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上課了嗎?”

“呵呵,搞學習不就是爲了找份飯碗麼,現在飯碗都找到了,上課就沒有那麼重要了嘛!”

“我還真的以爲你愛學習呢,原來是去當度假呀……”

“好了,那就這樣,我三點之前會過去的!”

“嗯,好。那就這樣。拜拜。”

“好,拜拜。”

蕭揚回到別墅,本來以爲自己可以好好地靜下心來進行熊貓的復活工作,但但是現在來看,這個事情是不得不延後了,好好地將自己整理了一翻,順便小憩了一下,以飽滿的狀態向公司而去。

只是,從別墅裏面出來的似乎只有蕭揚纔是要到公交站等公交,要麼就是打的。不過,對於蕭揚來說,他享受的是一種生活,況且時間也才一點四十,他也不急着到公司,便等了一趟公交車。

現在的公交車都是實行無人售票的系統,不知道爲什麼,感覺溫馨到是少了一點,司機只顧着開他的車,沒有售票員的呼喊,總覺得公交車上少了點什麼似的。

公交車上有一些擁擠,蕭揚上車的時候也只剩下了一個僅有的座位,正當蕭揚要坐上去的時候,突然身後一陣擁擠,上前了一個人將位置給搶先佔了,蕭揚看到可真的是有點哭笑不得,這個人是一個漂亮的小女生,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櫻紅的脣瓣,美麗的臉蛋,嬌小的身材,看起來應該是一個初中生吧……

見到蕭揚看她,這個小女生到是異常潑辣地說道:“看什麼看,沒看過美女呀!尊老愛幼是你的責任,沒看到我比你小嗎?所以,這個位置你本來就應該讓給我坐,懂嗎?”

蕭揚聞言,到是無可反駁地點點頭,一手抓住旁邊的扶手,沒有說話……

這小姑娘見到蕭揚不說話,到是來勁了,說道:“怎麼?不服氣?”

蕭揚已經被站着的人羣擠得有點喘不過氣了,還談什麼不服氣,苦笑着說道:“小姑娘,沒有,我很服氣……”

小姑娘見狀,露出了滿意的笑容,說道:“這次乖嘛!咦,看你的樣子好像挺眼熟的,在哪裏見過呀……”

蕭揚一聽,心頭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連忙堆起笑容,說道:“我朋友都說我長得像個大明星,你仔細看看,我像不像?”

小姑娘聞言,皺眉,似乎是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不過眼神其實是飄忽不定地掃了一眼,然後下結論道:“著名的影星,歌星,球星什麼的我都認識,你要成了明星,那母豬都能夠上樹了!”

蕭揚一聽這話,再次苦笑,這個丫頭還真的是嘴上不饒人呀……

知道話太多肯定是被批鬥的對象,蕭揚決定保持沉默……

車都過了三站了,兩人到還是在車上,只是有下車的也有上車的,不但沒有鬆散,反而是越來越擠……

小姑娘有些奇怪地問道:“你怎麼不下車呀?還沒到嗎?”


蕭揚:“嗯,我要到中央路,基本上是坐到終點站……”

小姑娘聞言,到是笑了笑:“嗯,那到是好呀,我也是。從這裏到那裏還需要差不多一個小時的時間哦,咱們這麼有緣遇到了,聊一聊怎麼樣?”

蕭揚可是被她的厲害嘴巴給嚇到了,擺手說道:“還是不要了,我們之間年齡差距有點大,還是不要聊了……”看到小姑娘有點凌厲的眼神,蕭揚到是有一點點慌張,慌忙找出了一個理由來:“有代溝……我怕聊得不起勁……這樣就好……”

小姑娘一聽到蕭揚的話,立時是撲哧一笑,看着蕭揚的眼睛真的是亮了亮,然後說道:“我說,你這個大男人怎麼這麼婆婆媽媽的,怎麼,怕我?”

蕭揚當然不能直接回答了,說道:“沒,怎麼會怕你呢。”

小姑娘聞言,一笑:“那咱們還是聊天吧,不然一個小時的時間我還不知道怎麼過呢,難得遇到你……”

蕭揚:“可是我找不到什麼聊的呀……”

小姑娘:“我找嘛……” 蕭揚有些戰戰兢兢地跟許青青走在一起,進入了自己公司所在的大廈……

許青青看着蕭揚那慌張的樣子,笑道:“堂堂熊貓科技的董事長,怎麼變成這樣子啦?誰欺負你了嗎?”

