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說,去哪家吃,這個我沒去過不熟。”張不凡撓了撓頭說道。

“這個,老大,我們說好像不合適哎。”花有文說道。

其實在他內心早就想好了去哪家,只是聽說哪家很貴,一直沒有去,這下自己的老大請客,說不定可以去試試。

“對啊,老大,還不你決定好了。”謝天幕也是同意的點了點頭,這個雖然自己愛吃,但是在外邊吃飯,進館子自己也是不知道在哪,因爲很少在外邊吃飯,似乎有幾分神祕,倒有些期待了。

“額,這個我也不清楚。”江思容見張不凡看她,她也沒有主意。

“老花,你就說吧,看你胸有成竹的樣子,肯定是想好去哪家了。”張不凡看了看花有文說道。

這傢伙總是愛故弄玄虛,自己想去就直說,這裏恐怕也就你最熟悉了。

“好吧,這個就離我們學校有家貴賓樓,菜那是做得一流啊,絕對的好吃,只是那菜價有些貴,不知道老大你去不去。”花有文很爲難的樣子。

花有文其實自己也是裝逼,自己根本就沒有去過,只是想去,聽說過好吃這才裝去吃過的樣子。

“那就貴賓樓,這麼好的名字不去看看,似乎不應該啊。”張不凡微微一笑,招了招手,幾人一起向着校門外走去。

先是到了貴賓樓,張不凡給楚雲和陳心涵發了條短息。

老闆一臉笑臉,雖然名爲貴賓樓,規模還不小,但是上次出了間食物中毒事件後,生意一落千丈,虧了不少錢,這都快關門大吉了。

張不凡進門就有種感覺,雖然霸氣,但是感覺人很少,按理說這種高雅的地方,應該人很多才是,有些納悶。

……………………. “請問你們是幾位啊。”老闆的臉都快笑成一朵花了。

看來今天怎麼說也可以賺個七八百了,那就可以不用關門大吉了,不然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件事一直沒解決。

張不凡扳着手指數了數,然後笑道:“老闆,我們六位。”。

這不問不知道,一問嚇一跳。

江思容玩味的道:“你會不會沒把你算進去啊。”,她就見四人啊,怎麼會是六人呢,難道還有沒來的。


“額,我怎麼說也不會將我自己數掉了。”張不凡白了一眼江思容。

“好的,菜單在這,你們儘管點。”老闆佝僂着腰離開。

張不凡看了幾眼花有文等人,原本想自己隨便點一些就行了的,但是感覺不好,所以就將菜單拿給了花有文,讓他們自己點。

“老大,我可點貴的了啊,你可不要心疼捨不得。”花有文拿着筆欲點,然後看了看張不凡。

老大把這麼重的任務交給我,那我肯定不負厚望,保證你們吃得爽。

一人點了自己喜歡吃的,然後坐等吃飯。

江思容那妞很狠,居然一個人就點了兩個人的菜,敢情這妞和自己有仇啊。

茶水喝了一杯後,陳心涵纔來。

她一身誘惑裝扮,看得張不凡三個男生下身挺拔,口冒青煙。

下身是超短牛仔褲,白如雪的大腿修長精緻,一雙高紅色發亮的高跟鞋,上身是一透明的白色t恤,那粉紅的胸衣一隱隱若現,這打扮可不像個高中生,那胸可更不像是個十六歲的女生該有的,要不是親眼所見,絕對不會相信。

看得張不凡**重生,不由感嘆,這露很多就是有誘惑力啊,心想:“不會是來誘惑我的吧。”。

花有文更是呆呆的看着陳心涵,那個口水何止三千丈啊。

江思容卻是一股敵意,心想:“這美女是誰啊,居然這麼漂亮真是 羨慕嫉妒恨,還有張不凡那傢伙,居然看得兩眼發直,忽視自己,挑戰自己嗎?”。

比起江思容來,江思容是那種比較質樸心細的女生,平凡的打扮,當然沒陳心涵這麼漏。

“嗯,不凡,還不快給我介紹下這位美女啊。”陳心涵見張不凡看自己看得發直,心裏有些高興,心想:“看來自己還是有魅力的嘛。”。


“好啊,這位是我們班的美女班花江思容,這兩位是我哥們,花有文和謝天幕。”張不凡一一指着道。

然後再說道:“這位貌似是校花陳心涵。”,張不凡說完發現江思容眼神不對,心想:“這妞怎麼了,難道自卑了不成。”。

“呵呵,你好啊,你真漂亮,難怪時常聽不凡提起你啊。”陳心涵輕輕一笑,有種傾國傾城想從張不凡的腦海裏跳出去來。

“呵呵,你好啊,如雷貫耳啊,校花名揚二中,今日一見,真是比傳說更加漂亮啊。”江思容抱拳像個古代的才子一般說道,心想:“左一個不凡,右一個不凡,好像就是你家老公似的。”。

