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然後,是抽血化驗、拍片研究、打針、吊水等等,想要把人救治過來,但一切依舊是徒勞,讓人傻眼……

而後,就在一群專家教授等人都束手無策之際,一名前來照顧的病患家屬給自家人擦洗臉龐,再然後就奇迹般的蘇醒了。

這頓時讓一些認好似明白了一些,連忙如法炮製,再然後十幾人全部蘇醒過來,渾身上下一點傷勢沒有……

當然,他們的血被抽了近百毫升進行了各種分析診斷,這和林楠他們無關,是醫院所為!

「艹,他們在嚇我?」當喬治得到這個消息時,臉色忍不住又黑了,他明白這是被賴美雲他們給唬住了,其實什麼都沒有,只是暈倒而已,但在徐江龍話語中,這就是致命之物,迫使他不得不妥協。

天品龍侍 「這事咱們沒完!」喬治一臉的不爽,感覺自己被擺了一道,將這筆賬給牢牢的記在了徐江龍頭上,他覺得就是徐江龍的手段。

至於另外一個林楠,他根本沒有要在意,看起來很弱的那種,連內功都沒有,還不值得進入他眼中。

而此刻的一架飛機上,徐江龍忍不住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一臉的疑惑,按理說他都多少年沒有打過噴嚏了,心中忍不住有些微微疑惑,難道有人在背後罵他?

從小鎮上出來,三人隱秘的多,中途格外小心,換了幾個方向,也換了幾輛車子,總算是徹底脫離危險之地。

隨即三人悄然趕到後退之地,不多時便有了新的身份,乘坐一座直升機直接離去了,現在已然在高空中返回的路途中。

這次雖然看起來有些危險,但林楠還算是滿意,至少三塊元晶到手了!

至於賴美雲一直以來的黑臉,林楠則是全程當做沒看到…… 燕京隱秘小院內,林楠坐在沙發上,旁邊徐江龍和賴美雲則是站著,一句話都不敢多說,陳聽雨臉色顯得很嚴肅的坐在林楠對面。

「陳局長,那麼嚴肅幹嘛?這不是都沒事嘛。」林楠看著這般情況,忍不住輕笑了一聲說道。

這氣氛很不好,至少林楠不喜歡。

剛一回來,陳聽雨先是微微表揚了一次這次任務的順利完成,不過隨後臉色就這麼不對勁了。

原本還坐著的徐江龍和賴美雲只能老老實實的站起身來,實在是不敢坐下。

唯獨林楠,這個時候倒是臉皮厚了不少,完全裝著啥也不懂的架勢。

無組織無紀律等等之類的,林楠裝聾作啞!

他哪裡聽不出,這是在敲打自己。

陳聽雨沒好氣的看了一眼林楠,怎麼以前調查的時候沒發現這小子臉皮那麼厚呢?

雖然之前陳聽雨電話里同意了,但也是無奈之下才同意的,正所謂將在外,軍命有所不受,林楠等人在歐洲,林楠執意留下,他能如何?

只能儘可能的協助,甚至讓賴美雲連忙送人到安全位置后也火速增員。

逗著玩玩玩成神 即便是如此,他們還是差點在歐洲出事,具體的情況陳聽雨早已通過特殊渠道了解不少,實在是危險之極。

真若是林楠的半步香無法動用,那三人就出大麻煩了,可能死不了,但對華國而已,就是一場外交大風波!

「局長,我們這不也是完成任務了嗎?」

徐江龍被罵的不輕,估計也是看徐江龍『好欺負』。

總不能劈頭蓋臉的罵一個女人吧?

