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詳細一點,什麼叫做變異的史前巨猿?”我急切的追問了一句,因爲,聽過了胡墨的話之後,我的心頭莫名涌上了一股不祥的預感! 胡墨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忽的,胡墨猛的擡起了頭,一雙美目之中頓時閃過了一抹濃郁的殺意!

循着胡墨的視線,我也擡起了頭,朝着上方望去……

這時候,映入我眼中的,是一棵棵高大茂盛的樹木,而在那無數顆巨樹的粗壯枝幹上,竟然出現了數不盡的史前巨猿……沒錯,就是史前巨猿!

而且,此時映入我眼中的史前巨猿,並不像是之前我所遭遇的史前巨猿那般高大強壯,相反,出現在巨樹枝幹上的那羣史前巨猿,並不高大,我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這羣史前巨猿的高度也就是一米四、五左右,而且身軀也不像之前的史前巨猿那般的強壯狂暴,一個個瘦弱無比,彷彿弱不禁風的病秧子似的……

那羣數之不盡的縮小版史前巨猿們,或站,或坐,或趴,或臥,除了身材與我之前遭遇的史前巨猿不一樣之外,包括樣貌,特徵,舉止,都與我之前所遭遇的史前巨猿無異!

烽火佳人:名媛嬌妻,超能撩 直到這一刻,我才明白,胡墨口中的變異了的史前巨猿,到底是怎麼回事……原來,就是史前巨猿的縮小版!

凝視着巨石枝幹上那羣朝着我不斷呲牙咧嘴的變異史前巨猿,我不解的問向胡墨,道:“這羣史前巨猿,與我們之前遭遇的史前巨猿,的確有些不一樣,可是,它們經過了變異之後,貌似變得更弱小了,你爲什麼會如此的凝重……”

我的話還沒說完,胡墨便直接打斷了我的話音,言道:“它們的身材發生了變化,變得更小了,這就代表,它們的速度更快了,而且快到離譜,快到誇張……雖然它們的破壞力變弱了,防禦力也稍微的下降了一些,普通的槍械已經可以對它們造成傷害了,可是,它們那堪稱完美的速度,卻足以彌補所有,包括它們變小了之後的身軀,再加上它們快到無止境的速度,想到打中它們,簡直是難如登天!”

“也就是說,降低防禦力對於這些變異史前巨猿來說,並沒有什麼影響,因爲我們根本打不到它們,對吧?”聽了胡墨對變異史前巨猿的描述,我立刻腦補起了變異史前巨猿和我們交戰的場景,當即,一滴冷汗便順着我的臉頰,流淌了下來……

如果這羣變異的史前巨猿真的如同胡墨所言那般,擁有無可比擬的速度,那麼,我們恐怕就只有被動挨打的份了,甚至,就算我們想反擊,也根本打不到那羣變異的史前巨猿!

“胡墨,你說的話,是不是有些誇張了?”我仍舊抱着一絲僥倖的態度,因爲,我畢竟沒有親眼見到過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

不過,胡墨的下一句話,就讓我測底打消了我心中僅存的那一絲僥倖……

“楚風,我們與石毅走散了之後,便是遇到了這羣變異了的史前巨猿,並且與它們戰了一場,雖然我們當時面對了不下兩百隻變異史前巨猿,但我們卻成功的幹掉了接近一多半的變異史前巨猿,當然,我們也付出了極其慘重的代價……”

“二熊被當場撕成了碎片,我們與陳泰和大屁也被打散了,裝備丟了大半,甚至,我和大熊還有三熊,被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直接追到了大峽谷的盡頭,模樣很是狼狽,最後,大熊用我們自備的炸藥,炸飛了不少變異史前巨猿,我們這才藉着煙霧和爆破的餘波,勉強逃出生天……” 胡墨的這番話,直接將我的心打到了懸崖底部!

陳泰和胡墨的身手,雖然深不可測,但我卻有一個大概的瞭解,就算進入祖乙大墓,二人失去了靈力和內勁,但依舊是非常強大的存在,可是,胡墨與陳泰聯手,再加上三熊的重火力掩護,竟然仍舊被這羣變異的史前巨猿殺散……那麼,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戰鬥力,可想而知!

