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說是都還不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了,就算是那個女人是真正的武則天,那她也沒有讓我們下跪的資本,還當這是盛唐之世,她一個人掌管天下萬萬民的生死啊?

正待做一翻辯解的時候,那個自稱武則天的女人卻是輕輕的揮了揮手,大度的道:“不用了,我觀爾等氣度不凡,似乎不像是尋常之人。既然這位又是女帝之尊,那便請入我金鑾殿說話吧。”

說完,她一揮手,整個人無風自動。一下子便進入到了那鳳攆之上,那些太監便擡着她,再次踏風而起,向着遠處的寶殿飛去。

我說了一聲見機行事,然後大家也都跟了上去,現場的人自然沒可能都像是那些太監一樣腳下行風,擡着人飄然遠去,但是卻能各顯神通,都在第一時間裏追了上去,只是看起來雜亂無章,跟對方的陣仗沒得比呢。

那些金甲將士們都對我們投來不屑的眼神,然而,在看到優雅的踏蓮而起的喬沫沫時,那些金甲將士們忽然都傻了眼了,像是看見了神蹟一樣,然後連忙單膝叩拜。

說真的,喬沫沫的蓮花真的很具有欺騙性,任誰看到一個千嬌百媚的女人踩着蓮花一步一步的飛起來的時候,都會感覺神奇的,我們是跟喬沫沫相處得稍久了些,所以對這些畫面就有了免疫力,可是第一次看到的人,絕對是會驚爲天人的!

不過還有一個讓人吸引人目光的就是周青稚了,看到喬沫沫的蓮花,這位已經變小了,已經沒有了記憶也失去了修爲的小周稚居然若有所思的偏着頭思考了一下什麼,然後往前一跳,腳下蓮花燦爛而生,她嘻嘻笑了起來,踩着蓮花,飛快的追上了喬沫沫,人在半空中,她的身體一點一點兒的長大,最後,當她追上喬沫沫的時候,她的模樣發生了一些該變,頭髮變長了,身體也變高了,感覺這一瞬間,她便從一個三四歲的孩子成長到了五六歲……

金鑾殿已經近在眼前了,現在也沒空去查看周青稚的情況,前方那些人已經停下了,正列隊歡迎着我們呢,然後喬沫沫自覺的擔任起了‘女帝’的職位,一馬當先的走了進去。

開始的時候我還擔心會不會有詐呢,但是走進去之後才發現,人家真的很客氣的叫宮女什麼的送上來的瓜果吃食,然後邀請我們坐上了一些單獨的小桌子上,看那樣子,也真像是電視電影裏的那些宮裏吃飯的模樣呢。

那武則天揮了揮手,那些宮女,侍衛都退走了,只留下一羣太監,等門關上,武則天才笑着看向了我,直接問道:“還沒請教,你們到這裏來到底是爲了什麼?”

她誰都不看,就只是看着我,顯然,她早就已經看穿了女帝的那一套把戲,知道我就是這一羣人的中心。

“人靈。”我簡單的說明了來意,沒有欺騙,說得輕鬆也很自然。

那些太監臉色大變,但是武則天卻沒有動靜,還輕輕的笑了笑,是冷笑。

“爲了人靈而來?可是你們知道,人靈是何物?”她輕聲問道。

這個問題到是真的難住了我們了,人靈是啥,我到是真的不知道。

張德卿在旁邊接話道:“鬼有陰參,人有人靈,應該都是有靈氣的一類東西吧。”

他在說這話的時候,旁邊的何沐還白了他一眼呢。

“呵呵,說得不錯,都是有靈氣的一類東西,我這長安靈城建成已經一千三百年了,你們其實並不是第一批進來的人類,但,你們卻是第一批被我請到金鑾殿上之人,知道是爲什麼嗎?”武則天突然話鋒一轉,問了一個飽含深意的問題。

大家都搖起了頭來,不過我卻從她的話裏捕捉到了另一個信息,以前肯定也是有人來過的,但是,我們卻是第一批來到她金鑾殿上的人,因爲,她有求於我們?

“我知道,你們並不相信我的身份,不過,你們應該聽到過‘烏東神’的名號吧,那,便是我了。”武則天輕飄飄的說着,我點了點頭,烏東神我的確聽說過,可不就是在之前的小城裏聽那些人提起過的嗎?

