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最後速度已經突破了正常人的理解範圍,直接化成了兩道殘影,在天空之上相互交錯,在場的眾人似乎也只能夠聽到陣陣響聲,但是卻沒有辦法看清楚這兩個人到底是如何交手的。

「這兩個人還是人嗎?」

周雪琪仰頭看著天空表情十分不可思議的感嘆道。

「是啊,這可能就是真正的武者吧,沒想到竟然有人可以做到這個地步……」

段輝也結結巴巴的回了一句。

今天陳天跟鄭絕命之間的這場大戰已經明顯超過了他們正常人的了解範圍,他們覺得陳天跟鄭絕命這兩個人簡直就已經跟神仙沒有任何的區別了。

而史密斯家族那邊,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非常的緊張。

因為現在史密斯家族已經把所有的賭注都壓在了鄭絕命一個人的身上,一旦今天鄭絕命要是能夠擊敗陳天的話,那他們史密斯家族還能夠安然無事。

但是一旦鄭絕命要是輸了的話,那他們史密斯家族的一切可能就都會成為陳天的,他們將會失去自己現在擁有的一切。

但是史密斯家族當中還有一個人心中是期待陳天贏的。

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雅典娜。

雅典娜清楚鄭絕命就算是贏了,對自己來說也沒有任何的好處可言,但是如果是陳天贏了的話,那對於雅典娜來說還是有很大好處的。

「陳公子,加油啊!」

雅典娜忍不住在心中輕聲喊道。

…… 離開了廣播室,風玫悠閑地往教室晃去。

班裡的人都走了,只有一個在呼呼大睡的老師。

也許瞌睡真的是會傳染的,風玫竟也覺得困了,反正也沒事做,她便趴在自己的位置上睡覺。

一節課很快過去,下課鈴聲響。

風玫吧唧了一下嘴巴繼續睡。

百葉過來便看到這樣一幅畫面——

教師中,老師在講台上趴著講桌睡的昏天暗地,下面唯一在場的學生睡的香甜至極。

百葉又是好笑又是無奈,虧他聽了廣播后因擔心她一整節課上課都無法集中精神聽課,她倒是沒事人似的。

放輕腳步走到風玫身邊,百葉輕輕推了她一下。

近身狂兵 風玫連一絲反應都沒給他。

百葉唇角勾起一抹壞笑,抬手捏住了風玫的鼻子。

呼吸不暢,風玫微微張開了嘴,依舊沒有醒來的跡象。

百葉頓時哭笑不得,昨晚他明明監督著讓她早點睡覺了的。

不過見她這般,百葉最終還是軟了心,鬆開手,又輕手輕腳的離開。

他卻不知道,這整個過程,都被尾隨他身後的齊韻看在眼裡。

齊韻盯著風玫的目光,宛若粹了毒,實在讓人忽視不得。

被百葉捏著鼻子都沒醒的風玫,硬是被她的目光給逼醒了——小說娃小說網

靈魂深處的警覺,讓她對一切惡意實在是過於敏感,尤其是這樣毫不掩飾的敵視目光。

她抬頭循著那視線看過去,看到窗外的齊韻,撇了撇嘴,又趴下繼續睡。

看見她一系列反應的齊韻臉色瞬間扭曲——

尤他這態度分明就是不屑於她!

她正要說什麼,上課鈴聲響起,她只能恨恨瞪了風玫一眼跑回自己的教室。

不過半天時間,整個明覽高中都在談論高三F班的尤他與他們神秘的教務主任之間的關係,半天時間過去學校以及教務處主任均對此時沒有做出任何的回應,這讓大家的猜測不免更加的大膽……

風玫一上午都在班裡睡覺,絲毫不理會那些人的言論。

中午她去吃飯,路上被人指指點點,她視作不見,偶爾抬眸看過去,便嚇的那些人立即噤聲。

畢竟大姐大的名聲可不是白得的,整個明覽,估計也就被妒忌沖昏了頭的齊韻敢挑釁她,當然,齊韻可是有不少跟班的。

這不,吃完飯,午休時間,她去個廁所,又被人堵了。

這次倒是齊韻親自出馬了。

「尤他,離百葉遠點。」 穿成渣男主的短命白月光 齊韻雙手環胸,下巴高高抬起,趾高氣昂的模樣。

這話,她讓別人對尤他說了許多次,卻還是第一次親自出馬。

百葉與尤他,一個學霸中的學霸,一個學渣中的學渣,看起來絕對不會有任何交集的兩個人,也確實沒人會認為他們之間會有什麼交集,可是她卻親眼看見對女生禮貌卻疏離百葉主動抱了尤他。

