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每年的三、六、九月底,南街的一些大勢力,便會如約相聚在此,舉行一場武道表演賽,兩天後正是六月底。

「這所謂的表演賽,怕是沒這麼簡單吧?」葉飛立刻聽出了其中的關鍵,此時開口低語道。

青木道人連忙點頭,要真的只是表演賽,應家有他在足以。

「葉先生,燕京的勢力錯綜複雜,這所謂的表演賽,實際上關係到南街的產業利益,還望葉先生能夠代表應家出手。」

葉飛淡笑一聲,也是明白了其中的意思,沒有武道強者的支撐,在燕京自然很難混下去。

只不過這件事情,如果他一旦選擇參與,怕是不免得罪燕京南街不少的勢力,這一點葉飛豈能想不到。

「只是一個小小的南街,竟然競爭也這般激烈。」葉飛目光微閃,內心忍不住暗道。

可想而知燕京豪門藍家,已經那朱紅的的家族,其真正實力怕也是恐怖至極,果真不是江東能相比。

「十個億,葉某可出手一次。」葉飛思索片刻之後,抬頭望向眼前之人緩緩開口道。

要是整個燕京的武道拳賽,葉飛或許會有些遲疑,畢竟他不可能代表外人打壓藍家,但一個小小的南街,他還沒有放在心上。

青木道人微微一愣,臉上露出複雜之色,若是這葉飛答應全力出手,十個億他與應老闆商量一下,應該問題不大,但只出手一次的話,就有些得不償失了。

「葉先生,我先回去與應老闆彙報之下,最遲明天給您答案,您看怎麼樣?」青木道人面露為難之色,望著葉飛低聲開口道。

「可以,明天這個時候,價錢可就不一樣了,你好自為之。」葉飛眼中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微閃。

既然關係的燕京南街的地盤利益,他這個價錢絕對不過分。

說完之後,葉飛便是關上了房門,從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內,這件事情本就如他無關,若不是崔虎還處於修鍊中,他也不會答應這青木的要求。

畢竟冰靈花,才是來到燕京的首要任務,這株千年花草,可是是直接影響到了他的修為。 酒店房間門外,青木暗嘆一聲后,便是也沒有過多的逗留,轉身離開了這家酒店。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一夜很快過去…

這一天清楚,葉飛從修鍊中睜開雙目,眼中隨即閃過一道精光,同時瞬間內斂。

「修為似乎很難再進一步,養靈丹已經對自己無用了。」葉飛站起身來,忍不住低喃道。

他如今的實力,按照雷霆真經的劃分,還處於練氣後期,甚至距離圓滿還差了不少的距離。

不過單論戰力而言,一般的化境宗師,自然不是葉飛的對手,至於化境之上的築基強者,葉飛目前還沒有遇到過。

根據葉飛的推測,若是遇到想要勝之,怕是有些艱難,但與其一戰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想要自保不是什麼難事。

「崔虎的資質一般,吸收養靈丹,怕是還需要一天的時間。」葉飛內心暗道,隨即轉身走出了酒店房間。

就在這時,酒店的長廊上前方,昨晚來此的那位青木道人,竟是再次出現在了葉飛的視線中。

只見之人見到葉飛后,便是急忙跑了上來,向其抬手行禮。

「葉先生,關於拳賽的事情,應老闆已經答應了,不知先生可有空,隨在下前往海宴樓一敘。」青木站在了葉飛跟前,便是連開口說道。

看其臉上表情,似乎帶著幾分焦急之色,又有幾分難掩之色,讓人有些摸不著頭腦。

葉飛目光微閃,眼前之人昨晚還有所猶豫,怎麼只是過來一夜,就忽然答應的這般爽快?

沉默般半響之後,他也是沒有多問,便是隨著青木道人,離開了酒店向著海宴樓的方向而去。

兩地之間的車程,也僅僅只需不到半個小時,二人很快就出現在了海宴樓的門前。

「葉先生,應老闆正在頂樓的包間,您請隨在下來。」青木道人開口的同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葉飛微微點頭,隨即便是走進了海宴樓,二人一起乘坐電梯,很快到達了酒樓的頂層。