“一千三百年來,我這不死帝國也算是建立完成了,我想,我也是時候向世人宣佈我不死武曌的千古偉業的時候了,你們,可願助我?”頓了一頓,她又道:“只要你們助我,人靈只是小事。”

我們呆呆的聽着她的這些瘋言瘋語,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媽的,她是不是吃錯藥了?

她還真當她是武則天啊?還不死帝國?不死武曌?

不過我也不得罪她,笑着開口問她:“不知女皇所需要的是什麼啊?”

“百萬名強壯之軀!”

“呃,不明覺厲,不知女皇可否說得清楚直白些?”

“便是需要百萬名強壯之人做我血祭之用。”

“嘶……”我們所有人倒吸了一口涼氣,媽媽蛋,我他媽看她還真是的瘋子一個吧,百萬人做血祭?她以爲是殺雞呢?他陣史弟。

不對,就算是百萬只雞這數量也夠可怕了啊。

“怎麼?有難度?”武則天見我們表情,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然後試探着道:“那,要不十萬人吧!只要男人,必須要身體強壯,只有這樣的軀體才能血祭我不死戰士!”

我們還是無語的看着她,就像是在看一個精神病人。

“哼,一萬人,若是連這一萬人都拿不出來,我便只有用爾等做血祭了!”

我搖頭苦笑了起來:“女皇大人,別說是一萬人了,一千,一百我也不可能給你,我他媽又不是真的殺人狂魔!”

“放肆!”武則天大爲震怒,猛的一拍龍椅的扶手,龍椅扶手並沒有被拍碎,而是從扶手裏,猛的竄出來了一條九米長的五爪金龍…… “我日……”我跟張梓健幾個人忍不住爆了聲粗口,然後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那隻從龍椅之中竄出來不停在武則天頭頂上飛來舞去的五爪金龍,心中的震撼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了。

龍,一直以來都是我們華夏的傳統圖騰,是最爲尊貴。最爲可怕也是可敬的神祕生物,這玩意兒就像是處女的肚臍眼,誰都知道有,可沒誰見過,今天,也算是讓我們開了個眼界了。

咱們的圖騰神獸不愧是圖騰神獸啊,長得俊美修長,完全不像是西方的大肚子蜥蜴,一股無與倫比的威嚴氣息撲天蓋地的朝着我們壓了過來,讓所有的人都有一股想要臣服的念頭。

這一刻,我們所以有都對這個武則天的身份產生了濃厚的信任感,媽的,能有這種神獸伴身的,除了咱們華夏曆史上唯一的女皇帝之外。舍她其誰?

“您,真的是武皇?”張德卿的聲音情不自禁的變得恭敬了起來。

“哼,不然你們以爲呢?”武則天的聲音變得很冷了,那條五爪金龍配合着她低聲咆哮了起來,它的腳下每踩踏一次,便會出現一朵小形的雲彩,看起來格外的神奇。

“我們……”我們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真相來得太殘酷,這算是狠狠的扇了我一個大耳光啊,媽蛋,誰能想到她居然會真的是武則天?

“現在清楚了我的身份,我再問你們一句。幫,還是不幫我?”

武則天的話冰冷徹骨,那條神俊無比的五爪金龍在她頭頂上張牙舞爪,爲她增添了幾分威武之感。

原本我們都只是以爲她是在扯蛋,所以誰都沒有把她所說的事情放在心上的,但是現在,她用實事證明她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那麼我們的感覺瞬間就變了,壓力倍增啊,之前輕輕鬆鬆所說的那些話,卻是再也說不出口了。

不過仔細的權衡之後。我們還是選擇了拒絕!

就算她是武則天又怎麼樣?就算她是千古第一女皇又怎麼樣?我不可能因爲她而去找一萬人來讓她殺的,更不說十萬,甚至是百萬了,那根本就不用想!

所以。我們幾個對視了一些之後,大家都搖起了頭,我纔開口道:“抱歉,女皇大人,就算是您身份尊貴,我也不可能會去爲了您殺找上萬精壯男子來讓您血祭的!”

