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方本就有過節,恨透兩姐妹的張全,當然是能報復則報復,當然也只是言語上的,只見他冷哼一聲,說著:「蘇姑娘,我家少爺有請。」

蘇慕蓮就是喜歡張全討厭她,卻又干不掉她的模樣,似笑非笑的看著他,慢悠悠的說道:「原來李府請人做客的態度竟是如此。」

張全板著臉,低哼一聲,冷言道:「蘇姑娘請吧。」

隨後兩姐妹站起來,往門口走了一步,只見張全將蘇慕芝攔了下來,抱歉道:「對不起,少爺只請了大姑娘。」

兩姐妹意味深長的對視一眼,蘇慕芝又豈能放心蘇慕蓮一人前去,不滿的皺起眉頭,正準備說什麼,便被蘇慕蓮拉起了手。

「你就乖乖的待在家裡,等我回來。」 老師別亂來 ,虛眯著眼睛,說道。

蘇慕芝愣愣的點了點頭,眼睜睜的看著蘇慕蓮被帶走。

來到李府的時候,已經到了用膳時間,蘇慕蓮被張全直接帶到側殿,只見身穿深藍華服的李民安坐在擺滿美食佳肴的桌子前。

「你來了。」李民安嘴角微揚,笑容不羈,十足的富家公子形態,笑說道。

面無表情的蘇慕蓮走過去,冷聲問道:「李少爺找我來有什麼事?」

「坐。」李民安殷勤的笑了笑,說道。

蘇慕蓮並未拒絕,坐在了凳子上,與他相對,問道:「你叫我來,是為了吃飯?」

「我知道你方才去瞧了大夫,大夫說你身子不好,我便讓人做了補湯。」李民安討好一笑,說道。

「你監視我?」蘇慕蓮聽后,並沒有感動,而是滿滿的氣憤,感到前所未有的可怕,震驚的瞪大眼睛,皺眉質問。

難道她長期被監視?那她和程傲然的事情?蘇慕蓮心中有些擔心。

李民安見她情緒激動,連忙安撫著她頗有些激動的情緒,說道:「慕蓮,只是被府中下人碰巧看見了。」

聽完解釋的蘇慕蓮,心中長長的鬆了一口氣,既然土豪請她吃飯,她自然不傻,不會食物過不起,於是拿起筷子加了一塊肉,吃起來。

一旁的張全看著自家少爺對著家境貧寒的鄉村丫頭如此愛護,心中便有些想不通了,畢竟京城擱著一堆千金大小姐呢!