“等等……你說,你們被那羣史前巨猿追到了大峽谷的盡頭,然後用了炸藥,這才擺脫了它們的追擊,對吧?”我彷彿捕捉到了什麼,繼續追問胡墨道:“然後,我們在這裏又遇上了它們……”

“你想說什麼?”胡墨一臉茫然的望着我,神色很是不解。

這時候,還不待我開口,李靈兒突然出言道:“楚風想說的是,分割線!”

分割線!

沒錯!

就是分割線!

胡墨和陳泰等人是在大峽谷之內遭遇到的變異史前巨猿,如果我之前的推斷沒有錯誤的花,這羣變異史前巨猿應該是沒辦法越過那條圓形石道的,反之,如果這些變異史前巨猿能夠突破那條圓形石道,那就代表,我之前所做的推斷,很可能都不成立!

如果我之前的那些推斷都不成立的話,那結果可就真的不堪設想了……

我正色的問向胡墨道:“胡墨,你確定,這羣史前巨猿,是之前在大峽谷內和你們搏鬥的那羣變異史前巨猿?”

我的話音纔剛剛落地,胡墨便點頭說道:“我確定!雖然它們的數量又增加了很多,但是,其中有一些變異史前巨猿的身上,還有被炸藥炸出來的傷痕呢,還有,你再看它們的眼神,幾乎全都鎖定在了大熊的身上,因爲之前的炸藥,是大熊引爆的,可以說,大熊就是炸死了一百多隻變異史前巨猿的始作俑者,被它們認定成了仇人!”

聽了胡墨的話,我的大腦頓時產生了一瞬間的失神……之前沒有變異過的史前巨猿,哪怕是冥火蟲,都不敢跨越那條圓形石道,可爲什麼這些縮小了的史前巨猿,卻敢越過雷池,進入到密林區域?

難道說,我之前的推測都是錯誤的?

可是,按理說,我之前的推斷應該是成立的,畢竟史前巨猿和冥火蟲被阻攔在了分割線外的那一幕,是活生生的在我眼前上演過的,包括史前巨猿寧可被冥火蟲燒死,也不越雷池一步,這些都充分的印證了我的推斷的正確性,可如今……這羣縮小了的史前巨猿,爲什麼又可以越過分割線,追進密林區域?

我的大腦在瘋狂的燃燒着腦細胞,可是,巨樹上那羣攜帶着仇恨而來的變異史前巨猿,卻不會給我機會去思索這些困擾着我的謎團……

數不盡的變異史前巨猿一邊發出了陣陣低沉的咆哮,一邊蠢蠢欲動的朝着我們齜牙咧嘴,看它們那充滿了人性化的嘴臉,就好像我們已經成了甕中之鱉,而它們,則是掌握着我們生死的判官……不得不說,這羣縮小版的史前巨猿,要比之前那羣身體巨大的史前巨猿,更加的接近人類!

雖然此刻的局面無比兇險,但經歷了多番生死的我,卻變得更加的冷靜了!

我幾乎在一瞬間,便通過那羣耀武揚威的變異史前巨猿,分析出了另外一種結果……

這羣史前巨猿一定知道食人花,甚至對食人花還有一定程度的瞭解,因爲我們此刻後有食人花擋路,前有史前巨猿追殺,絕對算得上是困獸之局,所以,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纔會露出那種掌控我們生死的表情!

也就是說,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真的擁有跨越雷池,無視分割線的能力! 擁有跨越分割線的能力,這代表了什麼?

這代表,就算我們身後的那一排巨樹和花海,也屬於分割線的一種,哪怕我們跨過了花海和參天巨樹,躲到了密林的另外一片區域內,這羣已經與我們結下了仇怨的變異史前巨猿,也有能力繼續追擊我們,直到,將我們完全殺死纔會罷手!

當然,我現在想這些,似乎沒有太大的必要,因爲我們現在還沒想出躲開食人花的攻擊而穿越花海的辦法,最重要的是,食人花還沒解決,又出現了變異史前巨猿,當真是身陷絕境!

就在這時候,胡墨身邊的大熊和三熊紛紛挺起了手中的加特林機槍,護在了我們衆人的最前方,二人中的其中一人,我也不知道是大熊還是三熊,急促的出言說道:“大家小心,那羣變異史前巨猿準備攻擊了!”

