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部沒有確切的證據,敢貿然向兩儀宗的一位半聖下手?

不過,張若塵那小子,倒是相當可惡,必須仔細查一查,他到底是如何混進兩儀宗的弟子之中?

「轟隆!」

城外,響起一聲巨響,緊跟著大地搖晃了一下。

就在剛才,趙晟御打出一件月牙形狀的聖器,隔空向張若塵擊了過去。張若塵控制沉淵古劍,施展出劍二,與趙晟御遠遠對決了一招。

半空中的白色雲層,完全被打散開,露出碧藍如洗的天空。

「好厲害。」

張若塵向後倒飛了數十丈,體內的五臟六腑全部錯位,傳來一股隱隱的疼痛。

幸好,趙晟御是在百里之外,打出的攻擊手段,張若塵才擋了下來。若是,近距離交鋒,剛才那一擊,張若塵恐怕就要受重傷。

收回沉淵古劍,張若塵不再與趙晟御硬碰硬,使用疾速,向遠處逃遁。

張若塵的速度,自然是遠遠超過趙晟御,不過,他卻並沒有立即將趙晟御甩開,而是在狼原,與趙晟御繞圈子。

經過多次測試,張若塵終於確定了兩件事。

第一,趙晟御的手中,的確是掌握有一件寶物,可以發現他的行蹤,即便相隔很遠的距離,也能將他追上。

第二,那件寶物的有效距離,大概是一千里。

也就是說,只要張若塵逃到趙晟御的千里之外,那件寶物,也就無法再找到他。

既然已經有了結果,張若塵也就離開狼原,踏上屬於自己的路。

失去張若塵的蹤跡,趙晟御又一連尋找兩天一夜,卻還是沒有結果,終於,他明白了過來,張若塵應該是已經離開狼原。

「可惡的張若塵,竟敢戲弄本王,若是落入本王手中,本王一定要將你折磨得生不如死。」趙晟御咬牙切齒的道。

四大金剛之首的趙公明,趕到狼原,找到了趙晟御,道:「稟告北狼王大人,萬公子已經到達狼軍大營。」

「萬公子這麼快就趕過來了?」趙晟御的臉色,變得頗為沉凝。

萬公子,指的自然就是萬兆億。

雖然,萬兆億的年齡,已經接近百歲,可是因為他的天資超凡,容顏不老,因此,萬家一系的修士,還是稱呼他為「萬公子」。

狼軍的大營,建在狼原的邊緣,位於一大片山區之中,營帳連綿三百多里。

大營的中心,建有一座頗為奢華的府邸,正是趙晟御的北狼王府。

此刻,府邸的主人,趙晟御,恭恭敬敬的單膝跪下,向坐在上方的男子行禮,道:「張若塵的修為雖然不高,可是逃命的速度,卻相當驚人。屬下無能,沒能將他擒住,請公子責罰。」

萬兆億穿著一身青龍寶甲,看上去二十來歲的模樣,脊背挺拔,只是隨意的坐在金色的王座上面,便是透出一股強橫的霸威。

《英雄賦》上的第一人,自然是有極其強橫的氣勢,讓趙晟御也要低下頭,不敢抬頭與他對視。

萬兆億聽完趙晟御的解釋,倒也沒有責罰他,反而露出一抹笑意,道:「本王見過張若塵,此子堪稱是最近百年,崑崙界最頂級的幾位人傑之一。前段時間,萬吉帶領三萬豹軍精銳,也沒有將他拿下。你沒有抓住他,本就在我的意料之中。」

趙晟御略微鬆了一口氣,心中少了幾分緊張。

萬兆億雖然治軍嚴格,性格強勢,卻並不是一個殘暴的人,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才有無數英雄豪傑投奔到他的麾下,心甘情願為他做事。

萬兆億的神情,變得嚴肅,又道:「不過,既然張若塵在青黎郡現身,也就一定逃不遠,不惜一切代價,也要將他擒住。」

「本王已經交代元府三十六郡的統帥,將分佈在各郡的八角聖眼全部開啟,一旦發現張若塵的蹤跡,便以雷霆之勢,將他圍捕。」

趙晟御頗為擔憂,道:「公子,張若塵的速度比七階半聖還快,恐怕憑藉各郡統帥的實力,未必留得住他。而且,張若塵的身上,肯定有璇璣劍聖頒布的聖旨。若是,他激發出聖旨的力量,誰能攔得住他?」?萬兆億道:「這一點,你盡可放心。此次本王從軍中挑選出十大高手,專門用來對付他。只要有張若塵的消息,十大高手就會出動,即便他的速度再快,也是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聽到這話,趙晟御終於放心下來。

