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留下吧。"

“你留下!”

杜蘭剛剛說完,舅舅和鬼面便異口同聲的說道,說完以後看着彼此笑了笑。不過我希望舅舅能夠陪我,就提出讓鬼面留下,他無奈的點頭,然後看着杜蘭說了句小心,就不再說話。

因爲我不會出體,舅舅便讓我盤腿而坐,然後用陰陽傘把我的魂魄收了,然後放了出來;我只覺得腦袋一暈,緊接着就覺得自己身體變輕了眼前一片漆黑,但緊接着一切又變了回來,舅舅三人就在眼前,低頭一看自己的身體還盤坐在不遠處,感覺很好玩就走到身體旁想要試試能不能進去,被舅舅攔下了,說如果我再進去就不能帶我去了,因爲短時間內靈魂多次進出體內,身體會受不了而遭受創傷,我只好作罷站到一邊等起他們。

只見他們坐在我身體邊上,各自嘴裏嘰裏咕嚕唸叨着什麼,不多久我便看到他們兩個的靈魂緩緩從身體中出來,站起來以後看着我說可以出發了,然後杜蘭沿着小河往前走去,我連忙跟上去。由於沒有肉身我們走起路來很快,就像一陣風一般,很快來到小河的盡頭–看上去就像是一口井,但是半徑足足有十米,整個就是一圓形的大泉眼,裏面的水嘩嘩的噴涌而出流了下來,匯成這條小河。

“這是哪裏?”我還是頭一次看到這麼大的‘水坑’,心裏覺得很新鮮,看着杜蘭開口。杜蘭說這就是娘娘廟的入口,進入水中之後往前遊一段時間就會到達那裏。我很奇怪爲什麼那天晚上她救我們出來的時候走的就是路,而今天爲什麼要從這裏進去,眼裏充滿不解。彷彿看出我的疑惑,杜蘭接着開口:“其實這裏是最近的路,只不過這裏面的水很陰,如果帶着人肉身從這裏面進去,會染上髒東西,所以那晚我帶你們饒了路,現在我們沒有肉身,自然從這裏過。”

“哦”我點點頭,然後說我不會游泳怎麼辦,結果他倆聽完都笑了,說我們現在可以算得上是鬼了,根本就不用擔心淹水,還說等會下去我就知道了。可我還是半信半疑,因爲我們村子裏面沒有河,我跟毛蛋他們見過最多的水就是下雨的時候,雨水彙集到大坑裏面,但就是那樣我再下去的時候還喝了幾口水,從那以後也就不敢在下了,十足的旱鴨子。不過他們兩個看上去倒是很輕鬆,杜蘭率先跳了進去,然後舅舅一把將我丟進去,自己在後面跟了上來。

其實就就把我丟進去的那一刻,我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心想這水深不見底,又流的這麼急,萬一他們來不及照顧我,誰把我給衝跑了怎麼辦,甚至在進入水的那一刻,我還被嚇得叫出聲來。可是很快我就發現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我的身體在水裏就像是不存在一般,前面的水流過來的時候直接就穿過了我的身體。

我還以爲自己的眼睛不好使了,正好這是前面游過來一隻大鮎魚,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它就穿過我的肚子,扭頭一看人家已經慢慢悠悠的又走了,正詫異呢,舅舅從後面出現了,說你這下知道了吧,鬼在水裏是可以來去自如的,不信你走兩步看看。聽他說完我想想好像真的是那麼回事,慢慢的擡腿向前邁了一步,身體還真的就往前走了,根本沒有想象中的流水通過鼻子耳朵進入身體內的壓迫感,一下子變得高興起來,又蹦又跳的感覺十分好玩。

“行了,不害怕了就趕緊走。還得去救雨萱呢。”見我玩上癮了,舅舅無奈的說道,說完就不再管我自己往前走去,很快身影便被水流所遮掩。雖然這地方好玩兒,畢竟是通往鬼村的地方,裏面肯定有不少的髒東西,雖然我現在也是‘鬼’,但背不住比我厲害的鬼來欺負我,趕緊跟了上去。

我們進去以後,鬼面留在原處在我們三個的周圍擺上一圈銅錢,然後再銅錢的外圍點上了三支香,燒了一些紙錢之後自己坐在地上閉上眼睛回憶起了赤霄劍宗的內容,跟其他修道階段分明不同的是這劍宗不存在門檻,也就是說只要認識字的能夠看懂的,就都能夠修煉,只不過根據學習者自身的資質以及修行,學到以後跟劍配合的程度會大有不同。如果練習者一身正氣並且基本功紮實對陰陽之術了熟於心,那麼操作起赤霄的時候就會人劍合一,殺力無窮;可是如果練習者資質平庸甚至心中雜念甚多,那麼赤霄在他手中只能當做最基本的辟邪之物。

鬼面天生聰慧,要麼也不能在五年前就能夠通過自己的研究,精通養鬼之術。僅僅拿到赤霄一個多月的時間他就已經能夠做到人劍合一的狀態,可是畢竟人與劍只見默契程度還不夠,這是時間太短所致,所以櫃面還想再接觸江底水怪之前最大程度的提高自己,彌補不足。在我們周圍圍上一圈銅錢是爲了起警報作用,一旦有髒東西想要靠近我們,銅錢就會發出聲響,他就會第一時間知道做出反應;而在邊上撒紙錢則是爲了打點周圍的孤魂野鬼,畢竟這種生命特徵還在卻沒有靈魂的肉身,是所有鬼魂想要的。除了一些惡鬼厲鬼之外,大多的的鬼魂收到紙錢以後就會離開,不再繼續覬覦我們的肉身。

