倆人覺得這個方法是目前來說最保險的了。畢竟金刀門的名聲,咳咳。有點太為人所知了。

旁邊的六人和虎一聽樂天要和金刀門的倆個惡賊交易。頓時都眼冒綠光,恨不得活吞了樂天。

這些人和獸平時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什麼時候讓人當做貨品一樣交易。

「小子,在一邊等著。」麻臉像是吩咐下人一般。

「幹什麼?」樂天不解得問道。

這步驟完全不是按樂天的想法走的。

樂天以為這麼猥瑣的倆人一聽見靈草靈藥的字眼還不得雙眼放光啊。只要他們看自己得到是什麼靈草,樂天就把迷魂紅花拿出來。這麼大的殺器此時不用更待何時。沒想到的是兩人根本就沒把自己放在眼裡。樂天也是一陣鬱悶啊。

倆人手持金刀向白衣姑娘那伙人走去。樂天知道「唉,用計不行。只能硬拼了。不過也好,如果自己太依賴外物了反而對自己以後的修鍊不利。」

樂天朝倆人走了過去。

「你來幹什麼,邊呆著去。」倆人一臉警惕的說道。


「沒什麼」樂天走到二人附近,一邊回應一邊快速出刀,向離自己較近的馬臉刺去。馬臉反應極快但樂天攻擊更快。

本來應刺在心口的一劍卻刺在了左胸上。樂天的劍被改造過後鋒利更勝以往。但是居然沒有刺穿。樂天感覺像是刺到了棉花上。樂天快速收刀退到一旁。

「小子,你真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啊。」馬臉嘲笑道。

「殺了,已經耽誤夠久了。」,麻臉說著一邊在旁觀戰。

樂天身上元氣狂涌。馬臉手中的金刀倒握,身體前傾靈蛇般得「游」向樂天。

樂天心中警惕,原地轉身跳起。龍吟劍一陣輕鳴,向下方劈斬而去。馬臉隨之而上。青色劍氣與金色刀氣相互交織。

樂天由上而下攻擊。借住地利想要一擊壓制馬臉。馬臉怎麼會看不透樂天的心思。馬臉受到樂天強烈的攻擊被迫落地。

而樂天借力而上。醞釀著更強一擊。馬臉落地抬頭向樂天看去。馬臉將手中的金刀向上扔起。然後雙掌對向樂天。樂天感覺身邊的元氣不受自己控制反而壓制自己。

其實結丹境以前的戰鬥方式都如此。不到天啟境依靠的就只有力量,速度,對元氣的控制和對靈氣的吸收。顯然此人控制元氣的手段不在樂天之下。從攻擊方式上來看反而高出了天一頭。畢竟樂天到聚氣境不久,所接觸的攻擊方式並不多。

樂天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向下墜去。與此同時馬臉接住墜空的金刀。快速劃出數十刀向樂天砍去。樂天同樣快速出劍倆人對攻。樂天挑中機會在落地的一剎那右手出掌想要出其不意,馬臉任由樂天的手掌落在自己身上。然後同樣一劍一掌。

最後刀劍相接樂天被一掌拍飛出去。

樂天以為他的防具只是刀劍不入。沒想到還能弱化攻擊。樂天頓時感到胸口劇痛。

「呵呵。還挺強。」馬臉有點意外。自己這一掌用了九成力,沒想到聚氣境的樂天居然挨了下來。

「一起上,解決他。」麻臉過來說道。

樂天終於逮到機會。他們若是剛開始就一起動手,或者在樂天和馬臉動手時,麻臉解決受傷的那些人。可是他們並沒有這麼做,一開始的錯誤,就註定了兩人不會好過。

倆人一左一右,倆柄金刀快速的向樂天攻來。樂天感到壓力山大。要不是自己體質超強,功法奇特,現在自己已經是一堆碎肉了。

樂天短時間內接下數百刀。樂天身後背對著白衣姑娘等人。然後樂天奮力攻出一刀。一道凌厲的劍氣向二臉劃去。樂天現在的兩條手臂都感到漲漲的發痛。左手對劍,右手對掌。

倆人避過這道劍氣然後合力攻之。樂天背對著二臉,面向白衣姑娘眾人,瘋狂的凝聚元氣。

「小兄弟,你已經儘力了。你不是他們對手。快走吧。」吳老頭說道。

綠衣子只是望著樂天,沒有說話。但是一個眼神樂天已經懂得。現在就算是走,樂天也相信二人決對攔不住自己。可是自己怎麼能棄他人於不顧呢。

「小子。去死吧。」二人合力發出一擊。

一個巨大的元氣罩將樂天和樂天身後的眾人罩在裡面。

一聲悶響樂天倒地,口吐鮮血。周圍土石飛濺。樂天雙手一撇,站了起來。

一開始戰鬥的時候逆天狂龍訣就不由自主的運行,樂天身受重傷仍然強行運轉逆天狂龍訣。樂天感到筋脈針扎似得疼痛。但還是恢復了一些元氣。

倆人見樂天衝來,率先發起了攻擊,樂天現在已經是強弩之末。樂天也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所以必須儘快解決戰鬥。

