勢,不光是在身體上給對方的壓迫,也是此時這種在心理上給對方的摧殘!

“你可能不認識,我這是神器,而你的那個小破玩意,也就不過是個靈寶罷了,碰一下就斷了的那種。”江北神色淡然的說道。


呂陽:???

他在那說個啥子咧?還弄的那麼嚇人?

神器又是個啥子東西喲?

“哦對,你可能不太懂什麼是神器,神器,那可是在靈寶之上的存在。”江北自然看到了呂陽臉上那不經意間閃過的迷茫,給他解釋一下。

呂陽:???

“但是我滅某人,也不欺你窮困,今天,我不用神器!”江北朗聲喝道。

隨後,大手一揮!噬魂祕術! “你過來啊!”江北猛喝一聲。

與此同時,周身的靈力霧氣甚至被沖淡了不少,而淡黑色的光芒也隨之在他的身體周圍顯露出來!

緩緩的擴大,似乎在五米外才停了下來!

而江北那雙眼睛,也是難以遏制的變紅。

江北還在緩緩壓制着吞天魔功的運轉,但是在這種祕術的激發之下,他卻發現,他根本就抑制不住!

“主人!將靈力逼出體外!”識海之中的小魔靈也意識到了這點。

其實不用他說,江北已經這麼做了!

只是這本該是白色的靈力霧氣,在江北全力散發之下,跟那祕術所激發出的黑色光芒交織在一起,根本就不像是尋常的功法,煞是詭異。

但是無論如何,江北還是死命的將靈力逼出體外,絕對不能被發現自己是魔修,這些靈力,最爲重要的,就是要掩飾他身體的異變!

呂陽下意識的退後一步,喉嚨滾動,半晌才嚥下一口唾沫,就這麼傻愣愣的看着眼前這囂張到了極致的江北。

“我今天,就在這,你不是想戰一下嗎?過來啊!”江北再次爆喝一聲。

這聲音,直接擊潰了呂陽的怒意,擊潰了他的鬥志。

其實只要他上去一試,就會發現江北的這些實力的散發不過是紙老虎罷了。

因爲他根本就不敢徹底發動噬魂祕術,饒是這樣一個形,已經是讓他難以抑制了。

魔功,是特麼的嚇人啊!

呂陽又是大退了一步。

江北還在繼續着,甚至短短片刻,他體內的靈力已經消耗了一半有餘,但是他不能停。

江北猛地上前一步!而他頭上的那柄散發着寒芒的短劍,也是與此同時劇烈的顫抖了起來。

呂陽甚至產生出了一種錯覺,甚至都不用這滅霸出手,只要那短劍衝過來,他就完了。

又是大退一步!

“啪嗒……”他手中的長劍也掉落了,他的手也跟着顫抖了起來。


“滅霸,你,你到底要做什麼!同是正派宗門,難道你想當着這麼多弟子的面殺我不成!”呂陽怒吼了出來。

只是這吼聲,帶着不甘,帶着恐懼,甚至是絕望!

而江北……此時終於長出了一口氣。

瞬間停止了魔功的運轉,而噬魂祕術,卻是沒法停了,直接在這五米的一個範圍內爆炸開來!

“現在想收手了?剛纔幹什麼去了?”江北臉色陰沉,完全就沒有那種計謀得逞的快樂。

只是,心裏已經樂開花了。

雖然沒法把這呂陽給打殘廢,但是已經擊潰了他的鬥志,就憑這個!他不敢再動手了!

連續的兩次,呂陽已經徹底敗了。

“我……我……”呂陽看着江北一步步的走來,下意識的倒退,只是根本就說不出來話。

一切的解釋,在他所認爲的這種絕對力量的壓制面前,都顯得那麼蒼白。

甚至他都提不出一點的反抗之心。

因爲剛剛那種觸發功法的威懾力,根本就是他見所未見的!

饒是江北後方的那些弟子,也是滿臉驚恐的看着江北的背影,難道,這就是滅霸哥的實力?

秦墨白激動的雙拳緊握,額頭上冒出激動的汗水,嘴脣不自覺的蠕動着。

強大,強大到無以復加的地步!

只有林沐雪和侯煙嵐的眼中盡是擔憂,在場的,也唯有她二人知道江北是魔修的事實。

而剛剛,顯然就是觸發了魔功,但是卻被隱藏了。

尤其是到了最後,倆人像是同時想明白了什麼一般,同時爆發出了不可思議,難道,這僅僅是一個計謀?江北根本就不會出手?