武則天輕輕冷笑了起來:“那麼,你們不想要人靈了?”

我爲之一震,人啊,人靈還以對方手裏呢?

“哼,要,爲什麼不要?你不給,我們搶便是了!”喬沫沫的火爆脾氣發作了,一聲斷喝,居然踏蓮而去,人在半空中,一道毒霧已經破空向着武則天而去。

武則天重重的一哼,他身邊一名太監閃電般衝過來,一推掌便將喬沫沫的毒霧給撞得不知道偏到哪兒去了,然後太監飛快接近,一掌朝着喬沫沫胸口拍來。

喬沫沫冷哼,身前蓮花綻放,企圖擋住太監的這一掌,可……

電光火石的一掌,喬沫沫的蓮花直接崩碎飛散,只留下星星點點的碎渣渣,然後太監的一掌,便結結實實的拍在了喬沫沫的胸口了。

喬沫沫快速度衝飛上去的身影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來,我大吃了一驚,腳下火焰助跑,猛的衝上去在半空中將她給接住了。

喬沫沫入手,香軟的身體撞得我同樣倒飛了出去,然後我一口血連忍都忍不住的噴了出來。

“草,跟他們拼了……”張梓健怒吼着撲了上去,只是他連劍都還沒拔出來,便被那太監一腳踹在了臉上,然後倒地不起了。

劉旭,韶識君,何沐等人都撲了上去,但是卻都無一人是那太監的對手,只有雲振龍上去跟他對過了一招之後,也被打飛了出去。

不是對手,完全不是對手,就算是詭計多端的何沐,也都完完全全的不是對手!

六臂鬼王跟九幽冥虎根本就不敢上去,不說是這太監的力量有多強,僅僅是那隻盤在武則天頭頂上的那隻五爪金龍就把六臂鬼王他們給嚇得完全不敢動彈了,縮在那裏像是一條小狗一樣,哪裏還能殺敵?

完了,完敗了,完全不是對手,實力上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我低頭看了看喬沫沫,她的嘴角掛着血,已經痛得暈死了過去,韶識君跟劉旭,張德卿他們也都差不多,媽蛋,吃虧吃大了啊,早知道的話就不讓莫家五兄弟在家裏守着了,他們要是一起過來了的話,說不定我們還有幾分勝算,可是現在……

我咬着牙,轉動着手裏的八面漢戒慢慢的站了起來。

就算她是女皇又如何,就算她是先賢又怎麼樣,現在,我身邊還有着紅伊,還有着周青稚她們,我不能再讓她們也受傷了。

“嗯哼?你手裏的那個小玩意兒有點意思,拿來我看看吧。”武則天說着話,手一揮,她的手裏便已經多出來了一個與我一模一樣的八面漢戒。

這個時候我才大吃了一驚,低頭一看,原本被我拽在手裏的八面漢戒居然消失了,很顯然,武則天手裏拿的那枚八面漢戒便是我手裏的那枚。

實力啊,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我現在最後的保命稻草都已經被人家拽在手裏了,這尼瑪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啊,還打個毛啊!

我們這麼多人加起來,都還不夠武則天手底下的一個太監打的,而武則天的身邊,這樣的太監至少還有十個,而且她本人也都還沒有出過手,先前在城門口碰上的那些將軍也不是好惹的,再之前的那些白骨馬的爆炸同樣不好若……

他媽的,我們怎麼可能是他們的對手啊,根本完全打不過呢?

“嗤,軟金材料,聚融陣法,只不過是加了幾個小機關都值得被你當成寶了?”武則天不屑的把八面漢戒扔掉了,看着那被我當做珍寶的八面漢戒就這樣被她像是垃圾一樣隨手扔掉了,儘管我們已經足夠吃驚了,但是看着這樣的一幕,我還是久久的說不出話來。

那可是八面漢戒啊!

裏面可是還有着兩次超強的陰泉刀跟一次超強的陰泉護盾的存在的啊!

這樣的超級極品裝備,居然被武則天如此不屑的扔了!!!

她該不會是不識貨吧?

