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尊說:“如果非得插手,本尊勸你站殭屍娃這邊!”

「本章完」 什麼?!

白小鳳瞳孔驟然緊縮,不敢置信地問道:“你,什麼意思?”

“字面意思。〾”

冥尊笑着迴應。

白小鳳頓時沉默了下來,眉頭緊皺成一個川字。

鐵頭娃的意思是,讓他和霍去病聯手,把船上這一大票人,給整個團滅?

霍去病故意誘導遊輪到了這片暴風雨海域,怎麼看,都像是要搞出個船毀人亡呢。

可讓他和霍去病聯手?

白小鳳有些辦不到。

在他的字典裏,生死看淡不服就幹,但那是針對敵人而言的。

遊輪上的這些大佬,和他又無冤無仇,甚至素未謀面,且還是他和風長卿拉過來的。

現在,連方丈神山和黃泉寶藏都沒找到,就要先弄死他們?

這尼瑪不是坑別人人頭麼?

“阿彌陀佛!”

也就在甲板上劍拔弩張,殺意縱橫的時候,一道空靈的佛號聲響起。

白小鳳皺着眉,擡眼一看,一位身披袈裟的光頭和尚緩緩走出人羣。

他記得,這和尚好像是五臺山主持方丈。

“貧僧十方,空門之人,請允許貧僧說句公道話,二位……”

十方和尚雙手合十,神情肅然地對霍去病和常天慶說道。

重生胖妞青春記事 話沒說完。

“老禿驢,住口!”

“滾!”

常天慶和霍去病同時一聲怒喝。

“好噠。”十方和尚臉色一變,身軀一顫,無奈地嘆了一口氣,又縮回了人羣中。

白小鳳一陣無語,裝比三秒鐘,不帶這麼慫的吧?

這時。

一道身穿道袍,揹着太極劍的身影從人羣中走出來。

“無量天尊,貧道蜀山清塵子……”

“滾!”

這一次,常天慶和霍去病異口同聲道。

清塵子白鬚一抖,眼睛一瞪:“二位,不妨先聽貧道一言?”

轟!

話音剛落。

傲立船頭的霍去病猛然一揮手中長槍,帶起大片屍氣:“牛鼻子老道,你們蜀山劍訣擋不擋得住吾的一槍?”

清塵子臉色大變,訕笑了一聲,無奈地退回人羣。

白小鳳看得一陣頭大。

霍去病這是鐵了心要動手了。

不管是五臺山的十方和尚,還是蜀山的清塵子,都是如今陰陽界中的大能。

霍去病從墳裏爬出來這麼久了,不可能不知道。

連他倆的面子都不給,立場足夠鮮明瞭。

下意識地。

他目光又看向了常天慶,感覺頭更大了。

至愛逃妻,騙婚總裁很專情 妖王常天慶的脾氣也是夠爆的,他是站出來阻止霍去病的,十方和尚和清塵子也是阻止霍去病的,結果他倒是把自己隊友給噴了。

這,分明是打算和霍去病站一場了!

轟!

念頭剛起。

對面站在人羣前的常天慶忽然黑袍一涌,磅礴的妖氣從他身上宣泄而出,化作罡風,直接朝着對面的霍去病碾壓了過去。

“要麼你打死我,要麼我打死你!”

糟糕!

又是這臺詞!

白小鳳頓時哭的心都有了。

這尼瑪兩個槓精,是真不打算善罷甘休了!

隨着常天慶妖氣爆發,甲板上的衆人頓時紛紛洶涌出陰力,紛紛後退。

他們,確實想要阻止霍去病。

可剛纔十方和尚和清塵子冒頭出來時,常天慶的態度已經極爲明瞭。

兩虎相爭,如果此時再跳出去阻止的話。

說不定就不是面對霍去病的攻擊了。

而是同時面對霍去病和常天慶的圍攻!

這可讓他們受不住了。

“怎麼辦?小鳳,你快想辦法啊。”

身旁,風長卿急得快跳腳了:“你和冠軍侯最熟,快勸勸他啊。”

邪王的廢材狂妃 白小鳳一陣無奈,心道:這特麼還有勸的餘地嗎?

如果真能勸住霍去病的話,剛纔他從船艙裏出來的時候,就勸住了。

哪還會讓局面發展到現在這地步啊?

轟隆隆……

夜空上。

分庭抗禮的屍氣和妖氣洶涌了起來,宛若兩頭洪荒巨獸,碰撞在一起。

恐怖的力量波動,將狂風和大雨都吹散了。

籠罩着整艘遊輪,讓整艘遊輪都開始轟鳴顫抖了起來。

咚!

