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那種感覺嗎?

明明在恨一個人,卻偏偏恨不起來,反而在心裏想盡辦法爲他的錯誤找理由!

我明明感覺我是在責怪他的,可是當那股恨意浮起的時候,我內心突然又變得平和,反而有個聲音在告訴我:我愛江澤!我愛江澤!我愛江澤!

當我執意試着去怨恨他的時候,我的心突然又抽痛起來,痛的我呼吸都疼起來!

怎麼回事?我突然發現,我好像不能恨江澤。而是隻能愛他!只要我有一丁點對江澤的怨恨,心底的那個聲音就開始對我催眠:我愛江澤!我愛他!

愛他!

我被這種詭異的感覺嚇得發毛,可來不及讓我多想,我爸又發出了那種殘忍的笑聲,他看了我一眼。說:“方媞,你見過活人被削肉剔骨嗎?一定沒有吧!”

“今天你非常幸運,因爲,我會親手爲你表演這個節目!”

說着,不待我開口阻止,他就拿起匕首迅速對着我媽鎖骨那裏刺去!

而我媽,頓時痛的驚醒過來,她痛苦的嘶吼一聲,驚恐的看着自己身上的那把鋒利的刀子,被鮮血染紅。然後慢慢從她身體裏面拔出!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我爸嗜血的臉露出痛快的笑容,眼淚大顆大顆的滑落下來,聲音嘶啞的叫了聲“老公……”

她的聲音是那麼心碎,也那麼令我心碎!

我媽是那麼愛着我爸,在她幾十年的婚姻裏。儘管我爸只會闖禍,遊手好閒,從來沒有爲家裏做過一點貢獻,可是,她卻一直包容着他,一直照顧着他!她是那麼愛我爸,可是今天,她最愛的哪個人,卻這麼殘忍的把尖刀刺入她的身體!

她怎麼能接受的了!

我再也顧不得害怕那些鬼,也再也顧不得其他,拼盡全身的力氣朝我媽那裏掙扎!我用手推那些按壓住我的鬼魂,用腳去踢他們,可是我的力氣實在太小了,他們依然紋絲不動,緊緊的堵住我,讓我難以動彈!

我媽看到我,哭的更加洶涌,她心疼又痛苦的朝我喊,讓我趕緊跑,說我爸瘋了,他一定會傷害我的!

在她這麼痛苦的情況下,她還在爲我思考!害怕我受到傷害!

我覺得,這一定是我這輩子最痛苦的一次!痛的我恨不得立刻死去!我恨唐考!我恨他!他爲什麼要這麼殘忍!爲什麼要這麼對我!

我哭着跪在地上,朝着空氣裏懇求,我知道唐考肯定能看到,他這麼殘忍,一定想親眼看到我的痛苦,我的奔潰,或許,陸雨嫣也正在和他一起,透着某個地方,看到我此刻狼狽痛苦的樣子,露出愜意的微笑!

我跪在地上,狠狠的對着空氣磕頭,我說唐考,求求你放過我吧!放過我爸媽!他們是無辜的!如果你是因爲那次我去江家找江澤生氣的話,我給你們道歉!我給你們下跪行嗎?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那次我不是故意的!我認錯人了!他根本不是我的那個江澤!我只是認錯人了啊!你們原諒我行嗎?

行嗎?

我以後肯定會離江澤遠遠的!我再也不會認錯人了!好嗎?

好嗎!?

感謝妖嬈的無可救藥、用戶200173、tata644692、願你被時光溫柔相待666、用戶359153的打賞,愛你們!請接受我愛的抱抱**其實打賞無論多少,都是對我的鼓勵,我都好高興的!!手裏有金鑽的美女們,給我好嘛。。。。看我可憐的眼神。。。 我不知道唐考究竟能不能聽到我的話!我也難以相信,只不過是因爲我的一次錯誤,就得到他們這麼狠毒的報復!

可是這一刻,我還是放棄了自尊,放棄了一切,第一次朝人下跪,第一次哭的這麼泣不成聲!

