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觀看著直播的網友紛紛熱議了起來。

數十億人期待著鹿一凡的藥物檢測。

連天上的神仙也不例外。

甚至太上老君等精通卜算之術的神仙們,開始偷偷的用仙法算卦,想要預知未來。

約莫過了半個小時。

奧組委的工作人員,拿著兩份檢測的報告單出來了。

「怎麼樣了?」

「鹿一凡會不會吃藥了?」

「別瞎說!等結果!」

「都別說話了,工作人員要宣布結果了!」

全場寂靜一片,所有人呼吸急促的等待著結果出來。

此時,工作人員手持兩份報告,拿起話筒,朗聲道:

「經過我們的嚴格檢測,下面宣布鹿一凡和霍頓選手的檢測報告。

霍頓選手的藥物檢測結果:陰性,無藥物。

鹿一凡選手的藥物檢測結果:陽性,有興奮劑成分!」

此言一出,全場一片嘩然!

「鹿一凡居然吃藥了!」

「天哪!我的三觀啊!!!」

「看吧,我早就說了,鹿一凡是葯佬!」

「我感覺自己的心都碎了一地……」

「嗚嗚嗚嗚……我還是不信我的男神會吃興奮劑……」

「不信有什麼用?人家奧組委的難道還會騙人?」

觀眾們紛紛熱議道,有滿臉愕然的,有不信的,有幸災樂禍的,也有鄙夷的。

外國的網友們則更多的是一片叫好。

「活該!早承認自己吃藥了不就好了?」

「是啊,在全世界人的面前出了這種糗事,真是好笑。」

「我尿都快笑出來了!就鹿一凡這樣的,居然還該在霍頓面前裝逼!」

「幸好我們家霍頓據理力爭,為自己合理的利益,進行了二次檢測。」

「哈哈哈,得到這個消息,我從天台上下來了!這下子不用賠錢了!反而還能賺錢!」

「感謝上帝保佑!讓鹿一凡這個垃圾下地獄吧!」

……

……

霍頓冷笑著走到鹿一凡面前,一指大屏幕道:「鹿一凡,證據確鑿!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

主神再啟 沒有的話,滾出奧運賽場!

這裡不歡迎垃圾葯佬!!!」

鹿一凡卻是帶著一絲玩味的笑了。

(ps:我頂不住了……我要去睡覺了……第二更,我明天早上爬起來寫吧……)

:。: 「垃圾葯佬,是你才對!不,應該說,是整個澳大利亞隊!」

鹿一凡斬釘截鐵的道。

「死鴨子嘴硬!證據確鑿,還不承認!

難道你要質疑奧組委的專業性嗎?

鹿一凡,你這是在找死!」

霍頓大義凜然,高高在上道。

工作人員已經被他賄賂了,他自然有這份自信。

「如果我說,是工作人員把檢查報告拿反了呢?」

說著,鹿一凡默默的又拿出一道聽話符,對著那被賄賂了的工作人員使用。

「拿反了?哈哈哈哈,奧組委工作人員怎麼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你以為這是你們華夏的那些不靠譜的工作人員嗎?

告訴你,這位工作人員可是我們澳大利亞最專業的!

經過了數屆奧運會考驗的!

絕對不可能犯任何一點的錯誤!」

霍頓言之鑿鑿,非常自信的道。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那位工作人員拿著兩份報告低頭看了看,然後一臉抱歉的對著話筒道:

「抱歉,諸位,抱歉!

因為這份報告是中文版的,所以剛剛我看錯了。

有藥物使用的,應該是霍頓才對。

鹿一凡選手,並未使用藥物。」

「什麼?!」

霍頓看著工作人員,一臉的黑人問號。

你特么這是玩我呢?

老子剛剛才說你專業,你沒到兩秒鐘,就啪啪打我臉啊?

而且你說你看錯了,也就罷了。

居然還說老子吃藥了?

你大爺的,老子什麼時候吃藥了?

嘩!!!

觀眾席一片嘩然!

「我就說嘛,我的男神不可能是個葯佬!」

「霍頓太無恥了!」

「垃圾霍頓!滾出奧運會!!!」

「霍頓跟我男神鹿一凡站在一起,那就是一種羞辱!!!」

「居然敢誣衊我凡神,我曰你祖宗十八代!!」

「狗曰的東西!」

當老牛遇見嫩草 現場所有華夏觀眾全都憤怒了,臭雞蛋、蛋糕、香蕉皮、爛番茄,紛紛往霍頓身上砸!

