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別過來!別過來!”波雅都快要哭出來了,她的雙手被綁在了身後,而且那些人知道她的雙手的能力之後,更是直接用給她的雙手烙了一雙鐵手套。

硬生生的讓她的雙手跟這雙鐵手套黏在了一塊,起初的日子,血肉模糊,痛不欲生,但是死不掉,只能熬着。漸漸的,她的一雙手也廢掉了。變成了徹底沒用的廢物。哪怕還有靈力,也是最低下的靈力。在這個強者橫行的世界,她是一個無關緊要的存在。

波雅哀莫大於心死,只要想到她深愛的李南方,更是心如刀絞。

她和南方,歷經了一次次的苦楚,總算相逢相遇了,他們約定好了,她先來神域,再等到他來後,他們團聚,再也不分離了。

可是她現在已經是一個廢人了!她無法再跟他一起了……

眼看着面前的這個男人越靠越近,越靠越近,波雅的情緒直接崩潰了,正試圖自毀丹田自盡,忽然這個人的身體被人給踢飛了出去,重重的砸進了牆裏。隨即,沒等她反應過來,一陣天旋地轉過後,她身處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

“誰!”那個大家公子大發雷霆,剛剛想要看清對方是誰,身子卻被一道吸力被吸入了一個地方。

任憑他怎麼叫喚,都沒有一個人理會自己,這是一個山洞,一個看起來完全沒有出口的山洞。而且四周的環境,極爲的炎熱,炎熱到讓人不堪忍受好似整個人都要被熱化掉了一般。

林寒救走了波雅之後和丹卿一起消失在了這個房間裏。

至於那個傢伙,乖乖的變成靈液吧!

波雅驚恐萬分的看着四周有些陌生的環境,不過很快,她發現這環境陌生透着熟悉。眼底閃過一抹錯愕,她擡眼又看了看,反覆確定之後,她喜笑顏開。 “哥!”等到了一個足夠安全的地方,林寒纔將波雅放了出來。

這小丫頭剛剛放出來,興奮的朝着林寒撲了過來一把將林寒給抱住了。

“沒事吧?”林寒實在擔心這個丫頭擔心的緊,再看看她的臉色不太好,連忙掏出了一顆真神級的萬聖丹給她吃下。

林寒這種丹藥煉製了很多,主要是爲了要等星域的人來之後給他們使用的。沒想到現在是真的用了。

波雅先是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隨即張嘴,將丹藥吃了進去。

剛剛一吃進去,一雙被鐵掌包裹住的纖纖玉手疼的讓她眼淚都快要掉出來了。

林寒是何等的精明,一下子發現了波雅的異樣,連忙伸手,一把將她的手拉了過來。

發現有人竟然用鐵套套住了她的雙手,頓時怒不可遏,“是誰?”話音剛落,林寒已經動用靈力將這雙鐵手給震碎了。

這雙鐵手一碎,露出了被鐵掌折磨的面目全非的雙手。因爲萬聖丹的緣故,這手的傷口正在慢慢的恢復,可還是看的林寒心疼不已。“是誰!誰幹的!”林寒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但是語氣裏的怒氣還是讓人一聽明白。

“沒事的哥,我知道你會來救我的,這夠了。”波雅一雙水霧般的大眼睛乖巧看着林寒,對着林寒搖搖頭。

“這可不成,林寒的妹妹被欺負了,等於是我的妹妹被欺負了,天下可沒有自家妹妹被人欺負了不幫忙討回公道的道理。”丹卿覺得這丫頭有些可愛,不過更加有些傻。

都已經有哥哥爲自己撐腰了,還怕個啥。

“對!道理沒錯!告訴我,到底是誰,將你傷成這樣!”林寒必須要報仇,不然,怎麼擔得起波雅的一聲哥哥。

“但是哥……”波雅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沒有說完,被丹卿打斷了。

“你放心,你哥哥不會有事的,不然也不可能提出幫你報仇了。”丹卿的話聽得波雅還是不安。

“可我聽說,那個人是修行者階品最高的,是神帝級的強者,哥哥,我們算了吧!”尤其,對方還是城主,去找他麻煩,不是去自尋死路嗎?

