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方鼠輩!竟然埋伏於此!”

“大膽狂徒,給我出來!”

聚寶閣屋頂幾聲巨響,幾道人影已經升入高空。耀眼的光華從屋頂亮起。即使是在黑霧中也有些顯眼。而光華傳出來的威壓更是讓舒炎都有些心驚膽戰。

“戰王終於呆不住了!知道這是厲害的陣法!”

“不過!知道有用麼?哈哈!”

舒炎大笑一聲,踏入黑霧之中,背後雙翼展開,無風自動漂浮在空氣之中。

戰力運行,對着左前方,聲音突然飆高。

“邙山,你還不動手等什麼?你們四個人未必拿不下一個鄭河?”

聲音之中和邙山親密之意十足。

“混賬邙山!”

“邙山道人!你搞得鬼?”

邙山道人剛剛飛上來,聽到這句話,身體一歪,險些將血氣出來。

他今日來本身就一無所得,心中本來就足夠鬱悶,哪裏想到,此刻,更大的危卻還在等着他。

“混賬!”

邙山道人忍不住一聲怒喝!卻不知道這一聲怒喝正巧將邙山道人的方位暴露。

“邙山道人!死來!”


天空中突然一聲大喝,震驚在場所有的人,空中一道道水波涌動,光華同樣沖天而起,若不是黑霧影響,只怕已經照耀百里。一道鋒利劍芒閃動,十丈劍芒在空中異常撥動,只要是個戰師都能夠感受到其中那駭人的威勢。

劍芒攜帶着波濤巨浪之勢,直撲邙山道人!

“波濤劍!”

“鄭河!老子跟你沒完!” “不好!”

邙山道人感受到無窮無盡的危機,鄭河的劍技來自劍閣親傳,定然是高級祕籍,這樣的威力,怎麼是他一個野路子戰王能夠比擬的。

“邙山護體!”

“復原鐵壁!”

邙山道人趕緊將自己的戰氣罩護體功法撐起,身形閃動,妄圖脫離劍芒的攻擊氣機!

“沒用的!”

“波濤千里!”

鄭河一聲大喝,從空中直飛而下,波濤劍再出,邙山道人只感覺到周圍的靈氣翻涌,猶如波濤一般,直挺挺的纏繞在邙山道人的周圍。

“破!”

邙山道人一聲大喝,手中快速結印,一柄巨大的戰刀出現,一人一刀,直往天際撲過去!

“咔!”

靈氣組成的劍芒竟然有破碎的聲音!

“晚了!”

鄭河一聲陰笑傳來,他的波濤劍並不是爲了攻擊邙山道人而是爲了阻擋邙山道人,讓他暴漏身形。


“不好!”邙山道人再次驚呼,身後已經感受到無窮無盡的壓力。戰王的實力,已經可以開山劈河,何況是肉體凡胎!

“死吧!”“鐵壁江山!”邙山道人已經來不及轉身離開,危機時刻,連忙在背後撐起一個大大的防禦罩,這是他鐵壁護體神功的終極法門。巨劍芒一閃而逝!再一次出現,已經和鐵壁江山撞在了一起。

“噗!”

巨劍狠狠撞在邙山道人的背心,雖然沒有突破戰氣罩,但卻將邙山道人擊飛二三十丈有餘。邙山道人受到如此重擊,再也忍受不住,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好陰險的人!”邙山道人即使再笨也知道自己被人陰了一把!這鄭河估摸着是自己的計劃,要搶他的寶貝,所以才率先動手。

邙山道人變幻身形,心中卻是苦澀一片。奈何平時仇家太多,竟然不知道陷害自己的仇人是誰。!

“寒長老,易長老,唐長老!我們動手!”

天空中再次傳來舒炎的聲音。


“不對!這是個大陰謀!”

知道自己上當被人陰了的邙山道人此刻心中反而是雪亮一片。這個聲音,無疑是在拖魔門下水。和陷害自己的方法不是如出一轍麼?

“邙山死來!”

只不過,沒有給邙山道人更多的時間,人羣之中鄭河殺出來,找尋在邙山道人的氣機。在這個混亂的大陣之中,只能夠靠精神力的感知,肉眼根本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既然如此,我也來個渾水摸魚!”

邙山道人眼睛一亮,他不知道這些人的目標是誰?不過,既然如此,他也正好利用這個機會得到點東西。

人的貪心是無窮的,就如同此刻的邙山道人一樣。而舒炎,正是考慮到這個地方,才毅然決然的陷害邙山道人,不僅僅是因爲利益,更多的是報復,消除隱患。

“你們還不來幫我麼?”

