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下塗靈一個人站在一旁癡癡的看着江離的背影,我正準備走進去,塗靈一聲喊住了我,“陳蕭,你留下來,我有話要問你。”

我點頭示意,讓馬瑩瑩先回屋子裏,此刻院子外面就剩下我和塗靈兩個人,塗靈神神祕祕的看着我說,“你絕不覺得江離變了?”

我心裏一沉,我現在最怕聽見有人說江離的事

情了,之前陸心說江離是壞人的時候我都差點翻臉,這我還算比較信任的塗靈也突然說江離變了,我心情哪裏還能好。

這塗靈見我臉色不對勁,立即說,“我說的意思不是你想的那種,我是說,你絕不覺得,江離比以前愛笑了。”

我愣了愣,這個我還真沒注意過,每天出現的意外事情太多,有時候和江離說會其他的話的機會幾乎是沒有的。

自然而然也就很少注意到江離臉上的變化了,我搖搖頭告訴塗靈,“這個還真沒注意過。”

這塗靈又一臉嚴肅的看着我說,“你竟然沒發現江離的變化,你看以前我故意開玩笑捉弄江離,江離是什麼反應?你好好想想!”

我仔細一想,塗靈最喜歡跑到江離的身上撒嬌,只不過江離每次都會用極其兇狠的眼神瞪着塗靈,嚇跑塗靈,有時候乾脆是直接將塗靈從身上拽下來扔到一邊。

我說,“他會很嚴肅的把你扯下來。”

塗靈點點頭,“對!沒錯,可你看見了沒有,剛纔江離居然什麼話也不說,他還笑!”

我愣了愣,這一麼說,好像還真是這麼回事。

塗靈滿臉認真的看着我,一字一句鏗鏘有力的對着我說,“莫非,江離現在對女孩子一定興趣也沒有了?”

噗——

我以爲這塗靈要說什麼,原來是懷疑江離已經對她沒了興趣,我無奈的聳了聳肩,“你想多了吧,我倒覺得師父現在對你的態度比以前好多了,你更應該自信點纔對啊!”

塗靈一聽,滿臉欣喜的看着我說,“真的嘛?那好,有你這句話,我就放心了,這江離一定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你加油啊!”我尷尬的笑了笑,連忙轉身朝着屋子裏走了進去。

屋子裏雯雯正和小胖子嘀咕着什麼,見我走進來後,赫然皺着眉頭看着我,兩個人也突然不說話了。

莫非在背後說我壞話不成?

而我現在心裏正想的一件事情,是去陰司救西玄女妖,江離本是讓我將這個事情告訴陸心,借陸心的手去傳達給枉生門的人,可我見到陸心的那一瞬間,才發現我自己根本就做不到。

陸心這個人我雖然並不瞭解,可是說到底,至始至終她沒有傷害過我,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保護我,如果我總是利用她,我會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我實在做不到一直去傷害一個真心對我好的人。

三界動盪,所有人都想害我的情況下,陸心不僅沒有傷害我,還幫助我了好幾次,我絕對不可以做非君子的事情。

既然如此,西玄女妖的事情,我就自己一個人去搞定,給楊玄將軍一個交代纔好。

陰司我也不是沒去過,去了這麼多次了,相信這一次也難不倒我。

我找到江離,江離正在拿着針線縫補我之前的道服,我心裏一沉,似乎江離總是在不經意的時候把我照顧很好,衣服在打鬥的過程中,基本上每次都

有破損的地方,皆是到了夜裏,江離一個人起來幫我縫補衣服。

“師父,又麻煩你給我補衣服了。”我很是愧疚的看着江離。

江離恩了聲,又很是耐心的縫補着,雖然他縫補的有些不大好看,可是我卻覺得是最寶貴的東西了。

我好奇的問了句,“剛纔塗靈找我聊天,她說您變了。”

江離有些好奇的擡起頭看着我,“我變了?”