這海宴樓,雖說只是間酒樓,但其規模確實不小,樓頂竟然有著一座規模不小的酒店。

這間酒店的規模雖說不比五星酒店,但配套設施極其完善,可謂是奢華至極,電梯直通酒店的大堂。

「葉先生,您可算來了。」電梯門一打開,便是見到那位應老闆,早已站在門外多時,看來是收到消息親自出來迎接。

「應老闆,你這是…」葉飛面露疑惑之色,忍不住開口問道。

此人的態度,明顯有些問題,還有這青木道人的神情,更是讓葉飛有些疑惑不解。

應老闆苦笑搖頭,看了一旁的青木道人一眼,二人對視一眼后,各自眼中都是忍不住露出苦澀之意。

隨即不等葉飛在開口,應老闆便是帶著他,走進了酒店內的一家貴賓房內。

「大山他…昨夜被人偷襲,一身真氣被廢,全身經脈斷裂,怕是撐不過今天了。」應老闆目光閃爍,臉上露出哀傷之色。

他應家能夠在南街立足,全靠青木道人與大山二人,兩人與應老闆相交多年,可謂是關係極深。

如今忽然出現這種情況,對於應老闆的打擊極大,在這個關鍵時候,大山被襲擊的原因,可是可想而知。

葉飛眉頭微皺,抬頭將目光落下了前方,那昏迷不醒的大山身上,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他是被宗師的罡氣震傷。」葉飛看了大山一眼后,便是低聲開口說道。

