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說實話,之前自己被李豪傑李總辭職後,她就知道如果不來王越公司打工的話,那麼以李豪傑的手段,絕對會讓自己在這個行業混不下去的。

因爲她能夠知道,李豪傑和王越的關係絕對不一般,甚至李豪傑對王越還有那麼一絲的畏懼。

所以她來之前就已經做好了被王越羞辱的準備,畢竟自己之前可是沒少給王越找麻煩,所以以後自己已經做好了被羞辱的準備。

但是沒想到,當自己來到王越公司的時候,王越直接讓自己成爲了整個公司的財務總監。

光是這張銀行卡上就足足有三千萬,甚至王越說以後資金所有的往來,都可以自己做主做,完全是把所有的權利都給了自己。

王越竟然這麼相信自己,甚至是無條件的相信,這讓董璇有點受寵若驚了。

難道他沒想過要羞辱自己嗎?

之前王越從李豪傑手上搶過自己,難道只是爲了讓自己來他公司打工嗎?

還有他不是應該從頭開始嗎?怎麼一到王越公司直接身爲財務總監?


董璇此刻滿臉的疑惑,雖然她和王越表了忠心,但是還是沒有離開。

王越看着董璇傻傻的站在原地,頓時笑了,隨後他認真的說道。

"老同學,我知道你在想什麼,你放心我王越雖然不是什麼好人,但絕對不是那種落井下石的人,既然我請你來,那就是徹底的相信你。"

"說實話,我看重的就是你的這個人,如今敢在老闆面前說實話的手下越來越少了。希望你能夠堅持自己,雖然你之前有點高傲,但是我相信以後有的是時間去磨練,我也很期待你的成長。"

"總之,把王氏集團徹底的交給你,就是我王越對你的信任。不管最後結果如何,我王越都不會後悔,而你不僅僅只是一個財務總監而已,因爲我看重的是你董璇這個人!" 董璇聽到王越的話後,猛地擡起頭,一臉感動的看着他。

她能夠感覺到,王越是無條件的去相信自己的,自己現在很後悔當初對王越冷嘲熱諷。

"王總,你放心吧。只要有我在,我就不會讓王氏集團賬目上出一點問題!"

董璇深吸了一口氣,一臉堅定的說道。

"我相信你。"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既然他把董璇請過來,那就是完全相信他,相信他一定能夠在王氏集團裏大放異彩的。

看董璇下去忙自己的工作了,王越看公司暫時沒什麼事,隨後,離開去了醫院看望自己的妹妹。

最近自己忙着工作還沒有去看妹妹,如今自己妹妹在醫院裏承受着病痛的折磨,自己這個當哥哥的心裏面也很難受。

當王越去了醫院後,意外的發現在病牀的牀頭放着一束鮮花,還有一些禮品,這讓王越有點詫異。


"這是怎麼回事?"

自從自己妹妹住院後,王越儘管工作再忙,但還是抽空回來看望自己的妹妹。

而自己家裏的親戚知道自己妹妹得了重病後,沒有一個人敢來看自己妹妹,都怕王越家裏面和他們要錢。

更別說自己妹妹那些同學還有朋友了,大家生怕惹上麻煩一樣,沒有人敢來看望自己的妹妹,那麼這朵花到底是誰送的?


"噠噠噠……"

王越沉思在想着什麼,只見門外走了一個身影。

雲冰卿此刻端着一盆水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王越在原地發呆。

雲冰卿對着王越甜美的笑了笑,叫道。

"越哥,你來了。"

王越看向了雲冰卿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來這裏,隨後下意識的問道。

"你什麼時候來的?"

說實話,王越並不討厭雲冰卿,要知道王越和雲冰卿也算是小時候的玩伴,童年時候的友誼十分的珍貴。

所以王越還是很感動,她能來看自己的妹妹。

雖然雲冰卿的母親是個勢利眼,上次在自己家裏沒少給自己臉色看,後來似乎知道自己是4s店老闆,所以雲冰卿的母親對自己的態度大變。

不過自己並沒有去理會這件事情,也沒有在意。

雲冰卿聽到王越的話後,笑了笑,隨後說道。

"今天沒什麼課,所以我來看看小妹,沒想到能夠在這裏看到你。"

雲冰卿看着王越笑了笑,不以爲意的說道。

她今天穿着碎花裙,身材很好,腳上搭配着黑色的高跟鞋,看起來十分的清純的樣子。

雖然王越知道雲冰卿已經結過婚了,但是沒想到她身材能夠保持的這麼好。

不管別人怎麼想,但是王越並沒有嫌棄對方,他還是把雲冰卿當做自己的好朋友來看待。

而這時,王越想了想問道。

"你現在還在上大學嗎?& 二顧傾心 ,似乎比自己小兩歲。

按照她的年紀,她今年應該也一兩年畢業了吧,果然雲冰卿想了想笑着說道。

"越哥,我今年畢業了。現在在私立學校當聲樂老師呢,平時沒事的時候就去酒吧駐唱掙點零花錢,對了,越哥,如果你有空的話就來聽我唱歌吧。"

"當老師不錯,我記得你以前就挺喜歡唱歌的,還說長大以後要當明星。"