蕭揚聞言,一陣苦笑:“好了,許小姐,真的對不起,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我錯了!我像你道歉……”

許青青笑了,笑得有些燦爛,“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你總得有點表示吧?一頓晚飯!”

蕭揚一聽,連忙搖頭,說道:“對不起,我已經跟我老婆有約,改天吧?”

許青青聞言,一笑:“你老婆?你不是還是個大學生嗎?怎麼結婚了?哦,到是忘了,現在大學裏面還是可以結婚的嘛!”

蕭揚尷尬地點點頭。

許青青看到蕭揚那尷尬的樣子,微笑道:“好了,你可是個大人物,我這個‘名揚’公司的小祕書可不敢跟你生氣!”

說着,兩人都已經走在了底樓的電梯口,而此刻正好是上班時間,進進出出的人到是很多,所以,大家都看到了這兩位大人物。

名揚公司的員工就是對許青青問好,而熊貓科技的員工就是對蕭揚問好……

蕭揚的公司在41樓,而名揚則是在40樓,大家還真的是一樓之隔,乘電梯到了40樓,許青青微笑着對蕭揚說道:“蕭董,咱們有緣再見哦……”說完,許青青優雅地離開了這個電梯,同時跟上她的還有一些名揚的員工……電梯門一關,蕭揚自然是沒看到許青青那狠狠踏着地板的慍怒,似乎口中還在喃喃地怒罵着……

許青青的身高只有一米六,在這個北方的城市,算得上是發育沒完全的兒童了,更別說在蕭揚那差不多一米八的身高面前了。由於現在的學生髮育得都比較早,身高也比較高,所以蕭揚在聊天的時候直接就問了一句:“小妹妹,你在哪個中學讀書呀?”

立時把許青青弄得鬱悶得……

蕭揚也是怎麼解釋都解釋不過來,反而是越解釋越讓許青青傷心,至於道歉吧,許青青口中是接受了,誰知道心裏面……

蕭揚一副無奈地到了自己的公司,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葉風鈴和李玄都是聞訊趕來。

見到兩人推開門進來,蕭揚立即調整了一下心情,對於這段偶遇就當回憶,反正兩個人再見面的機會幾乎等於零。

蕭揚微笑着看着兩人,葉風鈴和李玄到也是微笑着,兩人坐在了蕭揚對面的沙發上,蕭揚坐在自己的老闆椅上。

蕭揚看着李玄,說道:“李大哥,說吧,有什麼事?”

李玄也是開門見山地說道:“你昨晚在納斯達克插手了?”

蕭揚聞言,苦笑道:“是呀,丟了幾十億A元。”

李玄微笑道:“這個到是沒什麼大不了的,我想你這是第一次操盤,沒什麼經驗纔會這樣吧。”

蕭揚點點頭,神色到是有些悠然,說道:“是啊,第一次總會有一點點生疏,一回生二回熟嘛!”

李玄:“這個到是,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要做到什麼程度,你的底線是什麼?”

蕭揚聞言,一陣奇怪,說道:“李大哥,你準備怎麼辦?”

李玄:“當然是幫你了,說到搞金融,我還是有兩把刷子的哦!”

蕭揚神色有些無奈,說道:“李大哥,我也知道你有兩把刷子,但是你白天幫忙管理公司已經很辛苦了。不是我不相信你,而是你自己看看你頭上的白頭髮,還別說,我看你幫我管理公司至少要少活十年!所以,有些事情還是我自己辦吧,你就別操勞了,有空還是多休息!”

李玄聞言,大笑道:“蕭揚,如果你不讓我管,我就認定你是不相信我了!我李玄已經三十三歲了,正值如日當中的時候,哪有那麼容易被累垮!更何況,爲了自己的理想而奮鬥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即使是死也可以在所不惜!爲了理想做個短命鬼總比那些渾渾噩噩不知道一輩子要做什麼的長命人要好得多!”

