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芙現在這個年級,正是精神力量修爲增長的高速期,如今耽誤一個月的修煉時間,等以後說不定需要一年來彌補,面對這樣的事情,庫拉怎能不怒。

“皮糙肉厚,死不了,修煉也不用停。”

黑皮提着小黑皮的腰帶,直接把他扔到無恥族長身邊,似乎對自己兒子的生死根本就不在意。

“起來吧!”無恥族長好笑的對躺在地上裝死狗的小黑皮說道。

在自己一刀飛斷被擊潰的時候,小黑皮已經意識到他們私下決鬥的事情被發現了,所以在被擊飛的瞬間,他非常巧合的‘昏迷’了過去。

可他稚嫩的僞裝,在眼力老辣的父親和無恥族長面前,如同兒戲。

“現在都給我滾回去吃飯!”黑皮黑着臉,直接都地上的兒子罵道。

小黑皮一聽,一個驢打滾,麻溜的從地上爬起啦,握着手裏只剩半截的長刀,頭也不回的往部落狂奔,其他小夥伴如同大赦,立馬開逃。

“這羣小傢伙越來越不省心了,看來是到了該讓他們獨當一面的時候了。”庫拉抱着懷裏的傲芙,對無恥族長說道。

“不急,反正計劃還需要一段時間,趁這個機會再好好鍛鍊他們一番。”無恥族長摸着胡茬子道。

“那成年試煉還需要準備嗎?”黑皮問道

“準備,不過這次成人試煉改變一下方式,把狩獵對象改成師級中階莽獸。”無恥族長講到。

“越兩個階段挑戰,對他們來說,會不會太危險了?”庫拉心中一緊。

原本成人試煉的最後一個環節是讓一羣小鬼頭合力獵殺一頭師級低階莽獸,沒想到無恥族長現在竟然把試煉規格提升到了師級中階。

“危險!不,我們當初的試煉規格可不適合這羣小傢伙。”

無恥族長搖了搖頭,繼續道:“你想想看,當初我們獵殺莽獸的時候,會火怒,會一刀飛斷這些殺傷力巨大的招式嗎?如果會這些招式,還不能配合獵殺一頭師級中階莽獸,那隻能說明,他們還不行,獨自出去,只是死得更快。”

“我也覺得這羣小傢伙的天賦比我們那一代更好,這樣的試煉不成問題。”黑皮接話道。

…… “出刀力度不夠,腳步變化太慢,本源之力聚度不夠強。”

姬遊釋拽的跟大爺一樣,坐在一張凳子上。手裏拿根樹枝,吹着口哨逗着籠子裏的小鳥,閒暇之餘,抽空瞧一眼拿着大刀做武技訓練的小黑皮,態度惡劣的點評道。

氣焰囂張至極,目中無人的欠扁嘴臉讓小黑皮十分厭惡。

以至於被點評的小黑皮,十分想上去給他幾記黑拳,先把他撂翻在地,痛踹幾腳,然後踩着他那張欠揍的臉,問問他還敢不敢這麼囂張。

“亂想什麼?修煉武技的時候竟然還敢胡思亂想,皮又癢了是不是。”

察覺出小黑皮走神,姬遊釋的態度更加惡劣。說話的同時,手中那根逗鳥的樹枝,在空中劃過一道影子,直接撞在小黑皮手握的大刀上。

“鏘”

一聲金屬相擊的脆響,樹枝受阻,應聲而斷,而大刀則不斷顫動,以至於緊握着大刀的手也跟着顫動起來。

“該死的傢伙,他怎麼進快?”

心中罵着姬遊釋,可受長期壓迫的影響,話到嘴邊卻習慣性的變成了“沒有,我只是在想這樣的出刀速度是不是更好。”

說着,手中出刀的速度瞬間快了近一倍。

“嗖”

大刀破空的聲音,即使隔了老遠,姬遊釋也聽得清清楚楚。

“速度的力度就保持這樣,回去多練練身法就行了。”

姬遊釋說完,注意力重新轉移到籠中鳥的身上,背對着他深處兩根手指,示意他可以滾蛋了。

“今天的任務是活捉兩頭野獸。”

兩根手指,代表兩頭野獸,輕鬆的任務讓小黑皮不在緊張。

“這個混蛋每天觀察這些活物到底在幹嘛!”帶着心中的疑惑,小黑皮逃似的離開了這個苦難之地。

姬遊釋每天除了雷打不動的訓練指導外,還逼着小黑皮捉一些活物。

這些活物,可能是一種實力弱小到可以忽略不計的螞蟻,可以能使一種極其稀少的野獸,最離譜的可能會使某種隱藏在莽獸身上的寄生蟲。

捕捉活物的難度,完全無法預計,很長一段時間內,小黑皮都覺得任務難度完全視姬遊釋的心情而定,最終目的就是爲了變着法折磨自己。以至於每次來見姬遊釋,他都抱着一種慷慨赴義的心態。