王越說着頓時想起來,小時候雲冰卿追在自己屁股後面總是喜歡唱歌,還說長大以後要當明星的。

沒想到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了,真是有點物是人非的感覺。

雲冰卿聽到王越的話後,嘆了口氣說道,

"越哥,理想和現實是有差距的,如果要是能當明星那再好不過了,不過這個年代,想當明星可沒有那麼容易啊。"

"這有什麼難的,改天我給你寫幾首歌,到時候你去發出去,保準你能紅遍大江南北。"

王越聽到雲冰卿的話後,淡淡的說道。

能夠幫自己的朋友實現兒時的夢想,王越自然很樂意。

撞臉夫婦[娛樂圈] ,十年以後的那些歌,自己隨便拿出幾首來,估計雲冰卿都能夠火一把了吧。

"越哥,沒想到你還有這種天分,你竟然會寫歌。"

雲冰卿聽到王越的話後,瞪大眼睛有點不可思議的問道。

他很小的時候就和王越住在一個院子裏,所以王越這麼多年很多事情自己都是知道的,包括王越和柳媚兒在一起事情自己也大概瞭解,只是她可從來沒聽說過王越會寫歌。

王越看到雲冰卿一臉震驚的看着自己,他咳嗽了一聲,厚着臉皮隨後說道。

"那當然,你也不看我是誰。"

雲冰卿聽到王越的話後,抿嘴嘴笑了兩聲,隨後拿起來毛巾,給王越的小妹擦拭了起來。

"越哥,你去休息吧,我給小妹擦一下臉。"

王越聽到後點點頭,輕輕地撫摸了一下小妹有些蒼白的臉蛋,心裏有點心疼。

不過還是走到了一旁,畢竟這種事情還是女孩兒幹起來比較細緻。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有點累了。"

畢竟最近自己忙公司的事情都沒怎麼休息,隨後他靠在椅子上打了個哈欠。

而另一旁的雲冰卿一邊給王越的小妹擦拭着身上,一邊帶着歉意說道。

"越哥,其實一直以來我都想和你說聲對不起,上次我媽說話傷害到了你,你千萬不要和他介意,我媽這個人就是這樣,從小苦日子過慣了,所以他是怕我吃苦,纔會這樣的。"

"你別和她一般見識,那天回去後我已經說她了。"

雲冰卿一邊擦拭着小妹,一邊對着身後的王越說道。

只不過,自己說了一會兒也不見有人迴應,雲冰卿轉過頭,發現王越已經睡着了。

看着王越熟睡的身影,雲冰卿把手中的毛巾放下,然後緩緩地走到了王越的面前,盯着王越看。

雲冰卿整個人都有點失神了起來,沒想到王越還挺帥的。

此刻的王越並沒有熟睡,不過他能夠知道芸冰卿正在自己旁邊。

他剛想要睜開眼,忽然感覺到臉上涼涼的,他能夠知道雲冰卿這個小丫頭竟然在自己臉上親了一口。

這讓王越不由得臉色一紅,更加不敢睜開眼了。

所以王越轉了轉眼珠,只能不動聲色地繼續裝睡了。

只不過王越一不小心可能是太累了,還真睡着了。

等到他醒來的時候,雲冰卿已經離開了,王越醒來的時候,雲冰卿已經離開了。

護士過來給自己小妹換藥的時候,和王越說道。

"小夥子,剛纔那位小姑娘真的很不錯。他已經來了好多次了,不僅給你妹妹按摩,還陪你妹妹聊天,總之很是細心。如果要找對象的話,一定要找這樣的。"

王越聽到後,四周看了看,發現雲冰卿在自己身旁留了一張紙條,上面寫着娟秀的文字。

"越哥,我要去上班了,如果有空的話,來竹林清吧聽我唱歌吧!"

王越看到上面的留言後,想了想,隨手在另一張紙上寫下了一首歌的歌詞。

沒記錯的話,這首歌的歌詞應該在兩三年後紅遍大江南北。

之前聽說雲冰卿想當明星。,就把這個禮物送給她吧,當做她這麼長時間照顧自己妹妹的答謝也不過分。

竹林清吧。

王越聽到這個清吧的名字後,忽然想起來自己大學的時候,沒事就會和柳媚兒去這裏玩耍。

只是如今已經物是人非,柳媚兒已經跟了一個富二代,徹底的拋棄了自己,而自己也開始有了新的生活。

"既然這樣,那就去看看雲冰卿吧。"


看時間還早,沒什麼事,王越就開着車去了竹林清吧。

竹林清吧在濱海市,也算是小有名氣的地方了,這裏設施都十分的高端,服務也很好。

更重要的是,像這高端優雅的地方,不像是平常的酒吧。

很多有名的富二代都喜歡來這裏,顯示自己的品味高端。

所以這一片倒是吸引了很多富豪圈的人,而在竹林清吧儘管這麼多人來,但是很少敢有人在這裏鬧事。

因爲在這竹林清吧的背後有一個人九爺撐腰,九爺可是濱海市南城區的地頭蛇,大家多多少少會給九爺一個面子。

王越就這樣來到了竹林清吧,隨着衆人走了進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