我好後悔,當初我爲什麼要去江家別墅呢?爲什麼要喊江澤一聲呢?如果我不去,陸雨嫣就不會認識我!她也不會以爲我是想要勾搭江澤的女人!那麼,我和我爸媽也不用受這種傷害和折磨!

我記得當時好像有人說我是想飛上枝頭變鳳凰的麻雀!一定是這句話,讓陸雨嫣誤會了!她以爲我真的是那種女人,所以恨我!所以想讓唐考害我!

可當時陸雨嫣是那麼的善解人意。在所有人對我譏笑嘲諷冷眼旁觀的時候,只有她,善解人意的給我機會,讓我走進江家,給我機會跟江澤說話!

現在想想,她當時也許只是想探清楚我和江澤到底是什麼關係吧?

而唐考,這個男人,他還真是一個稱職的幫兇!他一定經常幫助陸雨嫣解決對她有任何威脅的人!

他的手段是那麼殘忍!那麼熟練!

我爸看到我下跪,對着沾滿鮮血的匕首舔了一口,閉起眼睛一笑,露出一口大黃牙,說:“女兒啊,你這是看到我給你表演節目太激動了嗎?居然還跟我下跪!呵呵,你別急,重頭戲還在後面呢!”

說完,他對我眨眨眼睛,舉起刀子又朝我媽走過去,對着剛纔刺穿的傷口刺下去!

他一隻手拿刀。另一隻手捏住我媽鎖骨上的肉,認真的,一點一點的把她的肉切下來!一邊切,一邊還苦惱的抱怨說:“你媽實在太瘦了!不好割啊!”

而我媽,臉色白的好像紙片一樣,眼睛瞪的大大的。額頭上不斷的冒冷汗,因爲疼痛,臉上扭曲起來,卻連一句呻吟都發不出來!

“不要不要!爸,我求求你!住手!求求你住手!我媽會死的!不要啊!”我一邊哭着嘶吼,一邊再次努力朝那邊衝過去,這一次,也許是因爲我太憤怒了,或者是其他原因,我居然成功的掙脫了那些鬼魂!

那些鬼魂還想朝我衝過來,可是又好像很忌憚我身上什麼東西,驚懼的盯着我的手臂看,不敢過來!

我順着手臂一看,發現高管家給我的那個玉鐲露了出來!我記得這個玉鐲好像很神奇,我和江澤觸碰都沒事,但上次方雷碰了一下就被燙傷了!

難道,這些鬼在怕這個玉鐲?這個玉鐲是可以傷害到他們的?

爲了證實我的想法,我試探性的擡起手臂朝那些鬼魂甩過去,而那些鬼魂看到我的動作,全部警惕的朝後退了一步,不僅不敢再靠近我,反而害怕的看着我!

我突然明白,剛纔我之所以可以掙脫開他們,一定是他們看到了這個玉鐲,害怕玉鐲會碰到他們,所以不敢再攔我!

看來,這個玉鐲確實可以對付他們!

我心裏一喜,立刻用戴着玉鐲的手臂朝他們揮過去,我的手臂從他們身上穿過去,他們被玉鐲碰到之後,頓時尖叫一聲,同時,被碰到的地方開始冒煙,最後慢慢化成一團煙霧消散了!

還有幾個躲過我觸碰的鬼魂,看到他們同伴消失,頓時嚇得四處逃散。不一會兒就消失在了地下室裏面。

沒有了這些鬼,我頓時鬆了口氣,不過很快就更愁苦起來,因爲我雖然可以用這些玉鐲去傷害那些鬼,可我不能用它去傷害我爸啊!

雖然,我還不能確定他到底是不是我爸!可是。我是絕對不可能對一個和他長得一模一樣的人下手的!萬一他真的是我爸,那我會恨死自己!

而我爸看到我掙扎出來,還把那幾只鬼給嚇跑了,他也不怕,反而笑着把那片被他割下來的肉朝我扔了過來,他扔的很準。居然直直的扔在了我的臉上!