而今日,百葉下課就立即去找尤他,對尤他親昵的小動作,還有那無奈中帶著寵溺縱容的笑容,都讓她再也按捺不住。

百葉是她的,無論是身份地位,學習成績,還是容貌,她與百葉才是絕配,她絕不允許任何人搶走百葉。 天空之上。

兩道殘影互相交錯,時不時發出陣陣駭人的撞擊聲。

這種撞擊聲就好像是兩輛高速行駛的汽車撞擊在一起的聲音一樣,讓人感覺非常的恐怖。

之前眾人都對鄭絕命的戰鬥力有著懷疑的態度,但是經過了這一戰之後,無論最後贏的人是陳天還是鄭絕命,輸的那個人應該也能夠受到眾人的敬重,因為他們已經清楚了這場大戰是多麼的恐怖,就算是輸的那個人,也絕對不是他們能夠惹得起的存在。

「轟!」

就在這個時候,天空之上突然傳來了一陣巨響。

而這一聲巨響明顯要比之前的響聲更加的滲人。

緊跟著眾人便看見一道身影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快速倒退,最後狠狠的砸在了鄭印山的山峰之上,直接將山峰攔腰砸斷。

眾人看見山峰轟然倒塌之後,全部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剛才飛出去的那個人是鄭天師還是陳天?」

「沒有看清楚啊!」

「難道是已經分出勝負了?」

「這麼快就分出勝負了嗎?那最後到底是誰贏了啊?」

因為所有人都沒辦法看清楚飛出去的人到底是誰,所以眾人瞬間便陷入到了一陣混亂當中,所有人都在暗暗猜測剛才飛出的人到底是誰。

幾分鐘以後,煙塵散盡之後。

眾人再次把注意力放在了擂台上面,而此時的擂台上面竟然還是站著兩個人,其中一個就是陳天,而另外一個則是鄭絕命。

雖然兩個人都站在擂台上面,但是眾人在看見這兩個的模樣以後心中便清楚了到底是誰剛才被打飛了。

剛才被打飛的人並不是陳天,而是鄭絕命。

因為此時陳天的衣衫完整,但是鄭絕命的長袍卻已經有些破爛了,而且鄭絕命的模樣也非常的狼狽。

「鄭天師輸了?」

這是大部分人心裏面想的事情。

「咳咳……」

就在這個時候鄭絕命突然輕聲咳嗦了兩聲,然後低聲沖著陳天說道:「你身體的靈氣怎可能如此充沛呢?你跟我的境界相同,你怎麼可能堅持這麼長時間呢?」

「我的靈氣跟你的靈氣不同,就算你現在靠著聚靈陣能夠得到源源不斷的靈氣,但是你若想要消耗掉我身體裡面的靈氣,然後在對我動手的話,我勸你還是打消這個念頭吧,因為我的靈氣恢復速度根本就不弱於你!」

陳天看著鄭絕命淡淡說道。

「莫非你也懂陣法?」

鄭絕命看著陳天愣了一下,語氣激動的喊道。

「陣法我當然懂,但是我現在還用不上陣法來恢復靈氣!」

陳天淡淡說道。

「那你是如何恢復靈氣的?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鄭絕命語氣十分激動的喊道。

「反正你也是個死人了,那就不妨告訴你吧!」

陳天一邊說話一邊從自己的乾坤袋當中取出了聚靈碗,然後輕聲說道:「有這個東西在,我身邊就相當於放了一百個聚靈陣,所以我的靈氣恢復速度根本就慢於你,你能夠做到擁有無限的靈氣,我也可以做到!」

「這是什麼寶貝?」

鄭絕命這輩子見過的神器無數,但是還從來都沒有見過聚靈碗這樣身體的寶貝。

聚靈碗聚集靈氣的能力竟然能夠比聚靈陣快上百倍,這在鄭絕命的眼中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東西叫聚靈碗!」

陳天淡淡說道。

「四神器當中的聚靈碗?」

鄭絕命看著陳天,臉上的表情似乎更加的驚訝了。

「你竟然還知道四神器?」

陳天聽到鄭絕命的話,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

「據說只要能夠湊齊四神器便可以打開修仙界的大門,我作為一名武者當然知道四神器的存在了,怪不得你小小年紀就能夠有如此境界,原來是因為你的手中有四神器之中的聚靈碗,我鄭絕命今天就算是輸在你的手中也算是不虧了!」

鄭絕命高聲喊道。

「既然你對四神器都這麼了解,那你應該也見過其他的四神器才對吧?」

陳天看著鄭絕命連忙問道。

「見過!」

鄭絕命輕輕的點了點頭。

「你見過哪把神器?」

陳天語氣有些激動的問道。

「當初我在跟李太白決戰的時候,李太白手中有一把劍,那把劍就是四神器之中的混元劍,如果不是因為李太白有混元劍的幫助,那場大戰我根本就不會輸,現在華夏武道第一人應該是我鄭絕命,而不是他李太白!」

鄭絕命面無表情的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我跟李太白原本還能夠算得上是師出同門,但是我的天賦根本就不是李太白能比的了的,只不過我的師傅比較偏心將混元劍送給了李太白,李太白深知我的天賦有多麼恐怖,所以為了斬草除根防止以後我會威脅到他的位置,直接對我動手!」