張不凡見兩人笑嘻嘻的,覺得就沒事了。

正想說點檯面話,就被花有文那傢伙打斷。

“哎呀,今天得以看見兩位美女,真是人生一大幸事,不如作首詩來概括今日的盛會。”花有文感嘆道。

謝天幕一直不語,大概是見女神,不敢開口說話吧。

“呵呵,不敢當啊,這美女跟前,我可不敢造次,得以相識幸事。”陳心涵突然也變得文縐縐的。

張不凡白了一眼陳心涵,心想:“這妞今天怎麼變得這麼懂禮,溫柔了。”,張不凡有些不敢相信,平時可是大大咧咧的,現在突然這麼溫柔倒還是有些不習慣。

“哎呀,你們就別酸了,作詩啊,這個本人還是可以來一首的,不過我有個更好的提議那就是,等下吃飯的時候我們一人來一首,怎麼樣?”張不凡說完看了看花有文,這是這傢伙提出來的,他肯定第一個贊成了。

“好啊。”江思容拍手叫了起來。

張不凡出乎意料的看了看江思容。

“好啊,可是我們都等半天了,這飯菜怎麼還沒好啊。”謝天幕這下開了口,他是餓了,爲了吃這一頓,晚飯就沒吃多少。

“對啊,大概我們都等了半個小時了吧,這家效率怎麼這麼低,難怪人少了。”花有文贊同的點了點頭。

“額,你這傢伙,還不是你想來這家啊。”張不凡白了一眼花有文,起身向樓下走去。

突然樓下傳來吵鬧聲。

“什麼,你沒錢,你們坑人不是,就那麼點錢賠了就沒事了嗎?我弟弟現在還趟醫院,這都是你們害的。”一個穿着背心,穿着皮鞋的粗漢。

“這個,不是都已經給了那麼多錢了嘛,我們實在是拿不出錢了。”老闆很是抱歉的說道。

“你說沒錢就算了嗎?你知道的,我是要什麼不是,你不是還有一女兒嘛,把她嫁給我我就不說什麼了,不然這事情沒完。”那粗漢說起來一臉淫dang。

“什麼,你多大了,我女兒才上高中啊,你這是做夢啊。”老闆聽粗漢這麼一說,不由伸直了腰桿子,心想:“原來還惦記我女兒。”。

“做夢,信不信我告你啊,告得你這貴賓樓在也開不下去啊。”粗漢冷冷道。

“這…..”老闆有些猶豫,這可是要了自己的命根子了,自己的所有錢都投入在這裏,要是破產,被告,那就什麼都沒有了,那自己那上學的女兒可怎麼辦啊。

“老闆,怎麼回事啊,半天了還不上菜。”張不凡走到老闆面前。

看樣子老闆是碰上事了。

“不好意思啊,這個馬上就好了。”老闆擦了擦額頭的汗,說道。

說完就要走進廚房,不料那粗漢抓住老闆的肩膀。

老闆不能動彈,肩膀處發出骨骼摩擦的聲音。

“求你了,行不,我會盡快給你錢的。”老闆一臉愁容。

“哼,今日這就要說清楚了,不然我就不客氣了,先砸了你的店再說。”粗漢悶哼一聲道。

“滾,不要掃我的興。”張不凡伸手輕輕的就將那粗漢的手從老闆的肩膀上拿開。

…………………….. 粗漢冷冷的看了一眼張不凡,心想:“這小子誰啊,力量這麼大。”。


“滾,你是誰啊,敢管老子的事,你不想活了。”粗漢衝着張不凡吼道。

“我是誰,你不必知道,請你離開,別影響我吃飯,有什麼事情你們改天解決。”張不凡拍了拍粗漢的肩膀,暗暗用了力。

這要是換做我沒受傷,早將你踢出去了。

老闆很是擔心的看了看張不凡,這可是地頭蛇啊,自己不敢惹,年輕人就是火氣大,這下攤上事了。

“老闆,快去做菜吧,我們都等了好久了,這事情我來解決。”張不凡微笑道。

