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歆突然想起昨晚的電話,那丫頭喝得醉醺醺的,應該沒事吧?

有些不放心,傅歆拿起手機給岳靈琪打了個電話。

電話通了,可是許久也沒有人接,傅歆有些擔心,繼續打了幾個,就在她準備放棄的時候,電話那頭的人總算是接了電話。

「喂?」 「岳靈琪,你沒事吧?」

「沒事,就是喝多了腦袋有些疼!」

「哦,那行,那你好好休息!」

乾巴巴的幾句對話,在聽到她沒時候這才徹底放下心來。

「歆小姐,你在給誰打電話呢?」張嬸走了過來,手裡拿著無線電話。

「啊? 打穿西遊的唐僧 同學,怎麼了?」

「少爺找你!」說著,笑著把手裡的無線電話遞到了傅歆的手裡。

傅歆拿著電話,顯然對於莫琰的突然來電有些不解。

「我告訴少爺,你今天不舒服,少爺一聽立刻急了,你看這不就讓你聽電話,歆小姐,你看少爺多關心你!」張嬸笑得一臉曖昧。

「……」傅歆聽著,一張小臉兒漲的通紅。

「聽張嬸說,你不舒服?」電話那頭,男人低沉的聲音傳了過來,帶著幾分戲謔。

今生有你甜心頭 傅歆瞪著電話,沒有做聲。

「昨晚,是我太過了,今晚在好好補償你,嗯?」不用看也知道此刻傅歆的表情。

莫琰靠在真皮座椅上,目光沉沉的看著窗外的景色,薄唇勾起,沒有主意到此刻自己的表情有多愉悅。

「下流!」憋紅了一張臉,傅歆對著電話罵道。

「呵呵,最近xx街新開了一家川味館子,味道還不錯,我知道你喜歡吃辣,所以今晚想帶你去吃,怎麼下流了?」

「……」

「難道,你以為……」

「莫琰,沒有什麼事的話我就先掛了,我還有事呢!」無恥不過人家,傅歆選擇不在與他多說,說著,也不等那邊的人說話,快速的按下結束鍵。

「歆小姐,你怎麼了?臉怎麼燒的那麼厲害?」

「……」

傅歆正想著怎麼說呢,突然放在一旁的手機劇烈震動起來,傅歆以為是剛才自己掛電話讓莫琰不悅,拿起電話一看,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喂?」

「您好,請問是傅歆小姐嗎?我們這裡是人民醫院!」

「是,我是,真的嗎?怎麼會這樣,好的,請您等等,麻煩您了,誒,我知道了!」

接到電話的傅歆也不顧身上疼痛難忍,焦急的到了醫院后看到父親正一臉苦悶的坐在床頭,大罵著給他包紮的護士。

看到傅肇新傷的不是很嚴重,懸著的心終於落了下去,前幾天莫琰告訴她,因為他非法聚眾賭博被警察給逮捕了,當時很焦急的求他救父親,他不理不睬,後來被磨得慘了才告訴他,就只是被抓去關幾天教育一下。

傅歆看著父親這個樣子嘆了口氣,看來還是死性不改,這才出來沒多久又因為賭博沒錢被人打斷了手。

「爸,您沒事吧。」傅歆站在床頭看著父親手上的傷很心痛。

傅肇新看著傅歆,於是更加氣急敗壞著大罵:「來這麼慢,準備給老子收屍啊。」

「爸,您別這樣說,聽到消息后我就趕來了,別咒自己好么。」這一刻傅歆覺得心酸,她可以失去一切,可就是這家人她不想在失去一次了。

「我看你就是存心的。」林少陽嫌棄的看著她,最後將視線緩緩移到了她手上的包,兩眼放光,伸出沒傷的左手就去搶。

傅歆看到父親這個樣子,被嚇得連連後退,眼裡都氤氳了不少淚。

林少陽看見傅歆這麼一躲,原本沒那麼生氣的心情瞬間又堵得慌。

重回下崗時代 「你這小蹄子,還敢躲,帶錢沒有。」看到女兒這麼一躲,心裡的火是說不出來的大。

「爸,我沒錢。」傅歆憋著的淚就這麼落了下來。

「你沒錢,莫琰哪裡有,你去問著要啊。」說著便要推她出去。

「爸,您也知道我和他結婚是因為什麼,求您了,別賭了好不好。」

「哈哈哈,你管我賭不賭,將你養這麼大就這麼報答?」

推開一直扶著自己的傅歆。

因為這一鬧劇,原本包紮好的傷口又裂開,傅歆嚇得一邊握著父親亂動的手,一邊哭著叫護士來包紮。

傅肇新一個勁地推搡著傅歆,臉上帶著厭惡的濃濃恨意與自我放棄,傅歆因為昨晚體力還沒恢復,被他推到在地,額角磕到了椅子上,眼前忽然一黑,傅歆倒在地上好一會才反應過來。

