勾陳的眼中出現了一絲輕蔑之意,他淡淡道:“你看清楚你現在身在什麼地方。”

狂魔神面色一僵,他陡然朝四周看去,這不看不要緊,仔細查看之間他竟發現自己不知何時來到了一片仙元四溢的仙宮之內。

再回首看去,身後的屍魔大軍也是茫然四顧,竟沒有任何人發現他們根本不在雲山宗,而是來到了上仙祕境之內。

狂魔神吸了口氣,他存在的年代雖然比勾陳還要久遠,但論實力的話,勾陳仙帝不可小覷。

雖然勾陳的確是從仙界逃到了凡界,但他畢竟是仙界四大仙帝之一,無論是手段還是已經恢復的實力都並不在狂魔神之下。

更重要的是,他們在這拼個你死我活可並沒有什麼好處,要知道還有一個讓狂魔神日思夜唸的陸揚風。

這個傢伙看起來雖然就是個毫不起眼的人類煉氣士,但他身上那股詭異的氣息讓狂魔神日夜不得安寧。

想到這裏,狂魔神連忙說道:“勾陳,你身在這仙界領域之內,可能還不知道在你眼皮子下面有個人類煉氣士能輕鬆打爆你的腦袋吧。”

狂魔神的語氣有些誇張,雖然他也不信陸揚風能做到,但爲了將矛盾轉移過去,他故意的誇大了陸揚風的實力。

“哦?人類煉氣士?打爆我的腦袋?”勾陳將信將疑的看着狂魔神。

“當年聖人女媧創造人類、伏羲創造境界,兩者結合給這個種族帶來了無限的可能性,此人或許是兩位聖人開天創地以來最詭異的人類了。”狂魔神說道。

“怎麼個詭異法?”勾陳問道。

“一層煉氣士可以輕鬆要了天人五衰高手的命,你聽說過嗎?”狂魔神說這話的時候都有些激動,因爲對他自己來講也是一件即不可思議的事。

勾陳若有所思,這同樣也是勾陳心中的疑惑,一個煉氣士爲什麼會如此強大,難道是當年聖人造人造物的時候出現了什麼紕漏?

不過現在勾陳更想知道的是,狂魔神拿陸揚風來說事究竟是有什麼目的。

他接着說道:“反正我是從來沒聽說過這等詭異的事情,而這個詭異的煉氣士也想要去仙界,你這就成了他唯一的希望。”

勾陳說道:“你是說,陸揚風會找我的麻煩來?”

狂魔神說道:“你才明白嗎?陸揚風早就發現了他頭頂上就有這座上仙祕境,只不過他領悟不到空間祕法,所以纔沒找進來,但現在可以不一樣了,他找到了對空間領悟極高的花九歌,一旦讓他進來,後果不堪設想。”

勾陳問道:“所以你想怎麼做?”

狂魔神說道:“你我之間的事情先放一放,我們甚至可以先聯手拿下這個人類煉氣士來探究一下他身上究竟有什麼祕密,至少不能讓一個人類煉氣士來這裏逞威吧,再說我們之間也並沒有什麼深仇大恨不是嗎?”

勾陳似乎有些心動,所以他若有所思的好像在做考慮。

狂魔神一見有戲,便連忙說道:“你根本不明白這個人類的詭異,他活了幾千年,容貌身體卻還是跟年輕人一樣,你要說他是個仙人級別的人物也罷,關鍵他只是個煉氣士啊,如果能搞清楚他身上的祕密,也許能揭開一些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勾陳看起來更加心動,他的雙眼在冒着光,只是那種光芒卻還帶着一絲嘲弄在其中。

他沒開口,卻聽另外一道聲音悠悠的響起,“看來狂魔神尊大人對我還真是關愛有加啊,就差把我十八代祖宗的老底給翻出來了。”

狂魔神那帶着幾分期待的面色微微一僵,然後他就看到陸揚風帶着三分笑容從勾陳的身後緩緩走了過來。

“你……你們……”

狂魔神反應過來了什麼,可他還是有些不甘,似乎不願相信自己看到的這一切,至少他怎麼也不能相信陸揚風和勾陳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

“狂魔神,實在不好意思,我捷足先登了一步。”陸揚風笑了笑,接着道,“說起來還得感謝你,要不是你的話,我都不知道自己創建了幾千年的宗門上面竟然住着一位仙帝。”

狂魔神茫然四顧,他沒聽懂陸揚風在說什麼,不過陸揚風也沒打算說破這件事。

屍魔尊在魔族被數十萬強者圍攻逃走,陸揚風趁機在他逃走的身上附上了一絲靈魂,所以屍魔尊在甦醒之後和狂魔神的對話他聽的一清二楚。

此事要說出來,他估計狂魔神會跟屍魔尊瞬間翻臉。

“你們……想聯手對付我?”狂魔神的臉上出現了一絲猙獰,想到自己籌劃了這麼多年的計劃被一個人類煉氣士破壞,他是萬分不甘。

而且這個該死的勾陳和陸揚風臉上都是露着同樣的輕蔑之色,在想到剛剛自己和勾陳的一系列對話,對方明顯就是在把他當成猴子耍啊。

陸揚風還在笑,他說道:“對付你,我們隨便一個人出手就夠了,聯手?你一點機會都沒有!”

