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道黑影同一地方突出,戴維已經毫不猶豫的取出昆古尼爾,雙生劍,在那凌雲眾生的聖靈劍的面前,那面前的所有招式好似都成了虛設。

也就在這同一時刻,前沖的戴維終於不打算向前攻擊去,而那華帝突然從防守之間轉成攻擊姿態,光影劍,黃金劍的隱藏技能閃耀著濃郁的金色光芒,一道道銳利的劍鋒向前劃了去。

在那無與倫比的攻擊下,在那濃烈色的金色光芒之中,兩位武者的交鋒也成了全場關注的一點,鬥氣外泄,彭一聲,兩方面的騎士技能宣洩在一起,那股原定的中心,場地原本也似是由魔法創造,那些中央的地魔法正在削弱,場地正在局部的塌陷,層層碎裂,兩邊的攻擊達到於一點外泄的同時,會發揮出媲美五級巔峰強者的破壞力,這股破壞力足以破壞整座場地,不,這裡的所有觀眾,乃至於到那席台上的神王都有可能被著摧枯拉朽式的金色的光芒覆蓋住。

「轟!」

就在那之間,兩道黑影都一一分開。

「噶咕!」

然而那另一邊更是氣的跪在了地面上,深深喘息著粗氣,神色也有些的凝重。

戴維身上也魔法袍覆蓋著,然而這倒在地上的人影,行為方面更顯得拘束。

黃金劍熾熱的像是摸著一團火。

噗嗤的聲響響起,華帝渾身狼狽的躺在地上,好半天後,漸漸產生起了一股知覺。

雖然戴維的身上好上許多,但兩股鬥氣的肆虐,也似是讓他對身體像時被撕扯一般的難受,那火熱的力道從胸口躥疼,他們那兩隻魔獸都未出手,大概華帝也不像用這失去鬥志的獨角獸做個了結,退一萬步來說,戴維是真的不用怕他們,然而戴維雖然受到的傷勢也不是很多,可他身上也飄逸一層骨磨不到白氣,他正在泄氣,只見他手握的雙生劍也何嘗不是燙的像火燒一般,在那地面上,一層層的地面在氣勁的灌溉下,開始層層碎裂開來,在是沒多一會兒,他們的情況也似是好受了許多。

不過華帝剛要站起來,卻是突然蹲在地上。

鬥氣已經無法再度催動,那隻獨角獸從緊張的局勢中反應了過來,銳利的嚎叫一聲后,吐出一道淡黃色的能量光暈,那道光暈斜著包裹在華帝身上,華帝的身體微微顫抖著,嘴裡的有血絲流出來,然而是過了一會兒后,也似是漸漸反緩和了過來。

眾人尚且才看清原來這華帝也已是力量用盡了,還受了很大的內傷,包括裁判在內,都似是覺得這場比賽也已沒必要打下去,勝負已分,只是他這次面對的對手很不討好,是個非常變態的小怪物,光子斬,那似是騎士非常基本的一種招式了,好像是入門的攻擊手段。

華帝毫不猶豫的使出了這一招,就是戴維也絕對沒想到這一點,身上那實質的魔力迅速形成,在咒語的催動下,一大片的火團在魔力的涌動著在他的控制下詮釋出來,從表面上來看,此時的他的戰鬥已經跟以往沒什麼太大區別。

隨著那火球術拋擲上去。

全場幾乎震動開來。

華帝面無表情的被炸飛了出去,滾落了一圈摔在場地的界外,而對於那隻獨角獸的情況明顯還稍微好一些,沒有受到致命傷勢,反而是在給這華帝打出光暈接受著治療,但有一點可以得知的是,這場比賽貌似他已經輸了,而且既然輸了,那麼在那之前的約定也就等於是沒有了。

他沒有遵守約定,那麼這個約定就自動棄權。

會場上的鼓掌聲也不過是過眼雲霄,他的比賽非常精彩,不過下一次他就不知道還能否偷偷摸摸到這裡來參賽了,而下一次的話,或許他主人家的少爺也到了和他現在一樣的年齡,到了下一次,可能的話就為他披荊斬棘了。