林楠也屬於那種罵不起的人,自然他最倒霉了,很是委屈。

「廢話,真若是完不成,你們還能活著回來嗎?」陳聽雨訓斥了一聲。

「還有你,你是組長,連自己的組員都看不住,還當什麼組長!」

教訓完徐江龍之後,又對賴美雲教訓了一番,使得賴美雲滿臉怨氣的狠狠瞪著林楠,都是這個傢伙害的。

現在可好,他們一番折騰,啥都沒得到,林楠收穫三塊元晶石,他們此刻倒是在這裡承擔責任,被陳聽雨一陣批評。

再看看林楠,他倒好,老神常在,好像沒事人一樣,看著就讓賴美雲非常的不爽。

當然,她也聽出了自家局長的話,在不斷敲打著,也就不再多說了,這次的行動嚴格來說確實自己沒有怎麼帶好隊,甚至還多虧了林楠的幫忙。

一番批評教訓,陳聽雨責令他們二人好好去寫一份檢討,然後這才算是打發走,看起來依舊一臉的嚴肅。

「好了,我也知道錯了,您就別再緊繃著臉了,而且之前我就說了,我是有把握的,肯定不會亂來的,現在到手三塊元晶,賺了不少的。」林楠笑著說道,根本不懼怕陳聽雨的黑臉。

陳聽雨這般做,自然也是在敲打林楠,他猜的一點都沒錯,不過林楠這傢伙突然間變得厚臉皮,是他沒想到的。

原本還指望著林楠得到的三塊元晶會能夠給予國安局,但看這架勢,基本上不可能了。

想到這裡,陳聽雨索性也不去開這個口了,三塊元晶,換林楠一個人情,也差不多不虧,到時候多從這小子這裡搞點好東西就行了。

金瘡葯,半步香,這可都是好東西,陳聽雨懷疑還有其他好東西,否則林楠何以保證不懼修士高手?

「也就是你,若是江龍那小子,看我怎麼收拾他!」陳聽雨開口說道。

「下次不會了,之前也給你說了,難得碰到這種好東西,不搶回來留在外國佬那裡,豈不是虧大了。」林楠輕笑。

陳聽雨再度笑罵了一聲,便不再提及這件事,但卻叮囑林楠千萬不能大意,即便是修士也是血肉之軀,擋不住子彈等,一旦被襲殺,還是非常危險的。

他也是非常擔心這個神醫出事,完全是當寶貝供奉著的。

「這三塊元晶你是有了,但想要成為真正的修士,可不僅僅是這東西,還需要內功心法,修鍊出真正的內功真氣,才能真正藉助元晶的功效而成功!」

閑聊了幾句,陳聽雨開口提醒,他並不是太清楚林楠要這元晶的目的,還以為是為了突破成修士,開口提醒了一句。

「說實話,這個倒不是!」林楠沒有隱瞞。

「一塊元晶,能夠換兩瓶的半步香或者五瓶的金瘡葯,你說重要不要?」

「哦?」陳聽雨一聽,頓時來了精神,滿是意外,顯然沒想到。

「我早就說了,我是有些特殊的手段,但也是有條件的,有些東西是多少金錢都難買的,而這元晶恰恰是我需要的!」林楠沉聲。

一塊元晶一萬靈氣值,林楠太期待了,至於成為修士的問題,這倒是不著急,內功想要練成,可不是一時半會的時間!

聽到這裡,陳聽雨更是來了精神,無論是半步香還是金瘡葯,國安局早已進行了測試,絕對好用,雖然林楠之前給予了一部分,但真的是不夠用,畢竟國安局人不少,任務也不少,可不單單是賴美雲他們這些人。

原本他還在琢磨著啥時候再去找林楠打打秋風,沒想到轉眼間就送來了。

元晶雖然珍貴,但暫時也不怎麼太在乎林楠這三塊,這是林楠的戰利品,不過這好東西肯定是要搞點的。

「這個好,這三塊元晶石就都送你了,你看看隨便給咱們一些保命的東西就行了,你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咱們的兄弟戰友們遭遇不測吧?」陳聽雨笑著看著林楠說道,那意思不言而喻。

尤其是聽著他這話,林楠很不爽!