我被這片肉砸的幾乎昏厥過去!

當時我心裏只有一個想法:這是我媽的肉!

是我媽的肉啊!

我心疼的看着這片肉從我臉上掉下來,反彈到地上,感覺自己的心都在滴血!

我想拾起來那片肉,卻整隻手都顫抖的失去了力氣,我不敢撿,甚至連看一眼的勇氣都沒有了!

只能呆呆的看着我媽痛的死去活來,她悲哀的看着我,意識混沌的幾乎睜不開眼睛,這一刻,她也不再讓我逃跑了,而是勉強的張開嘴,對我求救:“方媞……方媞……我好疼啊!好疼啊!救救我!救救我吧!”

看得出來,她真的是疼的受不了了!否則,她是不會開口向我求救的!因爲我媽是個非常善良的女人,她寧願自己死,也不肯看到自己疼愛的親人受到一丁點傷害!陷入一絲絲危險!

這時候,我爸又開口了,他對我殘忍道:“我記得古代好像有個叫姬昌的人吃了自己兒子的肉。不如,你也嚐嚐你媽的肉味道怎麼樣好了?”

說着,哈哈大笑起來,又拿起刀準備割我媽:“我可以幫你多片幾塊好肉,讓你吃個痛快!”

我被他這句話嚇得癱軟在地上,連話都說不出來,很想站起來阻止他,可是我卻怎麼也站不起來!雙腿就像灌了鉛一樣沉重!

我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捏住了心臟,全身血液都停止了流動!我趴在地上,努力一點一點的朝着我爸爬過去,哭的歇斯底里,我說:“爸,求求你!住手啊!你會後悔的!你會後悔的啊!”

“後悔?”我爸聽了我的話,停下動作,慢慢的走到我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我,眼底是濃濃的疑惑,他問我:“我爲什麼會後悔?”

“因爲你傷害的人。是我媽啊!是你最愛的女人啊!她每天給你洗衣做飯!爲你生兒育女!爲你吃了一輩子的苦!你怎麼能這麼傷害她!爸!你快醒過來好不好!快醒一醒!”我奔潰的哭起來,我想,如果可以,我現在痛的都要流出來血淚了!

我爸聽了我的話,認真的思考起來,他不確定的指了指我媽,又朝我問了一遍:“她是我最愛的女人?”

看他的樣子,我感覺他好像恢復了一點意識,激動的趕緊朝他點頭,說:“是的是的!她是你最愛的女人!你不能這麼傷害她!”

“哦。”我爸點點頭,他對着我露出來一個慈祥的笑容,問道:“那你呢?你又是誰?”

我激動的看着他。以爲他真的清醒了,朝他解釋道:“我是你女兒啊!我是你女兒!爸,你好好想一想好不好!我是你女兒!”

“女兒?”他轉了轉手裏的刀,笑道:“既然你是我女兒,那你願意替你媽受這些傷害嗎?”

他問我這句話的時候顯得很開心,好像自己想出來的是一個了不起的好主意!而我,卻被他這個提議嚇得呆楞當場。

看到我震驚的目光,他又朝我的手臂看了看,似乎也在害怕這隻鐲子,說:“這樣吧,我不割你的肉,只要你用這把刀殺了自己,我就放了你媽,怎麼樣?”

殺了自己?他的意思是讓我自殺嗎?

可我連只雞都沒殺過,又怎麼敢殺自己呢?

所以,看着那把刀,我沉默了。

我爸又道:“怎麼?你不願意?你不想救你媽?你媽含辛茹苦把你養大,你居然不願意救她!真是不孝順!”他語氣有幾分惱怒,憤憤的收回刀,又朝我媽走了過去!

“不要!”

我叫住他,心裏一片悲涼!

我想,這纔是唐考真正的目的吧!他綁架我爸媽,又讓我看着我爸傷害我媽,就是想讓我死吧!

他已經料定,我看到這一幕,是不可能眼睜睜的看着我媽被我爸殺死的!經過這些視覺衝擊,我最終只會做一個選擇,那就是自殺!我一定會用自殺來救我媽!