「慕蓮,味道好吃嗎?」李民安笑嘻嘻的問道。

蘇慕蓮敷衍的點點頭:「還行吧。」

李民安聽后,也放心的點點頭,為她不停的夾菜:「你身子欠安,就多吃一點。」

蘇慕蓮很不適應他的「熱情」,停下受傷的動作,挑了挑眉頭,說道:「李民安,你不必對我這麼好,我不過是一個尋常女子。」

「可我想要的就是你這樣的尋常女子。」情緒頗有些激動的李民安,急聲說道。


蘇慕蓮一聽,這算是表白嗎?隨之,只見她的身子一個激靈的顫了顫,眼下已經毫無胃口,放下碗擦了擦嘴角,厲聲說道。

「李民安,我們不可能的。」蘇慕蓮冷漠的說道,見他欲想說話,又搶先道,「無論如何,我們這輩子都不可能。」

被拒絕的李民安有些生氣,放於雙膝上的雙手緊握成拳,臉上的笑容也消失不見,半眯著眼睛,只見青筋直冒,死死的看著她。

對於這樣眼神的蘇慕蓮,自然有些害怕,可依舊面不改色的看著她。

李民安冷哼一聲,站起來走到蘇慕蓮面前,單手撐在桌子上,微微俯身,只見嘴角微揚,深不可測的雙瞳目不轉睛的看著她。

「你想幹什麼?」蘇慕蓮能感受到他強忍在心中的怒氣,質問道。

「呵呵……」李民安低聲冷笑一番,「從來沒有一個女人敢拒絕本少爺!」


「……」聽完此話的蘇慕蓮,十分無語,沒想到李民安是一個典型的中二少年,還本少爺?不過想想他的身份,也有資格說出此話。

蘇慕蓮站起來,說道:「那我就來做這第一個。」

感受到挫敗的李民安,聽了蘇慕蓮的這番話,更是氣憤,站起身子,看著堅決的蘇慕蓮,突然覺得自己被忤逆,更是不甘心。

「來人,把蘇姑娘送到後院,好好地安置。」冷哼一聲的李民安,嘴角微揚,意味深長的說道。

此令一出,只見兩個男人上前將蘇慕蓮緊緊地按住,這一下子,讓她心慌起來,睜大眼睛,質問道:「李民安,你想幹什麼?」

李民安見她著急,心情到時候好了不少,上前一步捏著她的下巴,細細的打量著。

蘇慕蓮不喜歡被這樣直視,可又怕李民安做出更可怕的舉動出來,所以只能緊咬嘴唇,將頭側到一邊,來表示反抗。

李民安見她倔強的模樣,笑出了聲,說道:「既然你不願意,我就只好用強了。」

蘇慕蓮當然懂得她的話中之意,更是著急起來,她可不想被這個人渣欺負,於是掙脫著,怒問道:「李民安,你如此囂張,就不怕被人告到京城嗎?」

「哈哈哈!」李民安聽后,猖狂的大笑起來,繼續說道,「慕蓮,這附近幾個縣城都換成了我的人,在這裡,我就是天。」

蘇慕蓮聽他這番話,不免一震,難道他想要造反?

「把蘇姑娘待下去梳妝打扮,今晚本少爺要洞房花燭。」有些迫不及待的李民安,陰沉的笑了起來,只見他的笑容腹黑,感到一絲可怕。

「李民安,你放開我!你這叫強搶民女!」不甘心的蘇慕蓮在無用的掙脫著。

李民安歪著腦袋,得意的看著她,說:「還不快把蘇姑娘帶下去。」

蘇慕蓮便被兩個男人帶到了一個院子,然後被扔進了房間,一個不注意,便被摔在地上,只聽見門被關上,還落了鎖,於是不甘心的站起來,拍著門。

枕邊深吻,愛你成癮 放我出去!」 蘇慕蓮嘗試著從窗戶逃出去,可窗戶已然被封死了,最後絕望的坐在椅子上,不甘心的沉思著,若今晚真是交代出去,怎對得起程傲然?

