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剛剛躲進綠化帶,藉助一棵高大的喬木擋住身體。

嗖!

一架讓肖恩心有餘悸的無人機就從陰影中飛了出來。

只不過這一次無人機的「偵查模塊」沒有發現兩人的身影,轉而向著已經開始着火的磁懸浮飛行車補上了一枚炸彈。

衝天的爆炸中,女孩驚恐地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眼睛同樣被火光映紅的肖恩口中喃喃,細如蚊吶:

「剛剛那不是幻覺,而是玄學術數的終極追求——【未來視】啊!」

話音剛落,肖恩大腦中彷彿有一道閘門轟然洞開,無數對一位「土包子」來說顯得光怪陸離的記憶,已經在瞬間便將他徹底淹沒。

「唔…」

一雙深棕色的瞳孔驟然放大。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最新章節、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杏林清風、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全文閱讀、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txt下載、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免費閱讀、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杏林清風

杏林清風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緋聞影后是個粘人精、她總覺得我是直的、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這些協會和基金會的官博,紛紛站出來力挺她,感謝她為智障兒童和智障人士做出的每一份貢獻。

很多智障家庭的父母都寫幾千字的文章分享自己家裏的難處、感謝她的無私幫助、讚揚她的美德。

考慮到這件事情帶來的社會影響,就連之前北城區抓她攜帶違禁藥品的公安局宣傳部,在普法直播的時候也特意提了違禁藥品這件事,替她澄清,告誡大眾擁有舉報權但卻不能惡意舉報。

一個個的官方號,一個個有血有淚的真實家庭,他們沒有吹捧,只是說出了事實的真相。

再一次,顧微微的名字又被推送到了全國所有人面前,只要是有智能手機的人全都能看到她的義舉!

這是何等的胸襟氣度和大善!

試問華國乃至全世界,能有幾個把慈善做到這種地步的?

一時間,網友們紛紛改口叫顧微微作顧校長。

有人甚至說,就算她是Y國國籍又怎麼樣,沖她在華國做的這些慈善,我就是支持她。

她愛選什麼國籍就選什麼國籍,只要她開心就好,她這樣強大又對社會做出巨大貢獻的人、恐怕沒有哪個國家不搶著要吧?

因為她一個人,整個顧氏的股價以及口碑都瘋狂上漲!

齊悅把這些熱搜拿給顧微微看的時候,顧微微卻皺起了眉頭。

齊悅見她露出不高興的神情,立刻解釋道:

「希望小學的事情不是我說出去的,您說不想孩子們被打擾,我是萬萬不敢對外透露的。」

「我知道不是你說的。」顧微微眉頭緊擰,「這些東西針對性地去查還是能查到的,也不是多難。」

但這麼高調卻不是她的本意。

不論是她做的這些慈善,還是斯賓塞家族,她都不想暴露這些馬甲。

可是自從嫁給封燁霆,再到拿到顧氏,顧微微這個名字好像就越來越響亮了。

尤其是這幾天,簡直是爆炸式傳播,這些全都是拜那個傅宴寧所賜!

…………

而此刻的傅宴寧,他光是砸了電腦還不解氣,新買的手機和客廳里的電視機也都被他給砸了。

他是萬萬沒想到,原本想把顧微微打成一個過街老鼠,沒想到隨着事態的發展,反而卻把她捧到了雲巔之上。

這幾天她的熱度,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這之後幾年恐怕都不會有人能夠超過她今天的流量。

「這樣不行,我不能就這麼放過她。」傅宴寧不甘心,他愛的女人死了啊,可顧微微這個女人卻在被萬萬人追捧!

