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感謝所有關注此書,而我不知道的各位編輯大大。

我只想說:我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

各位讀者,書友,小廝單獨給你們作揖了。

發書半個月,從簽約,精品推薦,分類強推,小封,有太多的汗水和心酸,說多了都是淚啊…。總新書榜40多名前進到目前的第7名,玄幻新書榜第11名到目前的第2名,雖然沒有爆掉過大劍神這本天書的機會,但是我真的知足了!!!

龜速般碼字速度的我,從來沒奢望過3小時內能完成一章,新人的悲催,也是我的堅持,我不想讓你們浪費時間看灌水的文,所以,精益求精就是我碼字的座右銘。

真的很感謝以下人員的支持,正因為有你們的支持,我才有了凌晨碼字到天亮的精神。

荒漠羊倌,頭上有個坑,歲月書蟲,桿面張,輪迴石上,弈劍雲端,寒風利刃,逍遙軒琪,煙姐兒,袹小風,小僧說夢,南極神聖,核桃四百課。

還有給我包粽子的兄弟,老狼,那豬笑了,電腦書蟲。

特別感謝一位給我粽子不留名的兄弟,用戶名是:用戶名字忘了。(這位兄弟確實很調皮。)

那麼,為了以上人員,小廝只能碼字回報你們了。

盟主你好!!!!!!!!!!!!!

卑人拙作能入你法眼,當真是三生之幸。

今日,小廝發現盟主誕生,真的是感動的鼻涕哈拉,血都沸騰了。

恍惚之間,身體感覺就像是浮在水中,飄飄然,意識猶如沉在夢裡,失去了苦逼碼字的精神。

隱約覺得自己躺在一池清水中潛水,突然,被一位紅臉大漢倒提而出。

被丟在一張長椅上,一番猛烈的敲打揉捏,意識逐漸清明起來,定眼一看,驚呼:吾並非麵糰。

那紅臉大漢臉上露出一絲詭秘的笑容,便原地消失。 眾位仙家,小廝給你們跪安了!

這是小廝的第一本書,也是進軍網文界的敲門磚,這塊磚頭能扔多遠,拋多高,就看眾仙的支持率了。

今天,劍道仙尊要上架了,意思就是要讓眾仙花錢了,說實話,3000字的章節就9分錢的事情,10年前,9分錢在湊上1分,能買幾顆糖吃,10年後的今天,9分錢能買到什麼,我真的不知道。

但是,小廝也不坑眾仙,眾仙要是覺得這本書值得你們繼續看下去,那就訂閱吧,一個滿月的訂閱價錢,說虛了就是一包煙,是實了則是一頓早餐,所以,眾仙家量力而行,小廝絕不會佯裝哭天喊地的乞求眾仙訂閱,拉眾仙下水。

其次,小廝開書到現在,從來沒有斷更過,小廝自認為很踏實了,但是小廝也知道自己的缺點,沒有具體的更新時間,新人犢子一枚。

上架感言說白了,就是那麼幾句話,裝可憐,滾街跳水各種的求眾仙訂閱而已,但是,小廝不能把精力浪費在這裡裝可憐,小廝要把所有精力放在寫作上,因為,那樣才是回報眾仙的最好方式。

關於充值方式,網站首頁右上側有顯示,我就不說明了。

最後!!!

感謝!!!小美這位天神級人物的關照。

感謝!!!關注此書的各位編輯大大。

感謝!!!眾位粉絲榜上的讀者,兄弟,書友。

感謝!!!支持此書的讀者和所有人,我不會讓你們失望! 大漢帝國青武城因為靠近東海海域,常年氣候潮濕,古木參天,如絲細雨更是淅淅瀝瀝的下個不停。

正正方方一座城,城內居民數千萬,這樣形容此城的規模和繁榮毫不為過,因為東海方向有著龍族的足跡,所以此城也是唯一一座可以和龍族交流之地,可見人族在此城下了多少心血。

青武城面向東海方位百里之外,一座峰巒雄偉的仙山,雲霧繚繞,鬱鬱蔥蔥,被世人稱之為青龍山,只因此山一半坐落於陸地,一半聳立於海中,遠遠看去猶如一條爬在海邊飲水的青龍,此山正是蓬萊劍派青霞門的坐落之地。