“……”林寒一陣無言以對。

這神帝級的,的確有些棘手啊。

“小妹妹,想報仇嗎?”丹卿見林寒面露難色,再聽聽對方說是神帝級的。那隻能由自己出馬了。

“想,不過現在能力不夠。”波雅直言不諱的點點頭,話音剛剛落下,忽然發現這個一直在插話的是一個身高很高,面容絕美的男子不由大吃一驚。

更加讓她吃驚的是,從他身散發出來的氣場,似乎也十分的強大!

這讓波雅有些放心了,“你問我這個問題做什麼?”

一個人自然不會無緣無故的問另一個人問題,只能是,這個問題裏有什麼。

“我幫你將那個虐了你的人抓來,任你處置,你也管我叫一聲哥哥?”這丫頭的性格還真是很合自己的胃口。

不會扭扭捏捏,惺惺作態。這樣的女孩子,才讓人相處着舒服。

“可以!哥哥。”波雅幾乎是毫不猶豫的喊了一聲哥哥。

林寒扶額,都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波雅了。

“將他的身份告訴我吧。”這一聲哥哥,叫的真好聽,讓丹卿虛榮心大發。

“城主,是這座城的城主,也是剛纔那個將我拍賣場地的背後老闆。”波雅剛剛被抓起來的時候,用手去觸碰了那些人,將一些靈力跟她差不多的給吸了,結果這件事情被告之了這座城市的城主,那個城主特地將她召喚過去查看。結果真的發現波雅如此逆天的天賦,不由心生畏懼,直接命人打造了一雙鐵手套,套在了她的雙手。

波雅永遠都忘不掉那火紅的烙鐵,印在她手一瞬間,疼!鑽心的疼在手掌蔓延開來。

她幾乎疼的快要暈死過去了,套了手套之後,那城主說將她作爲珍異獸拍賣了。

她沒有想過自己的身份會給自己帶來如此厄運,靈力絲毫抵不過這些人,只能被動的選擇被拍賣掉。

波雅說完了那個人的身份,丹卿原地消失不見了。

波雅一臉錯愕,“這個哥哥的實力很強悍嗎?”波雅好的開口問了一句林寒。

“神域大陸最巔峯的存在,你說呢?雅兒,你認了一個不得了的哥哥。”這丹卿的舉動還這有些寵妹狂魔額樣子。

神帝級的大能,說抓抓過來給她凌虐,不是寵妹狂魔是什麼?

“啊!”波雅聽到林寒的話,驚得捂住了嘴巴,一臉的不可思議,沒想到自己一不小心,又認了一個不得了的大哥啊!

話音落下,大約過了片刻之後,一個身影憑空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林寒和波雅定眼一看,發現是丹卿時,鬆了一口氣。

這口氣還沒捋順,地滾出了一個人來。

波雅一看那個人的長相,嚇得往林寒身後躲,看來是那個凌虐波雅的神帝無疑了。

“是你,用鐵手套套住我妹妹的手?”林寒走向對方,一腳踩在了對方的胸口。

這個人早已經被丹神教訓的悽慘不已,對林寒都毫無還手之力。

“你想如何?”對方哪裏能夠想到,本以爲是一個從下界來的小小螻蟻,竟然會有這麼強硬的後臺。

他現在是悔的腸子都青了,自己當初怎麼沒有直接殺死對方呢?

“當然是,變本加厲的將我妹妹所受的痛苦,還到你的身。”林寒說完,手指在半空輕輕的點了點,空出現了一個印記,那個印記一出現,這個神帝級的大能嚇得不能說話了。

“這東西,你應該是認得的,這將兩生咒。日後,我妹妹的身但凡受一點點的傷害,都會轉移到你的身。而你,今生今世,只能是我的妹妹僕人。”林寒說完,將這個咒印打入了對方的腦海之。

對方慘叫一聲,根本來不及做任何的反抗。

【對不起這段時間更新的有些晚,因爲情緒真的很不穩定,所以熬了一個白天,才寫了這麼幾章,還有兩更,雞蛋看看。如果吃得消,繼續寫,吃不消對不住大家了。】 “你爲何會我族咒術!”那名神帝無論如何都想不通,連他都無法達到的咒術境界,而這個少年竟然使用的如火純清不說,還能套用在人的身。