「最後我輸給了李太白,確切的說我是輸給了混元劍,我的身體也被混元劍重傷,這輩子可能都沒有辦法踏入合天境了,要不然我當初才是華夏最有機會突破到合天境的武者!」

「來到了Y國之後,我清楚我的身體已經沒有辦法跟李太白相提並論了,如果我想要戰勝李太白只能夠另闢蹊徑,所以我開始瘋狂的研究陣法,只不過還不等我回國去找李太白報仇,就先碰到了你,今天這一戰過後,無論我輸贏,我都不可能是李太白的對手了!」

陳天看著鄭絕命,心中震驚不已,因為陳天根本就沒有想到鄭絕命跟李太白竟然是師出同門。

然而最讓陳天沒有想到的事情是四神器當中的混元劍竟然就在李太白的手中。

此時陳天已經找到了四神器中的末劫刀跟聚靈碗,還有一把神器在合川大學當中,陳天拿到那把神器也只不過就是時間問題罷了。

那也就是所最後一把神器就在李太白的手中,陳天只需要打敗李太白便可以湊齊四神器。

這對於陳天來說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陳天自己都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夠如此輕鬆的找到四神器的下落。

「原本我的這些招式都是為了李太白準備的,但是今天也只能是用在你的身上了,因為我覺得你可能要比李太白還要危險!」

鄭絕命看著陳天,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還有什麼底牌沒有亮出來,就抓緊時間亮出來吧!」

陳天淡淡回了一句。

「呵呵……」

鄭絕命在聽到了陳天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冷笑了一聲,然後緩緩的伸出了自己的兩個手掌。

此時鄭絕命的兩個手掌就好像是兩隻玉手一般,看上去十分的純凈,晶瑩剔透。

緊跟著,鄭絕命開始雙手結印,而且口中也是念念有詞。

之前鄭絕命在啟動聚靈陣的時候,根本就不需要念咒,因為在鄭絕命的眼中聚靈陣只不過就是個非常簡單的陣法而已。

但是此時鄭絕命竟然連續說出了十多句咒語,從一點便能夠看得出來,此時鄭絕命使用的陣法絕對要比之前使用的陣法強悍很多。

而陳天則眯著眼睛看著鄭絕命,臉上的表情十分的隨意,似乎根本就沒有把鄭絕命放在眼中。

別說是一個鄭絕命了,即便是此時站在陳天面前的人是李太白,陳天的心中也不活有一絲一毫的恐懼。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一把金色的光劍浮現在了陳天的手中。

此時這把光劍散發出來的光芒極其耀眼,山腳處的眾人在看見陳天手中的這把光劍以後,無不露出驚訝的表情。

因為鄭絕命布陣施法的關係,所以此時天空烏雲密布,而陳天手中的這把光劍給人的感覺就宛如那太陽一般,照亮了整座鄭印山。

「看來這次陳天跟鄭天師都準備動真格的了!」

史密斯家族的老家主眯著眼睛看著陳天跟鄭絕命兩人的位置,輕聲感嘆了一句。

「不知道今天這場大戰到底誰能贏!」

沃克語氣十分緊張的說道。

「……」

雅典娜看著陳天的位置,眼神當中閃過了一絲異樣,但是卻沒有說話。

「你這個陣法的布陣時間是不是有些太慢了?」

陳天面無表情的沖著鄭絕命問道。

而鄭絕命此時口中依舊是振振有詞,根本就沒有時間去理會陳天。

「去吧!」

陳天右手輕輕一揮,光劍再次奔著鄭絕命的位置飛了過去。

很明顯,此時這把光劍的威力非常的驚人,絕對不是陳天之前使用的光劍能夠與之媲美的。

此時的陳天已經用盡了自己的所有力氣,他並不打算繼續留在這裡跟鄭絕命浪費時間。

光劍以一個無比驚人的速度奔著陳天的位置飛了過來,鄭絕命能夠非常清晰的感覺到這把光劍的威力十分驚人,就算是合天境的強者碰到了這把光劍,估計也會當場被擊穿身體,無論是多麼厲害的法器都不可能抵擋住這把光劍。

「你還是慢了一步啊!」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鄭絕命突然沖著陳天冷笑了一聲,臉上的表情或異常的得意。

「……」

陳天眯著眼睛看著鄭絕命的位置,臉上的表情十分平靜,並沒有說話。

下一秒,鄭絕命雙手合十!

天地之間再次傳來了一陣巨響,九條完全由靈氣所化的巨龍而隨之而生。

「竟然是九龍滅地陣!」

老家主看見天空上面的九條巨龍以後,臉上的表情非常不可思議,整個人也顫抖了起來。 手眼通天 「竟然真的是九龍滅地陣!」

「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鄭天師竟然使用了九龍滅地陣!」

「看來這次鄭天師是打算以命相搏了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