我恩了一聲,點點頭,立即說,“她說您變的愛笑了,您難道自己沒有發現嗎?”

江離微微皺着眉頭,一語不發,似乎對於這個話題,他顯得有些不大情願。隔了許久江離纔開口說,“沒注意過。”

我愣了愣,江離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樣子,好像很不願意將自己愛笑的一面展示出來,我很是疑惑,“師父,爲什麼你不喜歡笑?”

江離低沉着聲音告訴我,“不是我不愛笑,而是三界動盪厲害,現在不是我能笑的出來的時候,陳蕭你要記着,樂極生悲,不可沉浸在喜悅之中,那樣極有可能會看不見你背後的危險。”

江離說的很是深奧,我難以理解,只覺得開心就笑,不開心就哭,人的七情六慾很是正常,爲什麼要將這種感覺掩飾起來呢?

江離見我一臉疑惑的樣子,又繼續說,“你現在修爲不到,還不會理解師父今日所講,終有一日你就會知道了,不要暴露弱點纔是最好的方法。”

我哦了聲,點點頭。

此時江離問我什麼時候去把消息傳遞給陸心,我立即把我做的事情告訴了江離,江離陰沉着臉看着我,微微皺着眉頭,起碼有三分鐘都沒有說話,整個氣氛很是詭異。

過了三分鐘的樣子,江離纔開口說,“行,你去陰司一路小心,讓你徒弟和你一起去。我留在這裏,雯雯和小胖子還是需要幫助的。”

我點點頭,其實早也猜到了江離肯定會同意我這麼做的,雖然江離並不希望我以身犯險,可是利用別人也不是江離的初衷,所以江離是堅持陰長生的帝道,自然也會准許我的這種方式。

江離再三叮囑我,這一次去陰司可不要和之前那樣,這一次儘量低調,不要讓太多人知道,三界動盪的厲害,指不定陰司內部也混入了一些其他外來的人,儘量不要打草驚蛇是最好的。

如果碰到了,就用自己畢生所學去戰鬥。

江離又告訴我,這武成王和周王妃二人之間明爭暗鬥的也極其厲害,如果碰到周王妃,最好還是提醒她一下。

我恩了一聲,點點頭。

江離揚嘴笑了起來,摸了摸我的腦袋,告訴我,“傻孩子,不要擔心,師父會一直陪着你的。”

江離曉得我一個人去陰司,心裏怕的很,一眼就看出來了。

我嘿嘿的笑了笑,心裏一陣暖洋洋的,此次前去陰司,也不知道會遇到什麼麻煩,只求能把西玄女妖救出來,給楊玄將軍一個交代則好。

(本章完) 「那麼奇怪的地方,真想去看看,還有什麼不同的嗎?」帝溟寒聽完后好奇的問道,因為他發現墨九狸在說到那個叫做地球的地方時,眼睛裡面有光存在,她應該很喜歡那個地方的,儘管也是一個人,但是她應該很懷念那裡的吧!