這兩生咒剛打入他的身體裏,他明顯感覺到了雙手噬心的疼痛滋味,低頭一看,發現自己的雙手跟着潰敗腐爛,簡直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我堂堂獸靈族神帝,一城之主!你不能這麼對我!”對方嘶吼着開口,掙扎着怒罵着對方不能這樣對他。

林寒冷笑一聲,再次結下印記,打入了對方的腦海之。這一次的印記,更是讓對方的跌掉了下巴,完全來不及掙扎反抗,進入了他的大腦。

腦袋嗡的一下,炸開了絢爛的光芒,他臉那凶神惡煞的表情褪去,換的是呆愣的表情。

“獸靈族數千萬年的底蘊不是我們說敗能敗的,先等着吧!想給這個傢伙種了人偶術,便是能夠爲我們所用了。日後不管波雅讓他做什麼他都會去做了。

“真的嗎?”波雅有些難以置信,走到對方的面前,對方還是一臉的木然,“現在狠狠的打自己十巴掌。”波雅一聲令下,對方雙膝落地,直接下跪,跟波雅說了一句是的主子,順帶狠狠的賞了自己十個耳光。

那副模樣,要多卑微有多卑微,簡直看的人不忍直視。

波雅這簡直是驚呆了,竟然還有這樣的操作!

“獸靈族的功法果然厲害,難怪你煉成之後能夠品階直接突破到神皇水準。”丹卿忍不住感嘆了一句,別說是白雲皓才學連一層都沒有學會,是他,這個瘋狂的學習達人,也才學到了兩層,由此可見他們之間的差別。

“嗯。”林寒沒有說過多的話,而是從空間裏拿出了瓷瓶抹在了波雅的一雙傷痕累累的手。

當藥膏抹去的時候,波雅手的傷痕迅速的消散不見了。

波雅欣喜的看着自己雙手的變化,又看了看那個已經了木偶印的神帝城主,發現他的手也跟着康復了。

原來真的如此,她受傷他也會受傷,她若是痊癒,他也會痊癒。

“哥,如果他受傷,我會受傷嗎?”波雅好的是這個,如果是,那多不划算。

“試試不知道了嗎?”林寒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心念一動,煉器爐和一塊看似普通的鐵片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手出現一把巨錘,林寒開始鍛造起了一樣東西。

因爲所用的材料是最普通的材料,所以這一次的鍛造器具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不過片刻的功夫,一個被器火炙烤的通紅的面具出現在了他們的手裏。

“妙啊!他們獸靈族不是用烙鐵對付人嗎?那繼續好好的對付吧!”丹卿的話聽得波雅不寒而慄,雖然這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道理她也懂,但是會不會太殘忍了?

還沒有想好,林寒已經高舉了手的面具,直接朝着對方的臉貼了過去。

空洞的雙眼找不出一絲一毫的畏懼,當這通紅猙獰的鐵面具熨燙在對方的臉頰時。那種肉被烤的滋滋的響聲配那從面具下不斷留下的鮮血,畫面甚是恐怖驚駭。

波雅倒抽了一口氣,轉過頭不敢去看這幅場景。

丹卿則不斷的嘖嘖的發出聲音,“這張面具倒是適合他,面目可憎!對一個女娃娃都能下那麼重的手!日後讓他戴着這面具過一輩子吧!”

“怎麼樣?波雅你的臉會不會疼?”林寒將所有的東西收了回去,轉過頭問了一句波雅。

波雅聽話的搖搖頭,“永遠記住,對敵人的仁慈,是對自己的優柔寡斷。我之所以不直接殺了他爲他報仇,是因爲這傢伙還有用,很大的用處。”

獸靈族的盤根地下這方大陸已久,想要直接拔除,除非動員整個大陸地面家族的勢力纔可以。

但是大陸的勢力被他們得罪了精光,除了一個李家可用,但是李家畢竟划算淡薄。若是後面惹怒了獸靈族,偷雞不成蝕把米的話,那是獸靈族跟陸地的其他各大勢力結合,這樣對他們來說是滅頂之災,所以必須先控制這個獸靈族的高層,斷了他們日後之間的聯繫,最好挑起他們的內戰,讓他們互相殘殺爲妙。

聽到林寒的一番話,波雅一個勁兒的猛點頭。

“你知不知道,暮塵被抓哪兒去了?”林寒記得,暮塵是跟波雅一起飛昇來的吧!