突兀的,甲板上,一聲炸響。

白小鳳瞳孔緊縮。

常天慶出手了!

常天慶雙手背在身後,緊緊邁出一步,腳下的甲板卻炸裂出了一個坑洞。

隨之。

咚!

又是一步邁出,甲板再次炸裂。

而傲立在船頭上的霍去病,此時也緩緩地雙手握住了妖氣翻騰的長槍,眼中血光閃爍。

“冥尊,借不借我力量?”

千鈞一髮,白小鳳心裏怒吼道。

“不借!”

冥尊的聲音,依舊乾脆。

“好!”

白小鳳嘴角露出一抹獰笑,一步邁出:“住手!”

話出口,如雷炸響。

正蓄勢待戰的霍去病和常天慶同時朝白小鳳這邊看了過來。

霍去病皺了皺眉:“你,回去。”

常天慶也不耐煩地說:“想阻止,讓老禿驢來。”

“甘霖娘!”

白小鳳對着常天慶豎起了一根中指。

常天慶頓時臉色陰沉到了極點。

身爲妖界唯一妖王,還從沒人敢對他如此挑釁。

不對!

好像有唯一一人,寂寞老禿驢!

常天慶頓時很不爽了,老禿驢教的徒弟,怎麼和他一個尿性?

白小鳳也沒理會常天慶,而是扭頭看向霍去病,神情肅然道:“前輩,真要一戰?”

“非吾要戰,是爾等要戰!”

霍去病對白小鳳露出一抹笑容。

在他心裏,對白小鳳還是很有感情的。

畢竟,當初從墓裏醒來,見到的人,就是白小鳳。

且,離開大墓後,又是一直和白小鳳在一起。

白小鳳深吸了一口氣,道:“那我勸前輩放棄這一戰,前輩可聽?”

霍去病沉思了幾秒鐘。

忽然,搖搖頭:“不聽。”

“……”白小鳳。

他,真的好氣哦。

冠軍侯,這到底是怎麼了嘛?

一邊把遊輪誘導到這片暴風雨海域中,一邊又要動刀動槍的。

他跳出來了,冠軍侯又說他是被迫要戰的。

他開口打圓場,冠軍侯又不聽。

這……特麼怕是智障了吧?

就在這時。

白小鳳愕然地發現,傲立在船頭蓄勢待發的霍去病,忽然轉過了身去,面向大海。

隨即。

霍去病手中的長槍消散,舉起了雙手,仰頭,閉上了雙眼,嘴角勾勒起一抹笑意。

這一幕。

看得白小鳳一臉黑人問號???

不止是他,所有人都懵了。

常天慶皺了皺眉,深邃的眼睛中滿是疑惑。

風長卿和周擎蒼面面相覷。

皮皮龍搖晃着尾巴,看了一眼旁邊的豆豆,低聲道:“冠軍侯是不是智障了?”

“好像是耶。”豆豆點點頭。

“嗷嗚……”

下一秒,海面上,陡然響起了一聲淒厲的呼嚎聲。

這聲音,有些像是海面上鯨魚的叫聲,卻又淒厲無比,彷彿無數利針,直扎人耳膜一般。

白小鳳瞳孔緊縮,驀地朝着霍去病面對的方向看去。

那邊,依舊是屍氣洶涌,將一切渲染的血紅。

但,本能的,他卻覺得在猩紅屍氣之外的風雨海面上,有什麼東西!

且,還是和霍去病有關的。

隨着淒厲的呼嚎聲響起。

擡手,仰頭,閉目的霍去病,忽然大笑了起來:“封狼居胥八百人,長眠海底兩千年,爾等,歸來!”

本章完 轟!

話音剛落。№

霍去病身上的血色屍氣,猶如蒼龍沖霄,蠻橫的撕裂了頭頂上的妖氣,沖天而起。

恐怖的屍氣,更是瞬間將縈繞在遊輪上空的常天慶的妖氣,衝擊的煙消雲散。

猩紅,剎那間籠罩了整艘遊輪。

“混賬!”

幾乎同時。

常天慶一聲怒吼,渾身妖氣洶涌,就要動手。

身爲妖王,他確實不問世事。

甚至,不到妖界生死存亡時刻,根本不屑出手。

但。

妖氣被衝散,這是對他最赤果果的挑釁。

是霍去病,對他的實力,最大的蔑視。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