可是鬼面閉上眼睛沒過多久,銅錢圈外的紙錢灰被風颳的滿天都是,有些尚未燒完的紙錢直接熄滅了,然後銅錢以外的土地突然變得鬆動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裏面涌動,緩緩的靠近我們。

而鬼面專注的閉着眼睛回憶劍宗,對這一切一無所知···

自己往前走了十幾分鐘的樣子,就看到了前面他們兩個,並且越來卻清楚。等跟上他們以後才發現已經到了盡頭,前面便是一條小河,只要我們進入小河並且上岸,就到了娘娘廟裏面了。見我追上來他們兩個站在兩邊一人拉起我一隻胳膊,還沒反應過來就看着他們身子猛地往前一撲,連帶着我也往前撲了過去。這次就沒有那麼好玩兒了,進入小河以後我馬上就有了溺水的感覺,幸好舅舅及時的拖住了我,饒是如此我還喝了幾口水,嗆得我直流眼淚。

等上岸的時候,我就不停地埋怨舅舅,畢竟他剛剛說了鬼是不怕水的,結果這差點沒把我淹死,結果他哈哈一笑說這條小河本來就是這樣,之前我們跳進來的那個入口只能入鬼不能入人,而現在這個出口卻恰恰相反。我問他爲什麼,舅舅說陰陽兩隔,這是爲了避免鬼魂進入人世和活人不慎進去鬼村。我聽了接着問他那爲什麼在娘娘廟的村口還能夠見到紫氣東來的場景,不是說人鬼應該井水不犯河水麼,可他那分明就是吸引活人往裏進。舅舅說正因爲有這樣的事情存在,才需要我們茅山派的存在。如果時間所有鬼魂都能夠做到井水不犯河水,茅山弟子又怎麼會如此辛苦的降妖除魔? 第496章

落花谷和帝族有兩名太上長老是出名的煉丹師,兩人成名前都是散修,據說曾經是煉丹盟盟主的弟子,後來兩人被送到隠族歷練時,被帝族和落花谷的老祖看上!給出巨大的報酬,並且奉他們兩人為帝族和落花谷的太上長老,當時的他們才不足百歲!兩人喜出望外,從此留在了帝族,隨著時間流逝,據說兩人原來煉丹水平多年無進展,在兩個勢力日子也是不好過!可是就我們查到消息,我們顧家被滅的第二年,這兩個勢力中的兩個煉丹的太上長老,忽然突破了煉丹等級,煉製的丹藥,也比以前好了許多……」顧七憤恨的說道。

「可惜,我們查到的線索,都不是十分有用,我和叔叔只是懷疑,是這兩人所為,卻沒有真正的證據!何況帝族和落花谷,也不是我們兩人能夠撼動的!」顧七輕嘆一聲道。

「竟然又是落花谷?這落花谷還真是讓人不待見!」顧琰冷哼一聲說道。

「怎麼你們也跟落花谷有仇?」顧七疑惑的問道。

「是啊,那落花谷的人簡直就是……」顧琰直接將他們跟落花谷的事情,說了一遍。

「原來之前說墨竹林的事情,就是你們小姐整出來的啊!這麼說那些被困在墨竹林的人,這輩子都出不來了?」顧七好奇的問道。

「那就不知道了,或許有厲害的能出來吧!」顧琰說道。

顧三一直在聽顧七個顧琰聊天,沒有人知道他心裡在想些什麼!看著顧琰的眼神,也帶著一種別樣的暖意……

他沒有阻止顧七將顧家滅族的事情,對顧琰等人說出來,就是因為自己大哥唯一的兒子,名字就叫做顧琰……

那年他分明看到大嫂抱著顧琰的屍體,跑了出去的,可是他藏好顧七,追到懸崖邊的時候,就只有大嫂的屍體,顧琰的屍體卻不見了……

後來他帶著顧七又回到了哪處懸崖,卻也沒有找到顧琰的屍體,一直以來他和顧七都覺得,或許顧琰沒死……

那天在得知顧琰的名字時,兩人心裡就是咯噔一聲,因此才會主動跟墨九狸等人一路,幾天的相處下來,讓他們對顧琰的印象也是極好的……

加上雖然顧琰的年紀看著,跟顧三差不多,但是顧三悄悄看過顧琰的骨齡,知比顧七大一點點,那就說明顧琰易容了……

可是,剛認識沒多久,他也不好問顧琰為什麼易容,真容是什麼樣子的!畢竟,修鍊之人因為修鍊的關係,很多人年紀大了,還是童顏,都會給自己易容的,這樣看著自己的後代,也比較舒服些……

不然,一個老祖宗站在自己的第不知道幾代的孫子面前,兩人容貌都差不多,看著也不得勁,十分沒有威嚴啊……

特別是跟顧琰之間,那若有似無的親近感覺,讓顧三和顧七,都覺得顧琰可能就是他們要找的,顧家除了他們兩人之外,最後一個倖存的男丁……

只是,現在他們不能證實,反正他們這次來浩天大會也湊熱鬧的,便跟著顧琰他們,慢慢了解好了…… “快走吧,別讓鬼魂發現我們在這裏。”杜蘭擦了擦身上的水以後看了看四周攢動的鬼影,連忙開口。舅舅點頭,將我背在他背上迅速的離開。杜蘭在前面帶着路,後面舅舅帶着我跟着她,最終她停在一棟小石屋前,停下以後馬上轉頭讓我們蹲下,同時她自己也蹲了下來。

照做以後,我有些緊張的開口:“怎麼了?”