“我知道!暮塵哥哥是跟我一起飛昇來的,我們飛昇來的地方,是這個城池旁邊的一個小村子裏。那個小村子裏有神皇強者,是他抓住了我和暮塵哥哥,我被他們發現是獸人,所以被抓起來了,但是暮塵哥哥不是,那個村子裏的村長女兒看了暮塵哥哥的外貌,逼着暮塵哥哥娶她。

暮塵哥哥不願意,那村長便要當衆殺了我,所以暮塵哥哥只能妥協了。”波雅提起暮塵傷心難過,如果不是自己拖累了暮塵,暮塵根本不用落得這個下場。

“……”自古以來都是男人逼婚,這神域大陸還真是一個妙的地方,怎麼都是女人逼婚。

林寒擡眼看了一下丹卿,丹卿不太理解林寒這樣的眼神是什麼意思。

“你還記得過去村子裏的路怎麼走嗎?”林寒開口問了一句。

“自然知道的。”波雅連忙點頭,說知道。

林寒鬆了一口氣,讓波雅帶着自己和丹卿出發,離開此地。

不得不說,波雅雖然呆萌,帶還算不得路癡,帶路這方面,還是很機警的。

而且在星域的漫漫數年,她基本都是跟暮塵在一起修煉的,可以說她跟暮塵在一起的時間跟李南方的還要多。之前林寒離開星域的時候去自己創造出來的那一方世界裏看過李南方,開玩笑似的問他會不會怕波雅移情別戀。

李南方則是笑着搖頭回答,他說算全天下的人都會紅杏出牆移情別戀,但是波雅不會。

事實來說,果然如此,因爲暮塵和波雅成爲了兄妹之交。

(本章完) 衆人往前走了一段路,發現那個被他們控制了神帝竟然還在他們的身後跟着,不禁皺眉。波雅纔打算呵斥對方趕緊滾蛋,但是衆人轉念一想,去救對方,由他們出面可能會引起混亂,但是由這個神帝出面不是很好嗎?思來想去,林寒讓波雅命令對方自己的臉的面具隱去,化作之前真實的模樣,去往那個村落將暮塵帶出來。

對方聽話的點點頭,瞬間消失在了他們面前。

“能帶出來嗎?”林寒還是有些擔心。

“能,我之前見到那個村長對這個城主很客氣的。”波雅點點頭,已經不能用客氣來形容了,已經是卑躬屈膝了。

“哦!”林寒點點頭,不客氣纔有鬼了,一個是神皇一個是神帝,神皇階品的除了自己還有誰敢跟神帝級的一戰?

所以林寒是一點都不例外,現在耐心的等着好了。

大約過了一小會兒,兩個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其一個是那個神帝,另一個,可不是暮塵嗎?

而此時的暮塵顯然沒有他們想象的要好,這獸靈族人所做的惡事跟夢神對白雲皓做的一樣,毀了他的丹田,讓他變成了一個廢人。

暮塵顯然是哀默多於心死,雙眼呆滯的看着前方,跟木偶無異。

林寒還注意到了這可能也是被下了木偶咒印,不過等級沒有自己的高。因爲對付不同的階品的修行者這印記也是很複雜的。

林寒在空輕點了一會兒,打出一團印記,直接推入了暮塵的腦海裏。

暮塵的身子微微的一抽搐,意識忽然明朗起來。

原還有些帶着驚懼的眼神當看到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時,化爲了喜悅的模樣,眼底飽含着淚水,前一把抱住了林寒。

林寒被如此熱情的暮塵給嚇得不輕,尷尬的笑了笑,連忙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裏?”暮塵本以爲,他和波雅,會永無出頭之日了,沒想到林寒居然發現了他們,還找人來救了他。

“你是我兄弟,我自然時刻關心你的動向。”林寒理所當然的開口。

“可是我的修爲……丹田,被悉數盡毀了。”暮塵說到這個,喉嚨裏哽咽且苦澀,一個廢物,能有何用?林寒算將自己找回去,那也只是負累。

他剛來此地,沒有得罪過任何的人,卻因爲外貌俊朗招致大禍臨頭,被毀修爲,種下咒術困在了一個自己根本不愛且深深厭惡的女人身邊,這一樁一件對一個男人來說,都是莫大的屈辱。

