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到底是誰?”正在我們詫異之間,那高麗公主已經凝聚了鬼氣,朝着我們面色不善的開口道。

我這才突然想起來,我之前遇到這高麗公主是葉婉婉身體,因此她肯定不認識此時在舒淺身體裏的我。

我心裏不由鬆了口氣。

在這種情況下遇見高麗公主,我還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她。

“我們是來找捆仙繩的。”我評估了一下高麗公主的鬼氣,不得不承認九百年前前我跟她告別之後,她應該的確有聽我的話,仔細的修煉玄學,所以她此時的修爲不弱,起碼要達到了容則的水平。

但無論如何,高麗公主的鬼氣是絕對不能夠跟我們相提並論的,所以我也沒有打算遮掩我們的來意。

不過,我還是覺得奇怪,雖然高麗公主的修爲不錯,但怎麼可能能夠保持肉身九百年不腐爛?

哦,對了,應該是捆仙繩。

我很快反應過來,根據大長老他們的描述,葉婉婉失去這捆仙繩已經有好幾百年的時間了。看來捆仙繩應該丟失沒多久後,高麗公主就陰錯陽差的得到了,她一直利用捆仙繩來維持自己身體的鮮活度。

我心裏還有一個疑惑。高麗公主如果只是想維持自己身體的鮮活度的話,她完全可以支帶在身邊就足夠了,爲什麼要藏身在這個小村莊裏,還將自己做成風箏一樣放到空中?

還有,這村子裏其他人的屍體,應該也是她做成風箏的。她到底爲什麼要那麼做?

高麗公主愣了一下,有些沒反應過來。我這才意識到可能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手裏拿着的到底是什麼寶物。

“就是你手裏的這些繩子。哦不對,是這裏所有人手裏的繩子,每一個我都要。”我低聲道。

高麗公主這才意識到我們是來跟她搶東西的,頓時露出更加防備的神色,身邊的鬼氣暴漲,“你們休想!”

話落,這高麗公主突然默唸了一句什麼咒語,我們突然覺得四周狂風大作,吹得人幾乎睜不開眼睛。

當我們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聽見砰砰數聲,空中的那些風箏竟然全部落了下來。如我們所料,所有的風箏,竟然都是成年人的屍體,黑壓壓的一片,看起來觸目驚心。

高麗公主很快又一擊掌,那些屍體上面的風箏線就突然咻咻的飛了過來,全部落到她手裏。

“這繩子是我的!我絕對不會給你們!”高麗公主厲聲對我們說了一句,立刻就像跑走,可一旁的容則直接一個翻身,擋住了她的去路。

“我們並不是來問你的意見的。”容則笑眯眯的開口道,“雖然你長得也算是挺好看的,只可惜在神器面前,再好看都沒有意義。多謝你幫我們收集了這些繩子,接下來我就不客氣了。”

話落,容則率先出手,直接一掌劈下來。

高麗公主臉色微變,立刻想要反抗,可是她的鬼氣雖然跟容則的靈力不相上下,但是論實戰經驗,她顯然根本就不是容則的對手,幾個招式下來,她便已經被容則打的節節敗退。

容則最後也失去了耐心,直接反手一掌砸在她的手腕上。高麗公主手裏的那些繩子就全部散落開來,容則直接全部奪走。

“不!”繩子離手,高麗公主尖叫起來,“你不可以拿走我的東西!這是我夫君留給我的!“

聽見高麗公主語出驚人的話,我差點一口鮮血噴出來。

夫君?高麗公主什麼時候結婚了?難道九百年前,我走了之後,她又結了一次冥婚嗎?

我心裏疑惑,但我又知道,以我現在的身份,根本就不適合問這些。

”你的夫君?”容則也都愣了一下,然後無所謂的開口笑道,“別胡說了,這個東西是葉家的寶物,你的夫君不可能有這個東西的,就算他有,他也肯定是從葉家人手裏偷過來的。所以說,這也不是你夫君的東西。”

話落,容則轉頭就想走,可不想高麗公主撲了過來,吼道:“不!這就是我的夫君的!這上面全部都是我夫君的的氣息,我絕對不會認錯的!”

