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林天成目的不純,將蘇大小姐從紀林軒兩兄弟手中救下來是假,覬覦蘇大小姐的美色是真。

這隻能算是他咎由自取!

「等少主殺了這小子,那豈不是說整個赤陽金礦都是我們火雲宗的了?」

身穿銀色甲胄的男子臉上滿是笑容。

但是,蘇嵐那丫頭卻怎麼都高興不起來。

林天成和她在礦洞內也算是幾經生死共患難的人了,蘇嵐打心底里還是不願意相信林天成是一個好色之徒。

可是,這小子明明受了極重的傷,卻在她哥哥到來之後,忽然就從自己的身上跳了起來,這個就說不過去了。

天空之上的皂天旗數量增加到了三十六,像是一個個巨大的火團,以林天成為中心急速的旋轉着。

蘇南接連幾次出手,皆是被林天成一巴掌扇了回來,他的腦袋已經腫得跟豬頭似的。

他想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每次從極為刁鑽的角度出手,都能被林天成搶先一步發現。

就好像他隨時都能夠感受到自己的位置。

而事實是,蘇南的實力明顯要強於林天成,以他的實力完全可以在林天成面前掩飾自己的氣息,自然無法感知到他的位置所在。

吃一塹,長一智。

蘇南穩住了身形,三十六把皂天旗變換成了一支,握在手心。

地面上觀戰的火雲宗弟子看到蘇南那臉龐腫得跟個豬頭似的,心頭滿是震驚之色。

他們這才知道,真正挨了巴掌的是他們的少主,而不是林天成。

可事實是,林天成只有拓脈中期的實力,他的巴掌又怎麼可能挨得到少主的身影。

蘇南感覺到自己受到了莫大的羞辱,血脈之中的火之意志燃燒了起來,在他的體表形成了一個三米多高的火人。

「小子,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的話,那我就讓你嘗嘗我火炎訣的威力!」

火炎訣是一套火屬性玄階功法,由火雲宗的一位大乘期前輩所創立。

因為這套功法的威力十分了得,儼然成為了火雲宗的鎮宗大法。

林天成意識到蘇南這小子徹底被激怒了,當即運轉起了《護體篇》法訣,在體表凝結成了一個暗黃色的防禦罩。

蘇南欺身而至,他的巴掌像是燒紅的鐵塊,施加在林天成的腹部,瞬間便將林天成的衣物燒穿,還在林天成的表皮留下了一道灼燒的痕迹。

這種感覺非常的難受,痛得林天成齜牙,直吸涼氣。

而就在此時,林天成抓住機會當即耗費了4個電,利用迅雷下載將火雲宗所特有的玄階功法火炎決下載了過來。

如此一來林天成只剩下3個電,只是感覺體力有些不支,戰鬥力還是存在的!

在礦洞的時候,林天成身受重傷,手機的電量又只剩下了3個,才會四肢無力的癱倒在地上,甚至目光都有些渙散。

現在,雖沒有那麼嚴重,但電量告急也很難受。

冒險將火雲中的火炎訣下載過來,林天成自有打算。 等褚家人離開,李安安有點沮喪,雖然贏了,但她並不開心。

她果然和白冬八字不合。

林秋月安慰「安安,不關你的事,是她心胸狹窄。」

見女兒這樣,林秋月也不好受。

李安安深吸一口氣「乾媽,我沒事。」

白冬護著祝小珍,她不回嘴就是傻子!