蕭揚聽到李玄的話,心裏也不禁一陣愧疚,說起來,蕭揚的確是不是非常相信李玄,人不可無防人之心,現在的蕭揚已經很懂得這個道理了。

只是……

看着李玄那豪氣沖天的樣子,是男人都會有一種衝動,“李大哥說得好!爲了理想做個短命鬼比那些終日渾渾噩噩的長命人的確是好太多了!就衝你這句話……李大哥,你以後做了短命鬼可千萬別來找我哦……”

李玄原本以爲蕭揚還要說出一陣豪言壯語,沒想到結尾……

旁邊的葉風鈴也不禁掩嘴一笑,說道:“蕭揚,你就別逗了,李大哥可是真正關心咱們公司的,別開玩笑!”

蕭揚聽了葉風鈴的話,神色一整,看着李玄,說道:“李大哥,剛纔我說的話真的你應該很明白,我知道你真的爲公司好,但是,你也要注意你的身體呀!”

李玄甩了甩手,“蕭揚,別跟我說這些。我這一生的理想已經跟你的這個公司聯繫在了一起,公司在人就在!”

蕭揚聞言,心裏也是百感交集,說道:“那好吧,我想告訴你的是,我想將其餘的公衆股控制在手中,我一定要保持對公司的絕對控股!即使在不濟,也至少要在加上你們的股票份額過後能夠形成對公司的絕對話語權!那個納蘭乘風我不怎麼放心……更重要的是,就昨晚的情形來看,那幾個大莊家裏面絕對有一個是想將股票全部壟斷下來,我絕對不能讓他得逞!”

李玄聞言,點了點頭,說道:“你的想法我絕對贊同,不過,你有多少資金來做這些呢?”

蕭揚微笑道:“一百億A元。”

李玄一聽,神色有些異彩,說道:“加上你昨晚的資金?”

蕭揚搖頭:“加上昨晚的就是兩百億。不過昨晚一百億就換了七千五百萬的股票,看起來,這個希望有一些渺茫!”

李玄聞言,也不禁嘆了口氣,“蕭揚,昨晚的情況我有所觀察,知道你就那個被吃的大戶。實際情況來說,即使是昨晚的那種情況,你至少應該用一百億吃到一億的股票纔對,你的經驗太差了。只用一個帳戶交易也就罷了,高價收購是你最大的失誤……”

蕭揚有些無奈,說道:“我當時也是昏了頭了,都忘了自己公司的股票價值幾何了,所以……”

李玄:“這個情況到也正常,有些在操作的時候根本就沒有計算後果,再聰明的人到了那個市場上也會變得瘋狂!”

蕭揚聞言,點點頭:“的確,剛開始的時候我還能保持冷靜地分析,到了後面似乎頭都被那一羣數據搞得懵懂了,然後不知不覺就跟着那個節奏開始加價,然後就不知不覺地把錢給花了出去。”

李玄微笑道:“這就是股票市場上爲什麼賺錢的人那麼少的原因,任何成功的人士都有一個素質,那就是遇事的時候要保持冷靜。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那纔是真正的高人!在任何一個股票市場上只有冷靜地人才能成爲勝利者!你們沒聽說嗎?股票市場,玩的就是心跳!”

葉風鈴說道:“李大哥教訓得是,那不知道現在有什麼方法挽回這個局面呢?蕭揚已經在裏面損失了幾十億,不知道能夠要得回來?”

李玄聞言,笑道:“那是自然。那幾家並不是做一票就走,他們也知道熊貓科技的潛力,有專業的人士分析熊貓科技的資產。我們公司的所有資產都是優良的,除了遊戲金融的確是風險比較大以外,幾乎沒有不良資產!我們也沒有跟銀行借貸,也沒有其他的債務,所以,我們公司的狀態現在幾乎可以說是全世界最好的一個公司之一!所以,今晚過後,許多清醒的人會購買我們公司的股票,拉動股價的回升,所以,他們絕對又要在這裏面撈一筆!”

蕭揚聞言,笑了笑:“這個我當然知道,不知道李大哥有什麼好的方法解決他們沒有?”


