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天道取自真凰傳承的化形之術,要是能那麼容易就被看穿才有鬼呢,真凰會哭的啊。

對於那個中年道士,凰天道掃了一眼就將其無視了,不是半神,不值得他重視。

蕭晨、綰綰他們倒是臉色凝重,別說識藏了,就算是蛻梵谷重也值得他們慎重以待了。

闡教那位中年道士心底暗暗發苦:「這怎麼又來一個,可惜天不作美,師叔他早已前往龍島深處,降服那些有明確消息的小龍王去了,不然留在外圍,這頭小龍王捨我其誰。」

其他勢力也大多如此,唯有幾個列外,領頭的半神在外圍休息。

凰天道環視一周,判斷出情況。

「還好,半神就三個,一起上我也能輕鬆打死他們!」

他很放鬆,甚至有點鬆懈,不過這也正常,凰天道洞天輪海合一,戰力又何止強了一星半點,別說三個半神,就算是再來十個,誰勝誰負也得戰過才知道。

而龍島,還有沒有十尊半神都是個問題!

這三位半神也是老熟人了,其中有兩人正是在凰天道出世時圍攻他的十尊半神之中的人。

白虎世家半神、劍客半神!

還有一位,倒是沒有參與過圍攻凰天道。

那尊半神赫然是位女子,眼含秋水,身穿曼妙紗衣,氣質撫媚妖嬈,一點都看不出半神的樣子,倒是與綰綰有幾分相似。

「說曹操,曹操就到,她應該就是天魔宮的人了吧。」

凰天道暗地指點綰綰,告訴了她對面之人的存在。

綰綰抬頭望去,與那天魔宮女子向望,對方也剛好看了過來。

這麼一看,天魔宮女子就被吸引住了,那是怎麼樣的天資!?

天魔宮女子震動,人擇法,法亦擇人,很久之前她就知曉這一點,而如今她看了什麼,一個與天魔宮功法無比適應的人出現了。

不用去試探,光只是一眼,從綰綰身上看到了自己祖師的身影,天魔宮女子心中已經暗下決心!

「一定要將她收入我天魔宮,她將成為我教聖女!」

這一刻,連小龍王都不被她放在了眼裡。

歸根結底,一頭龍王只能作護教來用,又那有傳承道統之人重要!

這等適合天魔宮功法之人,未來成至人也不是不可能,更強大的,天魔宮女子不敢想,畢竟她也不過一半神罷了。

排除掉天魔宮女子,其餘人目光還是放到光明翼龍身上。

或者說是那頭被它保護起來的小翼龍王!

實際上能找到這頭翼龍王不算意外。

諸勢力早就習慣性的去探查那些要生產的龍,還有要破殼的龍蛋,要知道那怕不是小龍王,單隻是普通的龍族也是強大無比。

弱一點的蛇象龍、雪玉龍都是天生半神,其他但凡強勢一點的龍族,成年後都能成神成聖!

這等強大生物,那怕此番上龍島,未能收穫龍王,但收服一兩隻其他龍族也是莫大收穫,這也是大多數來龍島人的想法。

龍王那有那麼好得的,我只要一頭普通的龍就好了。

龍島數百年一開,其他地方可沒那麼好的機會收服龍族,真當外界的翼龍一族,還有南荒老龍王這些是吃醋的嗎。

秉承著這個思想,他們大肆搜尋著龍蛋和剛出生的小龍。

而這頭小翼龍王,就是這麼被他們發現的!

一開始還有人想獨吞,不過後面越鬧越大,再加上光明翼龍的存在,諸多外圍勢力齊聚一堂,商量如何解決,凰天道他們也是這時候趕來的。 夜北梟冷聲道:「它在安城是不存在的!」

樓心悅一陣錯愕,瞬間就明白了他的話,也就是說,夜北梟應該是親手毀了rian。

「夜北梟,你……」

「我什麼?難道這一切不是你咎由自取?忘了告訴你,羅比已經被抓了,很快他就會被遣送回國,而你還在這裏!」夜北梟冷聲道。

「夜北梟,你為什麼要這樣做?你賠我的rian!你賠我!」

樓心悅瘋了一樣拚命掙扎,卻怎麼也逃不脫保鏢鐵鉗一樣的大手。

江南曦看着這樣子的樓心悅,不禁惋惜。一個很優秀,而且有天賦的女人,為什麼要把自己寄托在男人身上呢?活出一個自我,不好嗎?