“你看見那青色的石頭了嗎?那是這個村子的祠堂,所有鬼魂都住在裏面,雨萱如果還在這個村子的話也一定會在裏面。”杜蘭透過縫隙指着前面的青石牆體說道,而我早就看到了那青石牆,就覺得很面熟;聽她一說才反應過來這就是那天我們被困在這裏的時候無數次路過的祠堂,只不過當時我們在正面路過,此刻我們在後面而已。頓了一下杜蘭壓低聲音接着開口:“這個鬼村相當封閉,裏面的鬼魂都是他們自己村子的人,就算有人進來以後被他們害死之後要麼魂飛魄散,要麼被驅逐出去,很少有外來鬼魂能夠停留在村子裏面;這樣一來一旦有新魂來到村子裏面尤其是靠近祠堂的時候他們就會感應到,所以我們雖然沒了肉身方便不少,但也要小心謹慎才行!”

“那,現在他們發現我們了麼?”聽她這麼一說我心裏馬上緊張起來,倒不是害怕鬼,舅舅和杜蘭都在我是肯定沒有危險的,我就是怕被發現以後救不了雨萱。杜蘭皺着眉頭想了想說應該還沒有,鬼王不在的時候裏面的人會很鬆懈的,說完她又對舅舅說:“等會兒我引他們離開,你們趁機進去尋找雨萱!”

“那你能對付得了麼?”毫無疑問杜蘭在這裏比我們要熟悉的多,由她去引出祠堂的鬼魂是最好的辦法,可舅舅怕他對付不了蜂擁而出的鬼魂,人家杜蘭是來幫我們做事的舅舅心裏一千個不願意她去冒險。而杜蘭顯然清楚她的想法,微微一笑,衝我倆點點頭,然後原地一閃,消失了。她走了以後我問舅舅等會兒是不是就能見到雨萱了,他想了想點點頭,可我覺得他也不敢保證,點頭只是爲了安慰我而已,事實上他心裏卻是再後悔,如果當時在家中她攔着雨萱就不會出現現在的情況了,可惜他當時只是象徵性的說了一句,從心底還是在我和她面前選擇了我,選擇了自私。

“走吧,我們換個地方。”嘆了口氣他拉着我往旁邊走了走,側着身子能夠看到祠堂正門的情況,此刻祠堂門口空蕩蕩的,只有門上面的大白燈籠在風中飄搖,透過暗淡的燭光,祠堂的影子射到地上,不斷的扭動着。突然祠堂前一道白光閃過,杜蘭出現了。此刻的她手裏面拿着封閉的盒子,站穩之後從盒子裏面拿出事先準備好的一串紙人掛在身上,而後又拿出幾根小摔炮(就是我們小時候玩兒的那種摔炮,外面用膠泥或者牛皮紙包裝的,往地上使勁一甩就會爆炸)!

大家都知道鬼魂害怕炮竹,其實不僅是鬼魂,人的魂魄一樣害怕!沒看到過年的時候總有小孩子被嚇到麼,那就是被外面滿世界的鞭炮聲響驚了魂。好多孩子小時候都被嚇過,我也一樣,這是很普遍很正常的事情,因爲小孩子天靈蓋沒有合上,一般都會有慧眼;能夠看到很多大人看不到的東西,所以沒事最好不要帶嬰兒去醫院或者葬禮現場,嚇不嚇得到另說,但是年紀這麼小就看到那東西,本身就不是一件好事情。

在這裏給大家普及一下如果孩子被嚇到怎麼辦,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在孩子突然哭的時候把他抱在懷裏,然後不停地喊着他的名字,便喊邊說孩子快起來,快起來···這是因爲孩子受到驚嚇的那一刻靈魂會嚇得離開身體,要在魂魄未走遠之前趕緊喊回來,一般他們聽到自己的父母在喊自己就會回來。如果喊得及時,屢試不爽!

但是如果喊得不及時,孩子的魂魄已經走遠了,這個時候就比較糟糕了,通常的症狀爲孩子連着幾天都不怎麼吃喝,臉色發青,不停地哭,睡覺的時候身子不停地抖動!好多城市的孩子不信這些,孩子出現以上症狀的時候就去醫院,結果錢沒少花,孩子的症狀卻越來越嚴重,甚至到最後夭折··

遇到這種情況,只有一個辦法:請靈!其實對於懂行的人來說請靈是最簡單不過的一件事,只要態度夠好,根本就不是問題;可對於不懂行的人切記不可私自請靈,不然很有可能非但叫不回魂,還會惹禍上身!因爲叫魂時所請的‘靈’,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神明,而是鬼!

