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趙穎兒小姐,我是楚微微。”

楚微微伸出了手,但是眼神卻極爲輕蔑。

“咦?你怎麼在這裏?”楚微微目光一閃,就看到了一旁沙發上坐着喝茶的周文軒。

“啊。”周文軒放下手中的小茶碗兒,隨意翹了個二郎腿,說道:“好巧啊,又見面了。怎麼了大明星,見到我很意外嗎?我在這裏上班啊。”

趙穎兒這邊,根本沒有搭理楚微微,楚微微伸出的手還尷尬的舉在半空中。

“你在這裏上班?呵呵,你是迷路了吧。看清楚了,這裏是當紅明星趙穎兒的辦公室,我要是沒記錯,周先生只是一個不入流的經紀人吧?”楚微微以爲周文軒是在狐假虎威。

說罷,楚微微轉過身說道:“趙小姐,我是來和你談合作的,麻煩你和你的經紀人和我們具體交流一下。”

趙穎兒裝作很忙的樣子,隨口說道:“哦,好。直接和我的經紀人談就行了。”

楚微微那裏受過這種氣,但是這個合作極爲重要,公司再三交代,一定要把與趙穎兒的合作合同拿到手。所以,即使是趙穎兒態度再怎麼隨便,自己再怎麼驕傲,也得放下身段來。

心裏罵了趙穎兒一遍,楚微微說道:“那好,趙小姐,煩請你幫我引薦一下您的經紀人。”

趙穎兒指向沙發上的周文軒:“諾,楚微微小姐,就在那裏。有什麼事情,您和他談就好。”

“什,什麼?你竟然,竟然是趙穎兒小姐的經紀人?那,那個鬼步舞”

周文軒雙手一摸頭髮:“沒錯,我就是穎兒的經紀人兼舞蹈製作人。楚小姐很驚訝嗎?”


楚微微張大了嘴,有些說不出話來:“竟然,竟然是你?”

周文軒壞壞地一點頭:“沒錯,就是我。”

楚微微咬了咬牙,讓身邊的助理拿出一份文件:“好,算我看走了眼。趕緊籤吧。 美貌動人[快穿] ,我還有事。”

周文軒差點兒讓楚微微逗死:“不是,我說楚小姐啊,是你腦子不好使呢?還是我記性不好。我好像記得,咱們倆之間,可是有些恩怨吧?剛剛你不是要讓我捲鋪蓋卷滾蛋嗎?你覺得,我會和你籤這份合同?您可是太高看我了。我周文軒可沒有那麼好的度量。”

楚微微瞪大了眼睛:“你,你竟然拒絕了我楚微微的邀請?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還沒有人敢拒絕我的邀請。”

周文軒做出一副無奈狀:“楚小姐啊。我真的是不知道,你那裏來的這麼多自信。沒人敢拒絕你的邀請?那你就大錯特錯了,我這不就拒絕了嗎?楚小姐啊,奉勸你一句,別太把自己當回事兒了。地球離了你照樣兒轉,你沒那麼重要。” “混蛋,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楚微微氣的直髮抖。當然,這麼失態,除了周文軒的原因外,還有就是,自己老闆那裏的壓力。


周文軒將桌子上的文件拿起來,看都沒看一眼,直接撕成了碎片,扔到廢紙簍裏,說道:“楚小姐,我不得不說,你真是非常沒有禮貌,一點兒家教也沒有,我非常討厭你,討厭的不得了。要是沒什麼事,請走吧,門在那邊。不送。”

楚微微直接氣的大叫:“周文軒,好,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祕書,去,把光影公司的經紀人主管主任叫來,我要求立刻將這個人踢出影視界,並且永久封殺他,從此再也不能解除經紀人的工作。至於報酬,讓他隨便開個價。”

聽到這話,一隻默不作聲地逸俊立刻心領神會地給周文軒遞上一份文件:“周主任,這是公司經紀人的名單,請您過目。”

楚微微徹底傻了眼,根本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周文軒接過文件,隨手放在桌子上,像是想起來什麼似的說道:“哦。我想起來了。楚小姐,您要是找經紀人的主管,那您不用忙了,我就是,您有什麼事兒嗎?”

