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光將十萬大軍籠罩在了一起。

「嗖!」

刀光的速度極其的快,落在了地上,驟然,整個人夜郎城都明亮了起來,甚至有些刺眼,即便是對面半空中的夜興也是下意識用袖袍擋在了自己的面前,來抵擋這個光亮。

「轟!」

耳邊傳來轟咚咚的聲響,秦穆然看去,下方的十萬大軍根本就阻擋不住秦穆然人刀合一狀態下的必殺技,地面被打沉,十萬大軍沉入地底,被肆虐的刀氣侵蝕,分解成了塵埃。

一刀,砍殺十萬大軍,這種威力雖然不及南宮正當年一劍殺滅百萬大軍,可也足夠的震撼了。

畢竟,在現在的時代,不是大規模戰爭爆發期間,哪裡來的這麼多人給你殺啊!

「爽!」

秦穆然殺完了以後,他感覺身上的氣勢都不一樣了,更加的凶厲,更加的盛氣凌人,十萬大軍的磨鍊,讓他整個人發生了質的變化。

夜興知道這十萬大軍擋不住秦穆然,但是沒有想到,秦穆然的力量會如此的大,刀術會如此的精湛。一招,便是將十萬大軍給斬殺殆盡。

「你…..論罪當誅!」

夜興這一刻惱怒了,他再也不能容忍這樣的事情發生了。

夜郎大軍死了,雖然他還可以復活,但是正如秦穆然所說的那樣,神玉不是無所不能的,復活也需要付出足夠大的代價,而這種代價,現在夜興已經有些吃力了,想要復活十萬大軍,只要奪下秦穆然的身體,他就可以了!

「死!」

夜興一手托住神玉,周身被神玉的光芒籠罩,好似天神下凡,現在的他就是黑夜之中的王者,朝著秦穆然衝殺了過去。

秦穆然同樣不甘示弱,化勁中期又如何,自己的戰力可是堪比化勁大圓滿,他可是要做到沖氣境下無敵手的,正好,化勁中期的大能也不多見,夜興就來領教下秦穆然剛剛成熟的刀法吧!

十萬大軍磨練出來的血性刀法,這種刀一旦出擊必須要見血,夜興的血就是自己刀法精進的最好證明。

「刀破蒼穹!」

秦穆然手持破曉刀,這一次,他不再選擇使用天刀三式,而是使用出剛才在戰鬥過程中靈光乍現參悟的一種刀法。

秦穆然一步前踏,手腕一震,破曉刀刀光漫出,一刀三道刀氣蓮花,好似一劍三花那般,這是之前看到南宮正出手,秦穆然有感覺,便將其也順道運用到了自己的刀法之中。

三道刀氣蓮花衝天而上,向著沖向自己的夜興殺了過去。

「神玉震世!」

夜興催動體內的勁氣,注入到神玉之中,神玉微微一顫,更加刺目的光芒從中照射而出,在夜興的頭頂後方形成一個恐怖的骷髏頭,陰森貪婪地向著秦穆然沖了過去。

強愛掛名妻 「嘭!」

三道刀氣蓮花撞擊在了幽綠的骷髏頭上,耳邊發出雷鳴般的炸響,餘波有如漣漪般向著四周擴散過去,夜郎城的城牆在遭受到餘波以後,赫然崩塌,城內的建築也是紛紛倒塌,除了最終的王宮。

而秦穆然和夜興兩個人再試彼此勁氣護體,擋住了餘波,但是這個時候,雙方的眼中都充滿了忌憚。

一交手,夜興發現自己真的小看了秦穆然,秦穆然的實力根本就不只化勁中期而已,他的實力最少都在化勁後期,若不是自己隱藏著化勁後期的實力,很有可能會被他給矇騙了。

夜興驚訝,秦穆然何嘗也不驚訝呢?剛才交手,秦穆然從夜興毫無保留的實力中才知道了他真正的實力。

化勁後期的大能!差一步踏入化勁大圓滿的高手!