他們大都是留在人間的鬼魂,本身不是惡鬼,爲了收到一些香火錢,便會幫人做起這個工作,孩子的魂魄被嚇跑了對活人來說根本無計可施,可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舉手之勞。一般受到人的香火紙錢以後,第二天孩子就會變得正常。但因爲他們講信譽,所以心眼兒也特別小,如果幫你的忙以後你的香火錢不到位,那麼,聽天由命···

我之所以對請靈叫魂如此清楚,是因爲我實實在在的經歷過;那時候也是夏天,我在外婆的村子裏面住着,一天夜裏突然有人急匆匆的敲開了外婆的門,進門以後直接給外婆跪下,求外婆救救他的女兒。外婆趕緊扶他起來,問他怎麼回事。那人便說下午他和他媳婦兒還有爹孃去地裏幹活,只留了兒子和小女兒在家;誰知道兒子偷偷在家放炮,也不知道把妹妹推進屋子;結果兒子點着以後一緊張,直接把鞭炮仍在女兒耳朵旁,回家之後便發現女兒一直哭,哭到現在眼睛都腫了,臉色也越來越青,他們意識到不對勁,就趕緊來找外婆了。

外婆聽了什麼都沒說,當下去廚房舀了滿滿一尖碗(方言,就是在碗裝滿的基礎上繼續裝,直到在上面壘成一個尖兒才停止)小米,然後放在桌子上用一塊黃布緊緊地矇住碗口,把小米緊緊地箍在布和碗之間,而後讓我拿了三根香和一打黃紙就去了他們家。

做法的時候外婆自己進了廂房,把我留在正房玩兒,廂房內只有她和被嚇到的小女孩兒。可我那裏聽話,趁那家人不注意偷偷地溜到院子裏然後從往外掏灰的洞裏鑽進廂房。只見房內沒有開燈,只是在桌子上點了一根白色蠟燭,燭光很暗,而後她取了一碗清水伸手從裏面蘸了一下,將清水滴在小女孩兒額頭。最後外婆手裏緊緊地攥着那晚小米,同時閉上眼睛嘰裏咕嚕的唸叨起來,唸完以後外婆將碗放在桌子上,然後轉身身子對着牆,後背對着桌子。

過了一分鐘,外婆回過頭,掀開了一直緊箍在上面的黃布,令我今生難忘的一刻出現了,之前滿滿的小米,此刻只剩幾粒!

緊接着我就聽到外婆長呼一口氣,轉過頭來準備出門,卻看到我,臉色大變!因爲做法請靈或者請鬼請神的時候都講究這個避諱,那就是無關人等不許在場,外婆沒想到我也在場,怎能不驚?要知道若是冒犯了人家,我這小命可就··,可外婆很快就如釋重負般的出了口氣,走進正房跟人家說孩子魂魄已經回來了,讓他們放心。

回到家,一向疼我的外婆罰我在地上跪了半天,最後說如果不是我天生八字虛弱,被請來的靈當做回魂的話,我已經被他帶走了!還跟我說通常他們只是象徵性的在碗裏取走一小部分米,很少多拿的;像今天這一下子拿走這麼多,顯然是請來了道行很深的‘靈’,算我命大!

第二天那家人就前來道謝,孩子一覺醒來,臉色好了,也不哭不鬧了!從那以後我再也不敢隨便看這樣的事情了。而杜蘭向祠堂裏面丟摔炮,就是爲了驚到裏面的鬼魂,把他們驚出來以後,再用寫滿八字的紙人吸引他們!

果然,杜蘭連着往裏面丟了好幾個摔炮,裏面先是發出一陣騷亂,緊接着發出毫無秩序的鬼叫聲,只見裏面光影四現,哭聲不斷,憤紛紛往祠堂門口紛紛涌而來,正好看到在門口的杜蘭,以及她手中的‘活人’!

幾乎沒有任何停頓的,那些鬼魂紅着眼睛,朝着杜蘭呼嘯而來! 第497章

「娘親,你說琰叔叔,會不會是他們顧家的人哦?」空間中,寶寶看著墨九狸問道。

「寶寶為什麼這麼說?」墨九狸看著寶寶笑著問道。

「因為那個顧爺爺看著琰叔叔的眼神,就像舅舅他們看我一樣啊!」寶寶認真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愣,倒是沒有想到是因為顧三的眼神,讓寶寶覺得顧琰是顧家的人,她還以為是因為顧七說的話呢……

她和忘川出來后,走出了一段距離,就又折返回來,在門口的位置進了空間了……

墨九狸是打算等會兒顧琰他們都去後院休息時,直接帶著寶寶等人出去的,回到空間都跟眾人說明以後,墨九狸沒事就跟寶寶坐在空間裡面,看向外面……

剛好就看到顧琰和沉香等人,在前面的大院中聊天,也剛好將顧七的話都聽了進去!墨九狸其實也猜到,顧琰可能就是顧逸妻子當年抱著的屍體了……

只是不知道顧逸的妻子,是如何讓顧琰逃過一劫的!她記得當時帝溟寒說過,自己救起顧琰的時候,顧琰渾身是傷,而且失憶了……

不過,就算顧琰失憶了,帝溟寒也還是知道顧琰身世的,只是帝溟寒說與其告訴顧琰,不如他自己想起來的好……

只是她沒有想到,寶寶卻是因為顧三的眼神,覺得他們和顧琰是一家人,看起來還是孩子的眼睛最亮,感覺最直接……

「就算你琰叔叔是顧家的人,但是現在他失憶了,什麼都不記得了!等到他想起來的時候,我們就會知道了……」墨九狸看著寶寶說道。

「娘親,那你能治好琰叔叔嗎?讓他快點想起來!」寶寶忽然說道。

「為什麼?」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忘記自己的親人,琰叔叔一定很不開心吧!要是我忘記了娘親,我一定會很難過的……」寶寶認真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一怔,是啊,忘記自己的親人,應該會很難過的,如果寶寶忘記她,或著自己忘記寶寶,她不敢想像任何一種發生在自己身上,會讓她如何,或許她會瘋掉吧……