說的沒錯,奴隸終究是奴隸。

他終究沒有資格跟別人一樣成為人生贏家,或許在許多人看來改變命運的確就是個不太容易改變的事實。

然而,等他徹底反應過來,裁判長也在這個時候緩和了過來,這場比賽完全和先前那樣被壓制,不過這一場戴維看上去也不是那麼輕鬆,回到場下,他緩和了一口氣,甚至感覺走路都在發飄。

休息區,那個莫迪周圍的小夥伴們也已先行的激動的咆哮道:「贏了!突破第二回合。」

「雖然是突破第二回合,但不愧是打贏第一回合的人啊,然後第三回合的對手會是誰,就不得而知了,不過現在開始沒過一個回合,就有一群高手被刷下台,有這樣情況發生其實都是正常現象。」 回到休息場所,戴維能聽到莫迪會長的聲音:「贏是贏了,我們這一次帶來的人,都已突破預選賽第二回合,這些日子來真的是太感謝大家的努力。」

「呀,你受了這麼重的傷,沒事吧。」

戴維擺了擺手,「我沒事,休息一下就好,我回去運功就沒事了。」

莫迪思索了一下,緊接著繼續道:「你們在這裡專心看比賽,他們這些人之中有可能都是接下來你們的對手?」

眾人也僅是思索了一會兒,夜莫離的神色迅速緩和下來,也是從場上走了下來,她獃滯的說道:「我也先回驛站去了,水準果然是高了不少,接下去我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繼續獲勝,小光,你要小心一些,那些對手都不是弱者。」

莫迪會長看了他一眼,葉莫離從會長眼底里捕捉到一些別的神色,「好了,我放准你們可以在日後,使出全力,這些對手都是不弱者,我早就告訴過你們,但其實一般的比賽都不會這麼艱難的,我們都是被盯上的,可能是我前陣子大搖大擺惹得你們被王族人盯上,他們是一群狼,屬狗那樣吃人都不吐骨頭,和他們相處,你們必須把所有的心思都凝固在一起。」

「我也是服了,好了,走吧。」葉莫離暗暗說道。

就在這時,主席台上的那雄渾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場比賽無雙城的淚獲勝。」

你驚動了我的愛情 「無雙城!」絕代無雙的無雙城,然而在這裡,許多人聽到這個名字也都是興奮的說不上話來了,如果是那個傢伙的話,也絕不是沒可能,這個絕代無雙的城主,無雙淚帶有一把神兵,也因如此,他在聖杯之戰的體現更似是一把殺器,多少名門貴族的公子哥兒,都敗在他手上,而他也毫無疑問的成了本賽季的最大黑馬,而若是成為冠軍人選,很顯然就能得到實現的挑選權利,以及一次性的無資格拒絕權利,這在未來要成為聯盟中流砥柱的除魔隊而言,隊伍之中的潛在能力的高手越多,也就意味著未來走位的方向就越遠。

無雙淚的出馬,以及奠定了這場比賽的結果。

「沒關係,輸給我,你一點也不丟人,你是唯一能讓我出兩刀的人。」他的坐騎十分高大,也似是一隻魁梧的巨獸,但這也難怪,這就是那個地處危險地帶,位於騎士聖殿重鎮的那位無雙城城主的親兒子,也難怪拿出來的東西也都是一些非常霸氣的魔獸,一身最差的護靴也是在靈級護腿,這就很讓人羨慕了。

而且那霸氣的回復,也給了對手最高的評價,地上的鍊金術士站起身來,深深喘息了一口氣,解除開了那一身的戒律,從而頗有感觸的說道:「多謝。」這聲多謝又多刺痛自己的自尊心,鍊金術士的煉金陣法,能夠最大限度的提升自身的防禦力,攻擊力,還有敏捷,以及其他更多未知的屬性,可是當下這位鍊金術士僅僅是被兩刀,就破了那身厚重的鎧甲防禦,稱不上最強煉金陣法,但也無愧於那煉金陣法的名號,僅僅是兩下,這要是換算成能量,密度打在那些其他的職業者身上,恐怕是魔法師就會被砍成碎末吧。

