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間不可能有!

而黃泉草、幽冥馬更是地獄之物,爲何會出現在這?

神仙到底是誰?

他爲何會有如此厲害的本事!

要知道三界是不互通的,之間有很強的結界!

秦羿回到凡間,還是靠了三界石,打開了輪迴隧道。

而這人連馬都能弄出來,隨意可造宗師,能量之大,完全超乎了他的想象。

但以他目前的實力,顯然不夠資格,跟那人掰手腕!

最讓秦羿擔心的是,如果這人跟京城燕家聯起手來,他想報仇就麻煩了。

“看來我得更加緊修煉了,否則別說回到地獄縱橫,便是想在陽間稱霸也是難啊。”

秦羿喟然長嘆道。

“秦羿!”

就在他沉思的時候,一聲嬌喝打斷了他的思路。

只見傅婉清牽着一匹幽冥馬,站在院子中,面色輕柔的向他打招呼。

月色下,佳人、駿馬,她就像是不染風塵的仙子。

“傅小姐,有事?”

秦羿平靜問道。

“我欠你一個人情,只要你需要我還,可以隨時來雲海找我。”

傅婉清在這位奇男子面前,會心的笑道。

“嗯!”

秦羿淡漠的點了點頭。

傅婉清駐在原地,她真想多跟自己仰慕的男人,多說幾句話。

可他卻是那麼的高高在上,明明近在眼前,卻像是有着天地之別的鴻溝。

便是向來自負的傅婉清,也不禁心生無力之感。

秦羿看了她一眼!

傅婉清苦笑搖了搖頭,最終向秦羿揮手道:“雲海再見!”

說完,吁了一聲,跨上幽冥馬,提繮躍馬,英姿颯爽的衝出了院子。

秦羿不僅僅救了她一命,也給了她一匹幽冥馬。

不僅僅只是因爲傅婉清,更是想送一個人情給她的師父。

一個能擁有桃花勁神通的宗師,絕對是整個南方首屈一指的高人!

傅婉清走了,夏子川等人才敢下樓,幾人恭恭敬敬的站在院子裏,向秦羿鞠了一躬。

“秦侯,救命之恩,沒齒難忘,再會!”

夏子川在生死關頭,選擇了妥協,已沒臉與傅婉清同行了。

他終於知道爲什麼他的舅父都不敢動秦羿了,因爲這是一個神明般的人物,絕非凡人能惹的起的。

“侯爺,雲海,我等你哦。”

鄭秋秋向秦羿吐舌頭扮了個鬼臉,緊跟了出去。

秦羿微微點頭,目送衆人而去。

他還得留在青城山處理下後事,黃泉草原,必須得搬地方了。

一是青城山太過偏僻,萬一有人打了歪主意,他鞭長莫及。

還有,秦羿擔心那位“神仙”會不甘心。

所以,只有開闢屬於自己的黃泉草原,把幽冥馬全部帶走,纔是最好的選擇。

是時候去一趟青城山了,如果沒記錯,那裏還有個“老熟人!”

想到這,秦羿身如閃電,往山中掠去!

苗乾一死,青城山上也是普天同慶!

自從苗乾害死上一任掌教以來,把整個青城派弄的烏煙瘴氣,青城山的紫煙宮,更是成了苗乾聚衆玩樂之地。

但是礙於他的神通,青城山上下也只能忍了這口惡氣。

咚咚!

青城派的古鐘響起,在山間泛起陣陣漣漪。

青城派的長老與衆弟子神色肅穆的聚齊在紫煙宮,今日他們便要選舉新的掌教!

而在衆位長老心中,已有一個最合適的人選。

這個人是唯一一個能改變青城派命運,一掃陰霾,重振青城的人! 青城山!

紫煙宮中,以韓丙寅爲首的長老神色肅穆的在山口翹首以盼,迎候着青城山的明主。

“來了,來了!”

韓丙寅手搭了個涼蓬,驚然叫道。

山間,少年一襲青衫,負手緩緩而來。

但見他面如冠玉,身若長鶴,平靜的就像是一潭死水,沒有半點情緒。

待到近處,韓丙寅三步並作兩步,迎了過去,恭敬拜道:“恭迎秦侯,法駕青城!”

“韓老,軍中一別,你這神采更勝從前了啊。”

秦羿微微一笑,在衆人的相迎下,走進了紫煙殿。

“侯爺,上次軍中,老夫蒙侯爺教誨,回到青城日夜反思,每日修心養性,這氣色能不好嘛。”

韓丙寅笑道。

上次在大秦基地,他倚老賣老被秦羿暴揍了一頓,最後從軍隊離職,回到青城山中。

由於苗乾把持青城上下,韓丙寅索性閉關清修,不問世事,倒也樂的清閒。

如今苗賊伏誅,青城上下請他出山,特意來迎秦羿,一雪頹景。

“看來你是真悟透了!”

秦羿四下打量着青城山道觀,名山大觀,隱匿於青山綠水之中,古樂鍾罄,靈氣充足,確實是一方風水寶地。

“侯爺,請上座吧。”

韓丙寅給秦羿一一介紹了青城衆位長老後,就要把秦羿讓到上首掌門寶座。

“這是何意?”

秦羿眉頭一沉,不解問道。

“侯爺,我青城山數百年來,本是聲譽綽綽,然而近幾代的掌門不作爲,更出了苗乾這等敗類。聲譽毀於一旦,在武道界更是擡不起頭來,我輩有心奮發,重振祖師爺這份基業,還請侯爺垂青啊。”

韓丙寅感懷在心,心如刀絞,泣聲而拜。

“你們是要我做青城派的掌門?”