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整個嘴角都忍不住抽搐了起來。

這高麗公主嘴裏說的夫君,好像並不是別人,正是我。更確切的說,是九百年前,我假扮的葉晚晚。

恐怕是這高麗公主在九百年前,解決了他們高麗皇室的事情之後,便直接來到了中原,一直尋找葉婉婉。

可是她哪裏會想到,葉婉婉早就已經死了,更不會想到當年跟她冥婚的,其實根本不是真正的葉婉婉,而是從九百年後穿越過去的我。

但是陰錯陽差的,高麗公主還真的找到了葉婉婉遺失的捆仙繩。像捆仙繩這種神器,如果長期的跟隨着一個主人,就會有具有主人的氣息。

其實我剛纔碰到這捆仙繩的時候,也隱隱的感覺到了其中有葉婉婉的氣息。想來,不只是我,就連高麗公主也感覺到了。 可這高麗公主並不知道她當時認識的葉婉婉,魂魄其實是另外一個人,只是單純的追隨着葉婉婉所留下來的氣息。

九百年前,雖然是我的魂魄,但肉身畢竟還是葉婉婉的,所以氣息還是葉婉婉的,和這捆仙繩裏的一樣。所以高麗公主得到捆仙繩後,肯定是感覺到了熟悉的氣息,欣喜若狂。

再之後,她發現了捆仙繩中強大的靈力,她便一邊利用其中的靈力來維持自己身體的鮮活度,另一方面又貪戀着這裏面葉婉婉的氣息。

想到這,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我心裏面萬萬沒有想到,這個高麗公主竟然對葉婉婉,或者說當年的那個我,這樣念念不忘。她明明都知道我是女的了,居然還要繼續追隨我。

“這位姑娘。”我驀地開口,終於忍不住將心中的疑問給說出來,“你到底爲什麼一定要將自己做成風箏?還要將整個的村子裏的人全部都做成風箏放到空中?”

事到如今,我當然明白這整一個村子全部都是這個高麗公主的手比。

高麗公主咬着脣,恨的瞪了我一眼開口道:“我憑什麼要告訴你?”

我沉吟了片刻,還是開口道:“你告訴我你所想要的,或許我能夠幫你實現願望。”

高麗公主到底只是深宮裏面長大的姑娘,從某程度上來說,思想還是太過於單純,她聽見我的話眼神微微一亮,開口問:“真的?你真的能夠我拿到我想要的?你真的願意幫我?”

我有些尷尬的躲開這個高麗公主的眼神。

說真的,我對這高麗公主心裏面多少都是有些虧欠的,因爲九百年前,雖然我是爲了救容家老太太,但我還是欺騙了她的感情。所以說我這話也並不算是作假,如果在我力所能及的範圍之內,我當然願意會幫助他。

於是我開口道:“如果有我能幫得上的,我一定會幫。”

高麗公主眼眸流轉,似乎在打量我的真誠度和能力,最終終於下定決心般開口:“我想要找到這個捆仙繩的主人。你們既然在找捆仙繩,肯定也知道這個主人的事情吧?”

我頓時不由怔住了,沒想到就拜年了,這高麗公主竟然還想找到葉婉婉,或者說,找當年的我。

“難道說……”我突然意識到了什麼,微微皺眉,“你故意把自己放到空中,也是爲了找那個人?”

“不錯。”高麗公主眼神裏多了幾分悽哀,“我想着,如果在更高一點的地方,我或許能夠更加容易感受到她的存在。”

我頓時驚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我沒有想到,高麗公主將自己放到高空中,甚至還殺了那麼多人也放在高空之中,竟然只是爲了我?

震驚之餘,我臉色冷了冷,開口道:”所以這些村子裏的人也是你殺的?就是爲了將他們放在空中?“

”不!”高麗公主忙不迭的否認,“我來到這個村子裏的時候,他們村裏人已經全部死光了,是瘟疫把他們都害死了。只有孩子還活着,似乎是這個瘟疫只對成年人有效,所以孩子們都存活了下來。我纔將大人的屍體做成風箏幫我找人,讓孩子放風箏。”

聽見高麗公主沒殺人,我才鬆了口氣,但她所做的事還是令人髮指的瘋狂。

“就算如此,你也不應該將孩子禁錮在這裏,爲你做這些奇怪的事情,還讓他們放自己的父母的屍體。”我的話說得有幾分嚴厲,高麗公主何時被人這樣斥責過,臉色頓時一陣青一陣白說不出話。

最後,她只是死死咬住脣,不甘心地開口道:“反正這些小孩子本來就變成了孤兒,離開這裏也不會有什麼好日子過,還不如在這裏幫我,我也沒有虧待他們!”