他還真是殘忍,居然想要我的命!他設這麼殘忍的一局,也只是想要我的命吧!

或許,只有我真的死了,才能結束他的怨念,結束陸雨嫣的仇恨!只有我死,他們纔會放過我的父母!

他們真是狠毒,哪怕我真的對江澤有想法,也罪不至死吧!何況我根本沒想過要搶她的江澤!我只是認錯人了啊!我愛的,只是一個和江澤長的一樣的鬼啊!

可是,他們爲什麼不給我機會解釋!他們怎麼能這麼苦苦相逼!怎麼可以!難道,生命在他們看來,就這麼卑賤嗎?

我突然絕望了,從我爸手裏拿過那把刀,準備對着我的胸口刺下去。我哭着說:“爸,我死了之後,你要和我媽好好活下去!方雷找了個非常賢惠的女朋友,我相信,她會像我一樣孝順你們的……”

我發現我真的不想死!我還對這個世界充滿了眷戀!我還沒有見江澤最後一面!我還沒有和他舉行一場浪漫的婚禮!我還沒有給他生一羣可愛的寶寶!我怎麼就要死了呢?

真的好捨不得!

江澤!

我是那麼愛他!

那麼的不捨得離開他!

我好不甘心!好恨唐考!我發誓,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他們的!

我爸看到我的動作。臉上露出滿意的笑容,他語氣沒有一絲傷感,反而是滿滿的期待!

我心裏更難受了,我爸他居然在期待自己的女兒死!

如果他清醒過來,想起這一切,他該有多麼心痛!

契約總裁的惹火嬌妻 我爸盯着我手裏的刀,似乎不滿我爲什麼遲遲還不動手,他說:“方媞啊!我的好女兒!你就放心去吧!你死了之後,我肯定和你媽好好生活!你這麼孝順,我和你媽會記住你的!啊!你趕緊自殺吧!”

聽到我爸的話,我簡直要吐血了!

唉,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唐考的殘忍。因爲我聽到我爸催促我去死的話,心真的是又痛又氣!誰能承受的了自己的親人催促自己去死呢?

其實,我真的好怕疼,因爲怕疼,我生病連針都不敢打,可這一刻。我卻必須勇敢!

最終,在我爸急切的目光下,我狠狠咬了咬牙,?起勇氣,拿起刀對着我的胸口刺了下去!

我感到自己胸口猛的一痛,剛想要退縮拔出來這把刀,卻突然發現鮮血已經從我胸口噴涌而出……

潛水的小仙女們。。。再不乖乖出水,小心我的小皮鞭哦!趕緊把推薦金鑽給我吧¥¥ 這時候,我感到自己肚子裏突然不安的抽動起來,隱隱傳來一股痛感,然後我聽到有個小孩子在我耳邊哭泣,他很傷心,一直在喊我媽媽。

我知道,這一定是我肚子裏的那個小鬼。他一定是捨不得我死吧!

他哭了一會兒,語氣突然變的焦急起來,他說:“媽媽,你不要死!他們是騙你的!騙你的!你不要自殺!”

騙我?

誰在騙我?

小男孩想到了什麼,語氣又變得陰狠起來,他說:“傷害你的人。我要讓他們付出一百倍的代價!我會殺了他們,吞了他們的魂魄!讓他們永世不得超生!”

永世不得超生?

我被他陰狠的語氣嚇得心臟猛一抽縮,着急的對他說:“不要傷害他們!他們是我的爸爸媽媽,我很愛他們,就像你愛我一樣,如果你傷害他們,我會很傷心,你想讓我傷心嗎?”

“我不想你傷心!可我更不想你死!”小男孩又傷心的哭泣起來:“媽媽,你不要死好嗎?他們是壞人!我恨他們!”

“可我愛他們啊!”我害怕他真的會傷害我父母,趕緊朝他解釋道:“他們是我的親人,是我想保護的人!我現在之所以願意去死,就是爲了讓他們可以繼續活下去,如果你再去傷害他們,那我不就白死了嗎?寶貝兒,答應媽媽,不許傷害他們,好嗎?”