主席台上的那幾個人,神態舉止方面也鮮出些許的興奮,特別是那騎士聖殿的殿主,神態也比先前緩和多了,其實在神王的壓迫下,他的狀況也不能算是特別的好,然而在這無雙淚的磅秤下,局勢也似是改變不少,親王諾頓笑道:「這麼久的比賽,終於讓我們騎士聖殿也揚眉吐氣的一把,殿主,你看怎麼樣,無雙他的實力如何?夠不夠資格加入皇家騎士團啊?」

「你是說皇家騎士團?」殿主眉頭一皺,「嗯,不…現在還不得知,像他這樣的年輕人在我的團隊里還是不少的,雖然看上去他的確非常完美無疑了,但無雙的整體素質方面太平均,這回限制他的成長,我甚至認為啊,他或許自己拉一支團隊出來單幹或許會更好。」騎士殿主暗暗說道。

此外的眾人都看完了當天的比賽,回到驛站休息,或多或少,在這一場的預選賽之中還是引來了諸多天才的亮相,這一屆的天才真的是多了不少,雖然這對於建設聯盟來說是一個天大的好事兒無疑,可這對這些落選的人來說,他們的命運也直接走上不同的道路。

這裡情況已經結束,戰鬥環節不如前一陣子那樣富有激情,神王看到最後都撐不住就離開現場,驛站的餐館裡面,眾人都已聚集在了一起,葉莫離在戴維身邊坐下,始終是沒說話,沉默著調頭吃飯。

這一餐非常奢華,對莫迪會長而言,他們無需節儉,那從親王那裡得到的錢財足以支持菲尼克斯公會用於教育150年了,而除去教師的外出旅行費用,如今吃飯什麼都是有什麼上什麼,徹底把餐館當食堂來用了。

「我吃飽了。」

「我也是!」

葉莫離與戴維神同步的放下筷子,眾人都抬頭看了過去,莫迪會長也甚是詫異極了。

「你們不再吃點?」

陌上花開兩相歡 「不了,我去把今天的事兒總結一下,然後繼續練功。」戴維繼續道。

「對,也只有這麼做了。」當下唯一的好處就是這樣,他們立刻是在點了點頭,兩人都是朝各自的屋子走了去。

戴維回到自己的屋子裡頭,關上門后,盤腿坐在床上,為保持練功,他必須放棄一些東西,包括睡眠時間,以及過於油膩,甚至暴飲暴食,來控制身體內的結構情況。

一邊修鍊一邊回憶今天看到的一切,以及那場戰鬥中自己的應變能力。

「還是有些毛躁,下次應該這麼做!」長長的嘆息了一口氣后,他的雙手略微動彈了一下,體內的鬥氣正在上下躥騰,感受著這絲變化,情況也微微發生些許的轉變。

嗯,不錯就是這一步,他終於到這一步了,心底里一陣狂喜,趕忙集中注意力的靠攏上去,一直到注意力達到極致,將那能力發揮到最終之後,從而突破了某一個關口。 這種時候,他宛如步入了另一階段的門檻,五級?