楚微微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但是,公司那邊如果知道是因爲自己辦砸了,肯定不會放過自己,包括蘇辰,也不會輕易讓自己好過。

兩頭爲難之際,楚微微尷尬到不能自已。

周文軒早就猜到了楚微微的用意,但是這個女的,他實在是不想看到,遂說道:“楚微微小姐,你心裏想什麼我很清楚。我可以明確告訴你,只要我在這一天,你就不會得到任何的資源利用。至少在我手裏,你是別想。不過我倒是可以給你指條明路,回去你可以和蘇辰說,我們是因爲他,所以纔不和你簽約。反正我們已經得罪的他得罪夠狠了,也不差這一點。”

聽周文軒說完,楚微微連話都沒說,轉身就要走,周文軒一聲喝止:“等一等。楚小姐,算上這一次,我算是幫了你兩次,一次是你的命,一次是你的未來。所以,我希望,你可以幫趙穎兒一把。記住,多行不義必自斃。”

待說完這些話,楚微微一行人灰溜溜地走了。


“哈哈哈,真解氣呀,看他那趾高氣昂的樣子,就得這麼收拾她。”

趙穎兒問道:“周哥,不過,你爲什麼要放過她呢?還把責任攬在自己身上?”

周文軒笑笑:“做人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嘛。你們都是混娛樂圈的,將來怎麼也會碰到。再說了,楚微微本性也不壞,只是太傲了,罪魁禍首,還是她身後那些人,何必呢。”

逸俊點了點頭:“周哥做事就是周全,這下,不光教訓了楚微微,還落了個人情,哎呦,周哥,我是真服你了。”

“行了,別拍馬屁了,趕緊工作吧。穎兒,和楚微微合作的事就算了,下午有一個電視節目,你去吧。正好博點觀衆眼球。到時候我會在後臺。”

“嗯,知道了。”

因爲屬於公司公派的,周文軒一行人去電視臺的時候,公司特意還配了一臺車給他們。但周文軒卻沒有料到,這個電視臺,裏面有蘇辰的股份。

當蘇辰得知趙穎兒要去電視臺,壞心眼立刻就出來了。拿起電話,蘇辰就撥通了電視臺臺長辦公室的電話:“喂?是吳臺長嗎?我是蘇辰。”

“啊,是蘇公子啊。蘇公子有什麼事嗎?”

“有個事兒,得麻煩你一下,這件事你要是幫我辦好了,那麼,你們臺評優的事情,我就給你打包票。”

吳臺長一聽,便高興壞了,忙答應道:“蘇公子,哪的話呀。放心,您的事就是我的事,絕對給您辦的妥妥的。”

“嗯,那就好。吳臺長,你的話,我記在心上了。”隨即,蘇辰便祕密交代製片人要給趙穎兒難堪。

待趙穎兒到了,電視臺就開始錄製了。錄音棚裏,趙穎兒擺出比較甜美的姿勢,在製片人喊了開始之後,錄製開始了。

首先做了自我介紹,製片人便開始問東問西了。周文軒坐在一旁的觀衆席裏,觀察着上面這些人的一舉一動。因爲他剛剛得知,這家電視臺裏,有不少都是蘇辰的人,保不齊,會搗亂什麼的。

本來說的還挺好,周文軒以爲是自己多心了,可沒多長時間,周文軒就發現情況不妙。

這時,本來還挺和氣的製片人,便提出了一個要求:“呵呵,觀衆朋友們都知道,趙穎兒小姐號稱舞后,其創作的舞蹈鬼步舞,更是引起了全國的熱潮。”

“俗話說,能歌善舞,能歌善舞。既然趙穎兒小姐舞跳的那麼好,那麼想必,歌也唱的好。那麼,咱們要不讓趙穎兒小姐現場演唱一首,怎麼樣?”