「麻蛋!難怪這麼自信,原來是藏拙想要吃定我啊!」

秦穆然在心腹中怒罵道。

「你越來越讓我驚喜了,十萬大軍,換一個你的肉身,值得!」

夜興的眼中流露出貪婪,盯著秦穆然,說道。

「是嗎?那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秦穆然冷笑一聲,戰意十足,沒有絲毫的退卻。幸好他只是化勁後期,要不然的話,若是大圓滿,可能秦穆然真的要費上一些力了。 “大哥哥,這裏好黑啊!”昏暗的走廊中,小寶開口說道。

“恩!是挺黑的!”

趙小川隨意應了一句,但是眉頭卻微微皺起!

“都這個時間了,爲什麼這樓裏面似乎沒有任何人呢?”

正當趙小川思考時,小寶忽然叫道:“大哥哥,這廁所怎麼是鎖着的?”

趙小川回過神來,擡頭看去,看見自己已經到達四樓廁所門口。

但令人驚奇的是廁所門上則貼滿了許很多用硃砂寫成的黃符,而且上面來還掛着一個‘正在維修’的牌子。

趙小川一愣,隨即想起了剛纔李大爺說的話,眼中閃過一絲瞭然。

“小寶,我們去三樓吧!這裏的廁所不能用!”

“恩!”小寶皺着眉頭打量了廁所門一眼,開口應道。

趙小川和小寶走下了樓梯,來到三樓。

棄女良緣 樓道里依然沒有任何動靜,而且當他們走到三樓廁所門口,驚異的發現廁所門上依然貼着黃符,上面掛着和剛纔一樣的牌子。

“大哥哥,這裏的門和上面的一樣!”小寶癟着嘴說道:“小寶要尿褲襠了!”

趙小川凝重道:“小寶,我們可能遇到麻煩了!”

趙小川說完後,便拉起了小寶的胳膊,向着樓上跑去!

小寶不明所以,但卻緊緊地跟着趙小川。

一層,兩層,三層?

趙小川定定的站在了原地,眼中充滿了震驚!

“剛纔我和小寶在二落,我已經爬了三層樓,那麼就說明這裏是五層?可是這棟樓不是隻有四層麼?”

小寶夾着微微顫抖的雙腿,看着發愣的趙小川,顫聲道:“大哥哥,難道還沒有好麼?”

“小寶,我們..什麼人?”趙小川剛想向小寶解釋兩句,忽然看到一道黑影閃過,頓時大喝一聲。

黑影瞬間消失在走廊中,趙小川立刻向着黑影追去。

“這一切很可能是這道黑影搗的鬼!”

趙小川眉心綠光閃動,看着越來越近的黑影,心中暗暗地想到。

可就在趙小川即將抓住那道黑影時,黑影一頭撞進前方的牆壁。

趙小川一愣,驚異地發現自己竟然又來到了四樓的廁所門口。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怔怔的看着眼前的廁所門,想起了當初在廁所中的經歷,心中隱隱升起一絲不詳的預感。

然而正在趙小川思考時,小寶的聲音響起。

“小川哥哥,我們現在可以去尿尿了麼?”

趙小川轉頭望去,發現小寶正在渾身顫慄,面色難看的看着自己。

“剛纔我的速度絕對超過一個成年男子全力奔跑的速度,可是小寶卻可以跟上來?看樣子這小寶確實不簡單!”

小寶間趙小川不回答自己的問題,有重複了一遍剛纔的話。

趙小川反應過來,沉吟片刻,隨後說道:“小寶,我們這就去上廁所!”

說完,趙小川深吸一口氣,轉身伸出手,緩緩地向着那廁所門推去。

別墅中,康惠的房間內,康惠手中捏着一道黃符,向着空中拋去。

房間中頓時光芒大盛,然後一道拳頭大的龍捲風憑空產生,飄浮在空中的黃褐色氣體瞬間凝聚成一個黃色小球。

康惠右手一晃,一張符咒將黃色小球包裹起來,然後康惠收入了懷中。

一旁的蔣舟舟微笑地看着康惠做的這一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微笑道:“惠兒,這茅山道術果然還是適合你們人類修煉,這清風咒你倒是控制的越來越好了!”