看到陸揚風那種欠打的笑容,狂魔神恨不得衝上去撕爛他的嘴。

不過狂魔神沒有過分的衝動,他陡然發出了一聲寧笑道:“就你們能聯手,我就沒有幫手了?”


隨着他話音落下,身後正在渡天人五衰修爲的三尊屍魔尊同時來到了他身旁。

狂魔神也在這一刻信心暴漲,他們四人出手再加上身後還有上千的屍魔大軍,他絕不相信陸揚風和勾陳能抵擋的住。


“誰能拿下他們的腦袋,誰就能接管這座仙宮領域。”狂魔神獰笑一聲,目光死死的盯着勾陳和陸揚風。

“是,神尊大人。”

屍魔尊一步上前,滾滾屍氣帶着極端的腐蝕力量衝擊而來,只不過他們並沒有對勾陳和陸揚風出手。

其中一名屍魔尊那尖利的爪子竟在這瞬間穿透了狂魔神的腹部,他做夢也想不到屍魔尊會在這個時候對他的主子出手。

“屍魔尊,你……你們做什麼?!”狂魔神嘶吼道。

滾滾屍氣在瘋狂腐蝕着狂魔神體內的每一寸角落,不僅如此,另外兩名屍魔尊已同時出手分別扣住了他的腦袋和脖子。

狂魔神這種級別的人物,不讓他徹底身死魂滅是很難真正殺死他的,屍魔尊他們自然明白這個道理。

“對不住了狂魔神,我們魔神界其實並不需要你這種背叛種族的人存在。”屍魔尊淡淡的開口道。

狂魔神怔了怔,半晌過後,他驚怒的神色忽然笑了。

“哈哈哈,可惜啊可惜,屍魔尊,你們還是太天真了些,本神早知你有二心,果不其然。”狂魔神說完,陡見一道鬼魅般的身影破空而出。

穿透他胸膛的屍魔尊面露駭然,待他反應過來之時,他的身體從眉心到丹田竟飈出了一道血線,然後他的身體便朝兩側倒地而去。

只見另外一個和狂魔神長相一模一樣的人出現在陸揚風的視線中。

剩下的兩名屍魔尊同樣是連反抗的資格都沒有便已被他徹底斬殺,而後他們體內的精血力量如泉涌般流進了兩個一模一樣的狂魔神體內,這兩個狂魔神在勾陳和陸揚風目瞪口呆的神色中合二爲一。

狂魔神一聲獰笑,吞噬了屍魔尊的力量融合了兩幅身體的他,身上爆發出了萬丈氣勢,整座仙宮都在瘋狂的顫動着。

“勾陳啊勾陳,你終究只是個後起之秀,怎比得了我這融合了遠古大巫和魔神之軀的力量,現在告訴我去仙界的路,我給你個體面的死法。”

狂魔神黑色的瞳孔閃過妖異的黑煞之光,聲音更是猶如二重唱一般由兩個聲音重疊組成,聽起來煞是詭異。

勾陳若有所思,許久之後他說道:“融合了巫族和魔族的身體,真是有趣的很,只可惜,你這麼做反而是用魔族的血脈玷污了你們巫族。”

狂魔神的面色更加猙獰:“找死的東西,都這個時候了,還想着教訓本神。”

狂魔神怒目而睜,周身氣流涌動,身後一道千丈的巨大墨色影子陡然浮現。

墨色影子形似龍身、背生四翅,八隻巨爪似能撕裂虛空,巨大的身體有骨刺倒射而出,看起來恐怖猙獰,那雙血紅色的雙眼更是散發着滔天兇芒。

只見它俯身張嘴,一圈圈氣流如***呼嘯而來,所到之處,無論是空間還是時間似乎都被徹底定格在了那一刻。

“巫族法相之力,只可惜我說過你的血脈已經被魔血污染,看起來威力不小,實則彈指可破。”

勾陳在這方面的見識明顯是陸揚風的無數倍,在狂魔神出手的一瞬間他就已經識破了對方的手段。

相比於勾陳,陸揚風則完全是一副白癡模樣。

他只覺着狂魔神的這種手段無比的神奇,而且那種凍結的力量讓他都感到了一陣膽戰心驚,因爲力量未至,但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思想、動作乃至他那一點可憐的神識力量都變得緩慢了起來,感覺就好像在放着慢動作一樣。

這和所謂的空間力量還有他平時接觸過的一些武道仙法完全不同,一種全新的力量出現在陸揚風的視線中。 勾陳看起來就要放鬆許多,他真的只是簡單的做了一個彈指,身前便有無數細小的裂紋擴散出去,伴隨着那如***一樣的進攻也接連不斷的破碎。

如果在外界,勾陳其實也做不到這麼輕鬆擋住狂魔神的進攻,關鍵這裏可是他的地盤,他在這裏可是有着絕對的主宰地位,任他狂魔神再強也不可能在這裏放肆!