“毀你清白者,我給你抓來,你自己動手殺了。至於你的丹田我有辦法幫你治好。你且耐心等待即日。”雖然現成的藥引在身邊站着,但是卻不能在這裏殺了。

這裏是獸靈族的地界,獸靈族也只有八個神帝,少了一個都會一起動盪,所以先等他們離開獸靈族,再讓這個了木偶術自己的出來,然後將其斬殺,取出元丹給暮塵,再將屍體嫁禍到別人的身。這樣便足夠了。

“我真的可以爲自己復仇?”暮塵眼底掀起了血雨腥風,這是這些日子以來,他的心情最爲激動的一次。

“能,你且等着。”林寒說完,一個儒雅的身影出現在了衆人面前。

“去將這個村子裏的村長和他女兒抓來,記得,別給打死了,打的半死不活,那一個村子裏的人都收到這個葫蘆里弄來好了。”林寒取出了葫蘆,放到了對方的手裏。

對方也不回答也不說話,直接轉身,消散在了他們的面前。

“他一人之力,可去擊殺那整個村子的強者?”暮塵的臉寫滿了難以置信。

“你且等着,最多一個時辰。”林寒一邊說着,一邊開始在空間裏翻找那種對修復被毀丹田有效果的藥出來,開始嘗試着煉丹。

想看看能不能煉製出一枚修復丹田的丹藥,不需要藉助神帝級元丹的力量。

反正閒着也是閒着,這一個時辰的功夫,林寒毀了一鍋藥材,又重新煉製了一鍋。第二鍋成功了,並且爆出飛了非常強大的能量,讓周圍的樹木都直接被攔腰震斷了。

林寒也是被這丹藥成丹後的氣勢給嚇得不輕,下意識的去觀察了一下四周,結果發現這丹藥打算逃走。幸虧了丹卿眼明手快,一把抓住了。

“這是什麼丹藥?”丹卿看了看這丹藥的成色和丹紋,都屬於品丹藥,什麼級別的看不出,看起來很強很強。

“我也不知道。”他將空間裏那些對的丹田有好處的藥材都匯聚了起來,嘗試着煉製丹藥,現在給暮塵試試,也好。

從丹卿的手裏拿過了丹藥,放到了暮塵的手。

“你吃吃看,如果這顆丹藥不能助你恢復丹田,我去宰了一個神帝,挖出元丹給你復原丹田。”林寒的這話說的暮塵和波雅冷汗直下。

那可是神帝!大陸之巔的存在,林寒居然大言不慚的說去颳了神帝挖出元丹給他復原丹田。

暮塵也沒有想太多,對林寒他永遠都是無條件的信任的。

將丹藥丟入了口,這顆丹藥一入口化掉了,然後一股暖流涌入了腹部,他那原本已經死寂成一片廢墟的丹田竟然出乎意料的開始慢慢的復甦了。

暮塵驚呆了,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殷切的期盼,這丹田只是修復了三分之一,還剩下了三分之二,沒有復原。

林寒動用了天目觀察了一下對方的丹田,也發現了這個問題。

“看來需要三顆這樣的丹藥才行,但是藥材我現在身不夠,等回到了丹樓,我再給你煉製。”林寒很快將剛纔自己煉丹的程序過了一遍,當做將這丹藥的丹方記在腦海裏了。

“謝謝你林寒!”暮塵從沒有想過,自己還能有恢復自己丹田的一天。

“你我兄弟,別談感謝。”林寒這八個字,更是讓對方熱淚盈眶。

八零農家小福寶 來不及說太多的感動的話語,三個身影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本章完) 其兩個還是被人五花大綁着的,暮塵和波雅定眼一看,可不是那個村長和他的女兒嗎?

暮塵一想到自己的身體被一個這麼醜的女人給污辱了,怒不可遏,前一腳踢在了那個女人的胸口。那個女人慘叫一聲,倒在了地。

“孽畜!這是你的妻子!你在做什麼!”那個村長怒目圓睜,開口怒罵了暮塵一句。

“這女人是你逼着我娶的!妻子!我暮塵從來不需要妻子!”他活了這麼久,多少的鶯鶯燕燕向他示好過他一個都沒有放在心,如今卻被一個其醜無的女人給玷污了! 諸天萬界人物大抽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