沒錯了,這種狀況是五級的感受,尤連安師傅曾那麼對他們提及過,一旦進入五級,就是他選擇的情況,對騎士而言,五級是一個重大的門檻,決定了未來的上限,五級則是聖騎士,而聖騎士的品種則分為三個種類,實則是黑鐵聖騎士,白金聖騎士,黃冠聖騎士。

傾城毒妃:邪王寵妻無度 這三種騎士彼此都是不分伯仲,主要是所傳承的秘籍則有所不同,然而他目前並不會抵達聖殿騎士,如果是當下能夠抵達附近的聖殿騎士尋求幫助的話,或許僅僅是一個分殿殿主的要求也是不小的,除此以外當下正值聖杯之戰的關鍵時候,可以說他想要從那些騎士嘴裡求得秘術,也自然是不太可能。

當然了,如果他願意承認自己退出魔法聖殿,加入騎士聖殿,憑他在聖杯戰役戰鬥中的表現,實則能夠得到殿主的喜愛,甚至傳承那厲害的傳承戒指,這種戒指在非常久遠的時代,用來儲存一些能者的記憶,以此將一些特殊的任務傳承給下面的人,曾經的一段時期被用來通信設備,在很遙遠的時代,只有在與魔族的戰鬥中,利用魔鴿的飛空功能抵達各個分殿,可以說這個傳承之戒當下卻是成為當代各個殿堂的傳承之物,就是坐在席台上的各個殿主,少說修為也都在8級別的高手,輕鬆擁有動蕩,並且左右一個戰局局勢的效果。

而8級與8級的修為者之間的抗衡,所產生的微妙變化,已經魔法,鬥氣的比拼,則有可能發生猶如通古斯大爆炸那樣的毀滅力量,一座城市,甚至有可能造成一座城市的毀滅,那種威力已經能達到那種詭異的力量。

而戴維如今達到五級的鬥氣修為,在一定說法上也能說明,他既是五級的戰士,也是五級的騎士,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他就似是一位全面性的無解的戰士,正因為這些技能環環相扣,彼此限制,所以才有可能互相克制,這也就是前人害怕後面這些強者造成的反叛涉及到毀滅人類的地步。

曾經有一位強大的人類強者,達到8級巔峰,在那個歲月下,幾乎就是神王見他又得滅對他表現的非常殷勤,說穿了實力強大的人往往是會得到響應的尊重,雖是如此,但當時的神王昏招百出,卻喜歡上了這位人類強者的初戀,甚至霸佔了她,私自娶為妃子。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這位強者因為被背叛,企圖走上修鍊黑暗魔法的地步,因為一次修鍊走火入魔,在被人撞見后,企圖殺死對方來挽回自己的顏面。

就這樣,這位強者投靠到了魔界,這也是如今的暗夜領主部落的由來,這位強者甚至研習了更為可怕的傳承,擁有不朽的能力,他成為不朽的魔王,更是讓魔神都感到忌憚,暗地裡甚至想著毀滅人類聯盟的想法,暗地裡想著削弱魔神一族的地位。

僅僅是這種存在,在魔族與人族看來,這傢伙都是喏不來的存在,而對於魔神來說,這位魔王要的也不過就是一個復仇的機會,至於後來神王的妃子嗎?就在那一夜之間,後宮的三千佳麗,被練成蠱巫,在那神殿內掠起一陣腥風血雨。

自那個時代起,星神殿內不僅不允許各大殿堂殿主佩戴武器,就是皇親貴族間也不允許將武器攜帶進去,而宮內更流傳出了不成文的規矩。

然而到了五級修鍊之後,意味著修鍊也會越來越慢,這事莫可奈何的事兒,隨後又是過了三天,第三輪的預選賽。

初賽的預賽成為一個分水嶺,一面天堂一面地域,而踏入分水嶺,意味著未來的路不會差,而沒有踏過去的這群人往往會在聯盟的底層混淆,有的時候並非是他們不努力,著實比起有勢力的人來說運氣反而更重要。

比拼下來,毫無疑問現在的人們都厭煩了這種等候三天一輪一輪的試煉,可對於那種幸運的人來說,有的是機會在家裡刻苦的練習,那些貧民花了大把時間,大把銀子抵達王城參加試煉,就結果來說在這裡生活一段時間耗費資金也是非常大的,可如果得不到出線權利,回歸之後這些人的生活往往是一蹶不振,因為希望已經滅絕了一次,第二次希望想要重新燃燒起來,則要耗費更多的時間和精力,對貧民來說,倒不如找一份妥帖的工作,對他們已經是很富足的生活。

