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寫好了!”吳良剛拿出來,劉偉就衝上前,一把捏住書,吳良也沒有使勁,就那樣劉偉一下就把書抽回到手中,吳良微微一笑。

“好啊!劉偉居然不等我,一個人先得到書了!”就在劉偉的手剛抽回時,張航突然出現在兩人中間,吳良沒有意外,因爲他早就發現了張航的存在,到時劉偉嚇了一跳。

“喂,你這樣是不對的,人嚇人,嚇死人,吧不知道嗎?”劉偉不滿的拍拍胸口,他是真的沒有注意張航的存在,因爲他的心神都沉寂在書上面呢?

張航撇撇嘴,沒有理劉偉,而是眼巴巴的看着吳良,吳良感覺狠好笑,張航家裏是什麼條件他是瞭解一點的,想不到因爲一本書,居然做如此表情,不知道如果被他家人看見了,會是什麼表情。

吳良搖搖頭,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想,而是再次伸手入懷,一本和劉偉一模一樣的書就出現在手中。

“給,拿去吧,我建議你們現在收好,不要被別人看見,不然發生什麼事,就不好說了!”吳良微微一笑,把書遞給張航。

張航的家教還是不錯,雖然人有點二代的樣子,但還是對着吳良點頭表示感謝,這點比劉偉強多了。

“呵呵,不要以爲你有,我也有哦!”張航看了劉偉一眼,然後把書放在胸前,而且還故意的拍了拍。


吳良有些無語,這張航還真是有趣。

“哼,你有又怎麼了,難道我練得還沒有你快,不服咱們比一比!”劉偉冷哼一聲,故意挑釁道。

“好啊!比就比,也不說別的,一個禮拜喂期限,誰練得不如對方,就請吳良到江都國際大酒店搓一頓!”張航無視挑釁,把賭注說了出來,吳良也不說話,他知道兩人都是有錢的主,吃一頓飯根本不算什麼。


“那好,就這麼說定了!”劉偉藏好書,對着吳良拋了一個媚眼,然後快步的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張航不屑的撇撇嘴,他還真不相信,自己能比劉偉差。

“好了,你也到座位上,一會教授就來了,被他看見,肯定會被教授惦記,到時掛科就不好了!”吳良拍拍張航的肩膀,示意張航可以離開了。

“呵呵,你認爲,憑我的家室,要那文憑有什麼用,只不過是做個樣子而已!”張航呵呵一笑,顯示自己的身份根本不用怕。

“好了,我知道你家室可以,但是我不行啊,我還需要文憑吃飯的!”吳良無奈的搖搖頭。

張航呵呵一笑,賊賊的看了吳良一眼,這才大包大攬道:“沒事,憑你的本領,來我們公司吧,到時一定給你一個總經理當當!”

吳良眉毛一擰:“張航我是不會到你公司的,我要憑我自己的雙手掙錢,我不會走後門上位的!”

聽着吳良的話,張航有些尷尬,小心翼翼道:“其實關係,也是一種本領呢?”

“好了,別再說了,趕緊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吧!”吳良揮揮手,示意不願在這上面多說什麼。

張航點點頭,知道再說下去,肯定會討吳良不喜,雖然他也是好意,但有些事自己喜歡,別人不一定喜歡,他嘆口氣,說聲抱歉,就慢慢走到自己的座位上。

看着離去的張航,吳良嘆口氣,他覺得自己剛纔的態度有些不好,但他不想告訴張航,他要在大學畢業前掙到十幾個億,不然就無法向鄧天明的父親交代。

但這事又怎麼好開口呢?說出去,別人只會說他是在做夢。

“坐好了,輔導員來了!”一個眼尖的同學吼道。

這位同學話音剛落,輔導員就邁着簡約的步伐,慢慢的打開門,走了進來。

輔導員進門那也不看,而是先瞄了吳良一眼,吳良皺眉,不知道這輔導員什麼意思,還有就是今天不是李教授的課嗎?輔導員來這幹什麼。

“咳咳!同學們好,今天沒有課了,下午學校組織一場表彰大會,其主要目的就是表彰吳良,還有我們的劉偉,當然還有一些其他人,所以今天上午不上課了,下午請同學們準時到操場集合!”輔導員輕咳兩聲,迅速說了今天的安排。

輔導員話音剛落,班裏的同學就轟然嘈雜起來,並且還有同學對着吳良與劉偉指指點點。

吳良聳聳肩,他知道同學正在討論他,他也沒有在意,反正這是好事。

“好了,今天就到這,劉偉與吳良你們倆跟我來一下!”輔導員輕怕桌子,等班裏安靜下來,這才指着吳良與劉偉,然後就走出教室。


吳良與劉偉對視一眼,站起身就朝輔導員跑去。

兩人走後,班裏又開始熱烈的討論起來,而自始至終,汪吉一直眯着眼,不知道在想什麼。

“早就聽說要開表彰大會了,想不到今天才開!”

