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位老兵也望着馮陽光,不知道他爲什麼停下。

馮陽光朝前方努了努嘴,道“你們看前面。”

三人往馮陽光示意的地方看去,黑漆漆的一片,並沒有看到任何東西。

“沒東西啊。”向羽一句話脫口而出。

馮陽光沒過多解釋,手摸向身後的匕首,伏低身子,壓低腳步聲,開始朝黑影緩緩靠近。

其他人見馮陽光這樣,也警惕起來,一人負責一個方向,腳步隨着馮陽光的頻率移動。

隨着離黑影越來越近,一股血腥味直衝四人的鼻腔中,心情也越發的緊張起來。

一步兩步…

終於來到黑影面前,藉着微弱的光源一看,原來是一隻死亡的麋鹿,死相十分難看,血腥味正是從屍體上面發散出來的。

看到這四人鬆了口氣。

馮陽光把匕首一收,俯下身子在麋鹿身上摸了摸,突然臉色一變眉頭緊蹙,心裏突然一驚,因爲血還是熱的,這說明這頭鹿剛死沒多久,也許捕獵者還在周圍。

馮陽光壓住自己的聲音,道“用燈照一下地上的麋鹿。”

鄧久光雖然有些疑惑,但還是照做了。

把小燈打開,驅逐周圍的黑暗,這下大半鹿暴露在衆人眼前,看到這,四個人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

鹿的脖子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暴力撕開,身上的肉也被啃了幾口,血肉模糊,鮮血流了一地,這說明他們遇上了食肉動物。

根據咬痕,馮陽光估計這食肉動物不會太大,要不然聽到他們的聲音就會把食物給拖走,而不是留在原地。

“沒想到還是被我們碰上了。”鄧久光不知道是該暗道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

馮陽光用感知雷達掃描了一下週圍,並沒有發現什麼紅點或者什麼異常,隨後他開口道“看來它是聽到我們聲音才跑開的,我們還是先走吧。”

“嗯!”

“趕緊走。”

其他人點頭,贊同了馮陽光的話。

窸窸窣窣~

四人剛準備動身離開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什麼東西鑽過草叢的聲音,衆人如驚弓之鳥,四人連忙默契背靠背,警惕的望向四周。

馮陽光一遍又一遍的查看感知雷達,可是並沒有發現什麼,這讓他有些奇怪。

“難道感知雷達出問題了?”

最後馮陽光反應過來,差點給自己一巴掌,感知雷達的一百米範圍只能感知到人,並不能感知到其他動物,只有二十米的新功能危險感知可以。

馮陽光掃視着周圍,緩緩開口道“等會你們先走,我斷後…”

馮陽光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其他人給打斷了。

“你在說什麼屁話!我們可不會放棄你。”

“沒錯,不就是隻小小的食肉動物嗎?我就不信我們三個還不能把他給宰了。”

“陽光你不用怕,我們與你同在。”


三個人連忙道,要不是現在情況緊急,他們真想給馮陽光一巴掌,現在說這種胡話幹什麼。

聽到三個有些充滿怒氣和怪罪的話,馮陽光狂汗,這都哪跟哪啊。

馮陽光吐槽道“你們在說什麼?我叫你們走有兩個原因。”

“一我是怕你們在這裏妨礙我,讓我施展不開手腳,二就是我們必須先解決這東西,要不然一直跟着我們,我們容易暴露,你們在這裏人太多了,我怕它不出來。”

“。。。。”

最怕空氣突然安靜,三人一時間無言以對,他們還以爲馮陽光要犧牲自己爲他們三個斷後,成全他們三個,沒想到到頭來是他們想多了,軍旅電視劇看多了。

沉默兩秒之後,鄧久光打破尷尬問道“你有把握嗎?”

“放心好了,我連狼王都殺過,再說了,打不過我還可以跑啊,你們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本事。”馮陽光言語中充滿對自己的信心。

三人也知道馮陽光不打無準備之仗,贊同了他的說法。

“那好!你注意安全,我們在前面等你。”

“沒問題,等會我就追上去。”

三人說話間朝前方跑去,沒有半點遲疑,獨自把馮陽光留在原地。

馮陽光也沒有放鬆警惕,時刻關注着腦海裏的感知,可惜幾秒鐘過去,除了冷風,其他什麼都沒有了。

接下來馮陽光把目光放在地上的麋鹿身上,看着兩對不是太大的鹿角,馮陽光頓時心血來潮。

“這不是現成的鹿茸麼?”

反正這鹿已經死了,還不如成全他,這可是新鮮的藥材啊。

焚仙之劍

馮陽光立刻蹲下身子,拿着匕首就在鹿腦袋上切割起來。

咯吱咯吱~

這片森林中突然響起讓人牙酸的聲音,在配上這幅陰森的環境,如果一個膽小的人來到這,恐怕會被嚇暈過去,甚至嚇死。

十幾秒之後,馮陽光手裏的動作沒有之前輕快了,因爲他危險感知裏出現了紅點,他的注意力全在那上面。

對方正在朝他一步步靠近,而他耳朵裏什麼聲音都沒有聽到,可見對方的潛伏術有多強。

他故意蹲下來把後背暴露出來,野獸都喜歡從從獵物脖子後面襲擊,因爲這樣它們可以一擊制敵。 隨着紅點越來越近,馮陽光手上的動作也越來越慢,身體的肌肉越發緊張起來,就跟機器啓動前一樣,在心裏做好了萬全之策,只要紅點一踏進攻擊範圍馮陽光就會馬上出手。

“還差一點點…還差一點點…就是現在!”