沒過一會兒,他就被砸的全身都是垃圾了。

外國網上。

之前辱罵鹿一凡的所有外國網友,此時全都臉上生疼。

「這怎麼可能?」

「鹿一凡沒吃藥,而是霍頓吃藥了???」

「艹!!!!為什麼結果是這個樣子的?劇本不該是這麼寫的啊!我不服!!!」

「諸位,我又上天台了,下輩子見吧!」

「一定是搞錯了,我們澳大利亞隊的選手,不可能這麼無恥!」

「草里媽!鹿一凡!你害我輸了三個億!!!」

外國網友全都氣急敗壞了。

此時,奧運會現場。

無論霍頓再怎麼抗議,工作人員堅持這次的結果沒有錯。

「不可能!這個結果絕對是假的!我要求重新檢測!」霍頓依然不服氣。

「你怎麼就知道這檢查結果是假的?你看過檢測結果啊?

那個工作人員可是你們澳大利亞的,專業性絕對毋庸置疑喲!」

鹿一凡戲謔的說道。

「什麼毋庸置疑,老子賄賂他了,他怎麼可能給老子檢查出吃藥的結果?

一定是搞錯了!!!」

被鹿一凡這麼一嘲諷,霍頓被氣的說話完全不過腦子了。

直接把事情的真相給抖露出來了。

「卧槽,你居然賄賂工作人員!

難怪一開始我的報告被他說成是吃藥了!

你們澳大利亞居然如此無恥!!!」

鹿一凡一臉義憤填膺,彷彿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不是的……我……我沒有……我……」

霍頓滿臉通紅,心中憋屈異常,卻又沒辦法說出任何辯解的話。

此時奧組委的工作人員,將那名澳大利亞負責檢查藥物的人帶了下去,一番審問。

那人倒豆子一樣的,全盤交代了。

又過了二十分鐘。

奧組委的一名裁判過來宣佈道:

「經過奧組委的審查,確認霍頓選手確實有賄賂行為。

婚意綿綿 現在宣布終身禁賽霍頓選手,不允許他參加任何官方賽事。」

「什麼?!」

霍頓頓時如遭雷擊,直接癱軟在了地上。

偷雞不成蝕把米,強X不成反被干!

成了攝政王的心尖寵 這就是典型的在說霍頓。

然而鹿一凡依舊不依不饒,對裁判說道:

「裁判,我不服!」

因為剛剛鹿一凡被誣陷了,奧組委的人對鹿一凡是十分客氣。

裁判道:「鹿一凡選手,你還有什麼要求嗎?」

鹿一凡冷笑道:「我要求重新檢查所有澳大利亞隊所有工作人員的專業性,還有所有隊員藥物檢查!

這個國家的人太無恥了!

跟他們在一起比賽,我沒有一點安全感!」

此言一出,澳大利亞國家的觀眾全都怒了!

「去你大爺的!!!」

「F*ck-your-mother!!!」

「我們澳大利亞人是世上最高貴的人,你個辣雞華夏佬不配說我們!」

「抗議!他侮辱我們澳大利亞!應該被終身禁賽!」

「裁判!抗議!我們抗議!!!」

澳大利亞的選手們,也都紛紛走了過來跟裁判激烈的進行反對和抗議。

然而鹿一凡依然堅持到:「抗議?剛剛霍頓和那個工作人員是怎麼誣陷我的?

你們如果真的沒有作弊,重新檢查又能怎樣?

還不是因為心虛才不敢檢查?」

「誰心虛了?」

「檢查就檢查!」

「用你們華夏的那句話,身正不怕影子斜!!!」

「你這種垃圾,一定會被我們打臉的!」

「待會兒檢查結果出來了,我要求你當著全世界的人給我們澳大利亞下跪磕頭道歉!!!」

澳大利亞選手紛紛跑過來,指著鹿一凡的鼻子怒罵道。

「好啊,那就檢查啊!」

鹿一凡玩味的笑著道。

等到所有澳大利亞的工作人員被帶到了葯檢室內時。

鹿一凡閉上眼睛,全身的真元涌動。

此時,他的聽話符已經用完了,只能靠自己去搞一波事情了。

下一秒鐘,一道肉眼看不見的半透明魂體,從鹿一凡的肉身上剝離開來!

這是分神期強者特有天賦——二重元神!

此時鹿一凡不但本體可以自由活動,不受任何影響,分裂出去的二重元神也能受到本體控制,輕易的去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哪怕分裂出去的二重元神被滅掉了,也不會影響到本體。

(ps:今天一大早醒來,已經10點半了……乾脆上午不去上班了,碼完這章,吃完飯再說……半天工資沒了……)

:。: 二重元神出竅,凡人肉眼難辨。

它能夠繼承鹿一凡五成的修為,還能使用鹿一凡所有的神通。

真乃是殺人越貨,強X搶劫必備之物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