青霞門,青萍門以及青蓮門三大修真之地,乃是蓬萊劍派設立在大漢帝國境內的三大分門,他們源源不斷的替蓬萊劍派培養著劍師境界的精英弟子,蓬萊劍派實力蒸蒸日上。

如若身在空中遠遠望去,青武城被雄偉的青龍山襯托出一幅青城綠瓦的畫面,可謂是,山下一座城,城邊一座山,兩座龐然大物隨遠意近,意近隨緣,讓無數修行者看不透其中奧妙,更別說什麼凡夫俗子。

青武城城西貧民區,竹房,茅草屋,成片成片的坐落著,遠遠看去,偶爾出現一個二層小閣樓。

因為常年帝國之間的戰爭,此處生活的人,大多數都是一些難民,其中以動作遲緩的孤身老人和比較弱小的流浪兒較多。

天色點暗,此時貧民區陰雨連綿,一位身穿破爛青衫的少年,渾身是血臉部緊挨冰冷的地面,爬在地上的雨水中一動不動。

一位身穿黃袍的古稀老者,面部表情陰狠的盯著爬在雨水中的少年,嘶吼道:「帶你去青霞門修行,是看得起你,別給臉不要臉。」

黃袍老者話音剛落,爬在雨水中的青衫少年,手指微弱的動了動。

少年抬起頭,滿臉泥巴,泥巴中夾雜著雨水和斑斑血跡,看不清面部確切長相,一臉倔犟之色的盯著老者,微弱的說道:「老頭,本少爺只求一日三餐,別無所求,修行什麼的老子不感興趣。」

「你…,」黃袍老者本就陰狠的臉色,似乎添加了一絲毒辣,雙目微閉盯著少年,怒喝道:「好個倔犟的小子,想死不成。」

砰。

少年似乎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著,額頭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昏厥了過去。

看著陷入昏迷中的少年,老者已經忘記這是第幾次了。

黃袍老者正是青霞門的長老王同,此人,常年負責青霞門招收弟子一事,平常根本懶得理會一般小子,身邊自有弟子幫他打理繁瑣之事。

今日,王同在青武城城主的幫助下,招收了數千名青霞門新弟子,心情極為不錯,安頓好數千名新弟子后,他本想趕回青霞門報告此次出行喜訊。

豈料,途中發現一個修行資質不錯的少年,耽誤了行程,眼看暮色降臨,誰知眼前小子甚是難纏,死活不依自己心愿,以他的陰冷性格,自然是出手教訓。

少年在陷入短暫昏厥後,又一次抬起了頭,雙目冷峻的仰視著王同。

「醒了。」王同看著清醒的少年,面色木然的說道:「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是生是死,你自己選擇。」

