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萬餘弟子佈下劍陣才逼退江沉,他若在這個時候嘲弄江沉,那就是抽自己的臉了。

江沉這一戰,雖敗猶榮。

暫時還沒敗。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江沉還沒敗,但所有人都認爲他已經敗了。

就連江鴻歌也不例外。

“可惜,準備了一系列有趣的後手,現在都用不上了。”

此刻的人皇陛下一臉輕鬆,他無比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毫無形象的將雙手抱在腦後,滿臉笑意。

輝聖綦不住的擦着額頭上的冷汗,他稍稍的站過來一些,將人皇與衆人的視線隔開。

人皇的這種姿勢不合禮法,有損人皇威嚴。

當然,現在沒有人有心思看人皇如何。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江沉的身上。

完整的七星劍陣一出,可不是江沉所能對抗抵擋的,甚至他連周旋的餘地都沒有,一路被逼到了武功府的山門之前。

“若是就這麼被打出去了,那丟人可丟大發了……第二十次,被丟出這扇大門!”

很多人都覺得江沉輸得起,雖敗猶榮。

但只有江沉自己才知道,無論是他那源自未來的第六感,還是此時此刻他的自尊心,絕對不容許他敗。

雖敗猶榮?敗了就是敗了,哪來的什麼‘榮’。

錦繡盛婚 ,說雖敗猶榮倒也不爲過。

但江沉不行,他曾經被武功府丟出大門十九次。若是這一次他闖關不成,被逼出了武功府的大門,那麼無論是在江沉自己,還是在別人眼中,都是他被丟出武功府二十次。


天大的笑話。

迎娶慕傾雪?想都別想。

江沉自甘墮落,成爲街頭紈絝的根源,便是他在武功府之中被羞辱,在衆目睽睽之下被丟出去。

這一次,不僅僅是因爲慕傾雪,更是爲了他自己。

帝少狂寵:辣妻進錯房

此戰,不許敗。

……

七星劍陣全力施展,整座大陣厚重如山,將整個武功府的前山都籠罩在內。

星光一般璀璨的劍華,讓所有人都不敢直視這座大陣。

天外武者的臉上乾脆失了血色。

七星大陣,是阻礙他們殺入神州大地的第一道屏障。不知道有多少諸天萬界的英傑死在這座劍陣之下。

此刻,江沉已經被七星大陣逼入絕境,他想要衝入陣中闖陣……但是佈陣的兩萬一千武功府弟子,只以大陣外放劍氣,卻始終不肯放江沉入陣。

江沉幾次想要衝入陣中,都被密密麻麻的劍氣逼了回來。

“用小魚給我的破陣之劍嗎?”

江沉略微的遲疑了一下,“不行,破陣之劍這種東西還不能出現……否則對我,對於小魚來說,都是災難。”

“這是在逼我出絕招!”

江沉看着越來越近的劍陣,本來身上燃燒着的真氣,在這一刻統統散去,而後他閉上了眼睛。

江沉很清楚,如同銘文鑰匙,破陣之劍這等東西在這種場合之下出現,會意味着什麼。

這個時代不該有的東西一旦出現,神界都會被驚動。

上一次破陣之劍出現,所有人都只認爲蕭寶璣的陣法是假的……但是此刻的七星劍陣,已經極盡釋放。

“這就放棄了?”

不少人見到江沉收斂真氣,閉上眼睛,情不自禁的嘆了一口氣。

“在武功府這等龐然大物面前,小小的一個異姓王世子,簡直就是蚍蜉撼樹。”

“他能逼得武功府施展出七星劍陣,縱然敗了,也雖敗猶榮,不愧爲當世頂尖天才。”

“雖敗猶榮?別擡舉他了,被武功府丟出大門十九次……算上這一次是第二十次了!”

金陵之外的武者對江沉那是無比欽佩,但是金陵武者對江沉這個小紈絝可是知根知底,此時他們就等着看逍遙王一家的笑話了。

此時,江沉收斂真氣,閉上眼睛……更是惹得他們議論紛紛。

於是,黑豬騎士這個綽號,就又被重新提了上來。

一干二世祖並未再說話,他們的手心裏全是冷汗。


時光微暖,暮雪傾城 。一種異常奇妙的感覺,從他的心頭升起。

此時此刻,江沉依舊是江沉,他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也知道自己在想什麼,能夠感應到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角落,自己,依舊在自己的控制之下。

但是這一刻,江沉卻又能清晰的感覺到,他比過去多出了一點東西。

本能!