她一直記著帝溟寒的話,認為等顧琰自己想起來,才是對他最好的!可是縱然有在凌天大陸的記憶,顧琰應該也會想念親人的吧……

如果不是寶寶今天的一句話,她可能會一直等著顧琰自己想起來的。想到這裡,墨九狸已經心裡暗自決定,明天便詢問一下顧琰的意思,如果他想恢復記憶,她一定會幫助他的……

打定主意墨九狸看著寶寶說道:「明天娘親就幫你琰叔叔看看,如何幫他恢復記憶!」

「好啊,這樣琰叔叔就能快點想起家人了!」寶寶開心的說道。

墨九狸看著寶寶開心的小臉,心裡其實也有別的擔憂,帝溟寒和顧琰是多年的好友,她想帝溟寒願意,也是能夠幫助顧琰恢復記憶的,但是他卻一直沒有,甚至擔心她去治療顧琰,而且還告訴她,讓等顧琰自己想起來再說…… 可能是爲了吸引的更徹底,直到最前面的鬼魂來到她的身邊,伸出雙手抓向她脖子的那一刻,杜蘭才轉過頭準備逃跑,可是身後一直鬼速度特別快,在她轉身的剎那已經死死掐住了她的肩膀,杜蘭動作稍作緩慢,其餘的鬼魂便蜂擁而至將杜蘭圍在中間。

這邊我和舅舅目睹一切,看到杜蘭如此危險急得我原地跺腳,甚至撿起邊上的一塊半截子磚準備衝上去跟他們拼了,但是被舅舅攔下了,他說別擔心,杜蘭沒事,她只是在等!他說完以後我就不再掙扎,站在邊上看着,死死抓住那塊小磚,只要杜蘭再有什麼意外,直接衝出去全給他們拍死!

等鬼魂完全堵上去,這邊徹底看不到她的時候,我再也等不下去,踢腿就往外跑,邊上舅舅依舊用力把我拉回去,還是讓我再等等,說現在出去可能會亂了杜蘭的計劃,雖然他這麼安慰我,可從他的臉上我同樣看到了擔心。氣鼓鼓的說我在等一會兒,如果還看不到蘭姐姐我就不管了!這兩天陪我的一直是蘭蘭,我從她身上感受到了一絲跟雨萱身上相同的味道,到後來才知道那種感覺叫做母性的光輝。

“好!”聽我說完,他又轉頭看了看烏壓壓的鬼羣,艱難的點了點頭。

終於在我徹底爆發前,只聽裏面砰的一聲巨響,那一大圈子鬼魂迅速散開;與此同時又是砰啪幾聲,將原本就惶恐散開的鬼魂驚的做鳥獸散,甚至有的鬼魂已經被嚇得討回了祠堂,這時候我纔看到杜蘭,只見她手裏拿着那種摔炮,顫抖着又往外丟了幾顆,而後再次拿起手裏的紙人,跑回了祠堂門口,重複了最開始的動作!炮竹驚鬼,在嚇跑那些鬼魂的同時,杜蘭自己的靈魂也隨着聲聲炮響而不停的顫抖,若不是杜蘭有着一定的修行,魂魄早被嚇得分離;魂魄害怕炮竹是客觀的,哪怕心裏面根本就不害怕,可是當炮聲響起來的那刻,身子就會不住的顫抖。

我問舅舅他這是在幹嘛,他跟我說祠堂是一個家族最尊敬的存在,現在這裏是一個鬼村還不覺得有什麼,如果這裏面是正常的村落,我們打祠堂的主意被發現了,輕者被暴揍一頓逐出村子,嚴重者很有可能被打死;而這娘娘廟沒有人,只有鬼魂,面對手中拿着不知數量的炮竹時會有所忌憚,不敢上前;但泥人尚有三分血性,鬼魂比活人其實更在乎祠堂,這裏是他們死後待得地方,開始還忌於炮竹不敢靠前,可是面對杜蘭無休止的騷擾、挑釁這些鬼魂終於忍不住了,幾乎傾巢而出朝着她追去,只所以我說是傾巢出動,只因爲這一次出來的鬼魂裏面有老人也有小孩,黑壓壓一大片看上去比之前幾次都要多。

在往前跑了一段以後,杜蘭再次被抓住,然後重演了被圍住的那一幕;開始我以爲她又是故技重施,可是過了好久,摔炮的聲音都沒出現,相反的從那羣鬼魂發出的嗷嗷的興奮地叫喊聲中,我感受了到杜蘭的危險。拿着磚頭的手都有些顫抖,一半是激動一半是緊張!發現我的異常後,舅舅說你放心吧,蘭蘭這是故意的,之前一直丟炮竹會讓這些鬼魂害怕,所以這次她故意的露出手裏沒了摔炮的假象,這樣那些鬼魂會肆無忌憚的追上去,方便我們的行動。

顯然這次又被他猜對了,因爲很快我就看到那一大羣鬼魂嘰裏呱啦的四散開來,但是看上去不是害怕,而是在歡呼雀躍,就像是在搶什麼彩頭一般,隱約中我看到了幾個紙人,知道了這是杜蘭要脫身了;果然在鬼混相對散開以後她趁機從縫隙中跑出去,然後停留在前面幾百米的距離後停了下來。

“她怎麼又停下了,你說她手裏到底還沒有沒炮仗?”我皺着眉頭不無擔心地問道,因爲蘭蘭姐此刻身上已經沒了紙人,若是再沒了摔炮的話,萬一被追上了,可就···

我問完以後十幾秒鐘,只見遠處發出一陣鬼哭狼嚎,那些鬼魂將手裏的紙人撕成了碎片,就像是被欺騙了一樣張牙舞爪的衝了上去,這是因爲那些紙人身上雖然寫了人的八字抵了人的精血以後可以暫時的扮成人,可在羣鬼聚集所產生強大的陰氣面前,陽氣很快就會吸得一乾二淨,變成徹徹底底的紙人!那些鬼魂本以爲抓到了活人,看到自己被耍,怎能不氣?