既然能夠被萬公子稱為十大高手,那麼,肯定都是半聖之中的強者。一兩個人或許攔不住張若塵,但是,只要有三個以上的強者出手,張若塵即便有聖旨,也是插翅難逃。

同時,趙晟御也看出,萬公子對張若塵的確是相當重視。

因此趙晟御立即派人繪製張若塵的畫像,傳到青黎郡的各大城池,並且懸賞了重金,凡是能夠提供張若塵的線索,就能得到豐厚的賞賜。

離開狼原,張若塵便一路向西行去,顯得不緩不急,並沒有因為兵部的追捕就打亂自己最初的計劃。

先去一趟冥王劍冢,再回聖明皇城。若是有必要,他還想去明堂看一看。也不知,聖明中央帝國的舊部,還有多少老人活著?

根據璇璣劍聖所說,冥王劍冢位於天台州的元府。至於,冥王劍冢的具體位置,卻並沒有多講,只是告訴了張若塵聯繫方法。

在中域,雖然只有九州之地,但是,每一州卻相當浩蕩廣闊,可謂是無邊無際。天台州一共分為三十六府,每一府,又分為三十六郡。

青黎郡的疆域,雖然相當遼闊,卻也只是天台州一千二百九十六郡之一。

所幸的是,青黎郡便是元府的三十六郡之一,倒也不需要張若塵東奔西跑。因此,張若塵準備先去一趟青黎郡的郡城,說不定可以聯繫上冥王劍冢的人。

張若塵花費了兩天時間,跨越數萬里之地,終於到達青黎郡的郡城。

青黎郡的郡城,乃是方圓十萬里頂尖修士的聚集之地,比太陰古城的規模,還要龐大兩三倍。

中域與東域相隔極其遙遠,兩域的文化和風俗,自然是有極大的差別。

來到青黎郡城,街道上,隨處都能看到一些穿著儒袍的年輕公子,他們是儒道的學員,研習各種文典、書籍,精通琴棋書畫,談論天下大事,有著指點江山的豪情。

其中一些儒道學員,修鍊的是精神力,以書入道,以詩詞入道,以畫入道……等等。當然,也有另外一些學員,修鍊的卻是儒道聖典《浩然正氣》。

在中域,因為朝廷的大力支持,儒道的發展相當迅猛,隱隱間,竟是有超越太極道的趨勢。

此刻,幾位穿著儒袍的大家族子弟,站在一株兩人合抱的樹下,盯著樹榦上的畫像,正在慷慨激昂的議論著什麼?

張若塵頗為好奇,於是,靠近了過去。

當他看到畫上的人像,頓時微微一驚。

那畫像,畫得栩栩如生,惟妙惟肖,與張若塵的容貌簡直就是一模一樣。而且,畫像上面,還有一股特殊的精神力波動散發出來。

可以猜測,只有精神力強大的畫師,才有這樣的筆力。

幸好張若塵的精神力強大,只要讓精神力自然而然的散發出來,籠罩在身體周圍,除非是遇到精神力半聖,要不然,一般人根本看不清他的容貌。

這時,一位年輕的儒道學員,道:「你們聽說沒有,為了抓捕張若塵,萬兆億親自趕來青黎郡,前兩天,還去了一趟狼軍的大營。」

「萬兆億是何等人物,怎麼可能親自出手對付一個年輕小輩?據我所知,萬兆億來到元府,乃是另有目的,據說與冥王劍冢和不死血族有關。」

「不過,萬兆億卻從軍中挑選出了十大高手,專門對付張若塵。其中,就有五人坐鎮郡城,據說還是黎家在接待他們,就是不知道消息是不是屬實。」

「黎敏,你是黎家的精神力天才,肯定知道很多內幕。兵部真的調動了十大高手,前來圍捕張若塵?」

在場的儒道學員,向其中一個年輕的少女盯了過去,紛紛詢問。

張若塵也頗為關心這個問題,因此也看了過去。

那個叫做黎敏的少女,看上去使用十六七歲的模樣,穿著一身儒袍,手持一本書冊,顯得十分柔弱,卻又相當文靜優雅。

(第二章。) 林凡眉頭緊緊皺起,道:「千萬別吹噓,這很重要,我來到此世沒有多久,對於這些人的實力沒有太深的了解,若是你們說了假話,這會很嚴重,影響到我所有的佈局。」