康惠皺眉看向他,片刻後說道:“師父,你剛纔說的話是真的?你真的要將我們茅山派的掌門傳給蔣舟舟?”

“自然!”蔣舟舟,準確的來說是附在蔣舟舟身體中的黃大師說道:“茅山派的規矩你又不是不知道,掌門之位一向是傳男不傳女!所以.。”

“我現在正在修煉畫皮,總有一天,我會變成男人的!”康惠打斷了黃大師。

黃大師呼吸一滯,看向康惠血肉模糊的頭顱,搖搖頭道:“惠兒!這天地自有定數,陰陽轉化豈是那麼容易的?要知道外面雖然容易改變,但是靈體卻是渾然天成,根本不是人爲可以改變的!”

“所以,爲師勸你這種歹毒的功法還是不要修煉的好!如果你真的放不下茅山派,那就當茅山派的大長老好了!”

“大長老?茅山派現在就只有我和你,當然又多了一個蔣舟舟!我當大長老去管誰?”康惠怒道:“還有我一直堅信人定勝天,我一定會證明給你看我成功的!”

黃大師看着眼前有些歇斯底里的康惠片刻,搖頭嘆息道:“癡兒、癡兒啊!”

康惠冷哼一聲,偏過頭去,不再理會黃大師。

房間中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

忽然,一聲悶哼聲響起,郝大寶直挺挺的從地面上坐起,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好半天,他才漸漸恢復過來,擡頭掃視着四周,發現康惠和蔣舟舟正在注視着他。

“恩!終於醒了麼?等你好久了!”蔣舟舟微笑的看着蔣舟舟,高深莫測的說道。

康惠則冷冷的瞥了郝大寶一眼,沒有多說什麼。

“你是?黃大師?”郝大寶和黃大師對視片刻,疑聲道。

黃大師眼中閃過一絲驚異,問道:“我變成這樣你都認識我?”

“你舉手投足比舟舟男人多了!”郝大寶不屑的說道:“而且你身上的神棍氣質太明顯了!”

黃大師原本聽到郝大寶的前半句還有些高興,但是聽到後半句則臉色沉了下來,一臉的不高興,而一旁原本冷冷的康惠則‘噗嗤’一聲,嘴角露出一絲笑容。

“鬼啊!”

郝大寶聽到笑聲,看到康惠血肉模糊的臉龐驚叫一聲。

康惠冷冷的看着郝大寶,隨即將頭套有套在了頭上。

黃大師鄙夷地看了郝大寶一眼,伸手在郝大寶腦袋上拍了一下。

郝大寶的尖叫聲嘎然而止,隨即眼中充滿疑惑看着兩人,問道:“咦?剛纔我爲什麼要叫?”

康惠白了郝大寶一眼,黃大師笑着點點頭,說道:“小子,聽我徒弟說,你的記憶是依靠自己恢復的?挺了不起的麼?”

“你徒弟?”郝大寶一愣,隨即看向康惠,驚叫道:“康惠是黃大師的徒弟?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直到此時,夜興依舊沒有意識到一點,那就是秦穆然的強大值得他重視。

十萬大軍是不強,可是那也足足有十萬啊!

這十萬人,光是站在那裡一動不動讓你砍,估計手都要砍廢了,秦穆然能夠以如此雷霆之速將這群人斬殺殆盡,一方面已經彰顯了他的實力。

「你很好,但是,一切到此為止吧!」

夜興看著秦穆然,頭昂的高高的,在他的眼中,秦穆然如同瓮中之鱉,不足為奇。

秦穆然看了眼夜興,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真不知道你哪裡來的自信覺得吃定我了,你手中的神玉是有點邪門,但是,想要對付我,恐怕還需要點手段!」