就在我遲疑的時候,武則天又扔下來了一枚戒指,純金色的,上面有一顆深紅色的珠子,只不過這珠子被環切了一面,切面上寫着一個霸氣的‘武’字。

還沒完,武則天考慮了一下之後,又扔下來了一本黑色獸皮裝訂的書,書上寫着《裁決》二字。

我們不明就理的看着她,不清楚她這是想要幹什麼。

“再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這點小玩意兒就是我給你們的見面禮了,那‘武’戒雖然只是一個小玩意兒,但比你那個破玩意兒強上百倍,只要你搭配這裁決修練,你便能在戰時納‘武戒’裏的真龍附體而戰,足以在你現在的實力基礎上提升至少一級,只要你們爲我找來一萬名精壯男子,這便是屬於你們的東西了,除此之外,人靈也是你們的,不要不識好歹,如果不是我看着這位小姑娘覺得很投緣,我早把你們給全殺了,哼,真當我武曌是泥捏的麼?我坐擁這不死之城已經一千三百年,我座前不死武士百萬,只要你答應助我,他日我武曌鳳臨天下之時,便是你封王拜相之日!”他島名亡。

看着指着紅伊的武則天,我和我的小夥伴們都驚呆了…… “漂亮姐姐抱抱……”紅伊相當的有眼力,雖然她看起來是一個無比天真無邪的小女孩兒,但是她的萌度卻是超躍了現場所有人的!

在武則天指名點她的時候,她便歡喜的衝了上去,那些太監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都沒有阻擋,顯然是覺得這麼一個三歲小姑娘不可能會有威脅。

而武則天的臉卻是依舊冷着,看着紅伊一步步的爬上金梯,然後向她撲來。

我們都倒吸了一口涼氣,驚魂不定的看着紅伊,我的心更是提到了嗓子眼兒了,我知道紅伊這是想要給我解圍,可是武則天這個女人可並不是普通的人啊,她是一個皇帝,自古以來,皇帝都是最他媽難相處的那種人了,俗話說得好,伴君如伴虎啊,誰知道他們會不會突然間發神經要殺人呢?

大家都知道這其中的道理。所以,一羣人都爲紅伊捏了一把汗,只有紅伊自己完全沒有感覺,甜甜的笑着,就跟最尋常最普通最天真無邪的孩子一樣。

近了近了,紅伊離武則天已經只有三米遠了,她還是冷着臉。紅伊不管那麼多,嘴裏叫着漂亮姐姐抱抱,然後一下子撲到了武則天的身上。

我的心都差點跳了出來了,武則天卻是噗嗤一聲笑了起來,低頭把紅伊抱了起來。笑道:“果然是個聰慧的孩子啊,不如我收你做我的乾女兒吧,自從建起這不死之城,城裏什麼都不缺,就缺一個公主呢。”

原本已經鬆了一口氣我們又提起了心來,公主?窩槽,紅伊要是成爲了武則天的女兒,那我豈不是……咳咳。

“好呀,人家想當公主好久了呢,謝謝漂亮阿姨,阿姨那是我爸爸。你能別爲難他嗎?他只是想要幫我找人靈爲我療傷,我被壞人下了一種奇毒,需要人靈來解……”紅伊又是撒嬌又是賣萌的的,沒想到武則天居然笑呵呵的答應了。

“好好好。我的小公主,你說了就聽你的吧,不過你中了什麼毒?讓我幫你看看吧。”說完,武則天便捏住了紅伊的手。

我們一羣人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心卻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了,日了狗啊,武則天這麼有本事,要是她真的可以幫紅伊解決掉身上的毒的話,那我就算是幫她這個忙又怎麼樣?

我突然間想通了,我爲什麼一定要去把我們華夏國的人抓來送給她呢?她只是要一些精壯的人罷了,卻沒說是要什麼地方的人?

哼,咖喱國不是說我殺了他們百萬人嗎?叫老子千古人屠,老子現在坐實了這個稱號但是卻還沒有做過這種事呢!說不得,我他媽就要去做一做了!

當我打定了主意的時候,龍椅之上的武則天也鬆開了手,只不過她的眉頭卻皺了起來:“奇怪的毒,該死的人,居然敢給我的小公主下這樣的毒,簡直該死!”

“女皇,紅伊她……”我的話被武則天揮手打斷了,然後,她猛的一掌朝着紅伊的頭頂劈去!