羅剎右使想了想,認真而嚴肅道:「他真的不行,說十斧頭,的確有點假,但超不過十三斧,他一定會死的。」

「好。」林凡眉角微挑,道:「戰敗修羅右使后,你可還有戰力?」

「有,但最多能剩下巔峰時的五分力。」羅剎右使開口。

林凡眼眸微眯:「餘力可夠在殺一人?」

「殺誰。」羅剎右使眼中寒光一閃。

「夜叉右使。」林凡冷笑,殺氣很足。

羅剎右使歪著頭,仔細想了想,道:「能讓他在無再戰之力,但要殺很困難,若一定要殺也能做到,只不過,我會半廢。」

她苦笑了下,道:「使者這個層次,雖有強弱之分,但並非是雲泥之別,對不起。」

「夠了,只要確保他無再戰之力就可。」林凡放下心來,道:「那麼,這夜叉右使與修羅右使就交給你。」

「定不辱使命。」羅剎右使單拳平舉,狠狠撞在胸前。

林凡曖昧一笑:「那般豪邁的動作,硬生生被你做得誘惑十足,這很不好。」

羅剎右使的臉色驀然就紅了下來,讓得羅剎王眼中都綻寒光。

「哈哈哈……」林凡爽朗一笑,道:「雖然情勢嚴峻,但你們沒必要如此緊張嘛,我們已經知道他們所有的實力,但他們對我們,卻是一無所知啊。」

林凡那句話,看似過分,看似調戲,但其實上,只為了調節。

只因,包括羅剎王在內,都崩得太緊了,這樣很不好。

「哼、廢話一如既往的多,本尊只想知道,我要殺誰。」羅剎左使眼神陰沉,獰笑道:「以為兩王聯盟,就能折損吾王之威?送他們全部上路。」

林凡瞥了一眼羅剎左使,內心嘆了聲,道:「修羅左使……你可能戰?」

羅剎左使眼中精光大作,整個人竟然都在剎那亢奮起來,激動得臉色都紅了起來,他手中闊刀一揮:「必殺他!」

林凡點了點頭:「既然這樣,那就行。」

羅剎王眼中出現焦慮,想要出來說些什麼,但卻是被林凡的嚴厲的眼神制止。

何為田忌賽馬?

這便是他的籌謀。

「小左,在斬修羅左使前,你務必要先將夜叉左使斬殺,至少也要他無再戰之力,能做到嗎?」林凡看向羅剎左使,嚴肅的問道。

「嘖嘖,不就是夜叉左使嗎?手到擒來而已。」羅剎左使獰笑:「我真的迫不及待王戰趕緊開始,我的闊刀已然饑渴難耐。」

「主上,我呢?」殺蒼天開向林凡,嘆了聲,道:「雖然我自認不是羅剎宮之人,但這個時候,若是不出力,卻是不好。」

林凡拍了拍他的肩頭,道:「等著吧,會有你大戰的時候,若是我所料不錯,怕是在這使者一戰中,會出現驚天的大翻盤,被諸人鄙夷,小覷的那位,怕才是真正的高手。」

「你是說……」羅剎王瞳孔陡然一縮。

林凡攤手道:「誰知道呢?但至少先有準備,最起碼我們也要留下一兩張底牌。」

「好吧,關於計謀方面,我是相信你的。」羅剎王開口,而後道:「還有半月,這半月時間,全城依舊戒嚴,都好好的修養吧,到時候,大戰連天……」

宮闕中。

羅剎王臉色很凝重,道:「是因為你與小左有仇,所以要送他去死嗎?若是這樣,我不答應。」

林凡無語的瞥著羅剎王。

羅剎王道:「我知小左多次冒犯於你,但罪不至死。」

「你想多了。」林凡開口,道:「我知曉他定然戰不過修羅左使,但應該能拼掉修羅左使小半條命。」

羅剎王皺眉。

林凡道:「你何必焦慮?王戰在最其後,到時眼看小左不敵,你大可以出面以王權阻止廝殺繼續,當然可以保下他的命來。」

羅剎王想了想,這才點頭,道:「那麼修羅左使呢?他的真正對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