其實剛剛說話的時候她都感覺有點堅持不住,等到額角沒那麼痛的時候令她心一寒,因為傅肇新將她推到后第一件事竟然是去翻她包。

傅歆看著傅肇新手上流血不停很害怕,爬過去一陣抱住了他的腳哭。

「爸,您別這樣,小歆求您了,別賭了好不好。」

翻到傅歆錢包的時候,打開卻發現只有幾張一百的和一些零錢,不由得皺起了眉。

「你沒帶錢來?」

小歆搖搖頭,醫院突然給她打電話,心裡很擔心出了什麼事,根本就沒想到要找莫琰拿錢。

這場因為錢所帶來的婚姻,讓他們夫妻原本就接到電話的傅歆也不顧身上疼痛難忍,焦急的到了醫院后看到父親正一臉苦悶的坐在床頭,大罵著給他包紮的護士。

小歆搖搖頭,醫院突然給她打電話,心裡很擔心出了什麼事,根本就沒想到要找莫琰拿錢。

這場因為錢所帶來的婚姻,讓傅歆他們夫妻原本就不再一個共有平台上,每次說話都沒有話語權,低人一等,要不是莫老爺子喜歡她,傅歆真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在那個家待下去。

看到傅歆搖頭,傅肇新心裡的火蹭蹭就上去了,不由分說的扯住她的頭髮,手打腳踢的扇在了傅歆臉上。

「你說將你養這麼大有什麼用,喪門星。」

傅肇新在心裡氣不過,嘴裡的話也越發惡毒了起來,傅歆在替你難過到父親罵她是喪門星的時候就委屈的哭了起來。

「爸,我沒有,我不是喪門星,我很乖的,你要錢,我就去要,小歆沒什麼要求,只求您別這麼對待您身體。」

傅肇新打的很累,停下手來坐在在病床上,而剛剛包紮好的傷口也已經崩裂開來,鮮血將白色的紗布再次染紅。

手被別人打斷,接骨的時候打的麻藥也已經散去,現在隱隱已經感覺到了疼痛,傅肇新的

「當年要不是你眼瞎,我們家會淪落到現在這副模樣,當年要不是你不聽我們的話,你媽媽會死?要不是你一意孤行我會和你媽天人永別。」

一直堅強的傅歆淚腺已經崩塌,這些原本是深埋心底,永遠不敢揭開的痛,她怕,她親愛的媽媽是自己害死的,家裡淪落成這樣也是自己害的,原本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可是被自己一手給毀了。

毀了自己的愛情家庭,這一刻傅歆真的覺得她就是傳說中的天煞孤星,面對此刻已經瘋了的傅肇新,傅歆也已經無力勸阻,她被父親的話逼的捲縮在牆角,可是那些污穢洩慾還是一字不落進入她的耳朵。

傅歆縮在牆角捂住耳朵,她真的要瘋了,面對父親的話她連活著的慾望都沒有。

此時接到電話的林暮趕到醫院,便看到最遠父親的病房外聚集了很多人,林暮一夥的走進,越走近那斥罵聲越重,他皺著眉頭向裡面走去,這聲音讓他很不安,因為林暮若有若無的聽見了姐姐的哭聲。

此刻他再也忍不住般慌了,擠開擁擠的人群,便看到父親叉著腰一手包紮好的傷口崩裂,已被鮮血侵滿,一手怒指這前方,林暮隨著方向看去,差點忍不住的哭了出來。

他從小便敬愛的姐姐,高傲自強的姐姐,如今倦縮在牆角哭泣不已,抱著頭奔潰的大哭,林暮眼淚最後還是沒忍住,上前將傅肇新的手打落,便上前抱住哭泣的姐姐。

「姐,別哭了,沒事的。」林暮一邊哭一邊安慰著他姐姐。

「不是我害死的,不是我。」

林暮看到最親愛的姐姐已經崩潰成這樣,內心一陣難受。

「我知道,我知道。」林暮一直這樣做著無用功,他也沒想到,父親竟然會說出這麼刺激姐姐的話。

別人或許不知道,可是他這個弟弟是清楚的很,他的姐姐到底經歷了什麼,她一直生活在痛苦與自責中,她嫁給了莫氏公司的總裁,聽著是很光鮮亮麗,可是沒有人知道她心裡有多大的壓力。