不過這種折磨論猜測,在偶然的一次機會中被他否決。

原因是有一次他看到思源靈者竟在暗中偷偷觀察姬遊釋逗弄這些活物。雖然那次思源靈者什麼都沒說,不過從他老人家臉上那副欣慰的點頭表情上可以看出,他老人家對姬遊釋正在進行的這項非常浪費時間的觀察活動非常滿意。

只是讓小黑皮想不明白的是,姬遊釋到底進行的是什麼修煉,爲什麼每天只看看就行,而且思源靈者爲什麼總是在暗地裏觀察卻從不進行指導。難道姬遊釋已經厲害到連靈者大人都無法指導的地步了嗎?

事實當然不止這樣,姬遊釋每天的無聊觀察,其實是在看靈魂體內的魂文。


魂文是靈魂力量的凝結體,必須開啓靈魂力量纔看得見,換句話講,小黑皮看不懂很正常。而思源靈者不教姬遊釋,則另有原因。

靈者修煉的第一步,便是學習魂文,通過對魂文的學習來增強對靈魂力量的控制。

只是姬遊釋邁出的第一步太與衆不同,與思源靈者所想要教導的方式完全不對路,讓他老人家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教。


按照思源靈者給姬遊釋安排的學習方式。咱先學點簡單的,打個基礎,把經常用到的魂文先學會。然後在這些基礎上,再深入學習那些困難且不常用的魂文。等這些全部搞定,那你就可以根據自己的方式來使用魂文了。

可姬遊釋卻在見識過魂文後,直接按着自己的想法來學習,把思源靈者原本辛苦準備的教學流程全都打亂了。最重要的是,思源靈者從觀察到的現象得出了一個結論,姬遊釋自學魂文的速度比他教起來進展的更快。

這個結論讓他老人家自己都很不理解,最後乾脆放手讓姬遊釋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學。於是就出現了小黑皮看到的那一幕。

說起姬遊釋獨一無二的學習方式,那必須得先說說魂文。

魂文,姬遊釋在沒有真正接觸它之前,對它的印象定位一直處在某種神祕的、難以理解的文字上。


結果姬遊釋真正見識過真正的魂文後,徹底否定了這一認知。

魂文,很神祕不假,難以理解也在預料之內,但絕對不是一種文字,至少不是姬遊釋所認識的那種普通意義上的文字。

據姬遊釋所知,文字是人類文明總結出來的通用符號。這些符號因爲基礎數量的不同,大約可以分爲三種。

第一種是基礎符號非常少的文字,能夠如數字一樣胡亂組合,那由這種方式組成的文字,最後一定是拼音體系;第二種是基礎符號接近百位左右的文字,這種文字組成的是音節體系;最後一種是基礎符號非常多的語言,這種語言組成的是表意文字體系,就是象形文字的基礎。

然而無論語言體系的基礎符號有多少,至少有一樣是肯定的,那就是符號基礎不能發生改變,不然整個語言體系就會導致混亂。

可魂文本質上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

在姬遊釋的觀察中,魂文在靈魂中如同生命一樣,無時無刻都在變化,儘管變化的範圍很小,但這種變化一直在持續。而要想結束這種變化,只有一種方式,結束這個生命。

正是基於這樣的認知,姬遊釋判斷魂文絕對不是一種文字那麼簡單。

試想,一種文字本身都在進行變化,沒有固定的基礎,該如何讓學習的人去理解其中的含義呢?

事實也證明了姬遊釋的猜測。

魂文中所包含的意思,沒有人懂。哪怕是思源這位已經學習魂文幾十年的靈者,也不懂魂文的真正含義。他知道的,只是某些固定魂文所代表的能力,換句話講,他能夠根據某些固定魂文的樣子判斷出這些魂文擁有的能力,卻無法描述清楚魂文代表的意思。


原來所謂的靈者,本質上只是一羣只會照本宣科的傢伙,這樣不可思議的事實,讓姬遊釋對這個神奇的職業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悲哀。

當了解了一件事物的本質,那在倒回來從頭看,很容易就能發現一些平時所不明白的事實。

比如,爲什麼思源靈者會一直堅持獵殺莽獸來獲取新的魂文,爲什麼一直要建造一座巨大的實驗室。根本原因是他不懂的魂文的含義,只能通過剝奪莽獸體內的魂文經過試驗來獲得新的能力。

難怪莽獸與人類的關係一直處在絕對對立的狀態。現在想來,除了莽獸會在飢餓的時候用人類來填飽肚皮外,人類的靈者,何嘗不是把莽獸體內的魂文看成了一個個可以獲得力量的寶庫。天然的敵對與後天的利益結合在一起,自然形成了現在這種不死不休的局面。