聽到傅宴寧說這句話,他的助理都要吐血了。

「哥,您放棄吧好嗎,別再想着打壓這個顧微微了,她現在的社會影響力實在是太大了。」

「那又怎麼樣,我不怕她,走着瞧吧!」

…………

終於忙完了所有公事。

顧微微帶着徐金鳳離開了顧氏大樓。

顧微微習慣性地替老人開車門,但徐金鳳卻站在原地不動。

她有些警惕地看向顧微微,問:「你要送我回去,那你呢?」

顧微微哭笑不得:「我當然是跟您一起了婆婆。」

「把話說清楚,跟我一起去哪兒?你該不會是想把我帶到封燁霆的別墅里去吧?」

「婆婆,你多慮了,我是打算和您一起回咱們自己的地方。」

事實上,她幾個小時前就接到了封燁霆的電話。

他說鄰市有個項目出了大問題,他必須得親自跑一趟,所以他此刻並不在A城。

就算他在A城,今晚她也是要回去陪着婆婆的。

「這還差不多!」徐靜芬說着,乖乖上了車。

顧微微有些累了,一上車就閉上了眼睛,等到了地方徐金鳳才把她叫醒。

回家隨便吃了點,顧微微就沒那麼困了。

她這才和徐金鳳解釋起封燁霆的事情。

徐金鳳聽完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什麼?五十周年慶的那天晚上竟然發生了這麼多事,還鬧出了人命,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一直瞞着我。要是我沒找到封氏大樓去,你是不是打算一直不回來、什麼也不告訴我了?」

「我是怕您擔心,其實那天真的很危險,我現在想想還是有些后怕的。那天要不是封燁霆的話,可能我現在會再次變傻、和小時候一樣了。」

「真的嗎?」徐金鳳還是有些不敢相信,「那白雨馨都死了、鬧出了人命,怎麼完全都沒有聽人提起過?」

「因為是在比較偏的拆遷區,而且他的事情封家也要求保密的,警察那邊肯定不會大肆宣揚。他們自己封家都沒多少人知道這件事。」

「原來是這樣,那他為你擋了那些針,咱們確實是得好好感謝人家。可是微微……」

徐金鳳皺眉:「他因為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你關心照顧他是應該的,但你也不能直接以身相許啊。

他家不是普通人家,完全可以叫專業的護工醫生照顧他,哪怕這些人你來找、這些錢你來出都沒關係。

你答應過婆婆的,你說過會和他離婚,之前他沒被注射毒素的時候我就不贊成你們在一起,現在他這樣了,說不定隨時狂躁發瘋,那我就更加不會同意了!」

「婆婆,」顧微微皺眉,「我明白您對我的擔心,你覺得封家的男人品德不好、可能會傷害到我。

可如果以前經歷的種種是考驗的話,那封燁霆早就已經過關了。現在我心裏有他,我願意和他在一起、把他考慮進我往後餘生里。

婆婆,您是我很重要很重要的人,我希望得到您的祝福。」

徐金鳳沉默了很久,好半天才說:「不行,他通過了你的考驗但是並沒有通過我的!」

顧微微終於笑了:「您能給他機會就好,他不會有問題的。」

…………

鄰市。

雖然唐林很努地想要瞞着封燁霆有關顧微微的事。

但是顧微微現在在網上實在是太火了。

封燁霆已經看到這些消息了。

看完之後,他很生氣:「這到底是誰在背後搞小動作黑小傻子,是不是傅宴寧?」

跟着過來照顧他的葉一恆:「這些新聞你都看懂了嗎?」

封燁霆:「???你什麼意思?」

葉一恆嘆口氣:「都這樣了你還覺得她是個傻子?」

封燁霆皺眉,語氣認真又嚴肅:「你什麼毛病,她一直都是我的小傻子!」

說完他就吩咐唐林:「打電話給傅宴寧,我要約他見面,越快越好。」

「好的總裁。」

唐林立刻去打電話,他主動和傅宴寧約時間。

一開始他臉上的表情還很正常,可是對方不知道說了些什麼,他的臉色立刻就變得難看了起來!

「怎麼了?」封燁霆察覺到唐林的異樣,問他。

唐林這才皺着眉把手機遞給了封燁霆。

「總裁,傅少要求和您通話…………」 此刻,蔣一南撲到了床邊,帶着哭腔。

他滿臉,都是絕望的神色!

聞言,蔣偉皺起眉頭,冷聲喝道:「哭哭啼啼,像什麼樣子…!!」

「說,到底怎麼了?」

蔣一南整個人都是失魂落魄,將今天,在寧家宅院發生的一切事情,都說了一番…

不管什麼,都沒有隱瞞。

最後,將秦蒼穹那24小時的威脅,告訴了父親。

轟!

聽完這一番話。

原先強裝鎮定的蔣偉。

面色,徹底慘白難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