彷彿是爲了印證大熊或者是三熊的話那般,這邊,話音纔剛剛落地,那邊,在我們的前,左,右三個方向的巨樹上,又紛紛冒出了不少變異的史前巨猿,呲牙咧嘴的朝着我們咆哮着,低吼着,呈三面包圍之狀,再加上我們身後的那片食人花海,倒是形成了一處十面埋伏之局,簡直就是上天無門,入地無路!

“楚大師,我們現在已經被包圍了,接下來該怎麼辦?”賙濟緊握着AK47,幾乎緊貼在我的身邊。

我知道,賙濟是想保護我,因爲剛纔胡墨說過,這種縮小版的變異史前巨猿,哪怕是普通槍械,都能對它們造成傷害了,並不像是我們之前所遭遇到的那些巨型史前巨猿那般,普通槍械根本對其無效。

我看了一眼巨樹枝幹上的那羣數不盡的變異史前巨猿,又掃了一眼身後的食人花海,最後,我將目光一一的掃過衆人臉頰,我發現,就算我們面對這種十面埋伏的死局,我們大家也都沒有一絲一毫的膽怯之色!

如此,就好辦了!

最起碼,我們並沒有因爲恐懼而怯戰,只要還有戰意,那我們就有機會活下去,哪怕是死局,我也要帶着大家拼一拼!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鄭重言道:“各位,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

我的話還沒說完,猛然間,也不知是哪隻變異史前巨猿,發出了一道響徹長空的咆哮聲,這道咆哮聲就好像是戰爭的號角那般,在這道咆哮聲的刺激下,圍堵在我們四周的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彷彿發狂似的,瘋了那般的躍下了一棵棵巨樹的枝幹,朝着我們疾速掠來!

“不好!它們發動總攻了!”

“大家小心!”

擋在隊伍最前面的大熊和三熊當即發出了一聲嘶吼,可是,二人的嘶吼聲還沒有在林間消散,而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便已經有不少只落到了地上!

還真是如同胡墨所言那般,這變異的史前巨猿,速度當真是快到誇張!

根本就沒有給我們任何的準備時間,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突然朝着我們發動了總攻,的確殺的我們一個措手不及!

此時,我們大家的本能反應竟然出奇的一致……一邊繞過那幾株星星點點的食人花,一邊向後方的那一排參天古樹退了過去,因爲,我們需要一處緩衝區域來重整旗鼓,就算是要和那羣變異史前巨猿血拼,我們也不能在倉促之間和它們硬碰,這樣的話,吃虧的肯定是我們! 噠噠噠……

一陣急促的槍聲在林間炸開,大熊和三熊正面面對那羣變異史前巨猿,二人手中的加特林更是瘋狂的運轉了起來,子彈好似雨滴那般,接近密不透風的程度,瘋狂的朝着那羣迎面撲來的變異史前巨猿傾瀉而去!

然而,那羣變異史前巨猿面對大熊和三熊瘋狂的機槍掃射,自然也是將自身的速度發揮到了極致,只見漫天之上,盡是一條條虛幻的殘影,而那無數道殘影,就猶如一張遮天蔽日的巨網,將我們大家完全籠罩在了其中!

我瞪大了雙眼,眼珠不斷的亂轉,震撼無比的捕捉着漫天的殘影,幾乎是下意識的失聲驚呼道:“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未免有些太恐怖了吧?”

這一刻,我終於徹底的相信了胡墨的話,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果真快到了誇張的地步,要知道,速度只有在超越了一定程度之時,纔會產生殘影,這種殘影,就好像是分身,也可以將其稱之爲一種視覺上的錯誤,只是因爲速度太快,我們的眼睛還沒來得及捕捉到變異史前巨猿正在高速移動的真正本體!

誰許時光暖你心 殘影出現的道理雖然很簡單,可要是想真正的弄出殘影,絕對是難如登天!

“如果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沒有快到這種誇張的地步,你以爲,就憑我和陳泰的身手,還有三熊的加特林掩護,我們會被它們殺的如此狼狽?”

打從變異史前巨猿出現之後,胡墨的俏臉上便始終都掛着一抹凝重的神色,看樣子,胡墨等人之前的確在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手上吃了不少的虧!