“還有!放心吧,現在該我們了!”蘭蘭這次再沒有走走停停,而是真的開始玩兒命狂奔,看着逐漸遠去的一大羣鬼魂,舅舅臉上露出一絲擔憂,但最終還會開口安慰我,說完以後便起身往祠堂正門走,還伸出一隻手拉住了我。走的時候他讓我把手裏的磚頭扔了,可是我想拿着防身,他也沒再說什麼。

我們先是來到祠堂正面的牆角,然後靠着牆角慢慢的往大門的方向移動,大家可能都知道當小孩子靠牆走路的時候容易伸手去扶牆根,我也一樣走着走着就把手放了上去,可是剛放上去我就迅速的把手收了回來,口中還忍不住‘啊’的一聲叫了出來,眼淚也刷刷的落了下來;隨着我這一聲突兀的尖叫,就在幾米遠處的祠堂門口柱子上面的那兩盞白燈籠刷的一下,熄滅了!

緊接着我就感覺一陣強風吹來,寒氣透過頭髮。頭皮直接進入大腦,可是我的腳下就有一棵小草,它們卻一動不動!後來才知道這陰風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事物,而是在活人衝撞到或者不慎惹了什麼神煞以後,人家直接對你的靈魂的一種震懾! 祕製初戀,總裁太薄情 大晚上走來路上,尤其是獨自一個人的時候如果突然沒緣由的身體發麻,覺得掉進冰窟窿般的時候,千萬別回頭!

因爲你的身後很有可能站着···朋友!

雖然不能回頭,可你也不能就這麼接着往前走,因爲既然選中了你他們就會纏着你然後在合適的時機出來驚你一下,等你忍不住扭頭的時刻,輕輕往你肩頭一吹,你就廢了!這時候你就要大聲的咳嗽,然後使勁的往地上吐痰或者口水!但是在吐的時候你要注意別吐遠了,那樣的話你就夠不着了!最好就吐在你腳尖往前一點的位置,吐上去以後要,馬上擡腳使勁的在上面跺一腳!

一般來講,在作出如上動作以後你就不會再有那種強烈的寒冷感覺了,因爲你的那口吐沫已經代替你留下陪那位朋友了。這個時候你就要馬上立刻、不顧一切的往前跑,越快越好期間不要回頭!等跑到十字路口(選擇性,若沒有十字路口可以忽視)的時候,閉着眼睛原地轉幾圈,一定要轉整圈,等你轉回來以後睜開眼睛就可以像平常一樣繼續往前走了,你的氣息已經充滿十字路口,那鬼魂找不到你就會離去!

此法有三禁忌:

1不可回頭,否則無力迴天。

2不可驚慌,吐了口水以後要馬上大跑,因爲那一口口水的時效性不強,若是等那朋友反應過來以後你還沒走遠···自求多福!

3走了以後當晚切不可走回頭路,因爲那朋友找不到你有可能不是離開而是原地等候···

閒話少說,情況突然發生異變,舅舅臉色陡然緊張起來,謹慎的看了眼祠堂門口,而後轉臉看着我,我捂住嘴巴。伸手跟他指了指牆。

舅舅試探性的將手伸了上去,臉色瞬間煞白! 第498章

是不是也代表著顧琰忘記的那些記憶,對於顧琰來說,會是一個沉痛的打擊,是顧琰心裡的傷痛呢?

像這樣的間歇性失憶,可能失憶的原因,無非就是大悲,或者經歷過重大變故,被刺,激的不願想起,再或者是識海中被什麼壓制而造成的……

就是不知道顧琰是哪一種了,而她擔心的則是顧琰想起來以後,所要承受的滅門之痛,會不會讓他再次被打擊到……

總而言之,她覺得寶寶的話是有道理的,不管怎麼樣,她都應該詢問一下顧琰的意思,如果顧琰不願意想起,那就隨著他……

如果顧琰想要記起以前,那她也會盡其所能的幫助他恢復記憶……

大院中顧琰和顧七叔侄兩人,又聊了一會兒,他們才各自退去,雪景和雪祁,主動留下來守夜等待墨九狸回來……

原本顧七想說他來,後來從顧琰嘴裡得知雪景是神獸,也就沒有再爭執了……

跟著顧琰和沉香去了別院休息……

墨九狸看到幾人散去,只剩下雪景和雪祁在前院后,心念一動,帶著忘川和寶寶出了空間……

「小姐……」雪景和雪祁看到墨九狸和忘川眼神一亮道。

「嗯,先進去!」墨九狸道。

幾人走進大門,忘川回手鎖上大門,幾人來到了中間的主院,也就是墨九狸和寶寶所住的院子……

墨九狸心念一動,空間裡面的雪狼族,小靈兒,小籃等,都被墨九狸帶了出來……

雪狼族化形后,都是一襲如塵的白衣,外衣也就是他們的毛髮所化,可以任意幻化圖案,只是顏色都是白色的,即便外面再穿衣服,裡面原本的衣服也能瞬間隱藏起來……

不過,墨九狸覺得白色很好看,不需要了,只不過寶寶為他們凌天府的服飾,加上了一點裝飾,是在袖口和領口處,用金線勾勒出來的精緻點綴的圖案,簡單又大氣,看起來分外的精神……