我已經被這個高麗公主神一樣的邏輯給弄無語了,到底是皇室中人,從小嬌生慣養慣了,自我爲中心,完全不會爲其他人考慮。

“所以呢,你已經將這些人困在這裏多久了?”一旁一直靜默不語的慕桁驀地開口,聲音冷得讓人覺得害怕。

“也不過就是三四年的功夫。”高麗公主高昂着頭,露出屬於皇室人物纔有那些高。

三四年了?竟然還敢說“也不過”?

我對這高麗公主更加無語,如果不是看在我之前虧欠於她的份上,我恐怕早就已經想教訓她了。

“算了,慕桁,你替這些孩子們解開禁錮。然後送到城市裏的孤兒院去,好生安置。”我都懶得多跟這個高麗公主說話,只是對慕桁吩咐了一句。

“等一下!你要帶走他們可以,那你答應我的事怎麼說?”高麗公主驀然抓住我,“你可答應過我,要幫我去找我想要找的那個人的!”

我冷冷看了一煙高麗公主,她頓時有些不敢說話了。

不是我不答應她。只是,我怎麼才能夠幫她找到她要找的那個人?

找到葉婉婉,或許我是可以做到。但是葉婉婉根本就不是她真正想要找的那個人呀。如果告訴他我就是九百年前的那個人,這未免也太荒唐了吧。而且我現在一心一意只想幫容祁重新凝聚魂魄,並不想跟其他人發生太多的牽扯。

我心裏仔細思索一番之後,下了一個決定,開口:“好,我答應你,我可以幫助你找到這個捆仙繩的主人,但你要一直跟着我們,不可以在加害其他人了。”

我說這番話,主要是擔心這高麗公主行事任性莽撞,卻又帶着一定的實力,會做出什麼傷害別人的事,所以我想先敷衍她一陣子。至於之後到底怎麼樣,等我把容祁凝聚魂魄的事情給處理完了,再好好思考。

高麗公主畢竟生性單純,而且我的話說得也算半真半假,她並沒有起疑心,立刻開口道:“好!這可是你答應我的,不能夠反悔!”

我不耐煩地點了點頭,等容則安排好了孩子,將村子裏的人給下葬之後,才離開了這風箏村,直接坐車到了城市裏,做飛機回到s市。

我之所以這麼着急,是因爲我知道,h市那裏,還有一場硬仗等着我。 我們都沒有心思對付她,只好叫容則過來陪着她。

慕桁在另一個機艙裏整理收集來的神器。經過一番顛簸,我們如今已經有了五樣神器了,剩下的四樣,容家、葉家、慕家分別一個,還有一個下落不明。

這個進程其實已經比我想象的快了不少,但我的擔憂依舊不減。因爲我知道,容祁要重新凝聚魂器,需要九樣神器,缺一不可,所有隻要有一個沒收集到,我們都算是功虧一簣。

我和容祁單獨在一個機艙內,我正思索着神器的事情,容祁的小手突然捏住了我的下巴。

黑粉上位:傲嬌男神不許動 這個動作是容祁一直以來極愛做的,只不過以前他比我高出些許,所以捏下巴特別的方便,可此時的他小小一隻,軟糯的手捏住我下巴的時候,甚至都無力將它給擡起來。

“怎麼了?”我被容祁拉回了注意力,這才低頭看他,只覺得有幾分好笑。

容祁粉嫩的小臉微微皺做一團,似乎在爲什麼事情不悅,對上我的目光,他低聲開口道:“舒淺,你是不是欠我一個解釋?”

“解釋?”我完全沒反應過來,“什麼解釋?”

“關於那個女人。”容祁的臉色更加不善。

我足足愣了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容祁說的那個女人,是高麗公主。

“她怎麼了?”我還是不解,“就是九百年前冥婚的事啊,你都知道的。?”