我沒有去接胡墨的話,因爲,此時我的目光,已經全都被不遠處的戰局吸引了過去……

面對數量如此衆多,排位如此密集的變異史前巨猿,大熊和三熊手中的那兩停加特林機槍,瘋狂傾瀉而出的子彈雨,竟然僅僅掃中了幾隻變異史前巨猿而已,接近百分之九十九的子彈,都被那羣好像變成了殘影的變異史前巨猿給躲開了,或者乾脆就打到了殘影上!

毫無疑問,漫天的殘影和讓人恐怖的變異史前巨猿,在這一刻,又一次讓我體會到了絕望……而這一次的絕望,要比跌落山體內部,大戰千年古屍,躲避冥火蟲等事件,來的更加猛烈!

機槍雨仍舊在繼續,不過,此時已經有不少的變異史前巨猿衝破了子彈雨,朝着大熊和三熊狂掠而去!

一場與變異史前巨猿的近身肉搏大戰,馬上就要拉開帷幕了!

就在這時候,胡墨凜然高喝一聲,道:“張銘!我們去掩護大熊和三熊,確保他們的火力能夠正常輸送!”

話音尚未消散,胡墨便反身衝向了大熊和三熊,緊接着是張銘,石毅,還有李靈兒,所有人都衝到了前方,準備和那羣變異史前巨猿近身肉搏,只有賙濟握着AK47,守在我的身邊!

“風小子!快想辦法!子彈雖然能夠對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產生致命的威脅,但想打中它們卻難如登天!”張銘頭也不回的朝着我喊了一句。

“給我一點時間……”我扭頭撇了一眼距離我只有十餘米距離的巨樹和花海,又轉過了頭,凝視着衆人的背影,最後,我決定,與大家並肩作戰!

短時間內,我是真的想不出破解這十面埋伏的死局,倒不如和大家一起,與那羣怪物放手一戰!

當然,我知道,這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下下之策,因爲,我們的整體力量根本無法與那羣怪物匹敵…… 當即,我雙腿發力,跟隨着衆人的腳步,義無反顧的衝向了那羣鋪天蓋地而來的變異史前巨猿!

從變異史前巨猿對我們發動總攻,再到我決然的選擇與大家一起對抗變異史前巨猿,所有的事情,也就發生在幾秒鐘之內的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我根本想不出辦法擺脫眼前的死局,如今之計,恐怕也只有一戰了!

我身後的賙濟一見我動了,立刻端着AK47緊跟上了我的腳步,“楚大師,我去和大熊還有三熊匯合,用火力掩護你們!”

我腳下速度不減,口中暴喝一聲道:“各位,我們如今所面對的局面是四面楚歌之死局,在我們大家沒有想到辦法破解此死局之前,各位只能拼死一戰了……我希望,大家都活下來!”

沒有人回答我的聲音,因爲我的聲音已經被密集的槍聲,變異史前巨猿的咆哮聲,還有其餘衆人搏殺的呼喊聲所掩蓋了!

我飛快的掃了一眼戰圈,場中的局面也頓時落入了我的眼中……

在變異史前巨猿的包圍圈中,大熊和三熊挺直脊樑的站在了戰圈正中央,那兩挺加特林瘋狂的吞吐着火蛇,子彈好像雨滴似的,在二人的操控下,不斷朝着四面八方傾瀉,雖然極少有子彈能命中變異史前巨猿,但在那兩挺加特林的狂猛火力壓制下,那羣變異史前巨猿在短時間內,倒是還無法將我們衆人分割開,最起碼,我們幾個人暫時還是保持着聚集在一起的圓形陣形,而這種陣形,也是最佳的防禦陣形!

在大熊和三熊的前方,胡墨與張銘二人穩穩的扼守住了門戶,不過,雖然這二人的實力無比強橫,但在速度方面,卻是穩穩的被變異史前巨猿所壓制,哪怕胡墨和張銘時不時的能轟中一隻變異史前巨猿,但換來的,卻是三至五隻史前巨猿的圍攻!

毫無疑問,胡墨和張銘現在完全是被變異史前巨猿壓着打,而且,這種局面如果繼續下去,按照我的估計,胡墨和張銘二人最多也就能堅持半個小時,一旦過了半個小時,我們還沒能殺出重圍的話,估計我們隊伍中最強的兩個人,也得命隕在這裏!