她說道:「樓心悅,阿梟不過是毀了你進軍國內市場的機會,但是你的實力還在,你很容易東山再起。只要你不要再折騰了,等解了你的生死咒,我會讓你離開的!」

樓心悅一怔:「你能解?」

江南曦說道:「我不能,但是有人能!」

樓心悅卻得意地笑了:「我自己以我自己的血,下的生死咒,誰會解?江南曦,你別做夢了!」

江南曦卻說道:「這世間的萬物都是往返循環的,只要你有方,便會有道,我相信一定會解開的。只要你答應不再折騰,我說到做到,生死咒解開的那天,我就給你自由,絕不為難你!你好好想想,現在你只有這條出路了。如果羅比咬出了你,我們都救不了你!」

樓心悅冷笑道:「江南曦,你不用嚇唬我,我又沒做什麼,我和夜氏是正常的合作關係,我們簽了合作協議的!」

夜北梟冷聲道:「我是不是要提醒你一下,你給夜氏提供的產品文件包,帶有隱藏病毒,差點導致我公司網站癱瘓,還讓許多客戶無法進行正常的網絡購物,你這本身就違反了協議中的誠信條約,我公司是可以走法律程序索賠的。你覺得你賠的起?」

樓心悅張著嘴巴,說不出話了。要知道夜氏一天的成交額,就好幾千萬。而樓心悅全部的身家也不過幾千萬,她怎麼賠得起?

江南曦又趁機說:「樓心悅,你沒有選擇,只能順從。否則,你連這個倉庫也出不去。」

江南曦環顧下這個倉庫,地上都是浮土,一走一個清晰的腳印,就說道:「這個倉庫,應該進老鼠吧?那邊怎麼一排排的小腳印?」

夜非看了下江南曦,就介面道:「是的,大嫂,就是因為這個倉庫進老鼠,所以才搬空了,還沒有來得及修呢。」

樓心悅臉都白了:「你們胡說呢吧?」

夜非切了一聲,用手比劃了一下:「騙你幹什麼?之前這倉庫放食品的,結果把老鼠養肥了,我親眼見過,大老鼠都有一尺長,就在這裏面爬,出溜出溜的,賊得不行,我們好幾個人圍追堵截,都沒有抓住……」

「啊,你不要說了……」

有幾個女生不怕老鼠的?所以,隨着夜非的描述,樓心悅渾身都炸毛了。

江南曦趁機說:「你要你答應我的條件,我會讓人送你回酒店!」

樓心悅卻決絕地望着江南曦:「不用麻煩了,就讓我在這裏喂老鼠好了,也讓夜北梟嘗嘗被老鼠啃的滋味!」

江南曦:……她的耐心也快用完了。這個女人還真是死不知悔改!翌日中午,燕翎羽殭屍般的從床上爬起來,洗漱完他便練起了靈力拆分。

「整天練靈力拆分,這東西練到什麼時候才能有效果啊。」燕翎羽吐槽道。

雖然大賽在即,但燕翎羽的臉上看不出有任何緊張的表情。

練了一會兒靈力拆分他就停了下來,然後又研究起了聖霄星淵訣。

晚上五點多

《蒼天萬域》第229章狠人岑雪 「我媽說,爸被人捅了,很嚴重!」夏恆霍地站了起來!

張婉這個電話,來得還真是及時,把他從尷尬到難以下咽的「燭光晚餐」中解救出來。

夏恆心理素質再好,被尤葉和林昊楓圍觀著吃一個人的燭光晚餐,屬實也覺得丟臉

尤其是林昊楓那雙深邃的閃耀着星光的眼睛,似能看穿一切,令他不能直視,彷彿在其中看到了卑微的低賤的自己。

這讓夏恆惱火又憤懣,張婉的電話來得正是時候,夏恆表現出的急迫很應景,內心卻是被解救般的鬆快。

至於夏志遠,在夏恆心裏,活着跟死了又有什麼分別呢?