什麼叫送自己了?本就是自己的好不好?林楠也沒打算給。

「打住,我事先聲明,這東西是我繳獲的,東西也歸我,而且這次去歐洲,救兩位兄弟以及其他的事情的消耗,我失去了比兩塊元晶石還要多,這麼算下來,其實這一趟我也沒有賺。」

「急什麼,我也沒說要多少,你就看看,能不能適當援助點就行,三五瓶我都不嫌少,另外我可以親自傳授你修鍊內功,讓你早日成為真正的修士,如何?」陳聽雨笑著說道,同時還給林楠開出了誘人的條件! 兩瓶金瘡葯,兩瓶半步香,足足耗費林楠八千靈氣值,讓林楠那叫一個心疼。

又是小一萬靈氣值,算下來哪怕是有著三塊元晶兌換成靈氣值這次也賺不了什麼,這可是冒了那麼大的危險才得到的。

當然,賺肯定是還有的,這次燕京之行,發現了翡翠玉石的秘密,更是知道了元晶這種好東西。

哪怕是現在就這麼三塊,以後自己也能想辦法收購一二,總會存在一些的。

最後,也就是陳聽雨的提議,林楠真心沒辦法拒絕!

從徐江龍他們口中,林楠早已知道陳聽雨的實力,絕對的修士中的高手,國安局雖然不是第一高手,但也肯定排名前三。

至於怎麼區分的,林楠就不懂了,而今這種高手要親自指導林楠修鍊內功,這可想而知。

為此,哪怕是忍痛,林楠也老老實實的花上小一萬的靈氣值貢獻上去!

「陳局長,你這種高手能不能做到醍醐灌頂的那種,不要多,只要能讓我瞬間成為修士就行,我可以買!」一間房間內,林楠看著陳聽雨忍不住開口問道,滿是好奇與期待。

修鍊內功心法何談容易,哪怕是徐江龍賴美雲這種也都是數年時間才搞定。

林楠此刻哪怕是開始,估摸著也需要很久,真若是能出現電視里那種醍醐灌頂和吸功大法之類的那就爽了,豈不是可以直接成為修士了?

陳聽雨越發的覺得林楠變壞了,以前好像不是這樣的。

「別做夢了,實力還是一步一個腳印的前行,沒有什麼捷徑,趕緊記住這張圖,記住身上的穴位經脈等,有什麼不懂的可以問我,順利的話一天之內,你差不多就能入門,剩下的慢慢修鍊就行!」陳聽雨開口說道。

同事也丟給林楠一張人體詳細介紹圖,從各個穴位到靜脈等等,很是複雜。

其中,重點標註了一些,並且做了解釋,林楠第一步就是要記住這些,內功心法的運行需要靜脈,要衝擊一些特殊的穴位,不斷的開啟自身之門,強大己身!

一時間,林楠完全沉浸在這裡,不得不說林楠在修鍊一途上完全就是個新手,雖然『久經沙場。

但都是靠自己的力量和速度解決,頂多就是一個格鬥技術,至於什麼穴位、靜脈之類的,完全不清楚。

進化之超越星辰 而今,他開始惡補起來,對於這些東西也充滿了不小的興趣。

尤其是對於電視里經常傳說的笑穴、啞穴、定穴等等,不過當林楠看了一圈后,對電視的編劇吐槽很多很多!

都是特么的騙人的,有些完全不對頭,不是那回事,差距不小!