而大熊和三熊的左,右兩個方向,雖然向他們進攻的變異史前巨猿的數量並不多,但是,分別守在兩邊的李靈兒和石毅,卻是依然無法抵抗……

李靈兒還好說,饒是她的速度與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相差不少,時不時的還會被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利爪抓上幾下,但是,李靈兒所修煉的八極拳可是罡猛之極的拳術,破壞力簡直就是駭人聽聞,但凡有一隻變異史前巨猿被李靈兒轟中,不死也得脫層皮!

也正是因爲八極拳的威猛霸道,才迫使那羣圍攻李靈兒的變異史前巨猿不敢和李靈兒正面對戰,只能憑藉超凡的速度,和李靈兒打起游擊戰,是不是的偷襲李靈兒一下,饒是如此,李靈兒還是在短短的幾秒鐘,被這羣變異史前巨猿抓出了十幾條傷口,有幾處傷口,甚至都透出了殷紅的鮮血!

然而,衆人之中,石毅的處境是最危險的!

石毅既沒有張銘和胡墨那種堪稱變態的身體強度,也沒有修煉李靈兒那種破壞力強悍到爆表的國術……

如果是面對一羣普通的江湖人,甚至是一羣特種兵,石毅都有必勝的把握,畢竟他是湘西祕術的傳人,身體已經修煉到了極致,只要不碰上真正的高手,石毅絕對是鮮有敵手……

可惜,石毅這次面對的是一羣變異史前巨猿! 在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圍攻下,石毅幾乎連招架的力量都沒有,完全是被那羣史前巨猿狂虐,迄今爲止,在我的觀察之下,石毅視乎連一隻史前巨猿都沒有打中,身上倒是多出了數不清的傷口……鮮血,早已經染紅了他的衣衫!

望着眼前慘烈的戰局,我終於明白鬍墨爲什麼會如此忌憚這羣變異史前巨猿了,包括之前胡墨和陳泰,三熊以及石毅這種隊伍,都能被殺散,也並不是不無道理,只因爲,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確是無比的恐怖!

我用力的甩了甩頭,將變異史前巨猿恐怖的戰鬥力甩出了大腦,甚至,我企圖用自欺欺人的方式來欺騙自己,強行的讓自己不相信這羣變異史前巨猿,會擁有這種恐怖的戰鬥力……就算是我掩耳盜鈴般的自我催眠吧!

雖然我的自我催眠有些可笑,但是,不得不說,我的自我催眠方法成功了,最起碼,讓我短暫的忘卻了那羣變異史前巨猿的恐怖戰鬥力!

當即,我奮力的衝向了距離大熊還是三熊其中一人,最近的一隻變異史前巨猿,鼓足了力量,掄起了鐵拳,朝着那隻似乎正準備朝着二熊之一,發動攻擊的變異史前巨猿砸了過去!

我這充滿了力量的鐵拳速度奇快,與空氣劇烈摩擦所產生的尖銳破空聲,清晰的鑽入了我的耳中!

呼呼……

我揮拳的速度很快,幾乎只在眨眼的一瞬間,便轟在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身上,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讓我大大的吃了一驚……我的拳頭毫無保留的砸在了變異史前巨猿的身上,可在下一刻,我的拳頭竟然詭異的透過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身影,筆直的朝着地面砸了過去,又因爲我一拳掄空,身體也在這一瞬間失去了平衡,腳下一個踉蹌,險些摔倒在地!

我並沒有打中變異史前巨猿,而是打中了變異史前巨猿的殘影……我的身體尚未穩住,心中就冒出了這個念頭!

然而,我心中的這個念頭還沒消散,後背上便傳來了一陣火辣辣的刺痛!

緊跟着,右手臂上也好像被某種重物擊中似的,一種痠麻的感覺頓時襲遍了我的全身!

我還沒來得及呼喊出聲,左腿的大腿外側,彷彿被某種利器劃傷了似的,刺痛無比,同時,還有一種鮮血流出的麻木感覺,依附在我的左腿上……

什麼叫做轉念之間?

這就叫做轉念之間!

我一擊沒有擊中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甚至連思想都還沒來得及轉變,身體就已經遭到了貌似是三隻史前巨猿的連續轟炸!

短短的一瞬間,我纔算是真正的意識到這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究竟達到了何等恐怖的地步!

如果說,我沒有在下墓之前,經受張銘的一個月特訓,又或者說,如果不是在特訓期間,張銘不是每天逼着我增強身體強度,不斷的挑戰身體極限,我估計,光是剛纔那三下,就能把一個月之前的我打到喪失戰鬥力!

