地說了一句:“所知異能中最普通的一種,沒任保值得炫耀的地方,我,撕碎它給你看看!”

話落,他腳掌微彎,深深犁入泥土裏,然後猛然伸直,腳根後的泥沙如噴泉般噴射出半丈多高。

葉辰整個人如鬼魅般射了出去,身後拉出一長竄殘影,在即將撲到刀疤男子身前,他身前光線發生詭異的扭曲,接着,他整個人都憑空消失了。

“加速凌空瞬移嗎?憑這樣就想靠近踏入潛能四層的我?你也太天真了點吧!”

毀滅放肆地笑道:“我的周身一丈都是風的世界,你再怎麼瞬移,也逃脫不了我風的世界的捕捉。”他說着,周圍一丈之內,忽然捲起一陣奇異的風,圍繞着他緩緩旋轉

處於風的中心,刀疤男子就像一個無冕之王,他淡淡地笑着:“噢!你從右邊攻過來,不,你又瞬移到了我身後,哈,又瞬移到了左邊!”他聲音陡然冷酷如寒冰:“就算你連續三個瞬移又怎麼樣?在我風的世界裏,你所有的舉動都是徒勞。”

他赫然轉身,面向左邊,大喝一聲:“以風爲浪,巨浪拳!”

無數捲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向刀疤男子的右拳上彙集,隨着“巨浪拳”三個字喊出,他猛然一拳轟在空氣中。

轟!

一聲轟鳴響徹曠野,氣勁四射,明明眼前什麼都沒有,卻有一道黑色的身影,憑空被轟了出來,如飛石般砸向遠處。

“砰!”

葉辰落地後,一連倒退了十幾步,才止住退勢,然後腿一軟,一屁股坐倒在地上,“噗”的一聲,一口鮮血吐在泥土雜草上。

他略顯茫然的眼瞳上,顯過一道白灰色的流光。

他腦海中快速地分析着,自己從對方一拳中感受到的力量。


果然不愧是潛能第四層,儘管只是最普通的初階,不,甚至連初階都沒達到,對方只是踏進了一隻腳,就有如此大的性質變化和威力。

拳勁可以外放。

先前,自己明明躲開了他的拳頭,卻依然被他拳頭上的力勁擊中。

拳力中擁有風的特性。

對方的拳勁,不止有拳頭的剛勁,而且還有風的綿勁和柔勁。

有點像古武術的內家拳,唯一的區別就是,內家拳的綿勁引而不發,蘊含在拳力之內。而巨浪拳的力量,卻可以藉助風的特性,隨風浪送入敵方體內。

自己之所以會被一拳打得吐血,就是對方綿勁的功勞。

冰涼的力裏在體內遊蕩一圈,將潛藏在肌肉、臟腑內的綿勁通通化去。

葉辰緩緩從地上站起來,擦了去嘴角邊的血跡,淡漠的臉上沒有一絲表情,彷彿,剛纔那一拳並不是打在他身上。

刀疤男子一愣,接着大笑道:“吃了我一記‘巨浪拳’,居然還能站得起來,果然不愧龍域基地出身的超級戰士。”

接着,他聲音陡然一寒:“不過,差不多也該送你上路了,畢竟這麼強大的力量,就算是我,也不可能無休止地使用!”

“就讓你見識見識我最新領悟的拳法!也用這一拳,爲我臉上的刀疤作個了結吧!”毀滅目光一擡,聲音響徹曠野:“暴風拳!”

四周空間突然一顫,一股令人窒息的感覺瀰漫開來,彷彿刀疤男子周邊一丈之內的空氣,瞬間被他抽了個乾乾淨淨。

他雙腳往地上一蹬,整個人如炮彈般,朝葉辰投射過來。

葉辰眼瞳冷冷下挪,落在刀疤男子的右手拳頭上,那隻手上,散發着一種,讓覺醒狀態下的他,都爲之心悸的危險感。

這就是‘暴風拳’給自己本能帶來的感覺嗎?

葉辰赫然伸出兩個手掌,十指一併,仿如兩把鋒利的刀刃。接着,他右腳狠狠朝地上踏下,地面頓時如干涸的土地般開始龜裂,“嗖”的一聲,他整個人瞬間便彈射到了半空中。

雖然,覺醒時間只剩下最後三十秒,不過,用來使出那一招也已經足夠了。

葉辰眼瞳中灰白色流光一閃,自動屏蔽掉心底的“覺醒”倒計時提醒。

一道白色的空氣波紋在葉辰腳下展開,他腳步一跨,直接消失在半空間。

下一秒,刀疤男子身邊一連展開三道白色空氣波紋,三個葉辰從虛空中跨出來,圍在他身旁,白影翻飛,六個手掌如六把鋒利的刀刃,閃電般攻向刀疤男子的各處要害。

“找死!”

