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羽刑橫了一眼莫篁,懶得搭理他。

北羽刑也意識到自己的嘴巴有毒,打死他也不會再評論江沉的戰鬥。

但他依舊渴望有一天,能在江沉與人戰鬥的時候,自己能說出這樣的話來。

極道無限穿越

江沉開大招了!

江沉沒了!

當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

天才比鬥,並不需要什麼輸贏的標準,誰輸誰贏,誰都心知肚明。

董沖天伸出手來,身邊一道一道銘文通法浮現出來,繚繞在他的身邊。

諸神大學,法武系!

法,是銘文通法的法。

武,是武道的武。


法武系,將銘文通法與武道結合。

在江沉登臺的一瞬間,董沖天的身邊的銘文通法便聚合到一起,化作一條火龍,張牙舞爪的朝着江沉撲了過來。

江沉嚇了一大跳。

他從來都沒有見過這種通法的運用方式。

既是銘文通法,也是武道神通!

但江沉不退不讓,他手中的傘大爺挽出一個刀花,一刀劈向那頭火龍。

但是在火龍靠近江沉的一瞬間卻陡然散開,江沉一刀劈空,整個人都朝着前方撲倒。

而就在這一刻,董沖天到了。

依舊是法物,銘文通法與武道的結合,一拳朝着江沉的腦袋轟了過來。

當——

就在這時,一聲金玉之聲傳來,江沉手中的傘大爺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角度轉了回來,堪堪擋住這勢如破竹的一拳。

但那龐大的力道依舊把江沉的身軀震退。

兩人交手之間,江沉落入下風。

董沖天絲毫不給江沉反應的時間和機會。

那條散去的通法火龍,在一瞬間便重新聚合,繼續朝着江沉撲咬而來。

江沉把眼睛閉上,身體完全交付給了第六感。

手中的傘大爺不斷的泛出刀光,險之又險的擋住董沖天的攻擊。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江沉落敗,只是時間問題。

“江沉,終於敗了!”

觀望中的北羽刑,臉上流露出一個如釋重負的神色,他笑着說道:“這江沉欺負欺負神州武者,天外武者也就罷了……竟然不知死活去挑戰神界的神二代!”

“普通的神二代也行,可是偏偏要去挑諸神大學的天才!”

“這不是找死嗎?”

“莫篁師弟,你仔細看着,江沉馬上就沒了!”

北羽刑心懷大暢,意氣風發,此刻,他恨不得親自登臺,在江沉那張帥臉上狠狠的踹幾腳。

“嗯嗯嗯!”

莫篁也臉色潮紅,他也十分樂意看到江沉倒黴。

“江沉沒了,江沉沒了,江沉馬上就要沒了!”

北羽刑手舞足蹈。

……

“董沖天要敗了。”

一個身穿黃衣的少年,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殿下……現在明明是沖天佔據上風……”

黃衣少年身旁的一人有些不可思議道。

“董沖天的法武神通雖強,但也只能一鼓作氣,一鼓作氣勝不了江沉,那麼便再而衰,三而竭……”

黃衣少年輕嘆一聲:“這江沉到底是個什麼怪物,他明明被壓制,但卻滴水不漏,進退張弛……若非是他查過他的過往,看過他的靈魂根骨,幾乎以爲這是一個修煉幾萬年的老怪物了。”

“這江沉,在諸神大學,也是最爲頂尖的那一列人物。”

周圍諸神大學的學生一臉駭然的看着黃衣少年。

……

“怎麼回事!”

董沖天的臉色有些蒼白,他的胸口也慢慢的開始劇烈起伏。

全力催動法武神通消耗極大,短時間內拿不下江沉,他自己便會衰竭,無再戰之力。

“給我趴下!!”

突然間,江沉放棄防禦,在所有人那駭然的目光中,迎着董沖天的法武神通,一刀劈向董沖天。


黃衣少年也被江沉這一舉動驚的傻眼了。

在他看來,江沉只要保持現在的節奏,便能活活耗死董沖天,與董沖天那剛猛異常的法武神通碰撞,江沉沒有任何機會。

可是偏偏,在董沖天還剩下最後一道力的時候,江沉選擇與他硬碰硬。


…… 279


董沖天已經孤注一擲,傾力而出最後一擊。

這一擊若是被江沉擋下,那麼他便無再戰之力。

可是就連董沖天自己都沒有想到,江沉竟然放棄防禦,選擇與他正面對決。

心情激盪之下,董沖天這一擊更強大了三分。


火龍暴漲,瞬間化作一條長達裏許的神龍,鱗爪畢見,張牙舞爪的朝着江沉撲來。

江沉手中的長刀釋放出熠熠的黑光,《造化·逆神篇》轟然運轉。

造化真氣凝結於長刀之上。

吼——

一聲巨大的獸吼之聲傳來,黑金色的麒麟張牙舞爪,從刀光之中走出,一頭撞向那頭迎面而來的火龍。

麒麟縱!

逍遙王江鴻歌根據麒麟世家的麒麟法,開創出來的絕世神通。

重生之粉妝玉琢 ——

一麟一龍,在半空之中碰撞,爆發出恐怖的波動。

剎那間,那條火色神龍法武,便被黑金色的麒麟撕成碎片。

那頭麒麟縱身一躍,一腳踏在董沖天的胸膛之上,將他踏翻在地。

再然後,麒麟之上真氣退去,化作江沉本相。

周圍一片寂靜。

所有人都呆呆的看着江沉,半天說不出話來。

先前被落入下風,被董沖天壓着打的江沉,竟然一擊反殺,把董沖天踩在腳下!

黃衣少年也呆住了,他有些看不懂江沉。

“這小子,夠霸道。”

司馬御看着擂臺之上,耀武揚威的江沉,笑着說道:“若他一直龜縮防守,就算是擊敗了那個董沖天,對方也會不服,勝之不武。”

“反倒現在……若董沖天不服,就是不要臉了。”

辛林林立在一旁,一句話也不敢說。

江沉那一擊所展現的力量,已然達到神武戰力,辛林林恐怕不是江沉的對手。

一不小心……這個小紈絝怎麼就變得這麼強?

不過,幸好他是一個紈絝,再天才也是一個紈絝,心性不成長,便成不了大器。

……

江沉居高臨下,看着被他一腳踏翻在地的董沖天,淡淡的問道:“服嗎?”

“心服口服。”

董沖天緩緩吐出一口氣,點了點頭。

江沉收腳。

“自己脫。”

江沉平靜的說道。

董沖天的眼珠子紅了。

“江沉,你不要太過分!”

就在這時,一個少女厲聲說道:“學長已經認輸,你不要再咄咄逼人!”

當衆脫衣,自掛高臺,這種事情實在太折辱人了。

“若我輸了,你會這樣算了嗎?”

江沉看向董沖天,條件是董沖天提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