而在特訓之中,被我厭煩和看低的基礎體能特訓,也在這次的祖乙大墓之行中,三番幾次的成爲了挽救我性命的底牌……

書歸正傳。

我強壓下了身體上的疼痛和麻木,以及內心中的震撼和驚恐,迅速的穩住身形,同時,左手下意識的按在了左腿之上,我不經意的一撇,卻發現,我的手掌上,盡是殷紅的鮮血!

才一個照面,我就被變異史前巨猿打的見了紅,而且我還是處在那種沒有任何還手之力的狀況之下!

毫無疑問,這次與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遭遇戰,絕對是一場慘烈到極點的血戰,前提是,我能夠在短時間內,想出破解這十面埋伏之局的辦法…… 當即,我連忙收斂起了心神,全神貫注的準備迎接和變異史前巨猿的下一輪交鋒!

這一刻,我將我的視覺和聽覺,全部提升到了一種極致的狀態,這種狀態,已經完全超越了我在正常狀態的感官!

通過剛纔與變異史前巨猿的交鋒,我悟出了另外的一種對戰方式,這種方式不僅僅適用於同變異史前巨猿對戰,包括與其他人對戰,也一樣適用,那就是所謂的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所謂眼觀六路,其實很好做到,只要提高警覺,雙眼不斷注意着四周的動靜,幾乎就可以做到。

但是想要做到耳聽八方,就有些困難了,因爲聽覺和聲音這種近乎於看不見,也摸不着的感官知覺,非常的不好掌握,而想要掌握“耳聽八方”這種本事,最基本的先決條件,就是要“靜”下來,不僅是讓聲音靜下來,更是要讓心,靜下來!

我在空明寺跟隨智空大師修行的那段時間,已經將心境提升到了另外一種境界,所以,讓心靜下來,對於我來說,並不是一件難事!

我屏氣凝神,心無雜念,這一刻,我的注意力前所未有的集中……我的雙眼,已經開始能夠跟得上某一隻變異史前巨猿的行動軌跡了,雖然只是勉強能夠捕捉到,但照比之前的毫無頭緒,卻足以稱得上是十足的進步了!

而我的耳朵,也變得比之剛纔更加的靈敏,彷彿四周一切的喊殺聲,咆哮聲,機槍聲,都已經被我自動屏蔽了似的,此時,我的耳中,只有呼嘯的空氣摩擦聲!

毫無疑問,這種摩擦聲是因爲某種正在以超高速運行的物體或者是生物,和空氣接觸之後所產生的聲音,也就是說,這種摩擦聲,就是那羣變異史前巨猿行動的聲音!

雖然這種空氣摩擦聲忽遠忽近,忽強忽弱,但有總比沒有好,最起碼,我能根據聲音的遠近和強弱來判斷,是否有變異史前巨猿接近我!

總而言之,我現在正處在一種極其玄妙,而且非常神祕的狀態之中,對於這種狀態,我也沒有什麼瞭解,權當是我在生死關頭所產生的潛能反應吧!

其實,人就是會如此,只有被逼上絕路之時,隱藏在體內的潛能纔會爆發,就好像是武俠小說中的絕世高手,有些人修煉幾十年,卻比不上某一人朝夕之間的頓悟,或者是一來一去之間的機遇,也許,我能進入現在的狀態,也算是頓悟,或者是機遇的一種吧?

忽的,一道極其輕微的空氣摩擦聲鑽入了我的右耳之中,電光火石之間,這道摩擦聲竟然開始無限放大,而且放大的速度奇快,甚至快的有些讓我應接不暇!

我的大腦還沒作出任何的反應,那道鑽進我右耳中的突如其來的摩擦聲,便已經放大到了一種刺耳的程度,最起碼,在我目前的奇妙狀態之下,這種聲音算是刺耳,當然,如果我沒有進入到這種玄妙的狀態,恐怕我都未必能聽見這種聲音!

霎時間,我幾乎是出於本能的向左後撤了半步!

我的腳掌纔剛剛踩在地面上,身體勉強破開空氣的阻力,向左邊微微側過了一點,就在這時候,一道黑色的爪影猛的在我的胸前劃過!