帝溟寒想的沒錯,墨九狸雖然在前世只活了22年,還是孤單一個人,但是那22年對她的影響才是最大的,因為科學讓她知道了許多許多……

包括人的生老病死,悲歡離合,人體構造等等等等……

雖然很多東西回到這裡,用前世的科學她也解釋不清楚,比如這個世界人的修鍊,還有隨著修鍊等級提升,壽命的延長,容貌的不變,這些都無法用科學來解釋……

但是很多東西卻是跟前世一樣的,比如這裡的醫術,就等同於前世的中醫,而且還是落後前世幾千倍的中醫,就更別提西醫那麼高級的了……

「我們邊走邊說吧!」墨九狸看著帝溟寒說道。

「好,走吧!」帝溟寒點點頭說道。

兩個人一邊走,墨九狸一邊前世的事情,說給帝溟寒聽,帝溟寒不是第一次聽到墨九狸講地球的事情,但是每一次聽都還是覺得新奇無比……

包括時常寶寶在他面前說的什麼,他是高富帥,墨九狸是白富美,都讓三個護法時常掛在嘴邊,讓他也總是會想起來覺得很有道理……

墨九狸和帝溟寒在沙漠裡面走了差不多兩天的事情,然後帝溟寒在快到沙漠尾端的位置停了下來,看了眼四周之後說道:「就是這裡了!」

說完,帝溟寒拿出一個錦盒,黑色的打開之後,裡面是一塊黑色的玉佩,帝溟寒直接將玉佩捏碎,墨九狸看到碎掉的玉佩慢慢化為一股黑氣,直接滲入地面,然後沒過多久,地面出現了一個漩渦,飛快的旋轉著……

過了許久之後,漩渦慢慢變大,出現一個漆黑的通道,帝溟寒揮手一道紅色的魔氣罩在帝溟寒的身上,攬著墨九狸的腰身直接跳了進去……

「我沒事的!」墨九狸看到帝溟寒身上什麼都沒有,有些擔心的說道。

「放心吧,距離很短,很快就進入魔界了,我沒事!」帝溟寒笑著說道。

「那你小心!」墨九狸點點頭說道。

帝溟寒抱著墨九狸跳進漩渦,沒過多久兩人便順利落地了,魔界的天空永遠都是一片暗沉,沒有晝夜之分,魔界上空的紫月也十分的暗淡,永遠照亮著魔界,讓魔界不至於黑暗……

帝溟寒收回魔氣,墨九狸看著熟悉又陌生的魔界,忍不住感嘆一聲道:「沒有想到這裡一直沒有變!」

「這裡是魔界的最邊緣,所以人煙稀少,這裡幾乎美玉偶魔族的存在,之前我和紫皇也是無意中知道這裡的……」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每次都要用一個玉佩?」墨九狸好奇的問道。

「不是,玉佩是一次性的,當初我們得到10枚玉佩,我這裡不算剛才的,還有三枚!」帝溟寒看著墨九狸說道。 我讓馬瑩瑩跟着我一起,她顯然也有些不大自信,一臉好奇的看着我說,“師父,我什麼法術都沒學會,我怕我跟着你會給你拖後腿。”

雖然我也不知道江離爲什麼要讓馬瑩瑩跟着我,但是江離這麼做自然是有他的道理。

我學着江離的樣子伸手摸了摸她的頭,“放心吧,有我在,不會有事的。”

這一幕正好被雯雯看見,雯雯本來還滿心歡喜的朝着我走來,見勢臉色一陣陰沉,我尷尬的看着雯雯,雖然我和雯雯的一紙婚書沒了,可有些東西不是一張紙就能解決的。

雯雯朝着我走了過來,“你又要去哪裏?”

我告訴雯雯,我要去陰司,去就西玄女妖,我要親自把西玄女妖救出來,給楊玄將軍一個交代。

雯雯略有些失落的低下了頭,滿臉難受的看着我說,“那天你說你時日不多了,我本想好好陪着你,沒想到你又要離開。”

馬瑩瑩一臉好奇的看着我,似乎對於雯雯說的話很是不能夠理解,我立即衝着馬瑩瑩使了眼色,示意她不要說話,要是雯雯知道我騙了她,定然會當場跟我翻臉。

我故作一副難受的樣子對着雯雯說,“陪不陪我都不重要了,反正你選擇的是陰長生,不是我陳蕭,人總有一死,只不過是先死晚死的區別,既然你也有了自己的想要的歸宿,我也死的瞑目,至少不用擔心你一個人在世上沒人照顧。”

雯雯一聽,眼眶又是紅彤彤的,立即對我說,“陳蕭,你要是不死,我就嫁給你。”