刀疤男子怒吼一聲,他被突然出現在身旁的三個葉辰攻得手忙腳亂,而且,在他周身風的感知世界中,每一個葉辰都是真實的,也就說,葉辰一下從一個,變成了三個。

不過,刀疤男子內心非常清楚,這是絕對不可能發生的事,真實的葉辰肯定只有一個,之所以會出現這樣的錯覺,肯定是葉辰的真身,在三個影子之間快速移動,而且間距不會超過一秒,纔會讓自己的風世界,沒法捕捉到他的真身。 葉辰一分爲三的攻擊招式,給刀疤男子帶來很大的麻煩,僅僅一個照面,刀疤男子身上就多了兩道深可見骨的傷勢。


自己堂堂一個一腳踏入潛能四層的強者,竟然還被區區一個潛能三層的傢伙傷成這樣,這種感覺讓刀疤男子非常憋屈,也非常惱火。

他再也顧不得新招式會給自己本身帶來巨大風險,強然發動“暴風拳”!

“去死吧!”

刀疤男子猛然抽身,從葉辰三道身影的包圍圈裏退了出來,然後大吼一聲,右拳狠狠擊在空氣中。

一股無比兇猛的暴風,瞬間從刀疤男子拳頭上發出,籠罩他身前120度的所有地方,轉眼間,葉辰的三道身影都被暴風吞噬了。

暴風一路肆虐前進,所過之處,捲起草皮沙石泥土,在地上犁出一道深深的溝壑,一連衝出二十多米後,才緩緩消散在空氣中。

刀疤男子腰微彎,劇烈喘息着,他右拳上,有一圈圈燒焦的痕跡,這是暴風在釋放的瞬間,與他的拳頭高速摩擦留下的焦痕。

望着暴風散去時,留下的土堆,刀疤男子眼眸中閃過一絲釋然,總算報了自己臉上的刀疤之仇……雖然,報仇的對象,並不是當時給自己臉上留疤的本人。

他緩緩轉過身。

幾乎不用去確認就知道,如此強大的暴風之下,對方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不說定,對方整個身軀都被暴風撕扯成一堆碎肉,剛好,暴風肆虐過留下的土堆,可以作爲他的長眠安息之所。

終於完結了!

刀疤男子長長噓了一口氣,像是要把壓抑心頭多年的鬱憤,全部吐出來。

接下來,找到其餘三名黃泉小隊成員與任務目標,回到組織裏,這趟華夏之旅算是劃上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刀疤男子擡步緩緩朝前方的公路上走去。

一步、二步、三步……

忽然,他即將邁開第四步的腳猛地一頓,驟然轉身望向前方土堆處,緊眯的眼瞳裏,綻放出無法置信的光芒。

土堆微微鬆動了一下,土堆最頂端的土坷“簌簌”往下滾落,接着,土堆如人類心臟一般,猛然一擴再一收,土坷滾粒滾落得更迅猛。

這一瞬間,刀疤男子的臉色變得難看無比。

他無法置信, 我的朋友很少 ,竟然還能活下來,但眼前的場景,卻明明白白告訴他,這一切都是真的。

“你小子運氣還真是差勁啊!”

總裁尚未婚 ,甚至低沉得有些沙啞。他握緊雙拳,一步一步朝土堆走過去:“如果,你乖乖地躺在土堆裏,等我走了以後再出來,說不定還能撿回一條性命,但現在,卻只再度滾回剛徘徊了一圈的地獄裏去。”

“你放心!這一次。”刀疤男子的聲音無比認真:“我一定會親自確認你死亡,你不要再心存僥倖了!”

在刀疤男子心中,吃了自己一記暴風拳,就算對方能僥倖存活下來,那也肯定是奄奄一息,不可能還有先前的戰鬥力。自己所要做的,就是上前一拳,送僅剩下一口氣的對方歸西。

“是嗎?恐怕你要失望了!”