「娘親,怎麼樣?」寶寶看到自己訓練了好幾年的雪狼族人,開心的問道。

「不錯,寶寶最棒了!」墨九狸十分滿意的說道。

加上雪景和雪祁,雪狼族人共有203人,其中雪落跟顧琰契約了!現在剩下202人……

墨九狸看了眼忘川,然後看向雪狼族道:「你們可有誰願意跟他契約的?」

「主人,我不用了,雪狼還是生活在空間的雪原比較好!跟在我身邊會讓它們很不舒服的!」 邪御天嬌 忘川直接說道。

墨九狸猜到忘川會拒絕了,但是畢竟忘川和沉香也是自己人,雖然他們身邊現在有紫狐契約獸,但是紫狐的實力,還是沒有雪狼強悍的,為了他們的安全,她定然會盡最大能力,幫助他們的……

雪景感知到了墨九狸的想法,看了眼雪狼族,直接挑選出兩人,暗自命令下去!雖然被選到的兩隻雪狼,不是特別想跟別人契約,但是墨九狸是他們的主人,還有雪景的命令,兩人直接站了出來,紛紛表示想要跟忘川和沉香契約…… 摸上去的瞬間,他便覺得像是觸電一般,瞬間從手掌蔓延到整條胳膊,從他那異常難看的表情可以看出舅舅可能比我更難受,收回胳膊以後能有一分鐘時間他什麼都沒做,整條胳膊就像是斷了一樣垂了下來,而他盯着這面牆,表情越發的凝重。

緩過來以後舅舅問我什麼感覺,我說疼。他搖搖頭說這應該是道陰牆,剛剛那感覺其實不是疼,也不是觸電,就是實實在在的冷!

陰牆,顧名思義就是沾染的引起太多導致牆體本身就具有陰氣。而這道牆常年被整個村子的鬼魂身上的陰氣所籠罩,所具有的陰氣驚人,所以在我們摸上去的時候會覺得空前的冰冷。說着舅舅左右看了看,目光停留在我手中的半塊磚頭上面,轉了轉眼睛後他脫了自己的背心,套在手上纏了厚厚的一層,之後讓我把轉頭放在他的手上,只見他拿着磚頭猛地推在牆上,表情瞬間再次難看起來。在上面堅持了不到五秒鐘的時間舅舅就迫不得已將手拿開;這時候我驚奇的發現那半塊磚頭竟然粘在牆上不動了,靠上去仔細一看磚頭和牆體之間沒有絲毫縫隙,而磚頭上面隱約有一層冰,但很快這層冰就消失不見,我伸手就要去摸。

“別碰!”舅舅趕忙開口,同時把我推開,低着聲音開口:“現在這磚頭已經和牆連爲一體了,再摸的話又會跟剛纔一樣。我猜的沒錯,這就是陰牆!”說完以後他套上背心,拉着我向外跨了幾步,才繼續往正門口靠近;因爲靠近陰牆時間久了,不管你有沒有扶着牆,都會被上面的陰氣所傷。

農村一些閱歷豐富老頭老太太總是叮囑自己的孫子孫女晚上不許靠着牆根走,說白了就是害怕孩子不慎遇到陰牆!

由於祠堂不是很大,我們走了幾步就已經來到正門前,此刻我們頭頂正上方便是剛剛熄滅的白燈籠,此刻我並沒有感覺的身後或者身前有風吹過,可頭頂的白燈籠卻來回搖晃,並且發出呼啦啦的聲響,這聲音讓我很不舒服,因爲這有點像小孩子的哭聲。而祠堂門口中央的位置有一塊白底的大匾額,上面用黑字寫着幾個大字:極樂宗祠!

祠堂源於西周時期,西周的宗法制關係確立,標誌着祠堂的產生。其實祠堂分爲家族祠堂和異姓祠堂。家族祠堂大家都清楚,大家同根同源,就是後人祭拜、供奉先人的場所,上面寫着某氏宗祠;每當節日的時候活着的人都要帶着貢品香火來到裏面供奉自己家族故去之人,換來先輩們的保佑;若是平日裏家族中遇到什麼麻煩事兒,族中老人就會在深夜12點進入祠堂,詢問先輩如何解決。由於前來的都是自己家的子孫,家族祠堂內的‘先人’基本不會做出什麼嚇人的事情,當然如果村子裏面的人不孝敬他們或者做了什麼惡事,他們還是會出來教訓一番。

相比家族宗祠,異姓祠堂要可怕的得多,就好比一個百家村,大家之前誰也不認識誰,陰差陽錯聚集在一起自然是凡事先爲自己考慮,進了祠堂也是一樣,在裏面爭來鬥去;所以這些異姓祠堂都會不安寧。而眼前的這座祠堂正是異姓祠!因爲匾額兩邊明確的寫着:生時百家爭鳴,死去歸於一宗。只有不是同宗同族的祠堂纔會這麼寫,輕聲往手掌裏吐了口吐沫,然後舅舅使勁兒搓了搓手讓吐沫在手心裏塗抹均勻。完了讓我學着她做,等我做好以後他告訴我等會兒不要說話,拉着他的衣服就可以。見我點頭,舅舅便擡腳進去,我緊緊跟在後邊拽住他的衣角。

本來在外面雖然覺得很陰森,但空氣中最起碼沒有什麼味道,可是一進宗祠頓時覺得面前一陣風吹過,吹得我眼睛都快睜不開了,緊接着空氣中傳來一種說不出來的味道,只覺得吸進鼻子以後腦袋就變得暈暈的,不得不趕緊捂住鼻子。和之前在老廟村子裏面的祠堂一樣,正對大門的位置便是排放着密密麻麻的排位,只不過跟那裏整齊排類不同的是這裏面的排位雜亂無章,再次顯出異姓宗祠的混亂。