一種近乎於妖孽的戰鬥本能,生存本能。

第六感賦予他的本能。

這第六感,是跟着慕傾雪從未來來的。

江沉的腦海中胡思亂想着,但是他的身體卻已經動了。

這一刻,劍陣的劍光近在咫尺,若他不動,必將被萬劍分屍。

江沉的身軀,朝着一邊輕輕的一讓,不多不少,不增不減,恰好躲過了那凜冽的劍氣。

然後,江沉擡起手中的拉風傘大爺,一道黑色刀光從傘大爺的身上釋放出來。

這一刀,擊散了眼前的劍氣。

再然後,江沉的腳下踏出七星遊身步,身體化作七道朦朧的身影,就這樣沒入了眼前的七星大陣之中。


“七星大陣之中,搖光爲尊,引領羣星……擊碎搖光劍陣,七星大陣自然就破了。”

江沉喃喃的說道。

不過江沉不能破陣。

無論是他自己的想法,還是源自於第六感之中的警惕,都在告訴他,不能破陣。

七星劍陣是守護神州大地的第一道屏障,若是他在衆目睽睽之下破了七星劍陣,必然會引發天外武者的覬覦。

闖陣,無傷闖過這座劍陣就夠了。

闖陣不破陣,這是江沉的底線,雖然他在打武功府的臉,但卻不能真的掀了武功府的老底,畢竟武功府可是姓慕的。

七星劍陣之內,比劍陣之外更加兇險。

密密麻麻的劍光連成一片,形成了一片星辰的海洋,江沉置身其中,險象迭生,甚至他的衣角都被劍氣撕裂。

僅此而已。

江沉依舊閉着眼睛,手中的拉風傘大爺釋放出一道一道刀氣,將眼前的劍氣劈開,然後他順着大陣,一步一步的朝着山上的長生殿而去。

外面的人看不到劍陣之中的具體情況,但佈陣的兩萬餘武功府弟子,卻被嚇的魂飛魄散。

他們的攻擊,竟然打不到江沉。

江沉所行走的地方,這座劍陣的盲點,劍氣無法攻擊到的地方,也就是所謂的破綻。

任何陣法都有破綻,無法達到完美級,這是天地的規則。

此刻,江沉施展出七星遊身步,腳踏七星,就在這一個一個幾乎微不可查的盲點之中跳躍。

偶爾有劍氣來襲,也被拉風傘大爺劈開。

“都散了吧。”

驀地,陸風火的聲音再度響起。

幾乎是同一時間內,佈陣的兩萬一千名武功府弟子,同時收手。

北羽刑的眼中精芒閃爍,到了這一刻他才知道,他距離武功府的弟子領袖,還有很長一段距離要走。

“這一關,算你過了……若你能再過一關,我便允許你踏入長生殿。”

說話之間,陸風火一掌擊在自己的丹田之上,他那神海境的修爲瞬間被破,落到了元海境頂峯。

“戰勝我。”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整個雲湖山都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瞠目結舌的看着陸風火,哪怕是陸雲也沒有料想到,陸風火竟然在衆目睽睽之下自斬修爲。

江沉是如何通過七星劍陣的?

這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大御武功府首席大弟子陸風火自殘了,將神海境的修爲斬掉。

爲了維護武功府的顏面,爲了守護武功府聖地之名……這個代價,實在太大了。

陸風火自斬修爲,不止是武功府的損失,也不止是大御的損失,而是整個神州大地的損失……武功府的戰場,從來都是在守護神州的異族戰場之上。

陸風火的未來,也會與武功府的先輩一樣,在異族戰場之上拋頭顱,灑熱血,守護這方大地。

現在……

自斬修爲,需要莫大的勇氣與決心。

這一次,迎戰江沉的是武功府外門弟子,陸風火自斬神海,跌落爲元海境武者,便自行落回外門之列。

霎時間,武功府的弟子統統站起身來,他們紅着眼珠子瞪向江沉,恨不得將他生吞活剝。

陸風火用他的實際行動,激發了武功府弟子的血性,讓他們之前被江沉打落的氣勢,又重新回來了。

北羽刑沉默,徐馳不語,山巔之上的慕白羽輕輕嘆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抹不忍,其餘一干神海境長老,更是義憤填膺,恨不得與江沉拼命。

在這一刻,若是換做其他武道修行者,必然會對陸風火心生敬意,甚至在武道之心的驅使下,萌生退意。哪怕不退,也會給陸風火一些調整療傷的時間,與他公平一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