“你這麼爲他們犧牲,可是他們爲什麼想你死呢?”小男孩一副不能理解的樣子:“如果他們愛你。不是應該希望你好好活着嗎?就像我一樣,我不捨得你死!我要你活着!”

我被小男孩的話說的心中一痛,是啊,連這麼小的孩子都知道要保護自己愛的人,可我的父母,爲什麼會這麼輕易就傷害我呢?

之前他們給我下藥把我送給黃老三。已經讓我很痛苦了,現在我爸居然還想讓我死!雖然我知道他們是被唐考控制住了才這樣,可我還是覺得心裏好痛!

“媽媽,他們根本就不是你的爸爸媽媽,他們是魔鬼!你不要被他們騙了!”小男孩在我耳邊急切道,生怕我真的會自殺!

咦?

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我剛纔不是已經自殺了嗎?剛纔我明明看到自己胸口流了好多血!我怎麼還沒死?怎麼還有意識?

這時,我突然感覺到自己臉上猛的一痛,就好像被誰狠狠的扇了一把掌一樣,打的我半張臉都麻了!

下意識的睜開眼睛,我又被嚇了一跳,因爲我看見,此刻居然有好多人在盯着我看!有劉旭倫、江澤、陸雨嫣……他們居然全都在盯着我看!

我怎麼會在這兒?難道我沒死嗎?

他們又爲什麼這麼看着我?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

還有陸雨嫣,她怎麼也在這兒?

想到剛纔發生的一切,我立刻十分憎恨的瞪着她。她看到我瞪她,也不在意,而是嫵媚一笑,看了一眼自己鑲滿水晶鑽石的指甲,輕輕吹了口氣。

我收回目光,疑惑的看了眼其他人,剛要開口,卻突然發現自己胸口好痛!我低頭一看,這才發現自己胸口那裏真的受傷了,殷紅的鮮血都已經把我的衣服給染紅了!

難道剛纔那些都是真的!可我爲什麼沒死?我爸媽又哪去了?

我着急的看着他們,心裏十萬個爲什麼,但最想知道的還是我爸媽怎麼樣了?我還活着,是不是代表,我爸媽……他們死了呢?

想到這種可能,我整個人都僵硬了,本來想張嘴問問他們的,可是卻因爲腦海裏這個可怕的可能而嚇得嗓子酸澀異常,話沒說出來,眼淚卻先沒骨氣的掉落了!

江澤看到我無聲的掉眼淚,眼底劃過一抹心疼,卻在陸雨嫣視線掃過去的一瞬間,重新變的冷漠。

他的聲音比他的眼神還要冷。但他似乎知道我此刻想問什麼,所以他說:“你的父母在隔壁。”

之前他也說過我父母肯定安然無恙,可是現實卻是我父母被唐考關進地下室,折磨的很悲慘!所以,他現在說我父母在隔壁,我已經不願意相信他了。我懷疑的眼神盯着他,帶着哭腔道:“你說謊!你是不是又在騙我?我爸媽一定出事了!你們都在騙我!”

由於我情緒太激動,身體動作幅度太大,不小心扯動了傷口,頓時,更多的鮮血從我胸口流出。我的臉色也更加蒼白。

江澤看到我激動的樣子,眉頭一皺,不急不躁的從口袋掏出來一個,撥通了一個號碼,聲音淡淡的:把他們帶過來。

接着,不到一分鐘,我的父母果然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我媽一看到我就激動的衝到我面前,當她看到我胸口上大片的血跡時,心疼的哭了出來,問我怎麼受傷了?到底是誰這麼狠心?

我被她問的一愣,心想我這不是爲了救她自己把自己弄傷的嗎?難道她不知道?也是,當時她好像暈過去了!

我又仔細打量她,發現她居然面色紅潤,身體更是沒有一點傷口,雖說臉上有些憔悴,但整體的精神狀態還是不錯的,甚至比她之前在家的時候看起來還要好!