「那就看本王先鎮壓了你!」

夜興被秦穆然的言語激怒,勁氣瀰漫而出,注入到手中的神玉之中,碧綠色的幽光從神玉中爆發出來,一道接著一道的光芒在他的頭頂形成了一把玉斧。

「玉斧斬妖邪!」

夜興一指朝著秦穆然點出,頭頂的玉斧嗡嗡一震,隨後一股有如蠻荒的煞氣從中奔涌而出,玉斧一顫,在這種煞氣的加持下,朝著秦穆然衝擊了過去。

「一刀鬼神泣!」

夜興既然用煞氣來對付自己,那麼秦穆然就用刀氣來破了他的煞氣。

《元龍訣》的古武心法自動運轉,勁氣順著丹田涌了出來,蔓延在秦穆然的全身,四周颳起了罡風,一縷一縷繞著他的身體旋轉,好似保護一般。

「轟!」

秦穆然手臂一震,手中的破曉刀朝著衝擊而來的玉斧揮舞而出,一道刀光好似從地獄之中穿梭而來,沿途,所有的牛鬼蛇神,在接觸到這道刀芒的剎那都承受不住其中蘊藏的毀滅之氣,節節崩碎。

「嘭!」

玉斧與刀芒衝撞在了一起,黑色的刀氣與幽綠的斧光撞擊,交織,破碎,滾滾餘波有如長江里的巨浪波濤,翻滾著向著四周擴散。

「轟!」

鋸齒象堆積的骨山在餘波的衝擊下,轟然變成碎屑,地上的雜草直接被掀飛了出去,四周的斷垣殘壁更是有如末日黃昏般的老者,這股餘波成為了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將斷垣殘壁徹底摧毀。壯觀龐大的夜郎城就這樣銷毀。

「殺!」

夜興沒有想到秦穆然會這麼的難纏,自己都已經動用神玉了,還是沒能夠輕鬆地碾壓,這讓他強大的自信心有些懷疑。

一慣自負的夜興堅信自己在同境界無敵,可是面對秦穆然,他強大的自信竟然有些動搖。

所以,他有些慌了,決定主動出擊,向著秦穆然殺去。

「轟!」

夜興手持神玉,朝著秦穆然轟擊了下去。

秦穆然的反應迅速,在神玉砸下來的時候,他便是迅速消失在了原來站立的位置,僅僅是留下一道虛影被神玉轟擊。

「嘭!」

一聲巨大的聲線傳來,塵煙四起,剛剛秦穆然站立的地方,被神玉砸出了足足有幾米深的大坑。

「嗯?想跑?」

夜興見秦穆然閃避,眼中寒光一閃,手拖神玉,再次轟擊下去。

「嘭!嘭!嘭!」

接二連三的砸下,秦穆然的身影如同鬼魅一般,不斷地在地面穿梭著,平整的土地被神玉砸的一個接著一個的大坑,看起來就好似天外的隕星墜落後造成的一般。

秦穆然不斷地躲閃著,就好似背後無數的導彈追蹤著自己,他在跟導彈賽跑一般。

「沒完沒了了是吧!」

是人都有三分的火氣,夜興仗著自己有個神鬼莫測的神玉就為所欲為,這讓秦穆然無論如何都咽不下這口氣。

「就你有神玉?」

秦穆然停下腳步,轉過身來,向著夜興沖了過去。

夜興的神玉不可能是無窮無盡的,要不然這傢伙會等到現在才動手? 我在緬甸挖礦那些年 肯定有什麼限制,只不過他沒有說而已。

秦穆然沖向夜興,夜興看到秦穆然主動戰鬥,臉上浮現一抹癲狂。

「殺!」

夜興將神玉懸浮在頭頂,自己也迎著秦穆然沖了過去,要跟秦穆然決鬥。

「斬!」

秦穆然揮舞破曉刀,刀芒破空而來,速度快如閃電,沖向了夜興。

「鏗!」

夜興頭頂的神玉微微一顫,將這道刀芒直接在半路上就化解了。

但是他的速度卻是不曾減緩,尤其是見到他與秦穆然之間的距離越來越近,夜興的臉上露出了奸笑。

「終於等到機會了!」

夜興嘴角上揚,手指迅速掐印,懸浮在頭頂的神玉突然間光芒大振,光芒四射,將他與秦穆然籠罩在了其中,就好似憑空出現了一個結界一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