至於殺魔族這種危險的工作,那些皇家騎士團會想辦法先考慮,再怎麼看貧民不努力,故步自封的想法也已經穩固了下來,所以後期想要努力,就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然後是到早晨了。

剩餘的一部分在分成組合,一對一戰鬥。

一場無壓力的戰鬥,這場下來,對手是個實力堅強的四級魔法師,不得不說他的運氣著實有些不好,戴維僅是跟他比魔法,在最後以火焰彈送他出場,戴維單方面的魔力損耗虧空,幾次下來,他也是發現了一個通病,就是無論怎樣,這些魔力什麼的還是太少了。

凝結成魔法球太幾乎是更不可能的事兒,聽說五級魔法都會擁有一個專屬於自己的魔法球,那似是一個特殊的器物,僅是用自身的魔力凝結的魔法球,這樣的話,對於魔法聖殿而言凡是能用自身魔力演化成器具的魔法師,才能被正統的稱謂魔法師,否則一律都分為實習法師,不管先前職位如何,這就是一個門檻,對任何職業而言,每一個職業在到五級以前可以說都會產生阻塞,五級之後則會出現一個新的分水嶺,而踏過了這道分水嶺,才能稱得上是真正意義上的超凡脫俗。

毫無因為,在通過預選賽的名額上,聯盟分出了五十大名額,這些名額可以直接跳過下一輪的預演賽事,那就是擁有一次輪空的機會。 輪空的機會,顯然是要在選賽之中獲得足夠的名次,然而在那種情況下,才能夠有機會得到這份難得的休息機會。

當然了,這個機會可能是內定,可能也是比賽中最得人心的那個人才有資格得到的這次的機會。

預選賽已經通過,而這也意味著剩下的參賽選手將不會出現參咋水份的持有者,然而隨著比賽隨時的進入下去,意味著每一場比賽的細節也都必須處理好,對手都是各個聖殿脫穎而出的高手,其中還有不乏是五級的職業者。

五級職業者相比四級也就中間差了一級的程度,然而實力方面的差距卻是最容易體現出來。

坦白來說,這一次的戰鬥考慮到的地方非常果斷,通過預選賽究竟意味著什麼,想來,不用猜想也是知道彼此的實力,當然了,想要通過這一輪,進入最佳的8強,就意味著有時候實力並非是硬道理,贏到最後的或許是運氣最好的那一位職業者。

相比之下,因為這裡騎士聖殿的王都,所以有可能在主賽場的優勢,包括裁判長會對騎士聖殿的參賽者有所偏袒,不過這不意味著比賽由此偏袒騎士聖殿,當然了,如果僅是這樣,那長久以來,可能聖杯戰役就真的不用比了,然而檯面上的規則可能真的無法動搖,但礙於聖王的面子,動用暗地裡的潛規則之後,總也不會讓騎士聖殿敗的一塌糊塗。

目前來說七個聖殿的參賽人數保持的一致,除了魔法聖殿和煉金聖殿,煉金聖殿一共的參賽人數也就只有10人,然而在預選賽淘汰掉了3人,剩下的7人都是精銳分子,到這一步,基本上的進入除魔團也就有資格,而每一次聖杯戰役的獲勝方能夠批准10支除魔隊,但這10支除魔隊之中,最終有一些人會挑選內部參賽的一些人員作為建隊成員。

然而對於另一部分人來說,真就是只能用遺憾來形容了,因為也會有些人沒被選上,這些人在能力上或許則不是最大的問題,然而在這其他方面,更多的運氣方面有所欠缺,沒辦法了,四年之後再來參賽吧,或許那個時候他們的修為會比現在還要高,只要不是刻意的闖過六級的門檻,在這五級的範圍內,這些職業者也能變得遇神殺神,與佛殺否,甚至能做到碾壓一切的五級以下的職業者。