眼前的土堆突然炸開,一道冰冷的殺意越空而來,幾乎讓刀疤男子血液爲之一凝。

黑色的身影緩緩從土堆中站直,兩縷血紅的光芒劃破長空,聲音比萬載寒冰還要冷:“你以爲就你踏進了四層?小爺我早就踏進了一隻腳啊!只是那個神祕領域裏的澎湃力量,一直讓我心懷猶豫。”

他頓了頓:“不過,就在剛纔被埋在土堆裏的一剎那,當我手中握着這對‘天罰’時,我領悟了,雖然力量之門只是打開了一條縫隙!”

刀疤男子緩緩望着遠方那道濃如黑墨的身影,眼瞳越眯眯緊,對方身上散發出的凜冽殺意如漲潮一般,一波一波地襲來,讓他全身寒氣直溢。

這一刻,一隻腳已經踏進了四層,手上斬殺過上百條性命,曾多次在死亡邊緣徘徊的刀疤男子毀滅,竟然有股轉身就逃的衝動。

“睜大你的眼睛看好了,只有一瞬間噢!” 名門貴公子:極品壞男人

他雙手緩緩擡起,將一對似金非金,似骨非骨的灰白色短刃,交叉舉至額前,低沉聲音中,透着一股令人背脊發寒的涼意。

“覺醒第二階段,初解!弒魂之舞!”

這一剎那,刀疤男子寒毛根根豎起,心中的警鐘瘋狂地響着,他絲毫未顧及如潮水般沖刷着身體的疲倦感,再次強行踏入第四層,展開風的世界。

時間彷彿靜止在這一刻,風停了,蟲不鳴叫了,連空氣都凝固了。

強大的殺意,瞬間貫穿整個戰場。

下一秒,整個世界泛活了,晚風搖曳着草莖,蟲兒“吱吱”地鳴叫着,空氣歡快地流淌……

葉辰與刀疤男子背對背而立,兩人各自望前方的夜幕,沉默不語。

許久後。

“你……贏了……”

刀疤男子艱難地說完這句話,眼眸上下滾動兩下,然後“啪”的一聲,摔趴在地上。身下,一灘血跡越來越大。

葉辰緩緩斂去眼瞳裏的紅芒,沒有再看身後的刀疤男子一眼,迎着晚風,慢慢朝前方公路走去,一步,二步……然後,砰的一聲,一頭栽倒在地上。

不知道過了多久。

引擎的轟鳴聲越空而來,一輛黑色的機車載着兩個女孩,來葉辰與刀疤男子戰鬥過的那片曠野。

機車穩穩停靠在路邊,兩個女孩從機車上跳了下來。

一個穿着制式校服,青春靚麗;一個穿着黑色貼身皮甲,颯爽的英姿,無法掩飾玲瓏而充滿爆炸性力量的身軀。

她倆正是顏軻與魅影。


“葉靈曦,你說你是葉辰的妹妹?可我看你們倆一點都不像啊?”顏軻好奇地問旁邊的皮甲女子魅影。

把葉辰與葉靈曦擺到一塊作比較,顏軻很明顯地發現,他們全身上下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外貌就不用說了,完全兩個迥異風格,就連氣質都沒有半點相似之處。

葉靈曦性格冷淡,帶着森森寒意。

葉辰嘛,野蠻,霸道,不體貼人,看見漂亮女孩子就跟貓見了葷腥一樣……

想起葉辰,顏軻腦海裏立馬浮出一大堆缺點,簡直如數家珍。

總之,從遺傳學的角度來說,他們倆怎麼看都不像兄妹! 讓我們把視線退回到顏軻出事的地點。

那時,她正坐在華夏炎黃X系列車裏,一邊擔心歹徒會不會破車而入,一邊在內心祈禱警察快點趕過來。

結果,警察沒到,卻等來了一個騎機車的皮甲女子。

這個女人比歹徒更加兇殘,手提閃着藍光的奇怪短劍,三下五除二就把歹徒全乾翻了。

當她站在顏軻車前淡淡地說“顏小姐,你現在安全了”時,顏軻還沒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而且,顏軻壓根就不敢相信對方嘴裏說的。

雖說她把歹徒幹掉了,但誰又能知道,她是不是新的歹徒呢?蟑螂捕蟬,黃雀在後,電視上的戲碼不都這麼演的嗎?

顏軻坐在車裏,用沉默來表達自己堅決的態度。

皮甲女子愣了一下,然後什麼話都不說了,直接手一揮,閃着藍色亮光的短劍劃破天際,直接將特製防彈車劈成兩截,再反手一劍,將車頂蓋削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