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峯聽到這個名字沒好氣的接過電話,而後冷冷說道:“喂,找我有什麼事?”

“喲,小劉啊,聽說你辦案回來了啊,打你電話也打不通,所以只好找你女朋友啦。”


“還記得上次我跟你說過的主播比賽的事麼,明天就開始了,不知道你做好準備沒有。”

“哦,這時候就想起我了?我問你,我的信息是不是你告訴他們的?”

“什麼信息?告訴什麼人?”

“我的住址,現在有一羣不三不四的人在我家門口堵人來了!”

“堵人?有這麼嚴重?我還以爲他們只是要給你送禮啥的。”

“好啊,原來真是你告給他們的!”

“唉,這不是人家給的東西多麼,你可不要介意啊。”

“你也給我滾!現在聽見你的聲音就煩!”

“那比賽的事…”

“你要是再多說一句,明天我就不去了!”

滴~

劉峯話音剛落,林凌也是很識趣的掛斷了電話。

看着那堆被轟走的人羣,劉峯不禁捂了一下額頭。

這回來還沒好好休息一下,就還要準備明天比賽的事。

一天天這事多的呀,劉峯心裏有點操蛋。

只想安安靜靜的當個小主播怎麼這麼難? 來到自己所在的宿舍。

此刻,周圍的學生們已經在家長們的接送下陸陸續續地搬進了宿舍。

早在通知書寄過去的時候,大家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宿舍號。

按照學校所要求的,這大一的新生,是要強制住宿的。

不管是你不是本地人,反正大一的時候都要接受軍訓。

爲了方便大家的管理,所以所有的學生們都必須住宿。

其實早在幾個星期錢,鄒小北就來看過自己的學校了。

對於自己的宿舍在哪,他是輕車熟路。

來到自己所在的“新聞學”專業,這絕對是當時浙大所在的前三專業。

如今廣告業剛剛異軍突起,已經有公告公司開始在網絡上接起廣告的業務。

再加上豬八戒等網站的誕生,拉近了廣告人和客戶之間的距離。

如今的廣告業,可不像幾年後,現在可是真正吃香的行業!

而鄒小北之所以會選擇報考這個專業,自然是因爲營銷也在廣告這個專業裏面了。

能夠學到的東西不少不說,結交的同期人才們,以後也很有可能會爲自己效力!

若是鄒小北記得不差的話。

等到他畢業後沒多久,廣告業就開始呈現下滑趨勢了。

到時候他再大手一揮,召集起自己的同學們共同創業,豈不美哉?!

等到鄒小北來到自己的宿舍後,他這才發現,宿舍裏的其他三人已經全部來齊。

兩人有兩人來着江省,一人來自山省。

和鄒小北一樣,大家都不是本地人。

佔着房間最好位置的人名叫葉修,一看就是一名典型知識分子。

瘦弱的體格,有如瓶底蓋一般厚實的眼鏡。

再看看他的老媽,一副典型的山省母老虎的模樣。

煙波隨處小游仙 “大學不能放鬆!你的首要目標是在大一的時候考完四級!”

而老二徐長青,聽說是來自霸王項羽的故鄉。

體格嗎……一米八五的個頭卻是不矮。

就是看着他至少220斤的身子,站在178的鄒小北面前看上去也就不是那麼高了。

徐長青看上去十分的憨厚,來的時候就在不停地收拾着自己的宿舍。

只可惜,她一旁老媽欲幫未幫的模樣,還有徐長青笨手笨腳的樣子鄒小北幾乎瞬間判斷出,這位十有八九又是一位媽寶。

到是老三柳園,看到對方後鄒小北的眉頭微微一皺。

這個柳園……有一股特殊的氣質。

看到他的第一眼,鄒小北就想到一首詩。

“煢煢若孤鬆般獨立,巍峨若玉山之將崩!”

柳園身上穿着的衣服十分的破舊,看上去就好似上世紀的款式。

是那種知青穿的青色棉衣,鄒小北甚至還在青衣的袖口處看到了隱祕的補丁。

而柳園的眼中,則寫滿了沉穩和堅定。

同時,他也是第一個麻利收拾玩自己宿舍的人!

此時的柳園,就這麼靜靜地坐在自己的牀上,看着一旁的徐長青和葉修和自己的爸媽聊天。

眼中偶爾會閃過一絲羨慕之色。

等到這邊衆人將注意力轉移到鄒小北身上的時候,柳園也同樣將目光移到了鄒小北的身上。

而鄒小北,只是嘿嘿一笑。

“請問……這裏是15棟樓204宿舍嗎?我應該也是住這個宿舍的,我叫鄒小北!”

看到鄒小北稚嫩缺不是棱角的臉龐,以及他那張有些小帥的臉後。

頓時,在場的媽媽們對鄒小北的好感是匆匆上升。

不由得,葉修和柳園的媽媽直接上前關心起了鄒小北,甚至還要幫他一同鋪牀。

這可是連柳園都沒有的待遇!

不由得,就連剛剛一旁一臉淡定的柳園,面色都有些微變。


帥就真的可以這麼爲所欲爲嗎?!

痛會教我忘記你 ?!

阿姨你們這樣很讓我這顆祖國未來的花朵受傷啊!

而鄒小北,則笑着一邊謝謝着面前的阿姨們,一邊將牀鋪好。

等到他這邊牀都鋪好後,一旁的葉修和徐長青也就剛剛弄完的樣子。

不由得,幾個阿姨又一次誇獎起了鄒小北。


悄悄人家這孩子。

生活能力強,長得帥不說,居然學習成績還這麼好!

要是可以的話,真想給他介紹一門婚事呢!

就在兩位阿姨準備要蠢蠢欲動的時候。

這邊,徐長青的媽媽則發現鄒小北居然沒有人陪。

問道證塵

“我爸出去打工了,我媽在家照顧我妹妹,所以我就和我的六個同學一塊來這江上學了。

其實我已經來這邊好幾天, 不過一直住在外面,今天這不一塊學,我就過來了不是?”

聽到鄒小北的話,兩位阿姨又開始立刻腦補了起來。

原來,這又是一位“寒門子弟”!

看看這身體結實的,一定是幹活幹多導致的吧?

在這麼艱苦的環境下居然能夠考上浙大,這孩子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天底下,居然有這麼帥……額,努力的孩子!正是太不容易了!

柳園:“???”

就這樣,一行宿舍四人在徐長青和葉修兩位家長的合計大,大家乾脆來到了學校裏面的餐廳吃起了飯來。

還別說,這邊浙大具有有5個食堂供大家選擇,種類的話要比高中時豐富了不少!

至於價格,那也是物美價廉。

一行四人帶着自己的家庭,在學校裏吃的是滿嘴流油。

同時,大家也感受到了食堂大媽們的熱情。

作爲一座高等學府的食堂大媽,就算禮貌都比外面人禮貌不少。

等到下午的時候,在葉修和徐長青老媽的噓寒問暖下。

兩位媽媽直接依依不捨地告別了鄒小北,順帶告別了他們的兒子。


鄒小北的舍友們:“???”

等到這邊家長們徹底走光後,鄒小北不由笑着看向了身後的幾人說道。

“那啥……若是我記得不錯的話,我們應該要開班會了吧?

哥幾個知道教學樓在哪嗎?不知道我熟啊!可以帶你們過去。

不過……第一個到教學樓的人,以後就是宿舍老大!”

說完,鄒小北就是二話不說,一溜煙地朝着自己所在的班級跑去。

看着面前雞賊的鄒小北,剩下三人不由一愣。

接着,三人直接默契地說了聲“靠”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