“呵呵,這你就不知道了,因爲吳良一直沒有出現,表彰大會他是主角,主角不在怎麼開!”


“說是也是,以後學校會煥發生機,那麼有一個好的帶頭,也是不錯!”

“那是當然,以後我們就可以安心的學習了!”

“你說輔導員叫我們會有什麼事!”走着,劉偉突然問向吳良。

吳良聳聳肩,無所謂的道:“不知道,可能要告訴我們演講稿吧!”

“呵呵!響起就有些激動,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要到廣場演講!”劉偉呵呵一笑,臉上的肌肉不停的抖動,顯然十分高興。

“那恭喜你了!”吳良打趣道。

“你怎麼一點反應都沒有啊,那可是演講呢?”劉偉笑着笑着,感覺那裏不對勁,最後突然發現吳良自始至終都沒有過多的反應。

“有反應做什麼?我是練氣師,演講難道比我修煉突破還要高興?”吳良捏着鼻子,慢吞吞的道。

“是啊,你是練氣師,根本就不用在乎這些?”劉偉心情有些低落。

“呵呵,你也不是普通人?”吳良拍着劉偉的肩膀,然後與劉偉對視,劉偉的眼睛有些紅,吳良這才緩緩道:“難道不是嗎?別忘記了,你也算半個練氣師,只不過你修煉的是精神方面的!”

“呵呵!”劉偉想想也是,於是振作起精神,用勁的點點頭。

兩人呵呵一笑,快步向輔導員追去。 輔導員的辦公室依舊昏暗,燈光有些模糊。

“走吧!”站在門口,吳良拉拉劉偉的胳膊。

“這就是辦公室?”劉偉有些不確定的道。

“沒錯,不然,你以爲這是哪裏!”吳良點點頭。

“呵呵,我還是第一次來!”劉偉微微一笑,邁步向辦公室走去。

輔導員進去之後沒有關門,明顯是等待着吳良與劉偉二人過來。

兩人進入辦公室,吳良自覺的把門關上。

“坐吧!”進入辦公室,輔導員指着辦公桌對面的椅子。

吳良也不客氣,一屁股做了下去。

劉偉見吳良坐下,隨之也坐了下去,然後和吳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輔導員。

“你們過來,應該知道爲什麼吧!”輔導員坐在椅子上,眼睛有些複雜的看着吳良。

吳良點點頭,對於輔導員的眼神直接無視,他知道輔導員的眼神的含義,因爲輔導員以前爲老校長做過事,現在老校長情況不知,而他又是新秀,受到現任校長的青睞,所以輔導員希望以前的事一筆勾銷。

