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走出別墅外,姜衍對着曲恆小聲的嘀咕着,曲恆不敢相信的看向姜衍。

“衍哥,你沒騙我吧?嫂子就是吃你的丹藥,才變得那麼漂亮?” 醉八荒

“當然了,我送你一枚,你送給你喜歡的女人,你別拿着隨便給個人啊,這丹藥1000萬一枚!”姜衍警告道。

曲恆聽後立即點頭,他打算誰也不給,先給自己母親試試。試好了,再跟母親要錢,那自己以後的小日子。嘿嘿!

姜衍也是無語,這曲恆的腦子,真是個材料,可惜沒用道征途上。不過算了,既然以後是朋友,那就多帶帶吧,畢竟曲家也付出不少。

回到別墅,萬娘微笑的看向姜衍。

“嘿嘿,老婆你看我,這廣告推銷多成功呀。”姜衍微笑說道。

“嗯,對呀,我也是吃你這丹藥,你呀…”萬娘說着,就掐了一下姜衍。


曲啓成看到自己兒子和姜先生走的這麼近,他也是開心。

要知道以後整個C市只要和姜先生貼點關係的,都能站起來,因爲他已經得到消息,於曄就是姜衍扶起來的。

雖然不知道怎麼扶持的,當後背肯定有很多血腥。

“那姜先生,您先忙,我帶犬子先回去向老子彙報了。”曲啓成說道。

“嗯,那就不送了,對了,我明天丹藥點開業,你知道哪個廣告公司最好嗎?”姜衍問道。

“哦,那您就要找於爺了,於爺旗下有個產業,就是廣告的。”曲啓成說道。

姜衍點頭,表情明白了,看來這羣人都在自己手底下,是時候弄一波了。

“姜先生恕我多嘴,這別墅還需要重新裝修一下,需要我找人嗎?”曲啓成問道。

“不用,這些事情,我自己來做就可以了。”姜衍微笑回道。

曲啓成也不懂,索性帶着兒子回去覆命吧。

看着兩人離開,姜衍帶着萬娘走向樓上,他想看看怎麼設計,畢竟這是他第一個產業。 當姜衍來到樓上時,也是覺得奇葩,這家人到底是怎麼住的?

好端端的宅子竟然要開這麼多天窗,難道是天文愛好者?

“老公,這個宅子有些不對勁。”萬娘說道。

“嗯?有什麼問題?”姜衍好奇的問道。

“你看這些天窗和倒影,像一個小陣盤,雖然只是基礎陣法,但是對普通人起作用。”萬娘仔細的說道。

姜衍看着天窗,再看倒影,也是一怔,別說,如果不是萬娘心細,他還真沒發現。

也是因爲姜衍修爲太高,根本就感覺不到。

姜衍走到天窗對應的倒影時,陽光正好落在他的身上。


“聚陽陣?不對,是聚陰陣!”姜衍連忙嘀咕道。

萬娘也走過天窗位置,仔細的看了一下。

“嗯,確實是聚陰陣,奇怪,這個簡陋的法陣是最弄的?”萬娘疑惑道。

獨家婚寵:老公,別玩火 我打個電話問一下吧。”姜衍說道。

此時曲啓成正和兒子高興的聊着天,曲恆也絕對了,做姜衍的狗頭軍師,他這人就點子多。

“姜先生您好,請問有什麼事情嗎?”曲啓成問道。

“我想問一下,這個房子,上一個戶主是誰?”姜衍問道。

“哦,您問這個呀,上一個戶主他是港城人,通常會來內地做生意的,如果您要找他,我會幫你聯繫的。”曲啓成解釋。


“嗯,我知道了,謝謝。”姜衍掛斷電話。

浮生爲息 ,想問他的意思。

“這個人心術不正呀,既然他想養陰術,那我就幫他一把,讓他的小鬼自己過來。”姜衍得意說道。

“嗯,我去收拾一下灰塵。”萬娘說道。

姜衍走進萬娘,親了一下,然後飄在天窗下面。

姜衍有靈氣,打出一道簡化的符篆,要知道這個東西他都是來對付仙王的,今天被他拿來抓小鬼玩。

如果要讓凌老頭知道了,肯定會罵他敗家。

萬娘走到房間後,輕鬆揮,所有的塵埃都消失不見。

看着夫君在忙,她又走到了樓下,只要是她路過的地方,灰塵都會消失。

姜衍看着搞定,然後露出得意的微笑。

“起!”姜衍單手掐訣,一道符印瞬間亮起。

港城某國際餐廳

一位中年男人正和一位年輕的女士用餐。

突然中年男人感覺渾身虛弱無比,而對面的年輕女士也是發現不對勁。

“覃大師您沒事吧?”年輕女士問道。

“沒事,我需要去一下洗手間。”覃斌忍着渾身無力,硬挺着身體向洗手間走去。

姜衍微微一笑,他還以爲玩這個東西的是一位老者,沒想到只是一箇中年男人。

覃斌雙指點在自己的身上,一道道鬼氣瞬間從他的身後出現。

一隻小鬼可憐的看向他,沒事時還扣着鼻子。

“你是什麼人,怎麼能破我馭鬼師的法術。”覃斌對着小鬼說道。

“你這種人活得都浪費空氣,這種東西都敢玩。”小鬼說道。

“我是南洋馭鬼一派,養這東西也是爲了生活。”覃斌解釋。

姜衍聽到南洋馭鬼一派,他就沒聽說過,難道是外國東西?