但其實對聖杯戰役而言,每年也都會有大量的往年的參賽者重複參加比賽,但這也是有年齡限制的,一般而言在28歲以下的參賽選手,如果超過28歲以上,要麼可以分配到子殿內去輔助正副殿主教育殿內的日常事務,明顯地,從軍也是唯一的出路,然而如果這都不符合這些職業者的訴求,那麼唯有回去種田這條路可以走了。

畢竟來說,六級職業者在人類聯盟之中占的體系也就只有9%,在7級以後的職業者佔得總人數的3%,然而這也意味著各個聯盟對6級以上的職業者有多麼的苛求,哪怕是他們什麼事也不做,留在殿堂內專門處理日常事務,以及忙於的日常努力修鍊,這樣長此以往下來,也能用於提升聯盟體系的實力。

總比流落的荒山之中好吧,或許總殿對人才的訴求永遠是那麼的嚴格,但對偏遠的子殿堂而言,這些身手高強的職業者,往往更容易得到小地方的尊重,或許在這裡,他們往往都會受到英雄級的待遇。

他們是英雄。

小地方則不會讓英雄寒心的。

隨著走入到會場,這裡的人數比先前的人山人海差的太遠,經過預選賽的淘汰,能留下來的也就是精英,還有一些是王公貴族培養的職業者,每一個也都非常的豪氣,他們來這裡參賽的原因無非就是為了自身鍍金,什麼成為職業者,那也全都是狗屁行為。

然而在那樣的情況下,這些王公貴族門的貴公子,甚至連看都不願意看周圍,僅僅是坐在那一邊凝視著自己的手指頭,似乎他們都並不認為自己真的會輸及時了。

而其他人也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又甚至的,在看到背影后,面帶嫌棄的神容,自己轉身就走到會場的門口。

再等到有人喊他們的時候在去參賽,然而僅僅是這樣也似是無所謂了,等到試煉場地公布之後,一場略大的敵意在賽場的四周此起彼伏的散發著,這也是在比賽開始的時候所沒有過的體驗。

然而在這種情況下,那些王公貴族的簽也真的是很好,在這些人之中抽到的人也真的是很走運了,畢竟這些人的實力都算是入選者中少數的運氣者,說實話沒有真材實料,有些人卻可以透過運氣達到雙贏。

不過他們的要求已經達到了。超額完成了自己的目標,然而就只是運氣不好,然後就被直接淘汰,然而被這些王公貴族淘汰自然不能說什麼,運氣不好,實力不過標,輸了也只能怪自己,什麼命運不公啊,這都是弱者給自己貼的標籤,他么的,輸了就是輸了,也沒有什麼可說的了。

可以說,在這種情況下,戴維就在被眾人環視的注視下,走入會場,他的實力也已經深入人心,然而那也僅僅是預選賽,但現今的賽事比預選賽要嚴苛的多,很顯然在親王諾頓在得到了他的有關信息后,也是極力撮合背後的實力,用一堵讓大多數四級職業者都難以逾越的高手攔在眾人的面前。

「如果我贏了,我就要加入皇家騎士團,成為保護聖王的一員。」說也知道,皇家騎士團是騎士聖殿最精銳的一群中堅力量,僅僅是外圍的士兵,每一位都擁有五級的實力,在聖王身邊貼身的高手,實力也在7級左右,而聖王作為人類聯盟的領袖,實力據說也得到了8級6階的能力,這對許多人而言,畢生一輩子都難以達到的高度,想象到這樣的聖王作為統治者,庇佑著他們,心底里也會覺得安心不少。 當穹頂閃爍絢爛的七色光芒,底下的人群都看呆了。

緋少豪門:逆轉女王 通過預選賽,晉級試煉賽的職業者,將會在全新制度的比賽之中獲得參賽的權力。

那個32號的年輕人,年紀不是很大,24歲的左右的樣子。

這個傢伙出場,帶著強烈的執著。

預選賽他的戰術風格幾乎讓人眼前一亮,死纏爛打的攻勢,很難讓人覺得那會是一個普通的騎士,騎士要求的肅穆,風度,還有氣質,在他身上一一失陷,就他這樣的騎士,在騎士聖殿開盤以來,也從未有過,可以說,也似是讓騎士聖殿的殿主眼前一黑,讓聖王觀看這樣粗俗的騎士表達自己的戰鬥天賦,與其說是尷尬,倒不如說是太丟人了。