周文軒心裏一緊張,完了,果然是這樣,壞事了,不行不行,我得想想辦法。

趙穎兒含笑不語,製片人卻依舊逼着趙穎兒展示其他才華,讓趙穎兒唱歌。趙穎兒目光投向周文軒,周文軒點了點頭,示意她先唱一首,控制好局面。

趙穎兒心領神會,起身站了起來,拿起話筒,鞠了一躬,說道:“好,那麼,我就爲大家唱一首那些花兒吧。希望大家喜歡。”

說着,隨着音樂響起,趙穎兒跟着音樂的節奏唱了起來。

雖然趙穎兒不屬於五音不全的那種,但是也不是那種唱歌很好聽的一類。果然,在趙穎兒結束了演唱,鬧事的人就來了。

幾個所謂的嘉賓就對着趙穎兒唱的這首歌,就開始評頭論足起來。

“穎兒小姐雖然舞蹈是神乎其技,但是這歌曲,就很普通了。”

“嗯,雖然穎兒小姐歌曲唱的還不錯,但是技巧性不足,只能在普通水準徘徊。果然,術業有專攻啊。穎兒小姐還是跳舞比較好。”

操,砸場子麼?周文軒一下就火了起來。而且,趙穎兒在臺上也尷尬不已。

不一會兒,趙穎兒就看到周文軒在後臺招呼自己。

隨即,趙穎兒找了個藉口,便跑去後臺找周文軒。

“周哥,怎麼辦啊。”趙穎兒着急的都快要哭了。

周文軒說道:“沒事,這些人都是蘇辰的幫手。是故意要給你難堪的。放心,有我在,還沒有人能看你的笑話。”

說着,周文軒拿出耳機,戴到趙穎兒耳朵上,說道:“我這裏有一首以前創作的歌曲。很適合你。你先聽着,等學會了,一會兒你到臺上,就說,剛纔那首歌因爲不太熟練,所以有些緊張,現在爲他們唱一首自創的歌曲。”

其實,這首歌,正是周文軒剛剛兌換一首神曲“忐忑”,專門爲了避免這種事的發生。

待教授給趙穎兒後,周文軒摘下了耳機,然後去了音響師那裏,接上了手機,將那首歌的旋律放了出來。

趙穎兒按照周文軒教的,重新上臺,和製片人說明後,重新唱起了周文軒教授給她的神曲。

因爲歌曲是在是獨特,完全是一種新的風格。就連那些蘇辰的幫手,都聽的入了迷,跟着趙穎兒的節奏,不由自主地打起了節拍。待演唱完畢,一羣人還沉浸在旋律裏久久不能自拔。

嘿嘿嘿,在我眼皮底下,還敢瞎造,整這些下三濫的手段。我就借你們的力,讓穎兒再火一把,讓你們知道,什麼叫做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就你們幾個蘇辰的走狗,我今天就全把你們給收拾嘍。


因爲是現場直播。通過電視臺的轉播,很快,趙穎兒魔性的歌聲便傳到了四面八方。一場節目下來。趙穎兒演唱的神曲更是家喻戶曉。一下子,因爲這首歌,趙穎兒再次引發時尚潮流,成爲全國網名熱議的焦點。

一首“神曲”驚天下,趙穎兒再次大火了,無數人一邊跳着鬼步舞,一邊大唱神曲忐忑,使得趙穎兒風頭無雙!

“老吳,這就是你給我做的保證?什麼狗屁保證?趙穎兒竟然又火了一把,還毀了那麼多手下人的名聲,老吳啊,我覺得,電視臺臺長的位置,是不太適合你了。你被解僱了。趕緊給我滾蛋,媽的。”蘇辰怒氣衝衝地就摔了電話。

“媽的,我特麼就不信了,我還搞定不了一個趙穎兒。還有那個周文軒,是什麼來路。敢和我作對,呵呵,我會讓你死的很慘。”說着,蘇辰狠狠地將桌子上的兩張照片揉成了紙團。

“哈哈,我估計,那些人估計都快氣死了。本來是想找咱們麻煩的,沒想到,竟然意外地讓穎兒又火了一把,比起鬼步舞,真是有之過而無不及啊。哈哈。”逸俊激動的說道。

趙穎兒笑着:“這一切還是得感謝周哥。要不是周哥幫忙,我想,我這一次,肯定就栽在他們手裏了,更別說火一把了,周哥,你可真是我的福將啊。”

“哪有哪有,全是你自己努力的結果,我就是幫了一點點小忙而已。”

趙穎兒笑着:“周哥你就別謙虛了,就你拿出來的這些作品,就算是你自己,也能火的一塌糊塗啊。真的,謝謝你。” 第十四章 公司的一廂情願

周文軒倒是沒再說什麼。趙穎兒說的倒是實話,沒有周文軒的這些東西做爲支撐。她趙穎兒,絕對是翻不了身。

“好了,不聊這些了。一會兒,咱們得去會議室開會了。這回,你那首神曲,可是給公司賺足了輿論與話題啊。公司的股票聽說都上漲了呢。”

趙穎兒玩着頭髮,盯着周文軒:“周哥,你說,你這麼有才華,爲什麼,你不自己發展自己呢?就憑你的才能,想賺錢成名,那可以說是手到擒來啊。難道你不喜歡錢?或者名利?”