“可我不知道,她竟然還一直在找你?”容祁的臉色陰沉的厲害,“她對你還真是念念不忘。”

看着容祁小臉上近乎彆扭的神色,我才猛地反應過來什麼。

“我的天。”我難以置信地瞪着容祁,“容祁你……你不會吃在吃醋吧?”

我知道容祁這傢伙,就是一個沉澱了九百年的大醋罈子,但我還是沒想到,這傢伙連個女人,哦不,女鬼的醋都要吃?

“我只是討厭,有人記掛着我的女人。”容祁沉着臉,不悅的說道。

我忍不住噗嗤笑出了聲。

“她記掛的,嚴格說來,並不是我。”看着容祁愈發難看的臉色,我只好生生忍住了笑意,開口,“她現在在找的,是葉婉婉的氣息。”

關於這一層,容祁顯然也早就想到了,他若有所思的開口:“所以呢?你真打算幫她找?”

“當然不。”且不論我不想高麗公主發現她當初冥婚的對象,身體裏住着另外一個靈魂,我也不想她和葉婉婉發生解除,“先拖着吧。”

容祁點點頭,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看着飛機窗外,我們已經慢慢降落在了h市的機場。

飛機方停穩,我一打開手機,手機就震動個不停,短信一條接着一條,我一看,全是錢順兒的。

我和容祁他們去黑龍江找神器,留下錢順兒在慕家,我讓他一有消息就聯繫我,沒想到,不過是做了一個飛機的功夫,他這裏就有了那麼大的動靜。

我還沒來得及打開那些短信,錢順兒就直接一個電話打過來了,我趕忙接起。

“喂。”

“大小姐!”我還沒來得及說什麼,錢順兒慌張的聲音就在手機裏響起,“旁系的人……旁系的人動手了!”

我臉色微微一變,同時在心裏冷笑。

旁系的這些人可真是比我想象的還要迫不及待呢。之前我離開漠河旁邊小村莊的時候,早就已經打電話通知了錢順兒,讓他在慕家這裏放出消息說我身負受傷。

同時,我知道就在我離開的這幾天功夫,旁系的人肯定也沒有閒着,之前我沒有公佈大長老去世的消息,但此時消息肯定已經傳開了。再加上我受傷的消息出來,旁系的人果然是坐不住了。

“所以呢?一切都按照計劃裏進行麼?”我迅速地開口問錢順兒。

“嗯。”錢順兒似乎勉強讓自己冷靜下來,“現在都是按照計劃在進行。”

“那就好,你彆着急,我們馬上過去。”

掛斷電話後,我立刻告訴了慕桁他們這個情況,一行人二話不說,迅速地離開機場,朝着三位長老所住的山中老宅駛去。

我原以爲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但我顯然還是低估了旁系人的着急程度。

這不,我們這一行人坐車還沒有到達三位長老的住所,我就再次接到了錢順兒的電話。

“大小姐,不好了!”錢順兒的聲音聽起來更加慌張,“旁系的人不知道從哪裏聽說你馬上要回來,想趕着你回來之前動手,已經……已經打起來了!”

我的臉色不由沉了一沉。

我這次去漠河拿神器的效率極高,這一來一回也不過是兩天一夜的功夫,沒想到旁系的人已經迫不及待到這種地步,才兩天的時間就已經籌備好,開始動手了?

行行 我聽到錢順兒那邊一片喧鬧,立刻低聲道:“錢順兒,你還記得走之前我給你的那個護身符嗎?你捏碎那個護身符,裏面的結界會保護你,你守在原地,不要管別人,只要保護好自己就行。”

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錢生兒的安危,畢竟他是個只會算命、手無寸鐵之力的人。我很害怕他會被嫡系所傷。這樣子的話,我怎麼對得起已經逝去的忘塵大師。

“我當然是會躲起來,可、可是……二長老他……”錢順兒的聲音帶着幾分哭腔,“他們全部都在圍攻二長老!”