我再看我爸,彎着腰馱着背。一副不敢見人的樣子,可是同樣的,他氣色也很好,和之前在家的時候一模一樣!

他們兩個人看起來都很正常,和地下室的樣子一點也不一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媽不是被我爸弄傷了嗎?爲什麼現在卻一點傷痕都沒有?

我當然不會懷疑這兩個人不是我爸媽,因爲我清楚的感覺到,他們就是我爸媽,他們的神情氣質,還有他們給我的感覺,都和我爸媽一模一樣,我肯定他們就是我父母!

那,地下室的那兩個人,是假扮的嗎?畢竟他們和我爸媽有很多地方不一樣,當時我太害怕沒多想,現在一回想,我才發現,地下室的那個我爸,他整個人很自信。或許這個詞不合適,怎麼說呢,我爸這個人屬於唯唯諾諾的那種性格,平時辦事說話很墨跡,也不敢挺直腰板說話,反而一直彎腰駝背,好像做了什麼虧心事一樣,而地下室那個人,他行事狠厲,辦事果斷,腰板挺得筆直,和我爸性格根本不一樣!

而地下室的那個我媽。和我媽還是挺像的,只除了一點不一樣,那就是,我媽非常愛我爸,如果她真的被我爸割肉,應該不是讓我去救她,而是求我爸給她一個痛快,順便會囑咐我不要怪我爸!

知道我爸媽沒事,我才放下心來,我朝我媽問:“你們怎麼會在這兒?”

我媽一聽,臉色就尷尬起來,羞愧道:“那天,黃老三把我們轟出來,我和你爸就後悔了,想進去救你,結果不知道從哪冒出來兩個人,捂着我和你爸的嘴巴就把我們往外拖!原本我以爲我們倆這是被人綁架了,誰知道他們也沒說什麼,就是把我好吃好喝的養在這個別墅裏,然後就到剛纔,有個人說你在這兒,讓我們過來了!”

我一聽,頓時詫異了!唐考把我爸媽帶到這個別墅,沒有傷害他們,反而好吃好喝的供着他們,這到底是爲什麼?

還有地下室的那一切,又是怎麼回事?難道不是唐考做的?那又是誰呢?

我朝屋裏看了一眼,也並沒有看到唐考的身影!只看到了陸雨嫣那張妖媚的臉,露出一副似笑非笑的笑容。

我更加覺得奇怪,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地下室的那兩個假扮我爸媽的人呢?我又是如何得救的?

劉旭倫看到我臉上困惑不解的表情,主動走到我面前解釋,說他當時和我說話的時候,我突然昏迷了過去,他沒辦法,只能在別墅找了間房間給我睡,然後幫我叫了個醫生過來!那個醫生也沒有檢查出來我的問題,只說我可能是太累了,休息休息就好了。

但當時他看我一會兒皺眉頭一會兒又是流淚的,感覺我很不對勁,懷疑我這是中邪了,正好當時江澤和陸雨嫣過來。他們看到我昏迷,打算靠近我看看,卻突然發現我不知道從哪拿出來一把刀,也沒睜開眼睛,對着自己的胸口就刺下去,幸虧江澤反應快。否則我可能真的被自己殺死了!

江澤拿走我的刀之後,看了我一眼,說我中了鬼織迷鏡,然後擡手就甩了我一巴掌,把我給打醒了!

他說到江澤給我一巴掌的時候,眼神怪怪的,而我也清楚的看到了陸雨嫣眼底的得意之色!

怪不得我感覺到自己臉又痛又麻,居然是被江澤打的!我不由的在心裏罵了句髒話,心想這個江澤真是夠狠的,雖然他是爲了救我,可是那一巴掌,真是又狠又厲。一點都不拖泥帶水!我心裏有點不舒服,不知道他究竟是怎麼下的了手?要是我,肯定打不了這麼狠的巴掌!叫醒我不是應該有很多方式嗎?他幹嘛非要打我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