樂天發瘋似的攻擊,然後二人只見墨綠色的劍光飛速旋轉接近二人。二人躲過飛速旋轉的劍,向手無兵器的樂天發起攻擊。

二人以為這下樂天必死。沒想到這時一道恐怖的青色劍氣從樂天手中發出。

二人沒來得及躲避,只怪這道劍氣氣勢太強,速度太快。二人將金刀橫握擋在胸前。「噗噗」二人應聲飛出。倒地不起。

樂天也重傷倒地。樂天的傷勢明顯比二臉重得多。樂天強保持自己一絲清醒。終於堅持不住暈了過去。

遠處的馬臉艱難的起身,撿起金刀,踉踉蹌蹌向樂天走來。沒等走到樂天身前就被一道劍光斬斷頭顱。

「弟弟。」麻臉虛弱的叫喊到。隨後他也沒逃脫同樣的結局。

龍吟劍自主飛出殺敵,然後飛回「墨綠色的劍鞘」。

眾人眼中一片驚奇。

白衣姑娘率先起身。走到樂天身邊扶起他。然後從懷中掏出一粒玉石似的丹藥往樂天口中送去。

樂天口齒緊閉,白衣女子掐了一下樂天的顴骨。樂天吃痛微微睜開雙眼,看到了一副清秀的臉龐。

「把這個吃了。」白衣姑娘柔聲說道。將丹藥在樂天眼前晃了晃。

樂天搖了搖頭。從白衣姑娘的懷中掙脫出來。然後雙腿盤坐。雙手合十。雙手不斷變換打結。接引天地靈氣恢復傷勢。

這時眾人紛紛睜開雙眼。見樂天正在正在調理之中也就鬆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調理傷勢。 樂天從戰神殿中拿出兩顆蘊靈菇吞了下去。樂天周圍颳起一陣由元氣和靈氣組成的旋風。樂天將這聚集的靈氣和元氣還有蘊靈菇一起吸取。瞬間感到身體被一股暖流衝過。

「呼」樂天起身。朝劍齒虎走去。

「這是什麼?」樂天問劍魂。

「這是一種軟金屬。叫允金。這個我來。」劍魂說道。

只見無盡的劍光朝著被金網籠罩的劍齒虎斬去。

「啊啊啊啊」劍齒虎大叫。劍齒虎閉上的兩隻虎眼慢慢睜開發現自己沒事,只感覺束縛自己的金網越來越松。網上還不斷出現裂痕,最後化作漫天碎片。

劍齒虎脫困。大喜「嗷嗷」張嘴叫了兩聲。樂天站在身旁就聞到了劍齒虎嘴裡的臭味。

「口臭啊。」樂天停止呼吸。我靠眼睛睜不開了。」

樂天一狠心,往劍齒虎嘴裡扔了兩顆蘊靈菇。

劍齒虎「咳咳」差點卡住。剛要問是什麼東西。就感到體內那化開的渾厚的靈氣。屁顛屁顛的去一旁恢復體力去了。

「在下杜紫雲,多謝兄弟捨命相救。」這時杜紫雲子帶著五人走過來樂向天深深的鞠了一躬。

「路見不平。兄台客氣了。」樂天大氣的回答。

「兄弟俠肝義膽真是讓小弟佩服。」杜紫雲回答。

「還未請教兄弟名號?杜紫雲客氣的問道。

「我叫樂天。」

「哈哈,大哥哥和我一樣。名字里都有個樂字。」白衣姑娘在杜紫雲身後笑著說道。

「大哥哥,我叫杜樂兒。」

「大哥哥你沒事吧。」杜樂兒關心的問道。

「沒事了。」樂天笑道。

「吼」這時劍齒虎張著大嘴走過來,沖著杜樂兒一伙人咧著大嘴。

此時雙方都劍拔弩張,將樂天夾在了中間。樂天向雙方一攤手。


「別別,有事好好說。」樂天也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但總得知道因為什麼吧。

樂天知道這種級別的靈獸如果沒有特殊情況是不會主動攻擊人的。他和人一樣有意識。有時候甚至比人還要強。樂天在劍齒虎旁邊一戰,頓時感到了自己的渺小。因為自己的身高和它的腿差不多高。樂天一陣無語。劍齒虎低頭看著自己的「恩人」找了半天沒看到人在哪。