我愣了一下,的確,旁系的人肯定是會針對二長老動手。

想起離開慕家之前,二長老對我說話時那種決絕的神色,我的眼神黯了黯,低聲開口道:“二長老有他自己的打算,你就不用管他了。”

說話的功夫,我已經讓容則將車開得很快,一路超速,闖了無數個紅燈,車終於來到了慕家別墅面前。

我掛斷電話,剛下車,就聞到空氣中裏面一股濃郁的血腥味。

我眼神微沉。

果然,所有的權力鬥爭都必然帶着血和死亡,這是不可避免的。只是我真的不知道,這樣子的犧牲,真的能換來未來的平和麼? “你們這打起來了?”高麗公主到底是鬼物,她一下車馬上敏銳地感覺到了空氣裏的血腥味,她擡眼看我,一臉懷疑,“你到底行不行?還說要幫我找人我怎麼看你好像自己家裏的事都搞不定?”

我並沒有理會高麗公主,雖然我對她心中有愧,可不代表我會不會讓着她,冷冷看了她一眼,開口:“閉嘴。”

wωw▪тTk дn▪CΟ

我這話說得有些無情,我原以爲高傲的高麗公主會對我發火,可不想她整個人突然呆了一下,最後咬了咬脣,沒有再說什麼。

我也懶得管她,只是迅速的在自己的身上點了幾下。隨着我的動作,我身上的鬼氣和靈力全部都隱藏了起來,整個人看起來虛弱得很。

容則他們看着我,表情疑惑,“舒淺你爲什麼要收斂鬼氣?”

“讓他們再囂張一陣子,最後殺他們個措手不及。”我冷冷一笑,道。

現在旁系的人肯定以爲我身負重傷,所以纔敢動手,我不介意讓他們再“誤會”一會兒,找個最適合的時機,一鼓作氣地搞定。

容則頓時不由笑了,“舒淺你這傢伙果然真是跟容祁呆久了,越來越陰險了。 混跡江湖開客棧 不過你完全沒有這個必要啊,旁系的那幫人這次發難倉促,準備肯定不夠充分,以你如今的能力,加上我們偷偷召集的嫡系的人馬,肯定能將他們給輕易滅了。”

“我知道。”我神色淡淡,“但我不喜歡在沒有意義的事上浪費資源。”

話落,我馬上走進了慕家別墅。

一進門,鋪天蓋地的,就是一片黑暗。房子裏的燈早就被人給砸了,窗簾也拉得緊緊的,外面的陽光完全灑不進來。

我剛纔走了幾步,突然聽到轟的一聲,彷彿有什麼巨大的東西從天花板上砸了下來。

我立刻倒退幾步,迅速地凝聚靈力,打量房間裏的景象。

這一看,我才發現我四周竟然突然多出了四堵牆,將我圍在一個狹隘的空間裏。

我立刻就反應了過來。

三位長老所住的這個宅子,本來就是機關重重。而現在,旁系的人就是出發了客廳裏的機關。這個機關,是會從天花板裏落下牆壁,將客廳分成好幾部分,就是爲了保證有外人侵入的時候,可以將他們分成好幾撥,再逐個擊破。

而我們現在,就是這麼個情況。我迅速地忘了一眼四周,發現容則他們都被隔開了,只剩下我跟高麗公主兩個人。

“怎麼回事?”高麗公主有點慌了,“你們家裏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我讓你閉嘴。”高麗公主的聲音太過尖銳,我此時神經緊繃,不由有些不耐煩了,朝他吼了一句。

黑暗之中,我看不清高麗公主的神色,只是聽她安靜了下來,我立刻繼續屏息隱藏自己身上的靈力跟鬼氣,靜靜的等待什麼。

果然,很快,黑暗之中響起一聲囂張到了極致的笑聲。

“哈哈哈。”

聽見笑聲的剎那,我絲毫都不驚訝,一下子就認了出來,是慕盈。

“慕盈。”我冷冷開口,語氣冰冷的彷彿不帶一絲溫度,“你到底想怎麼樣?”

“不怎麼樣。”黑暗裏,馬上想起慕盈洋洋得意的聲音,“只是有樣大禮想送給你。”

話落,只聽見撲咚一聲,我馬上聞到一股血腥味,似乎有什麼軟綿綿的東西砸到了我面前。

我凝聚了些許靈力在眼睛上,馬上就看清了黑暗之中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