廢其武道根基,震碎此人全身經脈,唯有宗師級別的強者出手,才能夠造成這樣的傷勢。

「化境宗師!」青木道人身形一顫,臉上的表情忍不住劇變。

一旁的應老闆,此時也是面色頓時慘白,他雖然只是個普通人,但也知道宗師代表這什麼。

神通不朽 「葉先生,不知您可否戰勝此人?」應老闆平復了一下心情,立刻轉頭望向葉飛開口問道。

他可是記得,昨天青木道人與他說過,眼前之人很有可能也是一位宗師。

應老闆自然是有些不太相信,畢竟葉飛是在是太過年輕,但無論如何眼前之人的實力,至少比青木與大山要強。

也正是如此,應老闆才一直以禮相待,表現的極其客氣。

葉飛沒有回答此人的話語,而是移步走到了大山的跟前,看了伸手落在了他的眉心處。

「你可想保住他的性命?」收回手掌之後,葉飛反而忽然開口問道。

一旁的青木聽到這話,眼中頓時閃過一道精光,連走上前來站在了葉飛的身旁。

「葉先生,若是能夠救得大山,在下必有重謝!」青木道人臉上露出嚴肅之色,隨即開口說道。

要說到與大山的交情,也唯有這位青木道人與之可謂交心,他二人雖然與應老闆關係不錯,但說到底還是雇傭關係。

「舉手之勞,一件法器,換他的性命。」葉飛轉過頭,臉上露出了笑意,望向青木道人開口道。

要是這世間,還有誰能夠保住這大山的性命,怕是也唯有葉飛了。

武道根據被毀,全身經脈盡斷,若非是大山本就是內勁高手,怕是早就氣絕身亡。

醫門錦繡:神醫貴女 「行,我的青木劍,可以給你。」青木道人連忙從衣袖中,掏出了一把木頭短劍。

這把短劍為青木所造,劍身上刻滿了符文,帶著歲月的痕迹,其整把短劍靈氣逼人,就算在法器中也是上品的存在。

一旁的應老闆,此時臉上閃過一道,難以察覺的不悅之色。

南街拳賽在即,他應家的臂膀已經斷了一隻,如今若是青木道人,再送出自己的青木劍,這次的南街拳賽他應家將沒有立足之地。

「青木,這件事情,我不同意。」應老闆一番思索后,便是立刻大聲開口說道。

此時的葉飛微微一笑,並沒有多說什麼,而是依舊望著眼前的青木道人。

「應老闆,大山與青木情同兄弟,我絕不可能讓他就這樣死去的。」青木面色堅定,顯然心意已決。

應老闆眉頭微皺,臉上頓時露出陰沉之色,隨即他轉頭看向了葉飛。

「葉先生,十個億我應家請你出手一次,這件事情應某人答應了,你現在想要青木的法器,又是什麼意思?」應老闆沉聲低語道。

對於眼前這個年輕人,他的內心深處,始終沒有完全信任。

一是自己的兒子,被此人廢了一條胳膊,他有些記恨在心,二是這葉飛太過年輕,就算實力不錯,但距離宗師怕是相差甚遠。

葉飛嘴角泛起了淡笑,沒有理會那應老闆的話語,而是掃了青木手中的木劍法器一眼。

「青木,這把劍,對我的用處不大,你可還有其他的法器?」葉飛淡笑著開口問道。

青木劍的品質確實不錯,但與葉飛所修的雷霆功法不對路數,因此對他的用處不大,不然昨日他也不會輕易還給此人。

此時的青木道人,明顯對應老闆的話語,產生了一些意見,他轉眼掃了後方之人一眼后,便也是不在理會此人。

「暫時沒有,不過葉先生要信的過在下,可否先救大山,憑藉青木劍,在下有信心換到更好的法器。」青木道人面色認真,隨即開口回應道。

法器儘管很是寶貴稀少,但青木道人在武道界,也有不少的朋友,只要他肯拿出青木劍,想要換取一件法器不是難事。

「可以…」葉飛微微一笑,也不再理會一旁的應老闆,便是再次轉身把目光鎖定在了大山身上。

房間內青木道人,則是面露緊張之色,一直站在一旁默默守候著。

一旁的應老闆,臉上的表情越發難看了幾分,他掃了前方的葉飛一眼后,便是直接轉身離去。

應家能夠屹立南街這麼多年,這位應老闆自然不是吃素的,為了這次的南街拳賽,他豈能沒有留後手。

應老闆的離開,沒有逃過葉飛的眼睛,但此時的他卻是沒有過多的在意。

「他的經脈盡斷,葉某需要一點時間。」葉飛說完之後,全身的真元也是隨即爆出。

緊接著葉飛的指尖的儲物戒指,忽然閃過一道靈光,三根泛著微光的銀針,落入了他的掌中。

「葉先生放心,有青木在無人敢來此打擾。」一旁的青木在聽到葉飛的話語后,便是立刻開口回應。

葉飛微微點頭,體內真元凝聚與掌心,踏入化境之後,憑藉醫聖的傳承醫道,他手中的銀針,更是運用的出神入化。

「一針聚魂,兩針續脈,三針凝神。」葉飛全身被真元包裹,掌中浮現出道道細微的雷絲。

這種續脈針法,名曰三針凝元,根據腦海中的記憶,這種針法很少運用在普通人身上。

是當年的醫聖,專門為了修行之人,所研發出來一套針法。

只要尚有一口氣在,通過這套針法,葉飛就能為其接經續脈,保住大山的性命,自然不在話下。

「嘶…此子竟然在醫道,也有這等造詣!」一旁的青木道人,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內心此刻震撼不已。 酒店的頂層房間內,青木始終守候在一旁,不曾離去半步。

時間過去大約十多分鐘,在葉飛的施針之下,那位一直昏迷不醒的大山,此刻臉色明顯有了好轉。

「筋脈算是續上了,不過想要復原,至少需要休養一個月左右。」葉飛收回了手掌,平復了一下體內的氣息。

被罡氣震傷的人,想要救治若是在以前,或許有些麻煩,但葉飛在踏入化境之後,便是容易了許多。

「你…你是說,大山還能恢復到以前一樣?」青木道人嘴角微微顫,忍不住開口問道。

他之前想的是,只要葉飛能夠救活大山就算是不錯了,能夠重新恢復如初,這是他從未奢望過的。

「是的,葉某既然出手,自然不可能只是保住性命這般簡單。」葉飛目光平靜,點頭開口道。

他本身也是化境宗師,將大山體內的罡氣祛除不是難事,在續上經脈之後此人只需修養恢復便可。

一旁的青木道人,此時聽到這話,臉上頓時露出了激動之色。

只見他連抬手,向著葉飛恭謹一拜開口道:「在下再次多謝,江東葉宗師!」

能夠有如此手段的年輕人,青木現在已經可以確定,眼前這位便是前段時間,在江東聲名遠赫的那位少年宗師。

「你認識我…」葉飛目光一閃,抬頭掃向眼前的青木道人。

青木道人身子一顫,便是連忙再次開口道:「在下於江東的楊大師相識,曾聽過葉宗師的大名。」

「無需多禮,叫我葉飛便可。」葉飛微微一笑,低聲開口說道。

他更希望別人稱呼他的名字即可,這宗師之名有些時候,確實有些過於麻煩。

「這…葉先生,您這次來到燕京,可是有什麼重要之事,青木願效犬馬之勞。」青木道人稍有一愣,隨即抬手開口道。

直呼宗師之名,在借他十個膽子,他怕是也不敢。

這青木與楊武不同,雖說都是武道散戶,但他一直身處燕京為應家效力。

中興奇女子 大山被人襲擊,明顯是因為這次的南街拳賽,但應老闆今天的態度,著實讓他有些心寒,若是今後能夠為葉家效力,憑藉這葉飛的手段,或許有生之年他也能踏入化境之列。