看來這地球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呀,不行必須搞清楚,省得以後還麻煩。

“切,你忽悠鬼呢,給你兩天時間到內陸C市找我。你要喜歡帶人,就多帶一些。”姜衍說完,一道封印打了過去。

小鬼瞬間化成一個小球,然後飛進覃斌的嘴中。

覃斌傻了,他就沒見過這麼神奇的招式,就算內陸幾大山門也沒有這樣的術法呀,難道是神門中人?

覃斌越想越害怕,如果是神門衆人,他不管帶多少人都沒用,人家可是修士呀。

想通這些,他直接走出洗手間,雖然身體還是有些虛弱,但是他必須要去內陸。

年輕的女人看到覃斌出來,也是面露微笑。

“覃大師,今天晚上需不需……”

沒等女人說完話,覃斌直接說道:“露娜小姐,我這裏有些事情要處理,至於今天晚上的法事,我看還是算了,我們改天在約。”

露娜的女人也是一怔,她這樣的明星,可是好不容易躲開狗仔的。

就在她在想說話時,覃斌已經離開了酒店。

姜衍收回符篆,他都沒想到,這符篆威力太強了,直接可以看到對方。

看着幾個天窗,姜衍手指掐訣:“仙法,捲土重來,捏土補天!”

幾個小型的天窗瞬間消失,一排排比水泥更加固的泥土出現在天窗位置。

“看來要徹底裝修一下了。”姜衍嘀咕道。

就在姜衍想怎麼設計時,萬娘走了上來。

“老婆,你覺得這裏應該怎麼弄呀?”姜衍微笑問道。

“既然這裏叫仙玄閣,那就按仙玄大陸的風格吧。”萬娘說道。

“嗯,行,那我就來個仙玄大陸的風格。”姜衍說着,雙手再次掐動手決。

一縷縷靈氣快速凝聚,姜衍雙掌拍向地板,整個別墅內的裝修設計,瞬間變樣。

一刻鐘後去,姜衍和萬娘滿意的看着。


一樓的設計,完全是完整仙玄大陸丹閣的設計,幾個木質的貨架、鋼鐵的欄杆、簡單的交易口、寬敞的大廳、還有一些簡單丹藥名字。

而二樓的設計完全是按照珍寶閣的設計,這裏是出售超過上億的丹藥。

“老公,價格你制定好了嗎?”萬娘問道。

“嗯,普通人的是一萬到一百萬,有錢人的是五百萬到一億,家族的就是一億以上。便宜的丹藥是我用最普通的藥材提煉,貴一些的,是用一些好的藥材提煉,至於效果那可得是區別很大的。”姜衍解釋道。

萬娘放心的點了點頭,沒想到小傢伙挺會做生意的。

姜衍看着萬孃的心思,直接抱着萬娘進入一間臥室。

“老公,這是白天,而且……”

沒等萬娘說完,姜衍的嘴已經吻了上來。

姜衍可是想好了,既然要等到成親,那就先把熱戀的事情全做一邊。

省得以後自己後悔。

萬娘也是羞紅着臉,她覺得這個小傢伙,每天不幹好事,這這樣下去,估計沒等成親就會……

想想這些後,她更含羞了。

10分鐘後,姜衍美滋滋的抱着萬娘。

萬娘也是幸福的依偎在姜衍懷中,她覺得這樣的生活真好。 又過來十幾分鍾,萬娘從姜衍懷中起來,用手指彈了彈姜衍。

“老公,外面是不是也要翻新一下?”萬娘問道。

“嗯,我現在就去,等弄完,我們一起拍廣告去。”姜衍開心說道。

當姜衍和萬娘走出別墅時,姜衍雙手一揮,老舊的別墅瞬間變得嶄新起來。

“仙法!水之封印,水木之種!”姜衍右手輕輕一彈,濛濛細雨慢慢落下。

地面開始生長,各種各樣的鮮花和植被。

看到後人的心情都好了不少,姜衍和萬娘看的都很滿意。

“老婆,我們走吧。廣告讓他們快點,爭取明天中午弄好。”姜衍微笑說道。


姜衍開着車,朝着於曄的廣告公司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