“這麼輕鬆破開了我的祖巫法相?!”狂魔神一時沒反應過來發出了一聲驚叫。

“還有臉召喚你們的祖巫法相?你這臉皮也是夠厚的,那些祖巫要知道了你融合魔族血脈,估計會從墳地裏爬出來把你打回你孃胎裏去。”

勾陳的語氣充滿了尖酸刻薄,不過他說的話倒也都是事實。

巫族血脈是這萬界之內的巔峯血脈之一,狂魔神卻將其摻雜了其它種族的精血力量,對巫族來說這是一種巨大的恥辱。

“勾陳,你給我受死吧。”狂魔神暴躁而起,伴隨着他身後的祖巫法相一分爲二,二爲分爲四,四再分八。

八道祖巫法相將勾陳和陸揚風圍在了中間,他們同時擡起了雙手,恐怖的力量好似八尊激光炮朝天空激射而去。

八股力量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八角形,八角形內的花草樹木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枯萎,甚至連那些建築都開始風化變成了吹彈破滅的飛灰。

勾陳眉毛一掀,目光露出了些許凝重之色,他開口道:“祖巫天生掌控時間之力,雖然狂魔神是個蠢貨,但這時間力量依舊不可小覷,他可加速時間流速輕易奪走任何人未來的壽元之力。”

陸揚風說道:“你有辦法對付這時間力量嗎?”

勾陳說道:“我自然有辦法,但我沒辦法保護到其他人。”

他說話的時間面色帶着幾分擔憂,他並不在乎陸揚風的命,可是他不能不在乎陸揚風是能找到東皇鍾碎片的最佳人選。

他要在這裏出了事,自己還得重新找人,這又是一個無限漫長的等待時光。

哪知陸揚風只是淡淡一笑:“你不用管我,你只要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話音落下,陸揚風陡然感覺四周所有的一切都在飛快的溜走,在這頃刻之間他只覺自己彷彿已渡過了千年的時光。

普通人就算活個百歲都是難事,更何況是千年歲月,只怕早已風化被世人遺忘。

但陸揚風依舊是好端端的在那裏,他的身上沒有絲毫異常傳來,就好像在閒庭散步一樣不斷用手觸及四周飛速流過的時間力量,可是觸及到的地方卻並沒有什麼特殊的變化傳來,這一幕直接讓狂魔神目瞪口呆。

“你……你爲何不受時間之力的影響?”

勾陳有特殊的手段擋住這股力量也就罷了,這個人類的煉氣士居然毫髮無損的待在自己的時間領域裏。

這讓狂魔神一度認爲是不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所以才導致時間領域根本沒起任何作用。

可是看到除了勾陳和陸揚風之外的其它事物幾乎已經完全風化隨風飄散,這就說明了時間領域並沒有出問題。

“你究竟是個什麼怪物……”

狂魔神低吟一聲,眼中唯有怪異的表情不斷傳來,不受時間之力的影響,他彷彿就真的是永生不死,這世間萬物的所有力量都無法摧毀他。

可是這怎麼可能,他只是個普普通通的人類種族,就連仙人都有壽盡之時,更何況是一個人類。

一旁的勾陳也是目光驚異,雖然他早知道陸揚風的怪異,但看到他能輕易抵抗時間領域的力量,這是一件任何人都無法解釋的事情。

陸揚風微微一嘆,道:“我之前對你的期望蠻高的,但是沒想到你這位沉睡了萬年的遠古人物同樣讓人失望啊。”

陸揚風目光一睜,一股莫大的浩瀚力量從他體內猛的爆發而出。

丹田內那永不見盡頭的氣海似也被陸揚風徹底激活,只見那八根光柱組成的時間領域忽然變得不穩定,確切的說是慢慢變得扭曲。

然後這讓勾陳都得慎重對待的時間力量慢慢縮小,最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不斷旋轉扭曲鑽進了陸揚風丹田內的氣海之中。

“你……你……”

狂魔神和勾陳二人盡皆駭然變色,陸揚風竟將這時間領域之力吸進了體內,究竟是怎麼回事?

實際上陸揚風自己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他本來想毀掉這座時間領域的,不過氣海之內有異變突生。

他的丹田就好像變成了一個黑洞將這時間力量吸進了他的氣海之中,這一切完全都是氣海自主所爲,陸揚風想控制都沒辦法。

當最後一絲時間之力吸進氣海之內的時候,陸揚風的臉上陡然出現了一絲怪異。


因爲那似乎永遠都不會改變的氣海竟在此刻忽然變得不穩定起來,渾濁不可捉摸的真氣在氣海之中翻涌沸騰,好像是被一把火點着的汽油桶,陸揚風現在感覺自己的丹田就是一個被放大無數倍的汽油桶。

被吸進去的時間之力攪和的氣海四散紛飛,與此同時陸揚風的眼神也似出現了明悟,對時間之力他好像懂得了那麼一丟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