「果然電視誤人!」林楠自語,深深的體會到這麼一些。

當然,雖然心中這麼想,但林楠還是非常認真的銘記,並且暗自在自己身上一一對應起來,防止出現什麼意外的情況。

還有經脈的情況,也不能有半點搞錯的情況,否則一個不慎,輕則受傷,重者送命都可能,這也是為何陳聽雨親自守護的原因。

一轉眼大半天過去,林楠總算是將這一張圖給搞透徹了,各個穴位已然瞭然於心,經脈也很清楚了。

像他這種人,現在記憶力極好,林楠甚至都懷疑是不是現在重新來場高考,憑藉這種記憶力和理解能力,考個燕京的名校應該不難。

「這就是功法,記住不可隨意外傳,好好研究一下前面的部分,覺得差不多了,就正式開始,第一次運行通了,後面就簡單了!」

搞定穴位靜脈之後,陳聽雨又丟給林楠一個小冊子,看上去只有三四頁而已,但卻記載的密密麻麻的。

這正是一部傳說中的功法,上面註明了注意事項,研究透徹就能正式修鍊了。

林楠不敢大意,很是認真學習,同時虛心向陳聽雨請教,這可是高手,經驗無價,隨便問問有時間都比自己理解一年半載的用處還要大,免得自己走什麼彎路。

陳聽雨也很負責,耐心講解,全力幫助林楠。

與此同時,小院餐廳內,此刻到了飯點,賴美雲獨自坐在一桌,徐江龍和其他四人坐在一桌,此刻大都在議論著林楠修鍊功法的事情。

「依我看,他實力不錯,可能三個小時能就差不多打通部分靜脈,衝破穴位!」一人小聲說道,雖然和林楠相處不算久,但也都知道林楠這號人的不凡,這可是神醫,大家都還是非常客氣的。

「這個不好說吧,咱們兩個那時候也用了五六個小時,整個國安局也就組長耗時最短,兩個半小時,其次就是龍哥了,他雖然不錯,難道還能趕上他們?」另一人搖頭,覺得可能性不大。

畢竟他們都清楚第一次正式修鍊時的難度,很不容易!

一旁,徐江龍悶著頭吃飯,沒有開口,不過卻也在思考著這個問題,他當時正式修鍊時耗費了三個小時。

現在林楠要開始了,大概是多久?他很好奇,不過心裡卻非常不認同這兩人的話!

在他看來,林楠這貨完全不能以正常人的思維來猜測,他往往能搞出一些與眾不同來!

另一桌,賴美雲依舊很不爽,先前寫了半天的檢討書,還有行動報告書,累個半死,同時越想越覺得不爽,完全是被林楠給坑害的,局長竟然不捨得罵林楠,完全教訓他們兩人,這讓她越發的不滿意了。

尤其是,局長竟然親自幫林楠修鍊內功,這種待遇也太高端大氣上檔次了吧?

陳聽雨是誰?

等若是她半個師傅,很清楚這位師傅的實力和身份!

「最好一個不慎練死算了,省的看的人煩!」賴美雲忍不住開口怒罵了一句,非常的直接,瞬間讓徐江龍他們這一桌傻眼,這位組長貌似對林楠怨氣很重啊。

個別人不是很清楚這其中的關鍵,紛紛眼底帶著疑惑,除去徐江龍也就一人知道問題之所在,悄然低聲解釋這個原因。

然後,這人就悲劇了,確切的說是連帶著徐江龍在內的五人都悲劇了!

幽幽大秦 雖然他聲音很小,而且距離賴美雲也有點距離,但修士的聽力也格外強大不少,然後臉色就直接陰沉下來。

「你們五個,馬上跟我到訓練室,不準請假,否則後果自負!」 兩個小時后,訓練室內,徐江龍五個大男人看上去當真是有些狼狽,一個個鼻青臉腫,哪怕是徐江龍也不例外,其他四人更是慘不忍睹,一個個敢怒而不敢言!

報復,赤裸裸的報復行為!

借著訓練的名頭,美曰其名的幫助大家提升。

沒法拒絕,也不能拒絕!

農門辣妻:王爺來種田 看到眾人此刻的模樣,賴美雲這才算是滿意,以修士的實力來操練徐江龍幾人,對她而言太簡單了,整個人也舒了一口氣,感覺很不錯。

「好了,今天到此為止,以後有機會,我再帶你們操練!」賴美雲滿意的開口說道。

幾個大男人臉上的表情那叫一個不爽,比吃了死耗子還要慘兮兮,不過沒人敢開口,這位美女隊長太狠了,誰敢多說,往死里操練,下手那叫一個痛……不能說!