老闆佝僂着身子走進了廚房。

“你來解決,你是誰啊,你是他女婿還是外甥啊。”粗漢一陣好笑,心想:“你一個人,看起來還是個窮鬼,還裝什麼啊。”。

“呵呵,我是你爺爺。”張不凡很不屑的看了一眼粗漢。

對很不禮貌,仗勢欺人的人張不凡很是看不起,更何況這傢伙還耽誤自己吃飯。

粗漢一隻手叉腰,眼睛一擡冷冷道:“小子你挺拽啊,信不信你走不出這大門啊。”。

眼神很是藐視,至少在他看來,這種小子根本就不是自己對手,想怎麼樣就怎麼樣,想想自己可是很打手,專門以打架爲生的。

“拽怎麼了,你還能把我怎麼樣不成,一句話,你走還是不走,別掃老子吃飯的心情。”張不凡冷笑道,心想:“你不走你試試。”。

原本大好的心情,居然有人搗亂,這什麼心情。

“你媽,別惹老子發火。”粗漢一拳砸在他身旁的桌子上,那桌子發出慘叫的悶響聲,這好像是在向張不凡宣戰。

示威啊,這就是**裸的示威啊,尼瑪,看不起我還是小看我。

“你大爺,你祖宗,滾出去。”張不凡指着門那說道,原本不想和這粗漢動手的,但是這粗話居然向自己示威,直接是作死。

“我去,操你媽。”粗漢臉一紅,脖子青筋大冒,血氣上衝,雙手握拳已經向張不凡砸來。

那比饅頭大的拳,看上去力道很足,張不凡還以爲這粗漢不會出手,很迅速的想後退,但是自己腳痛,所以張不凡沒躲開,身上捱了兩拳。

張不凡眼神瞬間充滿殺氣,擡頭看了看粗漢,一拳就向着粗漢的肚子打去,這幾次,自己發現個問題,就是每當自己默唸御龍九重天的口訣後力量突然就變得好大。

所以這次張不凡也是默唸了一遍。

粗漢原本以爲張不凡不會出手,像這種,他是見過很多的,都是慫蛋,根本就不敢打架。

粗漢被張不凡一拳打出了門外,只傳出一聲悶響後,張不凡就走上了二樓。

謝天幕見張不凡臉色陰沉,有些難看,關心道:“老大,怎麼了,你不會和老闆吵架了吧,剛纔樓下發出爭吵啊。”。

張不凡微微一笑,心想:“這小子不會是以爲我是因爲菜價之類的和老闆吵架去了吧。”有些無語。

“沒事,剛纔教訓了一個小嘍囉,真是晦氣,心情不爽啊,誰唱首歌來聽聽啊。”張不凡斜眼看了看花有文等人。

江思容和陳心涵纔不管張不凡,兩人就在那說東說西,一副很熟悉的樣子,兩人還在那爭吵,像兩個小孩。

“額,美女把我們三個大老爺們給涼伴了。”張不凡玩味道。

“老大,涼拌我們也是我們的福氣不是。”花有文嘿嘿一笑,眼神掃了掃江思容和陳心涵。

“額好吧,我賦詩一首,表達我這顆寂寞的心。”張不凡翻了翻眼睛開始道:“貴賓樓上美女嬌,三男向望嘆英豪。古來百事宴會聚,指點江山賦詩好。”

“老大這裝起來還真是挺有文藝範的啊,不錯嘛。”花有文雖然聽得不是很懂,裝作很懂的樣子。

“哎呀,你懂嗎?”張不凡感嘆道。

這時江思容和陳心涵的眼光被張不凡剛纔的那詩給吸引了過來。

“才子啊。”陳心涵眼前一亮,心想:“這傢伙不是一向很俗的,還會作詩,真的是人不可貌相。”。

“謝謝,謝謝。”張不凡心情大好,有美女讚賞。

“老大,你這是說的什麼啊。”謝天幕疑惑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