想明白了這些問題,那剩下的基本上已經不用想了。

既然大家都是照本宣科,剩下的自然是在這基礎上各憑手段,看誰得到的魂文數量多,能夠用的精彩了。

想到自己未來需要獵殺大量的莽獸來獵取魂文,這讓還不太習慣殺戮的姬遊釋有些厭煩。

需要嗜血,習慣殺戮。這就是姬遊釋最近在觀察靈魂體時常在心中默唸的幾句話。

或許是老天感覺到了姬遊釋將要造太多殺孽,便讓他在觀察靈魂體時有了意外收穫。

這份意外收穫來自於龐大的第二靈魂體。

第二靈魂體,由姬遊釋利用納魂石竊取自然之魂轉化而成。如今雖未徹底成功,但魂體內所包含的靈魂之力,已經遠遠超出姬遊釋的預計。

然而正是這半部分轉化成功的靈魂體,在姬遊釋觀看靈魂體時,居然自動凝聚出了相同的魂文。 姬遊釋解釋不了這種現象。

已經轉化過半的自然之魂,居然能夠自動複製他所看的魂文,這種能力太過匪夷所思。

可以肯定,一旦他所擁有的這種能力被別的靈者發現,那後果將註定,成爲別人眼中的獵物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自從開始掌握靈魂力量,成爲一名靈者,姬遊釋便知道自己這輩子想要登上職業者的頂峯,必定需要經歷許多殺戮,而這些殺戮的最終目的,便是爭奪其他生命的靈魂,獲取他們天賦中所攜帶的力量。

但在思考這些問題的時候,姬遊釋總會下示意的避開思考一些更加殘忍的問題。比如:莽獸的靈魂對靈者而言是一座寶庫,那靈者的靈魂是不是價值更大,其他職業者的靈魂體也是靈者獵物的一部分嗎?

這些問題思源靈者從來沒有跟姬遊釋提過,姬遊釋也不從不主動詢問。他不問,是擔心思源靈者會給他一個更加殘酷的答案,到那個時候,他就真的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坤玉部落的人。

姬遊釋迴避了這個問題,註定就需要隱瞞更多事情。因爲他靈魂的價值比所有莽獸加起來都大太多了。在這樣一個大的誘惑面前,姬遊釋不敢去賭思源靈者的人性。

更進一步講,即使告訴了思源靈者,賭對了又能如何?到時候又該如何給思源靈者解釋第二靈魂體,又該怎麼給他解釋自己的來歷?

既然這些話只能告訴鬼神,說與自己聽,那就對所有人都閉嘴就可以了。

可閉嘴,不代表對他放棄了對力量的追求。

在沉默中,姬遊釋選擇獨自挖掘第二靈魂體的潛能。


他不相信強大的自然之魂只擁有複製魂文這一種能力。

或許是他的執念已經融入到靈魂深處。

無數次沉默的失敗中,還真讓姬遊釋意外發現一種很有趣的能力。

這項能力類似於一心兩用,但兩者本質上的差別有非常明顯。

一心兩用,這種超凡的能力應該屬於那種天賦異稟的傢伙,而姬遊釋這種能夠獲得類似能力,源自他擁有兩個靈魂體。

在這兩個靈魂體之間,姬遊釋的意識居然能夠同時貫穿。

思考時,既能夠在獨立思考的基礎上保持互不影響,還能在獨立思考是隨時保持同步。

有時候姬遊釋甚至會產生一種錯覺,當他同時思考不同的問題時,兩個靈魂體內的意識演化成了兩個一模一樣的人。

爲了區分這種能力與一心兩用的不同,姬遊釋把這種能力起名爲造化全通。

造化全通讓姬遊釋能夠同時處理兩件事情,但這種新能力的缺陷也非常明顯。當他運用造化全通同時處理兩件事情,精力也會成倍消耗。爲此他不得不消耗花費更長的時間來休息。

銘刻下鳥兒體內的魂文,姬遊釋便打開了籠子。

得到自由的鳥兒,在姬遊釋的注視下,飛向高空,慢慢消失。

小鳥只是一種非常弱小的生物,靈魂體還處在一種朦朧狀態,體內的魂文只有一個大概輪廓,對現在的姬遊釋而言,這種沒有形成魂文的靈魂體沒有任何實用價值。但他還是把這枚沒有成型的魂文銘刻在了第二靈魂體內。

他有一種預感,無論哪種生命的靈魂體,只要一直演化下去,最終肯定能夠形成自己獨特的魂文,而這種弱小鳥類的靈魂體,正是他選擇觀察的對象。

訓練完小黑皮,姬遊釋轉身往鐵匠鋪走去。

早起的人羣,已經開始新一天的工作,不過當他們看到姬遊釋的時候,都會不由自主的停下來打聲招呼。

“遊釋,來我嚐嚐大嬸給你留得醬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