紅伊應聲而倒,我呆了一呆後,猛的紅了眼睛,一個勁步狂衝了上去,但是根本就衝不到龍椅之前便被一名太監擋下了,這太監用一種尖銳異樣的聲音道:“你急什麼眼?吾皇這是在爲她療傷!”

我聽得半信半疑,但是卻的確看到武則天的手掌按在了紅伊的額頭上,紅伊的全身都開始冒起了煙來,我頓時不敢再動了。

也不過多久,大概也就是一分鐘左右的時間,武則天停了下來,紅伊卻已經睡着了。

跟之前沒什麼改變,武則天冷哼一聲,道:“你這個做父親的真是無能,居然被人下這種毒。”

顧不得迴應她的這話,我用發顫的聲音問道:“請問,我女兒她的毒……”

“我解不了,我算是明白你找人靈做什麼了,哼,她現在可不僅僅是你的女兒,還是我的公主!我雖然解不了她的毒,但是我卻將她的毒壓制了下來,不出意外,三年之內她不會有問題。”

我一聽這話,頓時鬆了一口大氣,無比真誠的道:“太感謝您了,真是……”

“不必言謝,我這也只不過是幫我的公主而已,哼,既然我已經答應了她放你一馬,那你們便離開吧,帶着裁決與武戒修行,這樣至少能多一份保護她的底氣……”武則天是個信人,一揮手,紅伊便輕輕的飛向了我的懷裏,我摸了摸她的臉頰,笑着搖了搖頭。

“女皇陛下,我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也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報的,雖然這一次您是看在紅伊的面子上行事,但我覺得我可以答應您之前的條件,只不過,時間上會慢一點……”

“哦?”武則天一下子來了興趣:“需要多長時間?”

“短則一年,長則三五年,我必爲您湊?一萬人份的精壯男子!”

武則天眯起了眼來看我,開口道:“之前你不答應,我看得出來你並不是一個嗜殺之人,眼存善念,不忍拿人血祭,可是現在爲何又改變主意了呢?前倨而後恭是何道理?”

“嘿嘿,我所憐惜的只是我華夏百姓,天朝子民,對於那些整天想着在我華夏大地上咬幾口血食的蠻夷之人,我何需對他們憐惜?他們算是人麼?人行野獸而已……”

“哈哈哈哈哈,說得好,天上地下,唯我華夏,南蠻北夷,均是獸化之人,就拿你這的這隻破戒指而言,只不過是學到我華夏幾分皮毛便敢開宗立派,稱帝稱王,簡直豈有此理!”

武則天笑着,說着,聲音清脆聲,她頭頂的五爪金龍隨她而動,盡顯一代女皇的霸氣與威武。

一念之善,關關皆通,武則天並沒有再爲難我們,給了我們人靈,一揮手,我們便感覺天地倒旋,景色大變,不多時,我們感覺一陣刺目的陽光從天空中照下來,而四周,已經是一片廢墟一樣的所在了,那燈火輝煌的長安城,那實力恐怖的老太監統統不見了,就像是我進去之前一樣,放眼望去,只能看到那無盡的廢墟,只有我耳邊響起武則天那好聽的聲音來:“記住,給我送人來的時候只需要滴一滴血在武戒之上就行了。”

我深深的記住了。

大家都像是做了一個夢似的,只是低頭看着手裏的武戒與裁決獸皮書,心裏頭升起萬千澎湃的心思來。

這一次,還真是算得上幸運啊,原本我們都以爲要九死一生了,沒想到那麼大的危機居然靠着紅伊賣個萌便解決了……

大家都受了不輕的傷,雖然這一次收穫挺大的,但傷也受得重,喬沫沫都一直暈迷不醒的,現在是被劉旭抱着的,身爲唯一一個沒有受傷而且力氣很大的男人,我趕緊給他們療傷,同時開啓海牙鏡把他們都傳送了回去,最後乾脆我自己也回去了,就叫一隻紅翎蒼鷹帶着海牙鏡自己飛回來就行了……