估計這一頓收拾,沒有兩三天是無法痊癒了,鼻青臉腫的見人,估計自己都難為情!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間訓練室的大門打開,林楠和陳聽雨二人相繼走了進來。

乍一看到徐江龍幾人的情況,陳聽雨倒是還好,估計也是習慣了,賴美雲也不是第一次干這事,估計整個國安局裡能鎮住她的也就陳聽雨這麼一位。

林楠倒是第一次見,先是微楞,而後一臉同情的看著他們。

被一個女人收拾的這麼凄凄慘慘戚戚的,還真是倒霉!

當然,林楠可不會忘記,自己特么的被收拾了兩次……

被林楠這般打量,看到他眼中的同情,幾人臉色更是那叫一個不好看了。

這特么的當著外人的面,太尷尬了,不過他們倒也好奇,林楠不是在修鍊內功嗎?怎麼那麼快就出來了?

難道是失敗了?

亦或者是這才一兩個小時就搞定了?

這個念頭一出,連他們自己都給嚇了一大跳,真若是如此的話,那可就比賴美雲更妖孽了,徐江龍都遠遠比不上。

賴美雲也是一樣,在好奇的看著林楠,又在陳聽雨身上打量著,暗暗猜測著。

殊不知這一刻陳聽雨內心也不怎麼平靜,若是知道其他人心中對林楠的猜測,他肯定也會加一句。

何止妖孽,簡直特娘的妖孽的妖孽!

從正式修鍊內功心法到現在,也就兩個小時的時間,而實際上林楠不過耗費了半個小時就完全搞定了。

靜脈打通了,穴位衝破了,基本上算是一種超速。

剩下的時間,連陳聽雨自己都無法想象這是真的!

林楠竟然已然凝聚了體內內功真氣,雖然不是太多,但也比那種苦修三五年的人還要多的多!

這特么的什麼情況?

陳聽雨自己都特么的百思不得其解,這還是人嗎?

從修鍊內功到現在也就兩個小時,甚至能夠做到內功真氣外放的地步,這都快要趕上徐江龍了,比這訓練室的其他四人還要強上不少。

陳聽雨將他帶來,實際上也是想看看林楠的實力到底如何

林楠自己也非常期待,回去的話也沒人能夠和自己交手,在這裡倒是不錯,有現成的高手。

陳聽雨找了一圈才知道徐江龍他們在訓練室,不曾想一來到就看到這種畫面。

雖然他並沒有開口訓斥賴美雲,但還是以目光教訓了一番,下手確實有些狠了,都是大老爺們,這臉面還是要留一些的。

「這樣,加上林楠一起,你們六人一起和美雲交手好了!」當即陳聽雨開口吩咐道。

「額……」此言一出,徐江龍等人臉色微微異樣,幾人相互看了一眼,局長要給他們報仇的意思?

六個打一個?

同時,他們也有些疑惑,林楠來這是啥意思?為了教訓他們囂張跋扈的組長?

不過這真的可以嗎?要圍攻這殘忍組長?

之前估計賴美雲也是擔心這個問題,畢竟雙拳難敵四腳,最多也就兩三人和她同時交手,而今六人一起,眾人倒是突然間有種衝動,報仇的時候來了。

不過,真的打的過嗎?徐江龍等人有種深深的懷疑。

林楠倒是沒有想太多,六個打一個,貌似這要求不高啊,正是意氣風發之際,很想試試!

「好,那就讓我們好好見識一番修士的實力到底多強,龍哥你們這是什麼眼神,難道就不想報仇,一個個都是大老爺們,丟不丟人,一起動手,討回來!」

一時間,徐江龍等人還真是被說動,反正挨打已經不輕了,也不差這點,拼了就是了,特么的男人的尊嚴都要被打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