人羣之中 邙山道人也同時開口。他急中生智就是想要反咬一口。

與此同時,舒炎終於成功挑起戰鬥,下面的普通戰師大戰師不用說,早就已經陷入慌亂之中。每個人都自顧不暇。

反而是舒炎成功的兩句話就將形勢徹底擺平,幾大宗門高手早已經混戰一團,每個戰王高手都儘量保持着自己的安全。

而來自舒炎的同門唐長老也在戰鬥,不過卻是和十三娘!

而郭老,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已經換了一身衣服,甚至帶上了頭套,隱藏住了自己的身心靈,出現在戰場之上。竟然是向鄭河殺去。

舒炎的計劃很簡單。

用迷魂千曲陣大亂整個戰場,讓整個戰場陷入混亂,且心智暴躁,大家都戰鬥起來。混亂成一遍。

同時將邙山道人出賣,若是被鄭河殺了,舒炎也算是少一個隱藏的對手,若是把鄭河殺了舒炎也不吃虧!劍閣,他遲早都要與之爲敵!

趁着混亂將邙山道人以及鄭河干掉。得到腰牌和首級,順便將那些上古白虎妖獸遺骸分給聚寶閣和唐長老。

要知道,上古白虎妖獸遺骸,誰不想要得到,這可是戰王通往後面修煉的最好契機。

“邙山我來助你!”

郭老的聲音出現,竟然不是舒炎熟悉的聲音,想來是經過了僞裝。

兩個人瞬間展開反擊,邙山道人也裝懵,配合着反擊。攻擊向鄭河。

反而是舒炎最輕鬆,就漂浮在空氣之中,哪裏有人死了就往哪裏去,把腰牌啊,或者武器啊,全部都一股腦的收入到戒指當中。


這個就是他要的,大慌亂戰鬥。

而這些正好可以憑藉着完全看不見的戰場,只能夠憑藉感知的戰場,完美的推卸到邙山道人和魔門的勾結。

反正魔道和正道也敵對很久,這點戰鬥還算不得什麼。就算知道,估計正道也沒有辦法。反正,舒炎是不會被發現的。

其他兩個魔門長老對上聖兵門的長老以及一個散修正道戰王!雙方你來我往,誰也奈何不得誰。

唐長老和十三娘也打得不亦樂乎,而且兩人的戰場正是不斷移到鄭河那裏。

“就是現在!”

唐長老和邙山道人同時發力,十三娘和郭老也同時發力。

不知道何時開始,鄭河竟然已經在四個人的圍攻之下了。

鄭河自然能夠感受到十三孃的契機,更是能夠感受到周圍四個高手的敵意。

瞬間就明白自己中了聚寶閣的圈套。只是,他哪裏還有時間來說話揭穿。何況這種事情,沒有逮着證據,有人信麼?

“去死!”

“死吧!”

四個人同時進攻,邙山道人率先攻擊。想來也是想發泄一下自己心中的恨!

鄭河自知不可力敵,從身體之上撐起一陣防禦罩,兩道驚天攻擊近身。飛身直撲邊緣,準備接着這些力道,利用輕傷爲強行度過大陣!

“哼,我的大陣那麼好過?”

舒炎在大陣之上,深知大陣運行方式的舒炎,自然能夠分毫不差的看到鄭河的打算。

只是,迷魂千曲陣,作爲上古大陣之一,流傳不知道多少年,威力怎可輕易判斷。

“大河千古!”

“哪裏逃!”

“啊!”

“啊!”

混戰一片的大陣之中,兵器碰撞,戰技橫飛,迷魂千曲不斷變換,兩聲慘叫依舊映入長空。

“你們!啊啊啊啊!”

邙山道人不甘的跌落,身後,是十三娘飄飛而出的長劍。氣息大弱,生機迅速斷絕。

十三娘拼盡全力,在背後攻擊的,目標竟然不是鄭河,而是邙山道人。

而鄭河,在唐長老郭老以及邙山道人的攻擊下,已經重傷穿過大陣邊緣。

誰也沒有想到的是,這就是舒炎的妙計。

這乃是一個局中局!事後絕無被查出來的道理!

“噼噼啪啪!”

“轟轟隆隆!”

大陣邊緣巨響傳來,聲震長空!

無數人側目觀看。黢黑的大陣之中突然爆發出強烈的光彩。

讓衆人難忘一生的是,洪濤劍鄭海之弟鄭河,竟然被雷電擊飛。迷魂千曲陣豈是那麼容易穿越,即使是完好的鄭河想要穿越迷魂千曲陣都要重傷,何況是在受傷之後!

而更加震撼的是,鄭河的身後,突然騰空而起一道人影,金色光華大亮,飛天戰翼飄揚背後。

一柄長槍舉起。槍芒五丈!驚天動地!

“長老!”

劍閣弟子大聲呼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