不知道過了多久,蘇慕蓮聽到開鎖的聲音,這個聲音猶如救命稻草,讓她生起幾乎不可能的希望,那便是李民安反悔。

門被打開,只見張全以及眾侍衛站在外面。

「這是做什麼?」感到疑惑的蘇慕蓮,皺眉詢問。

門外的張全說道:「蘇姑娘」

「沐浴?我不需要沐浴!」蘇慕蓮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道。

張全冷哼一聲:「在下不想動粗,還望蘇姑娘跟我走!」

蘇慕蓮瞧著外面那群五大三粗的男人,肯定是鬥不過他們,她自然也不想吃啞巴虧,眼下最聰明的做法,就是順從,於是好不情願的起身,隨後來到沐浴的地方。

「蘇姑娘,裡面有六個丫鬟伺候您沐浴更衣,我們也會在四周守著,所以蘇姑娘,您莫要想著逃出去。」

張全好心提醒著蘇慕蓮。

並未作答的蘇慕蓮,只是白了他一眼,然後進了房間,只見六個丫鬟正跪在地上,恭敬無比。

看到這陣仗的蘇慕蓮,自然不習慣的愣了愣,關上門說道:「你們都起來吧。」

得到允許的六個丫鬟,這才起身,帶頭的那個小心翼翼走到蘇慕蓮面前,低聲下氣的說道:「讓奴婢們伺候姑娘沐浴吧。」

蘇慕蓮自然不喜歡洗澡被人伺候,所以揮揮手,懶洋洋的說道:「不必了。」

帶頭丫鬟感到幾分為難,低聲說著:「少爺有命,必須時時刻刻伺候好姑娘。」

蘇慕蓮有些無語,但是她自然理解丫鬟們的難處,說道:「我進去脫了衣服下水后,你們再進來如何?」

帶頭丫鬟有些猶豫。

「外面到處都是侍衛,我又跑不了。」蘇慕蓮繼續說道。

丫鬟猶豫的點點頭。

蘇慕蓮走進屏風后,脫掉衣服,然後進了浴桶,這個水溫很舒服,水上面也飄著玫瑰花瓣,散發著淡淡的香味。

「你們可以進來了。」蘇慕蓮安逸的坐在浴桶裡面,慢悠悠的說道。

隨後只見進來的六個丫鬟將浴桶圍了一圈,有人往裡面撒著花瓣,有人往裡面倒了玫瑰精油,有人為蘇慕蓮按摩著,有人換著熱水,這種待遇,讓蘇慕蓮有些飄了。

沐浴完后,蘇慕蓮被強行換上一件大紅色長裙,像極了嫁衣,隨後丫鬟又拿起一支發簪將頭髮挽起,這樣打扮,倒是不染紅塵的仙子下凡。

一切都打扮妥當,蘇慕蓮又被押送回屋子,然後屋子又重新上了鎖,只瞧著窗戶外的天色漸漸已晚,蘇慕蓮的心擔憂起來,尋思著如何奪過。

可最不想盼望的,卻來得很快,又想起刺耳的開鎖聲,只見身穿紅色衣服的李民安,胸有成竹的走了進來,看著蘇慕蓮。

「慕蓮,今晚你便是我的人了。」李民安得意的說道。

蘇慕蓮突然緊張起來,藏於袖中的雙手,擔憂的緊握著,這李民安雖然長得不錯,可蘇慕蓮明白,他手段凌厲,而且心懷野心,上一秒說愛她,可能下一秒便會一腳喘了她。

所以,這樣的男人絕對靠不住!

蘇慕蓮往後退著,抗拒道:「李民安,求求你放了我。」

李民安似乎沒聽見,慢慢的靠近蘇慕蓮。

蘇慕蓮往後退著,急中生智,眼含淚水委屈的望著他,可憐兮兮的說道:「李民安,我不能嫁給你。」

李民安見此模樣,果然停下腳步,好奇的問道:「為什麼?」


「你是富家公子,而我出生不好,門不當戶不對,若我嫁給你也只會做小,可我不做小的!」蘇慕蓮說道。

李民安呵呵一笑,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她,說著:「誰讓你做小?本少爺會補你一個拜堂禮。」

蘇慕蓮緊接著又說道:「可是這日子還長,若你以後遇到其他女子,豈不是會喜新厭舊,讓我獨守空房,說不定還要休了我。」

李民安聽到她的擔心,忍不住笑了笑,慢悠悠的說道:「不必擔心,我李民安可以發誓,這輩子的正房,只有你一人。」

聽了這話的蘇慕蓮,心中忍不住大罵渣男!什麼叫正房只有一個?那這言外之意便是回娶很多小妾了?這寵妾滅妻的故事,蘇慕蓮又不是沒有聽過!

蘇慕蓮嘟起嘴巴連忙搖著頭,說道:「那我以後豈不是要跟很多女人一起分享丈夫了?我可不答應。」

李民安聽了,一把將蘇慕蓮抱在懷裡面,揚起一抹嫵媚的笑容,說道:「慕蓮,就算日後我娶再多的女人,心裏面只會有你一個。」

聽到此話的蘇慕蓮,心中無比噁心!只覺得身上每一個器官和毛細孔都在抗拒眼前這個男人,於是盡量與他保持距離,笑容僵硬,說著。

「李民安,我是在田野裡面生活慣了的丫頭,這府邸的生活不適合我,我這輩子就想種種田。」蘇慕蓮笑嘿嘿的說著,「不如你就讓我回去?」


李民安並未說話,而是靜靜的望著她。

「我們不合適,以後傳出去也是笑話。」蘇慕蓮堅持不懈的說著,「而且說不定你家人也會反對,到時候我變成棄婦多不好,你忍心讓我變成棄婦嗎?」

「李民安,前途無量,而我不過是你生命中的過客,所以你為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不值得的。」

反應過來的李民安,上下打量著蘇慕蓮,冷哼一笑,將她緊緊地壓在床上,另一隻手撫摸著她的側臉,說道。

「你別想著來框我!」

蘇慕蓮只覺得全身僵硬,緊接著衣裳被扯開,連忙閉上眼睛,正想認命之時,接下來的事情,卻遲遲沒發生,於是小心翼翼的睜開眼睛。

只瞧著李民安沉默住了,雙眼帶著氣氛,讓蘇慕蓮有些莫名其妙,緊接著只覺得脖子一疼,掛在上面的戒指被李民安拿了去。

李民安站了起來,細細的看了看戒指,凌厲質問。

「此物從何而來?」 連忙坐起來的蘇慕蓮,將衣服穿,見他突然問起戒指之事,心中突然慌了起來,可也強做鎮定,好奇的睜大眼睛,眨了眨,柔聲問道:「這是你的戒指?」

李民安並不好忽悠,突然變得狠辣無比的眼神死死的瞪著蘇慕蓮,厲聲質問:「我再問你一遍,這戒指你從何而來?」

「我撿的!」蘇慕蓮見他態度強硬,很是不滿的皺起眉頭,生氣的回答道。

「呵呵,撿的?」李民安聽了,忍不住笑了笑,那劍眉微微一挑,很顯然,絲毫不相信她的話。


蘇慕蓮委屈的嘟起嘴巴,不滿的反問道:「請問撿東西也犯法嗎?」

話音剛落,李民安猛然掐住了蘇慕蓮的脖子,讓她喘不過氣來,連忙掙脫,卻絲毫無用,看著咬牙切齒的李民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