我愣了愣,真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雯雯見我也是愣住了的樣子,又繼續開口,“我沒騙你,我也沒開玩笑,我這幾天也想了很多,特別是知道你時日不多的時候,我心裏很難受,只要你能活着,我真的願意嫁給你。”

我心裏一陣欣喜,這樣豈不是雯雯又可以回到我身邊。

我點點頭,“好,爲了你這句話,我一定活着回來。”

因爲去過好幾次鬼門關了,這次顯得尤爲嫺熟。

我和馬瑩瑩一起盤腿坐下,我繞動雙手開始掐印,而後並指念:“道門陳蕭,焚香拜斗,太陰幽冥,速現光明,尊吾號令,速開鬼門,令!”

我牽起馬瑩瑩就朝前方走去,馬瑩瑩倒是扭過頭看着自己的身體還盤腿坐在那,因爲是第一次,所以她顯得更爲害怕,一副驚恐的模樣盯着自己的身體,渾身還有些發抖。

此時馬瑩瑩的臉色變得陰沉了起來,眼神裏更是幽怨,“怕什麼啊,你不是也當過鬼的!”

我愣了愣,這莫非是小女鬼突然出來說話了,這話音一落,馬瑩瑩愣了愣,臉色又恢復了之前的模樣,一臉驚訝的說,“可我第一次看見自己的身體盤腿坐在那裏,總還是不大習慣。”

不等我開口,馬瑩瑩的臉色又是一變,幽怨陰沉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我說,“怕什麼,現在你師父可是道士

,以後只有他保護你,就算是天王老子來了,也沒人可以傷害你,你就放心吧!”

此刻,馬瑩瑩的臉色驟然一變,恢復成了正常的模樣。

我整個人都差點不好了,完全彷彿是看見了一個精神分裂者在自言自語一樣,雖然我也知道她們情況特殊,但是對於我而言,實在是難以接受啊。

隔了會漸漸出現了些許光亮,我和們又來到這高約數十米刻着數只惡狗的青銅大門。

站在鬼門關的陰差見了我們,面面相覷,前幾次我都是和江離一同來的,因爲大鬧城隍廟的原因,所以這些陰差見了我們都是畢恭畢敬的,極其客氣,可這一次我身邊沒有江離,取而代之的是個小姑娘,這陰差顯然有了其他的想法,並沒有打算這麼容易的讓我們進去。

其中一個陰差立即朝着我們走了過來,拿着長槍直接將我們攔住在外面,一臉嚴肅的對着我說,“臭小子,這裏可不是你可以隨意進出的地方,趕緊離開!”

我心裏不禁納悶,這進不進得去,都還要看人的是吧?

我滿臉不爽的將赤紅寶劍掏了出來,這赤紅寶劍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嗜血的味道,恨不得將整個陰司攪弄起來,這陰差卻沒眼力,一副不屑一顧的看着我說,“臭小子,你那這個破劍想在我面前嚇唬誰呢?班門弄斧,告訴你,今天你休想進這門,你們這些道士,不過是仗着陰長生當年的部下耀武揚威,沒了他,你們連狗都不是!”

這個陰差說話很是難聽,這旁邊的陰差立即走到了他的跟前,小聲的說了句,“別把事情鬧大了,之前周王妃可是囑咐過……”

不等着陰差大哥說完話,與我挑釁的這個陰差就赫然怒斥,“好了,我知道!”,他一副不屑的模樣看着我說,“臭小子,要放你進去倒也不是可以,天下可沒有免費的午餐,你應該知道怎麼做?”

馬瑩瑩一聽,微微皺着眉頭,“師父,他是不是在找咱們要錢?”