不知道褚逸辰會不會生氣?不過管不了那麼多了,她沒錯。

「那我們回去吧。」林秋月覺得出了這種事,女兒估計也沒心思逛街。

李安安卻說「乾媽你先回去,我還約了沈家那邊的哥哥逛街。」

剛才沈俊給她發消息,說要過來,她說了地址,對方應該很快就過來了。

「沈家。」

林秋月也了解沈家,不太贊成女兒和沈家有牽扯,但她是沈家人,那是沒辦法的事。

「好吧,我先回去了,記得晚上回來,不要去沈家那邊住。」

沈昊穹之前的名聲並不好,囂張跋扈,雖然後來沈家沉寂了,但還是不想女兒和他們走得太近,被人非議。

「好,我知道了,我會回家住的。」

林秋月只好先回去,車裏,立馬給自己的老頭子打電話。

「老頭子,我今天和女兒去逛街被欺負了,我和你說店名,你要找人讓那個經理滾蛋。」

欺負女兒,這事不能容忍。

「好,我馬上打電話查一下那個店子老闆是誰,讓他開除人。」

韓東嶽也生氣,竟然還有人欺負他女兒,他平時溫和,但並不是沒脾氣,任由人欺負。

購物中心門口。

李安安等人。

沈俊的車子到了,他下車,李安安意外今天他穿得很正式,不知道是去見了什麼重要的人。

沈俊見李安安看向自己勾唇問「妹妹,今天想買什麼?」

李安安剛想回答,就看到後面的車裏,沈俊的保鏢也下車,全部一米八以上

壯漢。

李安安就覺得沈俊其實還是很怕死的,走到哪裏都把保鏢帶上。

不過這些保鏢也真是打眼。

李安安數了一下,七個保鏢。

「不錯,砸場子人夠了。」她笑。

沈俊挑眉「什麼意思?」看她狡猾的樣子,一定又打什麼鬼主意。

李安安一笑「哥,給我買珠寶吧,我喜歡亮閃閃的東西,剛好我知道有一家不錯。」

她先往前走。

呵呵,那個經理羞辱她,沒死過!她不會算了。

珠寶品牌店,辦公室里。

剛剛羞辱過李安安的經理很得意。

如果祝女神知道了自己所作所為一定很高興吧,說不定一高興就會和自己見面。

他真的很喜歡那類型的女人,好清純啊。

之前他是喜歡李安安的,可是最後失望了,所以現在祝小珍就成了偶像。

他也就越發厭惡李安安。

「經理,經理!」

店員驚慌走進辦公室。

「做什麼,神色慌慌張張的!」他不高興的罵。

「出事了,有人砸場子,你快去看一下吧。」

店員臉色發白,對方看着氣勢很嚇人啊,當然了有個男人好帥,但她們沒膽子多看。

經理急忙出去。

看到了冷酷的沈俊,還有穿着黑色裙子戴着墨鏡的短髮女人,差點沒認出來。

「李安安!」

她回來報復了,竟然還特意換上了黑色裙子。

搞什麼!

以為換上黑色裙子,自己就怕她了!

偷香隨着時間的流逝,許多上古陣法都失傳了。

夜玖看了一眼陣法,走進了鏡子世界。

……

這次醒來,夜玖發現神女和那位侍衛小清正被他們八人圍攻。

「神女大人快走,這裏我來!」小清焦急的看着神女。

神女搖了搖頭,死死的拉着她的手:「不,若你落在他們手上,他們會

《夫君個個美如花》486.鏡子世界(七) 江少國猶豫了,妹妹說的是這個道理。

自己可以算是借的。

真的有了這筆錢,說不定郭冬梅就能跳離那個火坑,有了自己幫忙,他們一定能把日子過好,到時候說不定攢上幾年就能還了妹妹。

這是自己的親妹妹,難道借妹妹的不可以嗎?

江小小趁熱打鐵,把錢和糧食往後一推。

「哥,村裡誰家有糧?如果村裡沒糧,你想一想能從哪裡買到糧食。我身上有錢和糧票,實在不行就買上50斤糧食,咱們再怎麼樣先讓你娶上媳婦兒,也讓我見見三嫂。

趁現在有這時間給你們辦了婚事,也算是我妹妹這一趟不虛此行。」

江小小是恨不得三哥立刻娶媳婦兒回來了卻上輩子的遺憾,上輩子三哥到後來一直都沒有聽說過結婚。

雖然她也沒聽說過多少三哥的消息,可是總比知道的那個三哥,一輩子孤獨到老強的多。

江少國心頭一熱。

「我……」

這也太快了吧。

「三哥,男子漢大丈夫猶豫什麼,你是不是不想娶人家郭冬梅?」

「誰說我不想娶,我想娶!做夢都想娶!」

江少國被激的口不擇言。

「那還等什麼?」

江小小莞爾!

看著妹妹在後面這麼給自己鼓氣,支持自己,忽然之間江少國就鼓起了無比的勇氣。

「既然你這麼說,哥哥不跟你客氣,這是哥哥欠了你天大的人情。以後哥哥一定會還你。」

妹妹都這麼勇敢,自己一個男人難道還不如妹妹?

江小小笑道,「我三哥啊,你可真能扯,我是你親妹妹,就算是你沒欠我天大的人情,難不成以後有什麼事情你會不管我?」

「當然不會,你是我心裡最重要的一個人。」

當然,江少國有些愧疚,在今天之前他沒把妹妹當成自己最重要的人。

因為他對那個家裡所有的人都失望了。

妹妹和他以前關係並不算好。

可是現在的妹妹,自己眼前的這個開朗活潑,爽朗有熱心的妹妹,讓他感覺到從未有過的溫暖。

想要把自己心掏出來給妹妹。

「好啦,三哥,別說了,既然是這樣,咱們輸液的輸液,你就告訴我到哪兒能弄來糧食,我去幫你把剩下的50斤糧食買了。你妹妹在,就算是我充當男方家人上門去提親。

給你和嫂子把婚事辦了,咱們反正簡單辦一下。」

這個年月辦婚事,那都實行節儉。

很多人都是手裡拿著紅本本對著領導的畫像宣誓,最多是幾個相熟的同志坐在一起唱個歌,說個笑話,也就算是婚禮辦了,拿點瓜子,花生,別的什麼都不可能有,酒席更是不存在。

這年月誰家糧食錢都不富裕,有那個錢自己省下來過日子多好。

江少國大概是因為心情激動,一時亢奮。

才輸了一天液,這會兒頭也不暈,精神旺盛。

可是想到買糧食,只能拖自己旁邊的王城去村裡打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