林沐雪抱着懷疑的態度看向侯煙嵐。

但侯煙嵐卻是肯定的點了點頭,一些話,不用說出來,就已經可以明白了。

不然江北怎麼可能放過這種幾次三番的挑釁他的人?

……

“你,你要幹什麼?”呂陽還在那後退着,在自己的命面前,一切,都是可以拋棄的!

可是背部卻是被什麼給抵住了一般。

呂陽驚恐的回過頭去,卻是長出了一口氣,原來是楊鳴,最早站在他背後的那七星宗的大弟子。

無路可退。

但是他的背後卻是三百多的弟子!

呂陽在心裏給自己打了打氣。

但是卻見到了那滅霸竟然彎了彎腰,撿起自己之前掉落的寶劍!

這時,他纔看向自己的右手,只覺得頭腦一陣陣的發懵,宗門給他的靈寶,他什麼時候給丟掉的都不知道!

而江北呢?

很開心。

這寶劍這麼容易就到手了,真是意想不到。

倒是這呂陽小哥哥,意志力也太不堅定了一點吧?作爲修煉者,怎麼能遇到個比自己強點的大佬就怕成這個樣子了呢?可悲。

此時的江北,滿心都是高興和對呂陽的鄙視,完全就想不起來之前面對比他強的大佬的時候,他是個什麼德行……

但是撿起這上品靈寶的江北,卻是沒有絲毫停下,把這寶劍裝進小戒指裏,繼續朝着呂陽那邊走去!

一人,壓迫着三百多弟子後退這種劇情自然不會發生。

但江北卻願意去再一次壓迫呂陽的心神。

現在比的,不是誰的實力高了,而是江北到了近前的時候,這呂陽會不會跪下,求他饒命!

一步,接着一步。

江北沒走的多快,甚至朝着那邊走去的時候,還點上了一根菸,臉上掛着不鹹不淡的笑容。

沒有什麼嘲諷,也沒什麼漠視,他就那麼看着呂陽。

呂陽的腿,不由自主的顫抖了起來。

只是下意識的回頭看向那些弟子的時候,這才讓他的心覺得自己也是有依靠的。

而反觀紫雲宗和七星宗的那些弟子,也是沒有一個人敢吭聲。

現在,是呂陽一個人受罰,但是如果他們同樣的都站在呂陽的身邊呢!

那不就是所有人都要跟着他受罰嗎!

那滅霸,身後可還有着五百餘修士,虎視眈眈的在看着他們呢!


近了,更近了。

江北也終於停住了腳步,居高臨下的看着這比自己矮了一截的呂陽。


江北微微皺了皺眉,深吸了一口煙。 呂陽沒跪下。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堂堂紫雲宗的大師兄,竟然要給一個造化門的弟子跪下,這是絕對不可饒恕的!

就算是以後回了紫雲宗,他也會被偷偷的派遣出去執行那些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如果他不死,那會有長老動手的。

作爲整個連山脈最大的實力,紫雲宗,不可能會允許這種抹黑了宗門臉面的弟子活下去!

江北很體貼他。

因爲江北能看到,呂陽那兩個腿已經打顫了。

何必呢?

活着都挺不容易的,在這地方,魔域外圍,以後會發生什麼還不知道呢,這呂陽還惦記着殺了自己?

嘖嘖嘖。

想跪就跪嘛……

“砰!”江北擡腿腳出,雖然沒有動用什麼實力,但是呂陽那雙已經顫抖成如痛寒冬臘月沒穿棉褲一般的節奏。

呂陽還是坐在了地上,而他身後支撐着他的那些弟子,也是分散了開來。

讓大師兄有個着力點吧,別逼他了……

讓江北跟大佬打,那是絕對不可能的,比他高上那麼一個境界的弟子,可以試試,要是直接來個闢海境,或者半步闢海的……

說句老實話,江北已經做好了碰到那些魔門聖子聖女就跑路的打算了。

就連那北冥教的聖女,江北都是記得一清二楚,合谷境大圓滿,很不好惹,碰到她都得跑。

而且在江北的想法中,聖子聖女這玩意,那不基本都得同行嗎?平時培養培養感情,然後給宗門生出來一堆。

但是,對於這種和自己同境界的,江北還是毫不留情的去欺負的。

欺軟怕硬?沒錯,就是欺軟怕硬啊!你在我面前裝逼了一溜十三招,還不讓我欺負你了?

只見江北把這呂陽一腳放倒,隨後卻沒有直接欺身而上去幹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