進入以後那陣風吹了十幾秒就停了,停下以後除了空氣中持續着那股說不出來的味道外,竟在沒有其他異事,正好此刻舅舅已經開天眼掃過整個祠堂。我剛準備開口問他,突然想到進來前他說不讓我說話,便扯了扯他的衣服,舅舅扭頭看了看我輕聲開口:“別害怕,這裏面除了陰氣重以外,一個鬼魂也沒有,看來應該是所有鬼魂都被你蘭姐姐吸引走了。”

“一個鬼魂也沒有?那雨萱呢!”聽他說沒有鬼魂在我也就放下心來,放聲問道。沒錯,之前他已經把雨萱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了我,末了問我還敢不敢和她在一起。我連忙點頭說敢!當時給我感動想什麼一樣,差點流眼淚了,只覺得雨萱就像那說書的口中的人物一般可憐、可愛。聽他說這裏一個鬼魂也沒有我就急眼了,因爲雨萱也是鬼,她不在這裏我該怎麼辦?

“彆着急,雨萱跟這些小鬼不一樣。她可是有着千年修爲,如果不想讓人看到,即便我開了天眼一樣看不到她!”說着他便唸了一段口訣,最後輕聲開口:“雨萱出來···”但是喊完以後我們等了好久,一點動靜都沒有,雨萱也沒出來!

舅舅的臉上也有了一絲不安,繼續喊了起來,可是連着喊了三遍都是毫無動靜,最後他臉上忍不住的流露出失望,有些失神的對我說:“喊了三遍還不出現,證明她不在這裏!”說着也不管我呆愣住,抱起我就往外走,就在這裏突然身後有一絲鬼魂的味道,但道行很低,絕對不是雨萱;舅舅猛然扭頭一腳踹出,直接將身後的東西踹倒在地,定睛一看原來是個七八歲的小孩兒,此刻他倒在地上滿臉恐懼的看着舅舅。

“你是誰?爲什麼還在這裏?跟在我身後意欲何爲?”既然這裏沒有雨萱,舅舅一分鐘都不想多呆,畢竟蘭蘭還處於危險之中,所以想趕緊擺脫小鬼。那小鬼摸了摸胸口,從裏面拿出一塊翠綠的扳指遞給舅舅。這扳指我倆最熟悉不過,之前外婆一直帶着手上,我和萱成親的時候外婆送給了她,見着扳指在他手中,我和舅舅一下激動起來!

“你怎麼會有這個?”

“雨萱呢?”我和舅舅同時開口,顯然相比之下我問的竟是廢話。

“我是屈死的小鬼,在這娘娘廟裏總受欺負,雨萱姐姐來的時候正好我又被他們欺負,她便把我救了下來。還警告那些‘人’不許再欺負我,整個祠堂只有她對我好;我也就想幫她,昨天的時候姐姐突然說她要離開一段時間,走的時候把這個交給了我,說如果有人來的話就告訴他們,說雨萱姐去找鬼王刺探消息了,如果你們不信就把扳指亮出來。”說完那小鬼滿臉懼色的看着我們兩個,估計真是被打怕了。

“我們現在得離開,然後去救雨萱;你要不要跟我們去?”有扳指在手,這小鬼的身份自然不用懷疑,舅舅心地善良,怕我們走了以後他在受欺負,正好他和雨萱有了淵源,就想帶他一起去。

“好,謝謝你們!”小鬼猶豫了很久,似乎在做什麼決定,過了一會兒重重的點頭說道,說完還嘿嘿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舅舅也跟着笑了,說以後就跟浪浪玩兒吧說完還指了指我。

我們三個從祠堂走出來以後我想着雨萱走路不看路,不小心摔倒在地,到底的瞬間身上砰啪的連着發出一聲響,嚇得我不住的抖了起來,舅舅和那小鬼也被嚇得抖了起來。過了好大一會兒,舅舅把我拉起來說怎麼回事?

翻開兜兒一看,裏面有摔破的碎屑,舅舅臉色大變,急忙開口:“你怎麼會有摔炮,有幾個?”

“蘭姐姐給我玩兒的,有三個。”被驚了魂,此刻我仍心有餘悸的開口。

“糟了!蘭蘭危險!”

舅舅一拍大腿,瞪着眼喊道,喊完就飛快的往我們來的地方趕去,我和小鬼哥哥緊隨其後,不明所以。

摔炮是舅舅準備的,一共30個,之前他仔細的數着蘭蘭用掉的,一共27個,還剩三根足夠她在最危險的時候脫身,所以當我問他的時候他說杜蘭還有!

可我這裏還有三個!也就是說這之前相當久的一段時間內,杜蘭的靈魂在沒有任何依靠的情況下,獨自面對着一個村子的鬼魂····· 第499章

翌日

墨九狸直接找到了顧琰,顧琰看著墨九狸的表情,十分的納悶,於是開口問道:「小姐,你這麼嚴肅做什麼?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

「嗯,確實是有點事情,你想恢復記憶嗎?」墨九狸看著顧琰,直接問道。

「我……」顧琰聞言微微一頓,說心裡話,他很想恢復記憶,但是他又有些害怕,擔心自己的記憶不美好,自己無法承受。

「你是擔心記憶不美好,擔心自己承受不了嗎?」墨九狸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