“那好,我給你們說下,這次演講一定要說些正能量,只要帶動學校的積極性就行!”輔導員點點頭,眼神躲閃的看了吳良,見吳良沒有反應,他有些失望。

“哦,知道了,我一定完成任務!”劉偉點點頭,保證道。

吳良呵呵一笑,表示一樣。

輔導員揮揮手,示意兩人可以離開。

“吳良,你有什麼好的想法嗎?”走出辦公室,劉偉就激動的摟着吳良的肩膀。

“沒有,隨意吧!”吳良聳聳肩。

兩人也沒有回到班級,而是直接出了學校。

出了學校兩人就分開了,吳良坐車到藥材店去了一趟,主要買些煉製百變換膚丹的藥材,這次依舊買了十份,這藥材不貴,總共下來有一萬多塊。

“小智,你確定就這麼多?”吳良拿着滿滿的三袋子藥材,不確定的道。

“主人,完全沒有問題,就是這些!”小智討好道。

“呵呵,這藥材也有便宜的啊!”吳良有些自嘲道,他一直以爲煉製丹藥的藥材都很貴。

“主人,有些藥材都很便宜的,如花生衣才三塊每公斤,你算算要是買一萬塊的花生衣是不是要買一小汽車的啊!”小智解釋道。

“恩!”吳良點點頭,收起小智,然後在一個別人看不見的地方,把藥材全部扔進了聚寶空間。

做完這一切,已經過去了半個上午了,吳良也不耽擱,坐車直奔學校而去,來到學校,快速來到班裏。

班裏還有着人,都是一個愛學習的同學,這些同學已經沉寂在知識的海洋之中了,吳良不管其他,來到座位上坐下,然後閉上眼睛,默默的運轉聚寶決。

聚寶決經過這麼長時間的修煉,已經快要到達二層頂峯,只要努力一下,過不了兩天就會突破。

聚寶決就這點好,只要寶氣積累到了,就能突破,不像其他法訣,突破修爲還有這樣那樣的困難。

吳良沉浸在修煉的海洋之中,轉眼就到了下午,他睜開眼,然後在學校門口買了一些吃的,這才緩緩的來到操場。

此時操場已經站滿了人,吳良看了一樣,很快就找到了他的班級所在的地方,他快步的就融進班級之中。

“吳良,你的演講稿準備的怎麼樣了!”就在演講快要開始的時候,輔導員找到吳良。

吳良微微一笑:“演講需要什麼演講稿,實話實說唄!”

“額!”輔導員怎麼也沒有想到,吳良居然想無稿演講,這可是需要很大的實力才行,但他想想吳良的種種,也是明白吳良即是天才,也是武學奇才,不然吳良也不會連續打倒那麼的人。

“咳咳!現在有請校長說兩句話!”吳良站在講臺之上,閉着眼睛,無時不刻的修煉着,而沒等多久喇叭就喊道演講開始了。

當聽說現任校長第一個演講,吳良這才睜開眼睛看向演講臺。

此時演講臺上站在兩個人,一個是一個高挑的美女,美女是播音系的同學,是這次的主持人,而另一個人,則是中年人,中年人一身淡藍色西裝,腰桿筆直的站在演講臺上。

“呵呵,同學們好,我是你們理工大學現任校長,至於前任校長已經被調離,所以以後我跟大家是一家人了,大家和我一起爲學校爭光吧!”中年人說着吐沫橫飛,並且越說越激動。

吳良看了中年人校長一眼,然後繼續閉目修煉起來,校長說了很多話,吳良也沒有仔細聽,他只知道校長說來說去,意思很明白,國有國法,校有校規,希望同學們遵守,然後就是各種的勵志鼓勵什麼的。

等校長說完,就該吳良上場,吳良也不做其他,就那麼走向演講臺,他一出現,在操場的同學就爆發出激烈的討論聲,大都是議論吳良多麼多麼的厲害,再者就是羨慕吳良,當然還是有人看不慣吳良的。

吳良也不管這些,他知道,只要自己過得好就行,至於別人怎麼想,那是別人的事,當然他上臺只是說了幾句共勉的話,最後時,他又說了幾句希望學校在校長帶領下,學校越來越好。

吳良說完,操場就爆發猛烈的掌聲,聲音之大,已經蓋過了校長了。

就在吳良下臺後,劉偉顫巍巍的走上講臺。

說來劉偉也是什麼都見過的人,但上演講臺對他來說還是第一次,所以他的腿有些顫抖,心裏更是激動的不行,還有就是說話聲音都有些發音模糊,這些都沒有什麼,慶幸的是他最後還是把演講稿讀完。

在他讀完的那一剎那,場中就爆發了掌聲,當然聲音根本就沒法與校長和吳良的比了。

不過劉偉還是挺高興的,這次演講,至少還很順利。

劉偉下臺了,最後又有幾個同學上臺演講,這些上臺演講的同學都是學習比較不錯,並且在各系之中表現十分的好。

當然他們宣傳的都是正能量,並且都是拿着演講稿,一字一字的讀的。

最後演講結束,校長有唾沫橫飛的說了一大堆,吳良是一個字都沒有聽進去,他依舊閉目修煉,和他站在一起的同學,都是十分好奇的打量着吳良,吳良沒有出聲,就那麼靜靜的站着。

“好了,同學們,今天就到這裏,下次有機會,我再爲大家都講解一下別的知識!”校長關掉話筒,主持人與場中的同學見此,紛紛的鬆一口氣,他們覺得校長實在太能說了。

“吳良走了!”演講全部結束,吳良還在閉着眼睛,劉偉最後壓住了心中的激動,走到吳良的身邊,拍着吳良的肩膀。

“哦!”被劉偉輕拍幾下,吳良徹底的從修煉中醒來,當他看見講臺的人和場中的人都開始離開,他輕輕的點點頭,然後轉身往學校門口走去。

劉偉無奈的聳聳肩,沒有多想,他快步的追上了吳良。

“怎麼這麼着急?”劉偉走在吳良身邊道。

吳良搖搖頭:“沒有什麼好,就是想早點回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