不得不說海牙鏡簡直可以算得上是新時代最偉大的發明,我們這麼多人回去都只花了不過一分鐘而已,速度快得比火箭都還要快上百倍。

陸家村還是那樣沒有什麼變化,我們回來的時候還只是下午呢莫家五兄弟看我們人人帶傷回來,就趕緊過來幫忙。他島雙巴。

雖然他們不承認,但是他們的心法跟我們正一道的根本就是一模一樣的,所以他們幫劉旭等人療傷時也就利索得多了。

唯一有點麻煩的就是喬沫沫了,那老太監下手太狠,胸口一大片青紫,裏面還有淤血,這必須要吸出來先啊。

我四下看了看,貌似這個任務也就只有交給我了啊,我嘆了口氣,很不情願的抱着喬沫沫進屋去了,那該死的老太監打哪兒不好,居然敢打喬沫沫的胸,幸好他是太監,要是一個正常男人的話我非砍了他的手不可,不過我還是很想砍他的手,媽蛋,人家喬沫沫的胸本來就不大還被這老傢伙打了一掌,現在我把喬沫沫的衣服脫了之後發現,兩隻胸明顯不一樣大了啊,根本就不對稱!右邊的水靈動人,左邊的淤青一片…… 人生在世,不能想太多,有的事情當斷則斷,不能斷的使勁兒斷!

以前吧,跟喬沫沫之間沒想過發生什麼。畢竟,她是仙女兒一樣的人物,而我,則是一個模板級的屌絲男青年,除了長得帥點之外,一無是處。

可是,隨着後面跟喬沫沫的深入交往,發現這姑娘着實不錯,雖然脾氣爆燥了點,雖然她下手狠辣了點,可是她對我很好啊。

尤記得在江東亡靈招待所的時候,我差點被雙頭小鬼王咬死的時候,喬沫沫爲我掉的那滴眼淚,還有我與劉旭等人退出江東。回到青川之時,喬沫沫送別我們,甚至是把她父親送給她的房車都轉送給我一路開了回來呢,再之後,當她聽說我們惹上了大麻煩的時候,她更是毫不猶豫的放下了一切,送到了青川。來到了陸家村助我一臂之力。

感情,其實就在不知不覺中一點一點兒的升溫呢,儘管我們都在有些刻意的迴避着彼此之間的關係,可是任誰也看得出來我們的關係有些非比尋常的,所以。喬沫沫受了傷,就算是阿大他們也都沒有要過來爲她療傷的意思,只是我都看着我把喬沫沫抱進了屋子裏來……

喬沫沫儘管是暈迷着,她都依舊是那麼的漂亮,美麗的臉蛋上幾乎找不到一絲瑕疵,白嫩的脖子,纖細的鎖骨,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吸引人,除了她的左胸上的那一片淤青……

這種時候我不會禽獸到對她幹什麼,從她的行禮中拿出了一根銀針,在淤血最濃的地方輕輕的紮了兩根。肌膚上頓時溢出來了黑色的血珠,我拿手去擠了擠,黑血頓時彪了出來,嗯。手感還真不錯……

估計是傷處有些疼,喬沫沫在暈睡中輕輕痛哼了起來,看來用手擠壓會比較疼啊,於是我換成了用嘴吸,至少用嘴吸着還是更柔和一點兒的手段嘛,而且她好我也好,這呢瑪也算是開了葷了,我的嘴也是第一次碰上女生的胸呢,雖然並不是核心地帶。

淤血很快清空,那青腫成一塊的肌膚慢慢的恢復了白嫩,只剩下些微紅了,滿嘴的淤血不是太好受,正打算去吐掉的時候,喬沫沫突然呢喃的叫了起來:“爸爸……”

“噗……”一口淤血噴了出來,把好一個嬌滴滴的小美人兒噴成了一個血人兒,同時也把她給噴醒了。

“我靠,你姨媽來啦?怎麼流這麼多血?”喬沫沫醒來的第一句話就讓我有再噴一次的衝動,然後我就不得不瞥開眼了,因爲她已經站起來了,沒穿上衣的她胸口兩團美好甩來甩去,上面血花點點,看起來驚豔中又有些詭異。

“我只是給你療傷而且,別想太多哦……”說完我就趕緊跑了,孃的,再不跑等喬沫沫反應過來追殺我啊?