周文軒嘿嘿一笑:“妹妹啊,我周文軒不是神仙,也不是什麼聖人,就是一俗人,我怎麼能不喜歡錢權名利呢?這些東西我都喜歡。”

“那爲什麼你自己不成就自己呢?”

周文軒說道:“我怕我良心上過不去。行了妹妹,不說了不說了,趕緊去開會。一會要是遲到了,公司那些老大們會以爲咱們耍大牌呢。”

趙穎兒嘿嘿一笑, 用吃的哄我呀 :“好,那咱們就去開會,看看公司會怎麼回報我們。”

會議室內,趙穎兒和周文軒直挺挺地坐在一邊,肖吟做爲公司副總,來宣佈了任命:“經公司決定,藝人趙穎兒,因其出色的業績與舞蹈天賦,給公司帶來了巨大利益。公司決定,獎勵趙穎兒小姐,一百萬。同時,光影公司所有資源,對趙穎兒小姐全部開放。”


衆人紛紛鼓起了掌。

待衆人安靜下來,肖吟繼續說道:“經公司決定,經紀人周文軒先生,在工作期間,業績突出爲公司帶來利益,其負責藝人趙穎兒同樣大火,特此,獎勵周文軒先生,五十萬現金,同時,任命周文軒先生爲高級經紀人,那恭喜你們。”

周文軒也沒想到,公司這回竟然對自己這麼客氣。不過,這五十萬的獎金,也太少了一點。不說別的,單單是那首神曲,公司就沒少賺,更何況,還有兩個火爆了全球的舞蹈。價值可是不可估量的。

不過,周文軒本來也沒指望公司能讓他大發特發,只是先借用光影這個平臺,邁出第一步而已。

公司內,趙穎兒和周文軒成爲了新貴。特別是周文軒,一個高級經紀人的身份,在公司內,也是屈指可數的。畢竟,一個能成功捧紅藝人的經紀人,和一個當紅藝人給公司所能帶來的利益,那是沒法比較的。

因爲藝人只能是藝人,通過自己的知名度來給公司帶來利益。而一個好的經紀人,能捧出一個明星出來,也就能捧出第二個來。這樣看來,好經紀人的潛力,那是無限的。

所以,看似在經濟上週文軒沒有趙穎兒得到的多,但是,此時的周文軒,擁有各大權利。甚至,只要他願意,在光影橫着走,都不會有人說個不字。

現在的周文軒,真可謂是春風得意。

逸俊也是水漲船高,因爲與周文軒走的近,還是周文軒點名要的祕書,所以,在公司裏,也是順風順水。

坐在辦公室裏,周文軒正在思考着下一步該怎麼辦。這時,辦公室的門響了起來。“請進。”

話音剛落,周文軒辦公室的門吱呀一下被打開了,原來是肖吟。

“怎麼了肖總,怎麼有閒情逸致來我這兒了?”周文軒絕對不相信,肖吟只是閒的發慌,來瞎晃悠。

肖吟笑了笑:“沒事,我就是來看看。”

周文軒心裏暗罵:還沒事,都混了這麼長時間了我還不瞭解你?

“哦,看來肖總是來找我喝茶了。那行,既然沒事,肖總,您喝着,我這還有些工作要處理。”

肖吟尷尬了一下:“嘿嘿,啥事兒都瞞不住周主任啊。”

周文軒心想,這要是讓你拿住了,我周文軒也不用在光影混了。

“呵呵,肖總有什麼事兒,明說吧。”

既然這樣了,肖吟也不遮遮掩掩:“文軒,不瞞你說,我還真是有事要和你談。公司呢,也重新任命了你的職位,還給了你獎金,這就足夠證明了公司的誠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