馮陽光身後一團黑影騰空而起,直撲他的後頸而來。

踏!

他耳朵裏響起輕微的響聲,這正是野獸騰空造成的。


馮陽光停下手上的動作,突然右腿向後踢去,來了一個馬尥蹶子。

砰!

跟黑影撞了個結結實實,黑夜哀嚎了一聲。

這一腳的威力可不輕,基本用上了他全部的力量。

接着馮陽光在腦海裏啓動子彈時間,趁着黑影滯空的時候,猛的起身回頭,反手捏着匕首,就朝黑影撲去,猶如猛龍出海一樣,速度特別快。

嘭!

在黑影落地的時候,馮陽光的襲殺也到了,他的爆發力也不止吃素的,二話不說直接用左手把黑影的腦袋死死按住,捏匕首的右手,不停擡起下落精準插在黑影的脖子上。

噗嗤~噗嗤!

一下二下…

馮陽光手中黑影的掙扎越來越弱,最後直至氣息動靜全部消失,別說這鬼東西力氣挺大的,如果他力氣再小一點恐怕會從手裏給掙脫出來。

不管是什麼動物都是在瀕臨死亡的時候反應最大,要不是馮陽光眼疾手快,下手狠,根本不可能這麼快解決問題。

空氣中泛起一股血腥味,馮陽光持匕首的手上熱呼呼黏黏的,想來應該都是血液吧。

到此他才停下手上的動作,那不知名的黑影已經死透了。

他伸手拿起大概有小牛犢那麼大的黑影,把屍體往臉上一湊,仔細查看起來。

接住不是太明的亮光,看着黑影的皮毛和長相有點像是山貓,簡直跟放大版的貓咪一模一樣,也就是俗語裏面的猞猁。

這東西可兇猛得很,馮陽光在動物世界裏看過,可惜遇上了他。

這山貓應該是好不容易獵殺了一隻體型跟它差不多大麋鹿,正準備享用,馮陽光他們就來了,它又無法把那麼大的麋鹿拖走所以只能放棄,撤回森林之中,遊離在外不肯放棄。

馮陽光看着手上的東西搖了搖頭,嘆道“畜生就是畜生,你要直接走或者等我們離開在出動靜,也許你就不會死了。”

如果山貓會說話的話,一定會指着馮陽光大罵,“你這個撲街,這也能怪我頭上來?”

“不過正好,可以讓我們飽餐一頓,嘿嘿。”

“也不知道這山貓的肉好不好吃,是不是酸的。”

馮陽光說話間把山貓抗在肩上,大步流星朝向羽他們的方向跑去。

至於他爲什麼沒有選擇那頭味道更好的麋鹿,那是因爲這樣野獸牙齒常年都不清洗,上面會滋生細菌,咬到麋鹿身上,這麼長時間細菌早就跑遍麋鹿全身了,所以馮陽光不想冒那個險。

現在可是還在比賽,後面還有那麼多項目,吃了影響身體狀態可就完了,來個軟弱無力或者腹瀉,哭都沒地方哭去。

密林之中,馮陽光健步如飛,肩上的山貓屍體仿若無物一樣,這東西的重量跟他穿着全套作戰服差不多,所以對他的速度沒有影響。


幾分鐘之後,馮陽光就跑出了兩三公里,到達之前約定的位置,一路上並沒有發現兩位師傅跟向羽的蹤跡,感知雷達裏也沒有。


“誒!他們人呢?不是說好在兩公里外等我嗎?”

馮陽光站在原地思考起來,都是軍人,說一不二,說在哪等就會在哪等,這是底線,除非他們不得不離開這個地方。

馮陽光突然恍然大悟,心裏一驚,想起一件可怕的事,自語道“難不成他們發生了什麼意外?”

馮陽光第一個想法就是他們遇到了野獸,但是這一路上他並沒有發現任何一丁點的搏鬥痕跡啊。

這時馮陽光的另一個祕密武器發揮了作用,那就是萬物追蹤術。

他把自己的腳印給錄了進去,雖然腳印大小不一樣,但是鞋底的花紋卻是一樣的,這樣照樣可以。

馮陽光怕錯過,又往回走了一段距離,終於在距離麋鹿兩公里左右的地方找到了一些蛛絲馬跡。

一大堆凌亂的腳印,有些腳印居然還是腳丫子,旁邊還散落着一些像繡花針一樣的木條,如果不是馮陽光視力比較好,還真不會注意。

馮陽光拿起一根木棒,貼着鼻子嗅了嗅,擁有中藥技能的他瞬間就聞出來上面的味道,那是一種草藥,能使人短暫麻痹,就跟觸電一樣。

這種攻擊方式很原始,相信看過電影的都知道是什麼人會用這個,沒錯那就是原始人。

“壞了!”馮陽光暗道。


他在電視上看過,知道有些原始人可是會吃人的,幸好地上沒有任何血跡,那說明三人並沒有受傷,這算是不幸中的萬幸吧。

馮陽光想都沒想,擡腳就朝地上那一連串腳印追去,爆發出吃奶的勁,一秒兩三米,簡直跟飛一樣。

現在他必須快一點,誰知道對方會對向羽他們做些什麼,至於比賽什麼的已經被他拋之腦後,比賽哪有人的命重要。

可惜沒追出多遠腳印突然斷了,線索也隨之斷 開。

“現在怎麼辦呢?”馮陽光望着四通八達的森林有些一籌莫展,突然他想起自己不是有張尋寶卷嘛,正好可以排上用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