果然,在我衝出屋子不到三秒鐘的時間之後,喬沫沫的尖叫聲音便響了起來:“啊……陸寧一,你個殺千刀的,本小姐要殺了你!”

我聽得菊花一緊,趕緊加快速度開溜了。

大家受的都只是小傷而已,就連喬沫沫自己受的傷也不算太重,她自己洗個澡之後便跑來開會了。

當然,我們這一次開會是開得最大的,人數最多的一次了,甚至,我們還特意把周雄跟周濤兩人都給請了過來,加上我,喬沫沫,韶識君,張梓健,劉旭,周青稚,張德卿,何沐等人都到了,而莫家六兄弟雖然腦子有些不太靈光,但也道要避嫌,所以並沒有跟過來。

另外,陳曉威跟祥兩人都沒有參加,他們兩人都帶着兄弟們在外面值守了,雖然名義上是值守,但是我知道他們跟莫家兄弟一樣,有些避嫌的意思……

說真的,現在事情已經逐漸的多了起來,我所交往的人物地位也越來越高,實力越來越強,陳曉威兩人漸漸的感覺與我們越行越遠,他們的那點實力已經逐漸的上不得檯面了。

劉祥自從失去了黑金衛的身體之後,便在我們的幫助下一直寄居在一名普通的茅山弟子的身上,到不是我不願意給她實力更強的身體,但是他的靈魂強度只能讓他支配那種實力的人物,再強的人,他也指揮不了。

其實不僅是劉祥跟陳曉威他們,一起從江東出來的那些兄弟現在他們也已經跟我們所面對的事情脫節了,我們現在所面對的事情完全不是他們能夠插手的了,所以他們都很有自覺性的沒有再來找我,就算是需要我們出面的事情,他們也是找的陳曉威他們。

哎,看來是得抽個空給他們好好聊了啊。

這次開會的內容涉及得比較多,不過最重的一個,還是這一次的行動跟武則天的任務。

“武皇既然如此牛逼,爲什麼她不自己出來抓人呢?要是她出手,我相信別說是一萬個人了,就算是十萬,百萬人她還不是手到擒來?”這個問題還是張梓健問出來的,我們大家都翻起了白眼來。

“二貨嗎?前面有怨寶後面有何沐,你看他們有誰是可以輕易的離開自己所在的地方的嗎?怨寶離開的話就必須要帶上她的血池,而何沐離開就需要吸乾陰泉,沒有血池怨寶他們活不下去,沒有陰泉何沐也無法生存,而且他們實力越高,所受的限制也就越大,可以想像一下,武皇這個什麼不死之城已經建了一千三百多年了,她如果是想要離開的話所需要付出的代價該是有多大,你沒考慮過?”張旭用一種訓孫子的語氣教訓着張梓健。

張梓健對他這個師父一向是沒大沒小的,不屑的道:“她自己出不來,難道還不能叫她的小弟出來啊?就算是隻放一個她身邊的老太監也可以辦到了吧!”

大家展開了激烈的討論,最後還是對此有些專業性的何沐開口了:“不管武則天現在多厲害,她都不再是這個世界上的人了,她是鬼魂或者是其他的什麼,不論她是什麼,她都不是應該屬於這個世界上的自然產物,這個世界上,天大地大,還是自然法則最大,任何人都無法逆轉,我估計,要是武則天強行出現在世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便會引起超強的颱風,地震,甚至是天外隕石相擊,至於她的手下自然也是受此限制的,這也是她爲什麼要找強壯的男子血祭的原因吧,不過具體原因是什麼,也就只有她自己才知道了。”

這個說法讓我們都點起了頭來,再退一萬步來講,不管武則天有什麼企圖,她是對我們無害的,她助幫紅伊壓下體內的九轉黑金丹三年便是最強力的證明!

更不用說,她還給了我武戒跟裁決呢。

所以,接下來我們達成了一致,武則天這件事,我們一定會幫的,只不過都得從長計議。

目前其實對我們來說,最重要的事情還是提高我們的自身的修爲,上一次的大戰之後大家都還沒有沉澱下來,自身的實力纔是最最重要的,這也是今天請周濤兩兄弟過來的原因,其實也就是想要請他們指點一下我們這些後輩,另外,就是想要告訴他們一下週青稚的事情。他島廳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