李玄:“有什麼解決方法,最本質的就是高賣低買。不要把那個市場想得太複雜,也別想得太簡單。當然,我們這種情況最主要的是抓住那個想長期持有我們公司股票的大鱷,只要找準了,那咱們就可以立於不敗之地!”

蕭揚一聽,說道:“這個我也是想到了,不過,如果簡單地認爲持有股票多的就是想絕對持有咱們股票的未免也說不過去呀!”

李玄微笑道:“股票市場也是一個戰場,虛虛實實讓人捉摸不定,所以,這個就要憑經驗和運氣來判定了!”


蕭揚聞言,也是一陣鬱悶:“到最後還要看運氣?”

李玄:“是呀,實際上來說,經驗好的人也敵不過運氣好的人!因爲經驗是在穩定中尋求,而運氣是在不穩定中尋求。你想想,這個世界可是不斷變化運動的,怎麼可能穩定呢?”

蕭揚一聽,到是笑道:“又扯到哲學去了。”

李玄笑道:“沒看到那些國外的好多金融大鱷還有學歷史宗教靈魂等學科的呢,哲學纔是這個世界最本質的根源,如果哲學學好了,說不定還有可能成爲世界之神呢!”

蕭揚:“李大哥,你這個思想太高尚了……”

李玄:“呵呵,偶爾意淫一下,開發一下想象空間……” 蕭揚和葉風鈴一起走向電梯,下班的時間終於到了!下班的時候到是感覺這個電梯顯得有一些悠閒,沒看到多少人跟着他們來擠空間。

只是,剛下了一樓,電梯就開了……


蕭揚看着站在電梯口的人兒,心裏真的是有點奇怪,上天還真的是有點奇怪,零概率的相遇人物居然會被送來了,這個事情……

就在蕭揚還覺得有一些鬱悶的時候,另一件事情更加讓他鬱悶,那就是許青青旁邊的一位高大,英俊,帥氣,一副西裝打扮蠱惑人心的傢伙看到葉風鈴眼睛大亮,立時上前一陣殷勤問候:“葉小姐,你也下班啦,太好了,一起吃晚飯吧?”說話間,已經站在了葉風鈴旁邊,而許青青則有些不安地走到蕭揚的旁邊……

蕭揚看着這個喋喋不休地對自己老婆大獻殷勤的帥哥,心頭卻沒有一點生氣的感覺,反而是有一點點好笑,這個傢伙追女孩的方式還真的跟電視裏面的如出一轍,連臺詞都沒有改,這讓蕭揚都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笑好。

四十樓的距離還是有那麼一點點的,最讓蕭揚鬱悶的就是剛到二十三樓的時候,居然遇上了傳說中的電梯故障,四個人被困在了這個小屋子裏。還好這個電梯還算有點良心,雖然有故障,但是上面的燈光還算是良好,沒有熄燈……

這時,更是讓這位陳總大肆得意,說道:“葉小姐,你看吧,連電梯都已經停了下來,百年難遇地故障,讓我們有了進一步瞭解對方的機會,你說,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呢!葉小姐,你說句話好不好?”

……

這時,許青青終於在旁邊看不下去了,對陳總說道:“陳總,這位葉小姐已經是旁邊這位先生的老婆了,你就別再費心了。”

陳總聞言,一陣鬱悶,看着蕭揚,終於開始正色說道:“你好,蕭董。”

蕭揚一聽到陳總正色的話語,到是奇怪地笑道:“陳總,終於看到我了呀?你當着別人的老公勾引別人的老婆,到是挺帥的嘛!”

陳總有些尷尬地笑了笑:“這個……這個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蕭揚:“是麼?那你的目的是?”

陳總微笑着說道:“這個,我是名揚的總經理,想給公司拓展一下業務,想來想去,就想到你們公司了。想給你們公司做廣告,只是李經理有點小看我們公司的實力,所以……我只好出此下策了,希望有機會能見到蕭董一面,然後看看有沒有這個機會!”

蕭揚一聽,對於這個陳總到是有了點興趣,追別人公司董事長的女人就是爲了跟那個董事長見一面,順便談點商業合作……

蕭揚這個人到也不是特別難相處,微笑道:“那你現在有這個機會跟我見面了,不知道你想說點什麼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