野蠻和死纏爛打的做法,騎士殿主羅天齊的態度非常冷硬,「太丟人了,這麼丟人現眼的騎士就不該讓他上場,不過這小子的狗屎運還真是好,不過我依我看,他的對手是那個有著龍坐騎的魔法師,這下子就沒那麼好運咯。」

「羅殿主,你說這話就是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你永遠也不會知道作為一個下等人的苦楚,他們會為了擺脫當時所處的困境而不斷地努力,這就是他們的生活,你也永遠不會想象就是這麼一群人,他們活的卑微,卻渴望強大,渴望榮譽,而我就是這群人的領導者,我給了他們機會,而這個孩子也是我看重最有機會脫穎而出的人,他會不惜任何代價,身體力行的將任務完成,這就是勇,他可以為了執著,想盡一切方法的打敗對手,就是贏得難看,那好歹也是贏了啊,我們就是太注重所謂的風度,其實啊,戰士聖殿的那幫野蠻人,這些人沒有其他的一技之長,甚至還總是被騎士們剋制著,他們也沒有放棄啊,擁有智和勇的男人,這樣的男人才值得我們託付信任,託付任務,以及託付聯盟的未來。」親王諾頓難得的說了一番肺腑之言。

然而,「以你所說,這個年輕人是真的有點長處咯,我倒要看一下,他是怎麼不折手段,為了贏而拼下去的。」騎士聖殿羅天齊說。

「那就拭目以待吧。」諾頓笑了笑,轉身也看向會場。

那位青年走上了會場,他是運氣不太好,直接被安排在了與戴維的戰鬥上了。

在這個關節上,青年佩戴一席重劍,厚實的榮耀的肩甲,出場的氣度也比過去堅挺了不少。

這位青年在長相上有些眯眯眼,臉旁上還印著雀斑,更是一股還未長開的娃娃臉。

就是這麼一個氣度,在場的人都能感受到這位青年的風格,而笑的前仰後合,氣度上實在是太柔弱了,如果不是他能夠通過預選賽,很可能眾人都會以為那就是個那麼一個無用的人,但實際上,龍胤對自己的要求非常高,至少說是帶著某種執念,而參加了這一次的聖杯戰役,就是在聖杯戰役上戰死,也絕對不能夠妥協。

緊接著,在那對面,火紅色的魔法袍,映射著火焰帶光滑,隨著戴維漫步上了舞台,在氣度上也顯出一份決然的神情,他似乎比過去變得還要強了,首先是那些氣質,以及感覺,如果沒錯的話,那或許以及突破了那5級的門檻?

席台上的眾殿主的眉頭都緊皺著,朝著那場上出現的又一人感慨的笑道,是的,毫無疑問,他們都能感覺到這份毅然決然的變化,大戰前面不改色的氣度,絕不是隨便就能裝出來的,這種感覺很強勢。

毫無疑問,這會是一場不錯的比賽,而且對方好像是能夠兼得騎士戰術,戰士戰術,以及魔法戰術的第一人,不光是如此,自身能力比一般人真的是強出了很多,然而在這種感覺下,對面上場的青年人,真的就成為了陪襯。

龍胤的臉色顯得有些變化,他也能感受到對方大變化,一級的差別,還是能夠感受出來的,那股威壓不容改變,雖然一級的差距不是特比大,可是到了五級之後,一些潛移默化的東西能夠迅速改變一名職業者的能力。所以別說是差一點,差一點就是隔了一層薄薄的紗布。