我恩了一聲,這陰司之所以人心不齊,倒也不是沒有原因,這些陰差們不按規矩辦事情,只想佔小便宜,那我今天就給他個教訓。

“好,我給你,你想要多少?”我得意的笑了笑。

陰差兩眼放光,立即說,“這個數。”只見他伸手出了個五,五疊陰陽錢並不算多,算他也沒有特別貪心,只不過於情於理,這件事他做的不對,我就要給他好好上一課。

WWW .тt kǎn .c o

我伸手摸了摸揹包,正好摸到了上次在亭子地下順手牽羊的紫色符紙,我立即將這紫色符紙拿裏出來,背對着身子,赫然朝着紫色符紙上寫上火焰咒法,然後轉過身子,立即朝着陰差的手上放了過去。

這陰差本來還極其高興模樣,瞬間就變了臉色,突然嗷嗷大叫起來,只見他握住紫色符紙,赫然變成了一團熊熊火焰,將他整個胳膊團團包裹住,幾個陰差見勢,立即拿脫下身上的衣服來給他滅火。

可是無論怎麼撲,這火只會越發濃烈。

這陰差見勢,立即婆娑帶淚滿臉委曲求全的樣子對說我,“道長,麻煩您幫個忙,行行好,救救我吧!”

我挑了挑眉,伸手一揮袖子,這符紙赫然從空中消失,原本的火焰也在一瞬間消失不見,這陰差臉色很是不好,一臉驚恐的看着我說,“道長,剛纔是小的有眼不識泰山,多有得罪,還望大人有大量,饒恕小的。”

我並不言語,而是筆直着站立身子,直挺挺的站在門口。

站在鬼門關的陰差見了我們,臉色難堪,拱手行禮完,就讓我們進去。

再次走到三途河,與上次來時一樣,九曲十折,根本不知道橋的另一頭在哪兒,一片死寂安靜得出奇,馬瑩瑩倒是一臉驚恐的表情看着三途河,好像很是害怕一樣,我不免又想起了當年,江離帶着我來到三途河的時候,也是這樣。

щшш✿ TTKдN✿ ¢ ○

我也對着三途河,是又好奇,又害怕。

沒想到走到今日,我也居然也有機會帶着自己的徒兒走自己走過的路,彷彿就像是感受江離當日教我的時候一樣。

馬瑩瑩問我,我們到底是去哪裏。

我告訴她,我們去的是鬼王府。

鬼王府是連接陰司裏,城隍廟、酆都城、十殿的唯一最中間的位置,西玄女妖被關押在哪裏,目前我還不知道,但是鬼王府的人位居中間的位置,是最曉得每個地方的情報,只要我們能搞定鬼王府的人,西玄女妖的具體位置就不愁找不到。

馬瑩瑩一臉崇拜的表情看着我,很是驚訝的對着我說,“師父,你雖然是個年輕小哥的模樣,可我今天才發現,你居然頭腦這麼清晰,我可沒你這麼會分析。”

我愣了愣,我已經好久沒有聽到有人來這樣誇讚我了,反而弄的我有些不大習慣,我常年跟着江離,什麼事情都依靠着江離,我總覺得自己並沒有長大,可每一次出來的時候,我單獨行動的時候又發現,自己好像不知不覺,在一步一步成長。

我尷尬的笑了笑,突然被自己的徒弟這麼一誇,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去鬼王府的路上,先要經過叫金雞嶺的地方。之前江離告訴我,金雞嶺是通過鬼王府唯一的道路,所以一般有背景的亡魂爲了避免受到欺負,可以讓陰差安排到這裏休息,也就是所謂的關係戶。

江離同時也告訴我,不是有錢就能來這裏,都是有名望有背景的得道高人。因此這裏在陰司也顯得格外寧靜,沒有之前經過的戾氣重。

而我這次又把江離告訴我的話,全部告訴了馬瑩瑩,瑩瑩此刻就如同我當年的模樣一般,癡癡的看着四周,很是好奇,又緊張,又興奮。

可當我走到這鬼王府門口的時候,我整個人忽然有些難受和不舒服,我爹曾經就是住在鬼王府,後來又被杜海挑釁,此時此刻,鬼王府究竟住着的會是什麼人……我一時之間,有些不知所措。