葉飛轉過頭來,深深地看了此人一眼。

「我需要你幫我找到,之前賣給應家千年花草的那人,這次來到燕京正是為此事而來。」葉飛目光微閃,低聲開口說道。

這株冰靈花與他的修為息息相關,必須要找到出處,哪怕那人手中沒有真品,此人也定知道一些,關於千年花草的線索。

青木聽聞連忙點頭稱是,此人只要還在燕京,他定有辦法尋到。

葉飛微微點頭,掃了一眼前方還在昏迷中的大山一眼,隨即與青木交代了幾句,便是轉身離開了包間。



離開了海宴樓之後,葉飛便是回到了自己所住的酒店,查看了一下崔虎的情況后,他回到自己了房間。

崔虎體內的養靈丹,已經吸收了大半,體內的真元強度早已踏入外勁。

到現在還沒有醒來,只有一個可能性,那便是他想要一股衝破外勁,直接踏入內勁之列。

「以崔虎的資質,除非將養靈丹的藥力完全吸收,不然怕是無法踏入內勁。」酒店的房間內,葉飛低喃一聲。

思索片刻之後,葉飛也是隨即進入了修鍊狀態,崔虎實力的突破自己能夠做的已經做了,接下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時間轉眼即逝,一夜悄然過去…

今天正是南街拳賽的舉行日期,青木道人很早就來到了,葉飛所住的酒店。

進入酒店后,青木道人沉默了片刻,便是從身上掏出了一把銀色的匕首,其上正隱約有靈光閃過,顯然是一件法器無疑。

「這件法器,不知葉宗師是否滿意。」青木道人內心坎坷,懷揣這法器向著葉飛所住的房間走去。

這把冰魄匕是他昨夜,用他的青木劍,換取了一件法器。

據那人所說,這把冰魄匕,在品質上不輸於他之前青木劍,想必應該能夠讓葉宗師滿意。

進入酒店之後,青木道人直接上了二樓,昨天他來過一次,對於葉飛的住處,自然是十分清楚。

只是就在他靠近房間之時,忽然感受到了背後,猛然傳來一股凌厲的殺意。

不等青木道人轉身,只見酒店的走廊中,出現了一個身材偏矮,但身形極其魁梧的男子正向他直接衝來。

「什麼人?」青木道人體內的真氣,也是在同一時刻遠轉,身形向著後方退了幾部。

青木鎮人憑藉內勁的實力,他能感覺到對方是個高手,勁其不強但極其純粹。

「哪裡的鼠輩,在這裡偷偷摸摸,看虎爺不廢了你!」一聲大吼從走廊的後方傳來,這忽然出現的正是崔虎的身影。

他的速度很快,話語未落已然貼近了青木道人,那一拳轟然而來,可謂是毫不留情。

「是你!」青木道人內心震撼,同時身子一轉,躲過了這一擊。

這崔虎他自然認識,只不過之前在酒樓的時候,此人只是個普通人而已,體內的真氣完全可以忽略不計。

可如今看來,只不過過了短短兩天,這崔虎的一拳之力,他竟是一時間不敢輕易接下。

「喲,挺會躲,再吃你虎爺爺一拳…」崔虎似乎表現的極其興奮,攻勢不曾消減半分。

「這股氣息,外勁巔峰。」青木道人很快判斷出了,如今崔虎的實力。

他的話音落下之後,眉頭忍不住微皺,掌中不知何時多出一道符咒,青光閃爍之下,穩穩地迎向了崔虎的拳鋒。

冷麪首席俏逃妻 「轟隆!」一聲低沉的悶響,在酒店的走廊內傳開。

前方崔虎的身子,在這股力量之下,猛然向後退了數步,半響才穩住了身形。

二人之間還是有著差距的,青木道人儘管有些驚駭崔虎暴漲的實力,但他可是實打實的內勁強者。

一旦交手之下,硬實力上的差距,很明顯的體現出來。

「厲害,再來!」崔虎眼中放光,似乎不肯輕易罷手,便是準備再次衝上前去。

此時酒樓內的客人,也是被走廊內的爆響聲吸引,紛紛打開了房間門,面帶疑惑之色,向著走廊中的二人望去。

「這…」青木道人一陣頭疼不已,這崔虎是葉宗師的人,他也不敢下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