他不問,她也不說,就這麼難受的承載著一切,默默為這個家付出了太多,那些事是大家心裡的痛,林暮沒想到父親竟然當眾揭開這倒傷疤。

「姐,沒事的,沒事的。」林暮只能這樣安慰著傅歆,說的越多越痛苦。

傅歆哭了很久很久,知道頭都已經有點眩暈的感覺,等到心情終於平和了一點,倆個眼睛已經哭得紅腫起來。

她緩緩推開扶著自己的弟弟站起來,看著已經等靜下來的父親,傅歆笑了,林暮只從發生那件事情后姐姐就再也沒這麼開心的笑過了。

「爸,小歆嫁了個好阿琰,女兒這就回家拿錢去,您好好養傷,別動氣。」小歆盡量的用平和的語氣說。

但是在轉身那剎,她還是哭了,林暮就那麼看著姐姐走遠不知道說什麼好,他知道現在姐姐要的是安靜,所以傅歆走的時候林暮沒有阻攔。

而傅肇新在小歆走後也頹廢的坐在了病床上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倆人都不說話,林暮知道父親也苦,他走上前去摟住傅肇新的肩膀。

「爸,別再這樣了。」

傅歆出了醫院后就漫無目的地走著,她在想要如何給莫琰說才能拿到錢,她嘆了口氣。

覺得人生真是夠灰暗的,要是在以前她還真沒想到過自己的家庭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以前那些生活就像昨日夢魘般纏繞著她,她有時候在想愛上他到底是緣還是劫,如果是緣怎麼會那麼短暫。

「唉。」傅歆覺得現在真的是越來越喜怒無常了。

很快她就安慰著自己,將剛剛的事消化了,生活再怎麼艱難痛苦,總要走下去的不是么。

這樣想了以後傅歆覺得心情忽然就變得好了起來,不是那麼傷心了,她相信總有一天傅肇新還會愛她的,就跟以前一樣,那麼愛。

傅歆攔了一輛計程車想回去那個不屬於她的家,一輛的士停在了她的面前。

說了一個地址后傅歆就無聊的倚在窗邊看風景,卻在晃眼的時候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背影,她的心疙瘩了一聲。

「師傅停車。」給了錢以後就往剛剛看到的地方跑了過去,而剛剛晃神看到的那人已經不在了。

傅歆撩了一下頭髮在原地轉圈,她知道自己看錯了,那個人已經不在了,又怎麼會在這裡出現呢,傅歆嘲諷的笑了,卻在轉身的時候看見了那人。

隔了一條斑馬線,可是那側眼傅歆看過那麼多年是不會忘記的,那如風般的側顏,傅歆不顧行走的車流跑了過去。

可是當那人轉過身後,傅歆失望了。

「請問有事么?」被拍打的男子回過頭看著傅歆問

「不好意思,認錯人了。」傅歆看著他尷尬的笑了。

隨後又落寞起來,男子看著她不太高興。

「小姐有心事。」男子肯定的問。

「沒有。」傅歆尷尬的笑了。

她看著眼前這人,他的側顏怎麼可以和那個人那麼像,像的讓她心痛,讓她那麼的想哭。

「你哭了。」男子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女子,那一刻他的心慌了,這一生他最怕的就是女孩子哭了,而且眼前人還那麼的讓人生憐憫。

傅歆下意識的摸上了自己的臉,濕了一大片,原來竟在不注意間哭了,她尷尬的將眼淚擦乾,卻發現怎麼也擦不掉,反而弄得袖口濕了一大片。

男子被她哭的也不知道怎麼辦,慌張拿了一張紙替她擦拭起來,傅歆終於控制住了淚腺,對男子尷尬的笑著說謝謝。

「沒事,你是想起什麼傷心事了么。」男子肯定的問。

「沒有,只是覺得你長得很像我認識的一個人,太像了,看到你我就想起他,就忍不住的哭了起來。」

傅歆眼眶裡含著淚,卻又強力忍住,尷尬的說著,傅歆沒想到在陌生人面前也可以心無城府的說話,不免覺得好笑,果然是有點想他了呢,可惜今生無緣。 男子瞭然於心的笑,心裡也在想,原來是這樣,為什麼心裡有點落差呢。