(本章完) 「嗯,知道了,我們走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嗯,走吧!」帝溟寒也跟著說道。

「知道魔神冢在什麼地方嗎?」墨九狸看著帝溟寒問道。

「不知道,但是從我在爹爹那裡聽說之後,就經常在魔界尋找魔神冢到底在那裡,仔細說起來,整個魔界我沒有找的,也只有西部了,魔界的西部都是荒蕪的平原,幾乎沒有任何山峰還有森林的存在,因此也沒有魔族住在魔界西部,因為那裡魔氣稀薄……」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那我們就直接去魔界西部的平原看看,沒有線索再回來!」墨九狸聞言說道。

「也好,那我們就先去西部平原!」帝溟寒聞言說道,於是帝溟寒帶這墨九狸直接前往了魔界的西部平原。

本來他們進來的地方,就是魔界比較偏僻的地方,魔族十分的稀少,因此帝溟寒兩人很輕易的避開偶然遇到的一些魔族,用了半個月的時間,終於來到了帝溟寒所說的魔界西部……

墨九狸看著眼前一望無際的平原,還真的如同帝溟寒說的那樣,這裡十分的荒蕪,滿地暗黃,加上魔界本就暗沉的天色,看起來整個平原都有些滲人……

「主人,這裡沒有生機!」一直在墨九狸手背上的雲夏說道。

「沒有生機?」墨九狸疑惑的問道。

「是的,這滿地青黃的雜草內,毫無生機!」雲夏有些謹慎的說道,按理說草無生機,就應該枯萎最後化為灰塵,消失才對。

可是這裡滿地都是雜草,顏色暗黃,看著就好像曾經發芽過,到這個季節才正常變成這樣的,但是雲夏發現這些雜草內毫無生機,也就是說它們不是曾經發芽過,而是一直都是這樣的……

「以前你來時,這裡也是這樣嗎?」墨九狸明白雲夏的意思,於是看著身邊的帝溟寒問道。

「嗯,我很小的時候,跟我爹來過一次,那時他讓我知道魔界的所有地域,但是並沒有在這裡久留,因為這裡魔氣稀薄,我記得我爹說這個平原太過荒涼,不適合魔族生活,也沒有什麼寶貝,所以讓我知道魔界有這麼個地方就行了,不必在意……」帝溟寒聞言回憶著說道。

「雲夏覺得這裡有古怪,這裡的植物沒有生機,但是卻不曾消失,一直這樣長在這裡,看起來有些不對勁……」墨九狸直接說道。

聞言,帝溟寒也是一驚,仔細一看周圍的植物,又想了想當初跟帝滄海來時的樣子,帝溟寒皺眉說道:「這裡似乎跟以前完全沒變過,沒理由過去這麼久,一點變化都沒有的!」

「這麼說,這個地方真的很不對勁了!說不定,魔神冢就在這裡的,我們進去看看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嗯,小心一點兒!」帝溟寒說著牽著的手,似乎擔心走散一般,握著墨九狸手的力度微微收緊。

墨九狸看到兩人交握在一起的雙手,察覺到帝溟寒的緊張,心中微暖…… 馬瑩瑩見我一臉陰沉,站在鬼王府的門口有些猶豫不決,十分好奇的問了句,“師父,你怎麼了?”

我心裏一沉,要說真的沒關係了是騙自己的,對於杜海他們所做的一切,導致我陳家所有人都出事,我怎麼可能忘記。

而此時此刻,又來到了鬼王府,我的心情是一刻也不能平衡下來。

我也深知,我必須要進鬼王府,弄清楚這西玄女妖的具體方位。

十大陰帥掌管陰間兵力,十殿閻王掌管陰間大小事務,四大判官掌管刑罰以及十八重地獄,陰間最高權力,掌控在陰間的五方鬼帝手中。

而極其有趣的是,四大判官又是由十殿閻王共同選舉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