再低頭一看,在自己的肚子下。劍齒虎也感覺這樣的交流有點不太合適。於是就變成了和普通野獸差不多大小。樂天看著變小的劍齒虎笑了笑。親熱的摟著它:「過來說。」

「你怎麼會和他們打起來的?」樂天問道。樂天所知的好像都是人先招惹靈獸的。就像自己聽大胖子說的三個不明高手要搶奪龍蛟的碧玉蓮一樣。

「嗚嗚。」劍齒虎抖了抖身子。

「剛才都要被人給燉了。現在耍什麼帥啊。」樂天心理暗想。

「因為這是老大的命令。」樂天湊到劍齒虎臭嘴邊聽到。

「老大?」樂天疑問道。

「就是蛟哥,青峰山脈的老大,龍蛟。」劍齒虎威風的說道。

「真人性化啊。」樂天大叫。真看出這幫獸是混江湖的了,說話都這麼有水準。」

「他為什麼要下這樣的命令。」樂天疑問道。


「這關係重大,請恩人諒解。」劍齒虎說道。

「從我救你就可以看出我對你沒有敵意,要不然我也會向他們一樣把你抓回去吃掉。」樂天手成爪形開玩笑的說道。

「好吧。不過你可要答應我一定要保密啊。」

「一定。放心吧。」樂天拍了拍劍齒虎答應著。

「幾年前,老大被三個人族高手偷襲身受重傷。三人要意欲搶奪他守護的靈藥碧玉蓮引發兩方大戰。

由於三人境界不低而且還是偷襲使得老大身受重傷。幸虧我和老三及時趕到和大哥聯手才將敵人殺掉。但那時大哥處在即將化身成龍的突破階段。一次重傷使得他不得不將突破推遲,等到痊癒在做打算。但是這次人族聚眾甚多。而老大重傷未愈。如果被其他人知道的話,那麼勢必會失去威懾。那麼青峰山脈的平和就會被打破。這山上的靈草,靈藥,靈獸就會被洗劫一空。還有可能會為老大帶來殺身之禍。因為太多的人覬覦碧玉蓮了。」

「你們不是有很多實力超群的靈獸么。他們怎麼?」

「老大是通天境巔峰。」劍齒虎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樂天瞳孔一縮震驚的說道。

他現在明白了。這樣一個放眼神魔大陸都沒有幾個的頂尖強者對眾人是多大的威懾啊。要不然青峰山脈恐怕就不是今天這繁盛的樣子了。

不過樂天心中的疑問也是油然而生。

「那三人能與通天境巔峰的蛟龍為敵最次最次也得是通天境初級啊。還得說是護具武器都不是凡品的情況。要不然就只有作死的份啊。可這三人是是誰派來的?誰會有這麼大勢力調動三位通天境強者呢?

樂天沒有多想。

「老大被逼無奈做出了一個決定,暗中擊殺這段時間秘密潛入青峰山脈天啟境以上的人。」劍齒虎接著說道。

「哦,所以你就把那四個人當成目標嘍。」樂天頓悟。

「嗯,附近的野獸靈獸都會為我提供信息。這些人從一開始就挑人跡稀少的路徑而行,而且隱匿行蹤。為了老大我不得不做出防備。寧可錯殺也不放過。」劍齒虎激動地說道。

「我向你保證,他們不會亂來。若是他們危急到你老大。那我就為你代勞。殺了他們。」樂天看他們倒是像那對兄妹的保鏢,他們若是要做什麼壞事定不會帶兩個相對來說的累贅。所以樂天知道他們的目地不在此。

劍齒虎沒有回答但也沒有反對。

「大哥哥,你們在說什麼啊?」這是杜樂兒走了過來。劍齒虎自覺的走到一邊離開了。樂天向眾人走去。對杜紫雲還有那四位拱了拱手。

「今天有驚無險,雙方都沒有太大損失。要不就此作罷可好?」樂天笑著說道。

「嗯,既然是兄弟說話我等也不好在說什麼。」杜紫雲回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