裁判長也是頭一次見到這樣懸殊差別的戰鬥,然而根據這一回合比賽規則,雙方沒有時間限制,就是說可以打到盡心,攻擊點不能打要害,不能致死,不能刻意致殘,甚至於不能殺死對方。

裁判長看了一眼彼此,「雙方比賽期間不能使用暗器,當然了,這個暗器是指非公開登記的都算作暗器,不得致死對手,明白吧!」

「是的,我們謹記了。」雙方同時回答,裁判長微微點頭,法杖從那袖子里拔了出來,隨後在那纏綿的光暈附著之下,一股光束筆直的打入了半空之中,接著能看到頭頂那道穹頂的光圈泛濫了起來。

然而看到這裡,眾人都看向天空,裁判長嘆息一聲,搖頭繼續道:「如你們所知,落到那上邊也算作是界外,你們所發出的攻擊都被毀這道屏障所吸收,還有落到場外也算出界,當一人喊出投降的命令,另一人應當即刻停手,然後不得繼續攻擊,明白了吧。」裁判長迅速重申了一遍比賽的規則。

聽完裁判長的話后,彼此都是認同的點點頭。

對於裁判長的啰嗦,也已經是家喻戶曉的事兒了,不過這也不怪裁判長,如果戰鬥之中發生事故,很可能會怪責他頭上,為此,他必須每一次參賽以前說出這番口號。

一直等到廢話完后,比賽算是徹底開始了,戴維這一次並沒有做什麼,只是穿著那身火焰魔法袍,流光的映襯下,使他完全像火神一樣站在場上,這還只是一面之緣,如果不手持法杖?他的能力肯多是沒發揮全力的,如果是拿出法杖來作為支援,那結果怕是會進入到另一個層面。

想到這裡,龍胤也是覺得自己應當先行出手,以快制快,不能讓他有任何反擊的機會,也只有這樣,或許能夠在開始的時候佔據上風,將他打傷,一般的高手很少有機敏的靈動性。

所以打傷知乎,更會陷入懷疑自身實力的誤區,一旦這個誤區產生,龍胤的機會也就來了,繼續擴大傷勢,直接將對方擊打出局。

這些貴族從小接受了非常多的殘酷修鍊,他這個從小是跟一名扈從騎士學習的技法來說,簡直是微不足道的,而他也有幸參加這樣的比賽,在一路的四輪預選賽之中,靠的也是那份執念,才戰勝了實力比自己強的敵人,這就是以下克上,然而並不是實力強就一定能贏。

而是他們的選擇面太多,這樣的比賽對他們而言可能就是鍍層金,也完全想不到參加這樣的比賽還要接受挨打,對於魔法師和牧師而言,接受挨打的局面是慘淡的,這兩種職業的防禦系都不是很強,通常只要那簡單的幾下,就能打的他們吐血,然而這些就是龍胤此時腦海里的想法。

與此同時,他已經拔出那柄鋒銳的長劍,看起來有些威風凌凌,騎士的劍,分為重劍和輕劍,也有一些是軟劍的,當然也倒是有其他一些騎士,手持其他的武器,然而不管說是什麼武器都好,這把重劍上面似乎還有一些別的東西,或者說是隱藏技能混在其中。

流光裹在長劍上頭,淡淡的光暈在那長劍上撥動著,看似也很有感覺。

然而再看了一眼對面之後,龍胤的出手速度也果然是快樂許多,雙手持有重劍,用力劃出一道巨大的弧度。

這片巨大的弧度,在那急速的速度之下,催生出了一股難以掩飾的力道,對面所及之處瀕臨破碎。

這刀若是斬上去,普通魔法師會倒吐出一口污血,也絕對陷入重傷的地步。

只不過提著這麼重的一把刀,那速度雖然刻意提快,然而在戴維來看,這速度也似是有所不及的,翻身跳躍。

那一刀已經斬落在原先的地面上,然而只是說那一片地面早已崩潰。

這樣的重創讓人感到無比頭疼,而且看他那樣子,這明顯也僅僅是開始,龍胤的能耐還未完全展現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