秦羿明白了,怪不得擺出這麼大的陣勢。

“正是,求侯爺憐惜我青城一門,重振道法乾坤!”

韓丙寅熱淚盈眶,伏地而拜。

“求侯爺憐我青城,重振乾坤!”

衆長老、弟子齊聲相拜。

秦羿摩挲着下巴,琢磨了起來。

青城派現在確實是個爛攤子,在武道界更是名聲極差,遠不如武當,甚至連小小的衡山都不如!

但青城派勝就勝在,這是塊老牌子,在西川武道界依然有着極大的影響力。

秦羿要想對付燕家,光從政商軍三方入手,還遠遠不夠!

武道界必須抓在手上!

甚至武道界是至爲重要的一環,因爲歸根到底,武道界的地位是高於俗世的。

燕家的燕九天爲華夏武神,在武道界是豐碑般的存在,具有號召神威,在北方武道界,更是一呼百應。

秦羿若不能控制武道界,哪怕在三方打敗了燕家,燕九天隨時都能借助武道界實力,死灰復燃,扭轉乾坤。

所以,要想打倒燕家,必須從全局入手。

而青城派則是秦羿控制西川武道界的一枚重要棋子!

這個掌門要做!

不僅如此,他還要做武道界的盟主!

“好,我答應你們!”

秦羿一拂長衫,在掌門寶座上端然而坐,傲視青城衆人。

“太好了,祖師爺,我青城派有救啦!”

韓丙寅舉手向天,欣然大喜。

秦羿絕對是千年來難得一遇的雄才,而且韓丙寅比任何人都清楚秦羿在江東地位之高,他做了青城派的掌門,哪怕是掛個虛職,此後武道界也不敢再小覷青城。

“拜見掌門人!”

“掌門人,這是青城派的掌教大印!”

一位長老端着燙金盤子,上面放着一方古老大印。

在青城派衆弟子的歡呼聲中,秦羿正式接任了青城派掌門人!

由於時間倉促,秦羿直奔黃泉草原!

“籲!”

“掌門,黃泉草不能輕易動土,出土必亡,要大面積轉移,只怕會很困難。”

“而且,這塊地是青城千百年來孕育的陰地,世間只怕僅此一處!”

“幽冥馬餵養極爲講究,差之毫釐,馬匹便難以存活。所以,還請掌門人三思啊。”

三騎在草原上狂奔着,其中一人勒住馬,指着漫山遍野綠瑩瑩的黃泉草,朗聲道。

他是青城派的五長老,名叫趙虎,年紀在四十歲之間。

他修爲不高,但精通古典、偏門之術,正是黃泉草原的負責人之一。

“無妨!”

“沒有陰地,我開大陣可建!”

“至於黃泉草,我親自帶走,以草種培植,一個月內,必定成形。”

秦羿手腕一顫,一株黃泉草飛入掌心,從懷裏拿出一個玉瓶裝了起來。

黃泉草一入玉瓶,原本的熒光陡然勝,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出了一串串類似麥穗的翠綠草種!

“趙虎,你說的這些對我來說,都不是問題!”

秦羿淡淡一笑,把玉瓶遞給了趙虎。

“咦?”

趙虎接過玉瓶,但覺瓶身入手冰寒刺骨,一股充沛的陰元之氣嫋嫋而升。

“這水靈氣好強,竟然比青城山的陰氣還要純正數倍!”

趙虎看向秦羿,大喜之餘,更是敬畏如神。

原本在他看來絕不可能的事情,在這位新掌門眼中,似乎根本不足爲慮。

他哪知道,秦羿是天地兩界三大煉丹師之一,曾種植過六品靈藥。

黃泉草在地獄中,比比皆是,存活條件並不苛刻!

玉瓶中的水,只是很簡單的玉溪水!

玉溪本身靈氣充沛,連黃泉貝都能存活,種植區區黃泉草,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虎子,我沒說錯吧,掌門人的神通不是你我能想象的。”

“這天下間,就沒有秦侯辦不到的事!”

韓丙寅撫須,喜嘆道。

“趙虎,這會兒有信心了嗎?”

秦羿笑問。

“掌門,有此等靈水寶地,趙某立下軍令狀,一年之內,至少可以馴養一千匹幽冥馬!”

趙虎再無顧慮,拍着胸口豪氣沖天道。

“嗯,要是一年能有一千匹,你就是我的頭號功臣。”

秦羿開懷大笑道。

馴養戰馬絕非易事,別說是幽冥馬,就是普通的戰馬一年能產出一千匹,也是很了不得的。

尤其是在如今,會馴馬的人就更少了,趙虎絕對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侯爺,左穆等人怎麼處理,他們一直打理牧場,很有經驗,要不把他們留下來?”

韓丙寅提議道。

“不,這個人決不能留!”

“一個人的價值,決不能僅僅只看他是否有本事,還得看他……”

秦羿指了指胸口,意味深長道。

“明白了,人活在世上,更重要的是對得起天地良心。”

“掌門人放心,我會盡快訓練出一批精良的馬伕!”

趙虎單手放在胸前,斬釘截鐵道。

秦羿回到玉溪,在山中開設大陣,佈置了陰煞靈場,同時引玉溪水注入。

在趙虎的幫助下,新的黃泉牧場已經初步形成!

青城山的幽冥馬也悉數轉移到了玉溪山中!

秦羿把丁家莊進一步擴展成了馬莊,按照地獄軍營建制,鐵匠鋪、丹藥房,火工房等等,一應俱全方便大秦士兵操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