緊接着,一隻比我矮上不少的變異史前巨猿的身軀,也出現在了我的眼中,更加巧合的是,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由於一擊不中,身體失去了平衡,直接朝着地面倒了下去!

這場景,與我剛剛加入戰鬥的時候,是何其相似?

望着眼前那張能夠表現出與人類相似表情的變異史前巨猿,我的嘴角毫無徵兆的揚了起來,因爲,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的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種與人類幾乎無異的驚慌之色…… 剛纔,我一擊沒有轟中變異史前巨猿,而倒是身體失去平衡,進而露出了破綻,被三隻變異史前巨猿圍攻,甚至都見了紅,可如今,角色竟然完全轉換了!

而且,我竟然真的躲過了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哪怕是巧合也好,幸運也罷,總而言之,我這次是真真正正,憑真本事避開了一隻變異史前巨猿的攻擊!

說實話,我現在的內心之中,盡是亢奮!

我盯着那隻醜臉上流露出驚慌之色的變異史前巨猿,獰笑着輕聲說道:“死吧!”

重生九零蜜汁甜妻 我的話音尚未落地,忽的,我直接掄起了鐵拳,朝着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瘋狂的砸了下去!

“嗖”的一聲,我的鐵拳無比快速的砸向了那隻變異史前巨猿,然而,我千算萬算,卻算漏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雖然進入到了這種玄妙的狀態,視覺和聽覺也都大範圍的提高了不少,可是,這些提升,都僅限於心境和精神層面,我的身體,依舊還是我的身體,在速度和力量方面,卻並沒有得到任何的提升!

毫無疑問,我這一拳又一次的落空了,因爲我的速度目前還跟不上變異史前巨猿,我的拳,很難轟到變異史前巨猿的身上!

打個比方,就好像是某位神童,五歲寫詩,六歲填詞,七歲譜曲,雖然這神通的智商和腦力已經遠超同齡人,甚至還領先同齡人幾年或者十幾年,可那神童的智商和腦力再高,再強,再厲害,如果讓這神童去和大他十幾歲的人單挑,毫無疑問,神童一定會被打的很慘,甚至是毫無還手之力!

無限神裝在都市 我現在,就像是那神童!

心境和精神大範圍的得到了提升,但身體機能,包括速度和力量等方面,卻依舊停滯不前,所以,就算我能感覺到變異史前巨猿的行動軌跡,甚至是能夠勉強的躲開它們的攻擊,但我的攻擊對它們來說,依舊沒有太大的效果,因爲我根本打不到它們!

不得不承認,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實在是太過逆天了!

就在我微微發愣之際,胡墨略帶慌亂的大喊聲也傳入了我的耳中,“楚風!這羣變異史前巨猿的速度實在是太逆天了,我們最多堅持半個小時,如果半個小時之後,我們仍然沒有相處辦法破解這死局,恐怕我們全都要死在這裏!”

當即,我連忙將自己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之中,循着胡墨聲音傳來的方向定睛望去,只見此時的胡墨,正面對不下二十幾只變異史前巨猿的圍攻,模樣狼狽無比,甚至於,她的胳膊和後背等地方,已經出現了觸目驚心的血痕!

胡墨的這番話,並不是危言聳聽,要知道,堂堂九尾仙狐,都被這羣本不應該出現在這個世界上的生物逼到如此絕境……毫不誇張的說,胡墨應該就是我們這支隊伍實力排名前兩位的強者,她都如此狼狽,那其他人呢?

不得不說,喪失了靈力和內勁的我們,真的不是這羣變異生物的對手!

胡墨的話音還未消散,大熊和三熊的大吼聲也響了起來……

“我們的彈藥就要打沒了!”

“如果失去了火力牽制,我們每個人都要面對二十隻以上的變異猴子圍攻!”

聽了大熊和三熊的話,我的心再一次抽搐了一下,每個人都要面對二十隻以上的變異史前巨猿圍攻?

連胡墨都擋不住同等數量的變異史前巨猿的圍攻,其他人就更不行了!

真的到了那時候,我們只有死路一條!

正所謂,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大熊和三熊的喊聲纔剛結束,賙濟又給我出了一個難題,“楚大師,我這邊也沒有多少彈藥了!” 兩挺加特林和一把AK47,所有熱武器的彈藥即將耗盡了!

這對於我,或者對於我們來說,無異於晴天霹靂!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