夏恆的驚慌,襯得尤葉異常的淡然,林昊楓則審視着夏恆,他的驚慌之中,到底有幾分真心?

「那我先走了,看到你沒事我就放心了。」尤葉起身要走。

夏恆站起來攔住她:「我媽說爸可能……可能不行了。」

「那是你的父親。」尤葉推開夏恆的胳膊。

「姐,你和姐夫能送我過去嗎?我沒有開車,今晚是除夕,叫車也沒那麼方便。」夏恆懇求着。

他希望藉此機會,和尤葉有更多的時間在一起,他們之間的瓜葛越多,越有機會見面,夏恆才能想辦法,偷走尤葉的心。

夏恆的要求也不過分,雖然尤葉跟夏志遠是一刀兩斷了,但夏志遠是夏恆的父親,這個時候拒絕夏恆的請求,太沒有人情味。

她探尋地看向林昊楓,林昊楓點了點頭。

從酒店到醫院,司機開得飛快,今天是除夕,路上已經沒有太多車輛。

夏恆坐在副駕駛的位置,林昊楓和尤葉則在他的身後,與尤葉只是咫尺的距離,她身邊的人卻不是他,這種感覺令夏恆非常沮喪。

甚至已經忘記了自己的父親夏志遠還在醫院裏,生死未卜。

張婉又打電話過來催,問夏恆走到哪兒了,她雖然不待見現在一身債務不掙錢的夏志遠,但好歹是她的老公,張婉慌得六神無主。

從夏恆跟張婉的對話中,尤葉聽了個大概,夏志遠跟夏香凝吵架后,跑出去喝酒,結果在飯店跟人吵了起來,就這樣被捅了。

「你爸還有意識,就是不讓報警,幽詩那個死孩子也不在家,你快來吧夏恆,再晚你就沒爸了!」張婉在電話里聲嘶力竭的喊,尤葉坐在後面都聽得見。

夏恆沉默地掛斷電話,恨恨地罵了一句:「這種父親,有跟沒有,又有什麼分別!」

車廂內沉默,誰也沒有說話,但夏恆知道,這句話,尤葉一定聽進去了。

車子到達醫院門口,本該放下夏恆就走,結果夏恆一露臉,呼啦一下圍了一群記者上來,將車子堵得走不了。

「這不是瑞豐的林總跟小林太太嗎?」有眼尖的記者看清楚車裏的人。

尤葉皺了皺眉頭,她沒想到這裏會有記者。

更沒想到的是,夏志遠被捅的原因,根本就不是張婉說的那樣,已經有人圍着夏恆在問:「夏總,請問您父親是搶了別人的女人被捅的,這是真的嗎?」

「聽說除夕之夜,你父親闖到小三家裏要留宿,被小三的男朋友撞見才發生重傷事件的,您怎麼看這件事?」

夏恆緘默不語,記者圍着他不讓走,林昊楓的車子也走不了。

尤葉冷冷一笑,看向林昊楓:「不然,我們去看看夏志遠?如果真是最後一眼,我還有話想問他。」

林昊楓推開車門,牽着尤葉的手走下車子,記者們的目光立刻被吸引,紛紛圍了過來。

「林總,小林太太,請問你們是來探望夏總的嗎?」

「聽說夏總傷勢嚴重,小林太太不來,是不是怕將來後悔?」

對記者們來說,八卦當然是越曲折越獵奇越好。

除夕之夜夏志遠被捅,理由又那麼狗血,這本身就很吸引眼球了,再加林昊楓和尤葉的身份,尤葉與夏志遠的關係,這一條准爆,成為春節第一個爆款話題。

「瑞豐跟夏氏多年合作關係,作為貿易夥伴,瑞豐會一如既往的幫助夏氏度過難關,我們今晚過來,就是看看夏氏是否需要幫助,賭債除外。」林昊楓禮貌地跟記者打招呼。

這番話類似於官方發言,挑不出毛病,但還是高高在上,把夏氏擺在附庸的地位,更是公開表明,夏志遠有賭債。

夏恆聽了十分不爽,卻又無可奈何。

林昊楓在前面開路,記者不敢像剛才圍着夏恆那樣攔著,尤葉和夏恆跟在身後,走進醫院,朝夏志遠的病房走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