他看了一下手錶,傅歆看出來他在趕時間,瞬間覺得自己好過分,竟然拉著人家說了這麼久的話。

「你趕時間么,不好意思,耽誤你了。」傅歆尷尬的笑。

「沒事,就當交個朋友嘛,我叫錢穆,很高興認識你。」說著伸出手。

傅歆看著他伸出來的手破涕而笑了,隨後也將手放在了他的手心,臉上是止不住的笑。

「你好,我叫傅歆。」傅歆笑著回應。

忽然傅歆伸手在錢穆肩膀上拍了一下,單純的笑著拿著一個樹枝。

「有草。」

錢穆看著眼前的女人是笑的那麼單純,眼睛笑起來完全的眯成了一條縫,讓他心情

傅歆看著這個熟悉的面孔,心裡完全沒有防備,他和那個人真是長的太像了,像的讓她那顆很久沒有跳動的心臟在次熱烈的跳動起來。

兩人熱情的聊了一會,最後錢穆趕時間倉促的結束。

傅歆看著那遠去的背影,她看著被那人抓過的手微微一笑,不止側顏像,連背影都是那麼的熟悉。

讓她忍不住的想起了深埋內心的他,是多久了,自從嫁給莫琰后她盡量做好一個太太應該做的事,從不亂來一步,也控制著自己不想他。

可是這人的出現,讓傅歆再次想起了他,今生永遠不可能在一起,可是那心中的悸動還是忍不住。

沉思的傅歆沒看見在不遠處的一輛白色跑車裡,有人拿著手機對著她在拍著什麼,傅歆走後,那白色跑車主駕駛的車窗搖了下來,那是一個穿的火辣的的女子,帶著諾大的墨鏡,一隻玉肌抓著臉上的墨鏡將它拿了下來。

成熟卻不失調皮的面孔,原本應該是單純無害的,可是那嘴角向上挑著預示著不屑,她看著漸漸走遠的傅歆,仰頭譏笑的對著坐在駕駛座身後的女人說。

「芙兒,這下可有好戲看了。」

「是啊,有好戲了。」甄芙看著傅歆消失的方向,狠狠的一笑,說出的話卻是那麼嬌柔。

傅歆因為錢穆的原因心情變得格外的好,卻不知道因為這場關係而使她以後的日子過得不是那麼好。

「滴滴滴滴………」開心的傅歆聽到電話響起,看到是莫琰打來的愣了一下。

因為他白天沒有打過她的手機,因為隱婚,當初說好的條件就是不打擾雙方的生活,傅歆也不想讓同學知道她這麼早就結婚。

想到當初和莫琰初見的場景,莫琰不想讓外界知道他結婚,可是又因為老爺子的原因找到了傅歆這個清純可愛的女生,當時傅歆因為家庭中落,家裡的公司也倒閉了。

她當時已經淪落的想去夜店賺錢,他們第一次見面就是在夜店,莫琰看著她的眼睛清澈透亮,那是他見過的最好看的眼睛,完全無污染,可是為什麼要來這種地方呢。

了解后莫琰知道傅歆很缺錢,而他正好缺一個老婆,於是倆人打成協議,莫琰給她錢,她跟他結婚,當天下午兩人就去明政局領了證。

手機不停的響著,傅歆知道要是在不接的話,某人就要炸毛了,於是她無奈的按了接聽鍵。

「你在哪呢?」

果然,接通后傅歆還沒說話的時候另一頭就質問起來。

「剛剛從醫院看完爸出來,現在在外面閑逛呢。」傅歆如實回答,結果某人不是很樂意。

「沒想到昨晚那麼大運動量過後,你還可以毫無壓力的出門逛街,看來你體力還是蠻好的嘛。」

「我……」

「你什麼?沒被餵飽?」莫琰調侃著已經窘迫的傅歆。

「莫琰,你流氓。」傅歆拿著電話,貼著電話的耳朵已經臉紅了起來。

「要是沒什麼事我掛了啊。」傅歆受不了莫琰每次打電話都說那種污穢的話,讓她每次都尷尬不已。

「哎,別掛,有事和你說呢。」

正要掛電話的傅歆聽到莫琰的話繼續將電話放在耳朵,靜靜的等待他的下文。

「那個,小歆,我們結婚有兩年了吧。」莫琰坐在電腦桌前,手指一下一下的扣著桌面。

「嗯。」傅歆聽著莫琰的話點了點頭,原來已經不知不覺兩年了啊,只是不知道莫琰這說出來是什麼意思。

「我想了一下,你這兩年伺候的我還行,公司這次有一個項目在L市,此次我要過去談項目十天,我想了一下想讓你跟我一起去,正好帶你去玩玩。」莫琰說完,但是手指一直扣著桌子,可想而知他還是很緊張的,他怕傅歆拒絕他。

「好。」傅歆想也沒想的答應。

這下莫琰可高興,沒想到這麼容易就成功了,他心裡很激動,這幾天傅歆心情不是很好,他想著要怎麼樣才能讓傅歆開心,正好這次要去L市,正好帶她去海邊散散心。

重生之高武崛起 傅歆看著掛掉的電話苦澀的笑了,她知道自己沒有拒絕的權利,所以莫琰讓她跟著一起去的時候她沒拒絕,這畢竟也是她做妻子的責任。

有時候傅歆不禁想她在莫琰心中到底算什麼。

幾天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