「我可以站起來說話嗎?」少年豈能不知王同的意思,他甩了甩腦袋,盡量使自己清醒點,說道:「我不喜歡爬著說話。」

「賤骨頭。」王同身體輕輕一晃。

少年頓時感覺自己全身一輕,如負重石的感覺瞬間消失不見。

少年艱難起身,仰頭面朝天空,使雨水拍打在自己臉部,如絲細雨如銀針一般扎向他,他靜靜的站在那裡,如磐石如利劍不為所動。

王同看著少年的行為,就好像看著正在表演的小丑,絲毫沒有催促之意。

黑夜來臨,此時的青武城,少了一絲白天的光亮和溫暖,少年臉部的泥巴和血跡終於被雨水沖刷乾淨,他緊了緊身上唯一的破爛青衫,第一次感覺到青武城的夜晚是這麼的寒冷。

「我可以問兩個問題嗎?」青衫少年平靜的看著王同說道。

王同見少年終於開口,道:「說。」

「如果我拜入青霞門,會不會挨餓?」


「不會。」

「如果我拜入青霞門修行,未來的某一天,實力會不會比你強?」

「會。」

「好吧,小子這就請高人收我為青霞門弟子。」少年斬釘截鐵道。

「咦。」王同看著之前還誓死不從的少年,轉眼的功夫就決然的要加入青霞門,他不由得發出一聲驚異,問道:「為什麼?」

「因為,不會挨餓,」少年很自然的說道:「因為只有這樣我才能活著。」

「孺子可教。」王同聽著少年的回答感覺有點怪異,之前還誓死不屈,這麼快就服軟了,但是他也沒放在心上,對著少年點了點頭,說道:「走吧,跟我去大河客棧。」

「弟子,遵命。」少年微微皺眉說道。

王同冷哼一聲,心中有點不悅,本來計劃好的事情,被眼前少年誤了事,他心中豈能痛快。

不過,王同想到以少年的資質,以後進入青霞門給他帶來的種種好處,便也釋然。

想到這裡,王同回頭斜了一眼身後的少年,便不再多想,急步向著大河客棧行去。

少年看著走在前面的背影,心中默默道:「我心中所想,豈是你這等敗類所知。」

就這樣一老一少很快消失在了雨夜中,夜更顯清冷。

大河客棧,位置城東,青武城最頂級的客棧,沒點背景和身份的人想要入住,那是痴人說夢,由此可見,入住之人的身份尊貴。

此時,客棧正門馬車聚集,人來人往熱鬧非凡,相比城西冷清的街道,自是盡顯王官貴族,能人強者的醉美夜生活。

少年隨著王同繞過客棧正門,向著大河客棧的一處幽靜院落行去。

吱呀。

院落大門自動打開,王同率先步入,少年緊隨其後環顧四周,發現四處全是精緻竹房,唯有一間破舊馬廄甚是扎眼。

片刻后,兩人一前一後朝著一間最為明亮的小屋行去。

「長老。」

「長老。」

少年剛進入屋內,就看見兩名青霞門裝束的弟子朝著王同行禮。

「不必多禮。」王同擺了擺手,以示客氣,坐在一把太師椅上,打量著進入屋內的少年,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葉雲。」少年簡單明了的兩個字,惹得兩名青霞門弟子投來大大的白眼。

噗通。


葉雲話音剛落,就感覺到自己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制的單膝跪地,他緊咬牙關滿臉漲紅,但硬是不發出一絲叫聲,不讓自己雙膝同時落地,盡顯不屈之色。

王同看著表情痛苦的葉雲,臉部一副倍感享受的樣子,喝道:「既然以後是青霞門弟子,那就得懂些規矩,尊重長輩是你以後第一個要學的。」


「哼。」葉雲冷哼一聲,略顯痛苦,說道:「這招小子早就領受過了。」

「是嗎。」王同從頭到腳把葉雲看了個遍,心中暗道,如若此子是我的弟子,也不錯嘛,不過與其收為弟子,還不如交給門主換些靈草。

「咦。」心中正在盤算的王同,突然發出一聲驚訝,這是他今天第二次吃驚,因為他看到葉雲手中不知何時緊握著一塊烏黑的青玉。

「拿來。」王同說道。

王同身體微微一動,葉雲感覺到自己全身的壓力瞬間消散。

葉雲倒也痛快,王同話音剛落,他就很麻利的把手中青玉像丟垃圾一樣丟向了王同,然後低頭不語。

王同接過青玉,仔細觀察了一會,發現青玉兩端系著銀絲,整個青玉的外形,似劍穗似玉佩但有不像,青玉被他在手中把玩了會,倍感無聊。

本來心中不爽的王同,腆著老臉,怒視著葉雲,罵道:「都什麼時候了,還留塊破玉在身上,這就是凡夫俗子的生活。」

片刻后,王同感覺此玉入手只有一種神清氣爽的感覺,別無它用,在沒有發現任何特殊之處的情況下,就隨手丟給了葉雲,嘟囔道:「一塊破玉,隨處可見。」

「好了,你們兩個帶他去外面的馬廄休息,明日一早我們趕回宗門。」王同對著兩名青霞門弟子囑咐完,斜了葉雲一眼,狠狠的瞪著葉雲說道:「這就是對我不敬的處罰,你別想著逃走,你是個聰明的孩子。」

「說到做到,我從不食言。」葉雲丟下一句話后,當先朝著外面行去,從小生活在青武城的他,雖說是個孤兒,但早已見慣世事,豈能不知那些修行之人的神通廣大。

兩名青霞門弟子互相對視一樣,臉部不解之色盡顯,然後非常默契退出屋內。 青武城,大河客棧,一座較大的馬廄下面,三三兩兩的栓著幾匹駿馬,少年葉雲身下壓著幾摟青草,憨憨入睡。

嘶。

一聲馬叫,驚醒了葉雲。

葉雲坐起身來,揉了揉眼睛,抬頭望天,發現睡前還陰雲密布的天空現在竟然繁星滿天,東方已經泛起點點白光。

「不痛了。」葉雲在揉眼時,摸了摸自己的額頭,發現傷疤早已消失,心中不免感到一絲欣慰,他看著手中青玉,不由想起了青玉的來歷和以往生活在青武城的日子。

在葉雲的記憶中,他從小就生活在青武城,靠四處乞討和好心人的救濟為生,平常除了滿城流浪乞討就是偶爾出城玩耍,他手中的青玉,是在一次出城玩耍時所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