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學科伸手指着凌羽楓,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凌羽楓淡淡笑笑,幽幽的說道,“你記住,現在天王集團的董事長是我。”

冷學科皺緊眉頭,瞪着凌羽楓說道,“你知道你這麼做,會有什麼後果嗎?”

冷學科正想着把天王集團業務擴大,卻沒想到,天王集團現在竟然落到了對方手裏。

他之前所做的努力,這不是白送給凌羽楓了嗎?

凌羽楓淡淡笑了笑說道,“知道,可是那又怎麼樣呢?”

說着轉頭看向了張天啓,“跟冷少說一聲,天王集團被我們收購之後,準備做什麼?”

張天啓直接說道,“天王集團要面臨倒閉,這個消息很快就會傳出去的。”

冷學科聽到這話,整個人呆在了原地。

什麼?

這是打算把天王集團給關門嗎?

“凌羽楓,這到底是要幹什麼?天王集團可是京城第一大集團,如果倒閉,那損失的利益可就太大了。”

“冷家的產業容不得你胡來。”

“現在,從來沒有過。”

“你想死!”

冷學科怒不可遏,他想合併天王集團,因爲將來他控制冷家,需要這樣的商業戰艦,不斷爲他提供金錢資源。

但是現在,凌羽楓居然說要宣佈破產?

“這是宣告破產,51%的股份,他們有如此多的債務,很難不破產。”

“對於冷家來說,如果你想揹負債務,就可以揹負債務。如果你不想揹負債務,可以與其他人一起破產。”

至尊煉藥師:廢材狂妃拽上天 ,張天啓認真地拿出筆。

“凌先生可以放心,創辦這樣一家大公司非常困難,但我擅長破產。”

冷學科差點瘋了!

“我會殺了你!”

他努力地進行佈局規劃,甚至讓冷家暴露,爲了能夠將天王集團完全掌握在冷的手裏。


而凌羽楓現在竟然把天王集團,倒閉了!

冷學科氣血涌出,舉起拳頭,朝凌羽楓襲來。

他等不及要殺了凌羽楓!

“切!”

凌羽楓站在那兒,半分鐘沒動,伸出一隻手,直接扣住冷學科的手腕。

“殺我?”

他的聲音嚴厲,手指顫抖,冷學科尖叫道:“你認爲自己比王德勝更好?”

冷學科手腕,被凌羽楓直接壓碎!

海賊之最強太陽 啊-”


尖叫,撕裂!

豆大的汗珠,立即從冷學科的額頭向下,他的身體有些發抖。

他試圖掙脫,但發現除了割斷手以外,他根本無法掙脫!

那怎麼可能?

冷學科驚恐地看着凌羽楓,簡直不敢相信。

他…有大師級的實力啊!

但是在凌羽楓面前,他卻還是個小孩子,連一點抵抗都不是能力。

“王德勝……你殺了他?”

他咬着牙用顫抖的聲音問。

“他是一個特級大師!”

“特級大師?”

凌羽楓搖了搖頭,彷彿對宗師等等,根本不在乎,在他眼裏,敵人是一樣的,拳頭是殺人!

“什麼大師?殺死狗更有趣。”

嗯-

冷學科的大腦幾乎昏昏欲睡,一片空白。

凌羽楓知道在說什麼嗎?

殺狗勝過偉大的大師?

他說大師不如狗!

至少到目前爲止,真的還不如狗好。

“你…”

冷學科看着被擠壓的手腕。被血染成黑色,心臟跳動得更快,更痛苦,他喘着粗氣。

“你對我的冷氏家庭如此,你會後悔的!”

這個天王集團,可是冷氏家族經營多年,未來是冷氏家族最大的依靠,但凌羽楓奪走不說,還故意把它倒閉了。

他只是想摧毀冷氏家族的根基!

“好吧,我很期待。 喜良緣 。”

凌羽楓放手,冷學科立即退後,退了幾步,倚在牆上,非常混亂。

除了疼痛,他再也感覺不到手腕。

“準備吧。”

凌羽楓淡淡道,“這是天王集團存在的最後一天,從明天開始,這個世界上沒有天王集團。”

冷學科咬了牙,但他無能爲力。

他只能看着凌羽楓,把天王集團毀了!

“凌羽楓……”

心中大喊:“我要你死!”

他轉身進入電梯,笨拙地離開。

凌羽楓沒有再看他,辦公室裏的工作人員,已經在最快的時間內處理,嘗試用最短的時間,讓天王集團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並且在同一時間。

冷家。

冷天啓像鈴鐺一樣醒來。

昨晚,冷家人解決了麻煩,讓他在短時間內不再擔心。

天王集團內部的持不同政見者被徹底根除,未來天王集團在冷氏家族的掌控下,可以讓冷氏家族的實力更高,甚至在四個家族中都處於領先地位。

不,三個頂級家庭。

淩氏家族不久將不復存在。 “王德才的脾氣,他不能忍受三天,然後凌家會受到攻擊,到時候,哼哼。冷家可以等他們失去防備,然後通吃!”

冷天啓這個算盤很大,爲此付出了很多努力。

無論如何,凌羽楓死了,凌家不怕,至少他最直接的感覺就是如此。

“家主。”

冷天啓在吃早餐的時候,管家突然衝了進來,“凌元來了,說他想見你。”

“WHO?”

冷天啓以爲他聽錯了,“凌元?”

“是的,凌家的主人已經進來了。”

誰敢阻止這樣一個頂級家族的所有者?

更不用說,從表面上看,冷氏家族和淩氏家族仍然是朋友。

“他說來安慰你。”

管家認爲這聽起來很奇怪,所以她一直跑過去,並提前告訴了冷天啓。

“安慰我?”

冷天啓心裏有些好笑,還不知道安慰誰!

凌羽楓死了!

凌元還不知道嗎?

昨晚沒人去救他,他不會以爲這是個玩笑吧?

如果是這樣,那麼凌羽楓死了,真的有些冤屈。

“叫進來。”

冷天啓悠閒地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紙,擦了擦嘴,嘴角產生了一個奇怪的微笑,“爲了安慰我,凌元,你瘋了。”

凌羽楓是他的兒子,是他凌家的未來的希望,現在死了,凌元反而來安慰自己嗎?

荒謬!

還有什麼比這更荒謬的?

冷天啓擡起頭,凌元進來了。

從步伐來看,他似乎有點沉重。

他的臉更加陰沉,皺着眉頭,但顯然他情緒低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